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化境(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250 字 2019-08-26

如此一来,“招”已是古往今来杀人最多的一招“独劈华山”,“刀”也是“不死先锋”毕无宗屠尽天下的偃月刀,离希夷真人所谓的“刀”、“招”、“人”三者合一,便独独只一颗“杀心”,还少了先竞月本身。

而先竞月的功夫虽然是“杀气驭刀”,但他本身却并非嗜杀之人,死在他刀下的高手倒是不少,比起真正嗜杀之人所犯下的杀孽也根本算不了什么,更没有这一颗所谓的“杀心”,反倒是一直在压抑自己内心里的杀念。然而若非如此,先竞月也练不成这门本事,否则终日与杀气为伍,只怕早已被杀气侵蚀,彻底沦为疯魔了。所以自从得到毕无宗的偃月刀后,先竞月虽然隐隐察觉到这柄刀的杀气极重,却因为缺少了一颗“杀心”,这些时日出招时也并未察觉到有什么变化。

但眼下历经玉门关的这一场劫难,亲眼目睹玉门关内的驻军自相残杀,先竞月身在其中,感同身受,平日里极力压抑的杀念早已有些不受控制。方才面对城墙上众军士近乎疯狂的厮杀,他盛怒之下杀心一起,立刻便被自身的杀气控制,多少还有些受这柄偃月刀上杀气的影响,顿时大开杀戒,若非被赶来的阿伊及时打醒,只怕当时便已入魔,但也因为这一场杀戮,他的“杀心”已然初现。

到如今孤身面对玉门关外的这数万西域大军,先竞月重伤之下无力出刀,在生死关头彻底放松了神识,自然也不再压抑心中的杀念。伴随着他毫无保留地祭出浑身杀气,毕无宗这柄偃月刀顿时生出感应,与和先竞月的杀气融为一体;先竞月脑海中的杀人念头一起,自身的杀气便操控手中的偃月刀出招,而偃月刀再反过来操控先竞月的身体做出动作,从而连杀数人。而先竞月心中也再无杂念,反正自己已是死到临头,一心只想着要多杀几个敌军,这颗“杀心”也便算是终于铸成,从而令他的“刀”、“招”、“人”三者完全融合,果真达到了当时希夷真人所说的“化境”。

只可惜达到这一“化境”却并不是什么好事,而是先竞月疯狂成魔、自毁其身之时。“杀心”一旦铸成,他整个人也便彻底丧失心智,沦为一头见人就杀的猛兽,又或者是一台只会杀人的器械。而且他在重伤之际被偃月刀如此操控着身子动作,强行透支心力,无疑是伤上加伤,若非有墨家“蔷薇刺”和“天针锁命”冰台合力留在他身上的“封穴定脉术”死死护住经脉,只怕早已五脏俱毁、皮开肉裂了。即便如此,他的身体此时也已气血两空,血液都无法正常流转于全身,要不是还有一丝心脉尚存,便和一具尸体没什么两样了。

眼见不过一炷香的工夫,已有近二十个色目人军士接连命丧于先竞月之手,玉门关前列阵的西域大军被他杀气所摄,惊恐中竟然急红了眼,非但毫不退却,反而一个接一个上前邀战;到后来他们也顾不得什么单打独斗的规矩,更是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一同出手,成群结队地向先竞月扑上。先竞月已是神智全无,攻来的军士越多,他反倒越是兴奋,手中偃月刀在杀气的驾驭下上下飞舞,只管全力砍杀。一时间但见断肢尸块四处横飞,鲜血如红漆一般泼洒而出,局面竟比先前玉门关城墙上众军士的自相残杀还要惨烈十倍。

城墙上的哥舒王子此时已惊骇得说不出话来,真不知这个先竞月到底是人是鬼,又或者是杀星下凡,而他身后的一众色目人高手包括那木老先生在内,也是皆尽沉默,一个个面色凝重。就在这时,那阿伊已经幽幽转醒,刚一醒来,便立刻用突厥话喝问道:“先竞月在哪里?你们当真杀了他?”

说罢,她立刻发现了正在玉门关外血战的先竞月,原本的白衣早已染作通红一片,整个人就仿佛刚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却仍在奋力挥砍着手中的偃月刀。而在他的身旁,早已经堆满了色目人军士的残尸,就仿佛是用尸体堆砌出一堵半人高的围墙,将他独自围在当中;四周则是手持各种兵刃的色目人军士,用手中兵刃发疯似地往他身上招呼过去。阿伊平日里虽然杀人如麻,但看到这般恐怖的景象,也不禁浑身发颤,惊骇间也和城墙上的其他人一样,再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