69 援孤城奇兵天降(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2963 字 2019-08-26

若非有那灰衣人提醒,又那五六百名难民率先入营,只怕何其猛和范神通两位当家所率领的五百贼匪定会伤亡惨重,甚至尽数覆灭于此。当下众贼匪也顾不得那些难民,急忙遵照那灰衣人的吩咐,尽数往宁义城方向退回。

谢贻香见那些难民被火烧得惨不忍睹,心中既是同情,又是惊怒,更是无能为力,被范神通一路拉扯着离开。待到众人重新回到宁义城外,谢贻香这才回过神来,再去寻找方才下令的那个灰衣人,却已不见踪影,想必是混进了人群当中,故意将自己隐藏起来。

随后一行人便重新入城,得一子早已在城门口等候,一张脸又黑又臭,向谢贻香沉声说道:“我到底还是小觑了那个家伙,他做事向来滴水不漏,今日的重头戏虽是在南北二门,但以他的性格,又岂会对西面存放的那批粮食不理不问?我在城头见你们轻而易举地抵达山脚下那处营地,便知其中必定有诈,而你们却是毫无警觉,一个个还在往前瞎冲;不顾幸好有那些难民当了替死鬼,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谢贻香暗叹一声,想起那数百难民在火海中的惨况,愈发憎恨言思道的歹毒。当下她便问道:“既然没能抢回粮食,那接下来应当如何是好?”得一子冷冷说道:“西面的那批粮食虽是个圈套,但我方也并未因此折损一人,所以算是打了个平手。如今即便没有这批粮食,仅凭昨夜运送进城的食物,也能支撑个十天半月,短时间内倒是无妨。而眼下最要紧的便是扶你上位,由你这个谢三小姐持太守剑印接管整座宁义城。你这便随我前往宁义城衙门,让城里剩下的百姓都来衙门领取食物,再向他们宣告此事。”

说罢,得一子不禁双眼放光,又说道:“既然对方根本就没有替宁义城备下粮食,其实倒是一个绝好消息,因为对城里那些百姓而言,往后要想填饱肚子,便只能从我们这里领取食物,拼死守住宁义城,再无第二条路可选。如此一来,那个家伙今日的谋划自然便会彻底落空,一切只能重头再来,定会叫他气急败坏、暴跳如雷!之后凭借我手里这七百名好手,加上方铁衣留下的军士衙役,再从城里挑选出精壮男子,少说也是一支两三千人的队伍。届时依仗城池之利,要想做到以一当十、固守宁义,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整个局面只会变得越来越好玩!”

谢贻香历经这一连串的变故,早已没了主意,只能听从得一子的摆布。当下得一子便让何其猛领着一百人赶去宁义城东门驻守,留下范神通带一百人驻守西门,四位绿林当家恰好是一人驻守一处城门。而得一子和谢贻香则带着剩下的人一路赶往宁义城衙门,准备发放囤积在后院里的食物。路上谢贻香又想起那个神秘莫测的灰衣人,自从回城之后,便再没看见他的踪迹,连忙向得一子询问那个灰衣人的身份来历。对此得一子却是不愿多言,只是淡淡地说道:“那人不过是个贼匪头子罢了,天生一副古怪脾气,与谁都合不来,所以不愿抛头露面。”

谢贻香没能问出答案,只能将疑惑深埋心底。一行人接连穿过两条街道,踏上宁义城当中贯穿南北的主路时,却听北面隐隐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继而越来越响,震得整条街道都在微微颤抖,分明竟是千军万马之势,吓得一行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就连得一子也是脸色大变,脱口说道:“不可能绝不可能!方铁衣这才刚出北门不久,恒王的军马怎会这么快入城?还有驻守在北门的权冲天,我早已令他关闭城门,如何全无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