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条件(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507 字 2019-08-26

先竞月沉默不语,且不论自己和阿伊的这桩婚事是对是错、是祸是福,他生平从不受人威胁,更何况哥舒王子分明是将自己妹妹的终生大事当作了一桩交易,他原是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然而对方此刻开出的条件却是救治玉门关几万军士的性命,不得不让先竞月进退两难。

要知道玉门关眼下的为危局并非强敌压境,而是瘟疫肆虐,却又逢缺粮少药。只要有了粮食和药材,以陆元破的本事,定然可以重振旗鼓,继续坚守玉门关。但是此番的敌人既然是神火教和别失八里的畏兀儿族,那么便断了玉门关驻军向西域各国求援的可能;至于朝廷这边,嘉峪关的龚百胜虽已答应筹备粮草和药材,但照这几日的情况来看,到头来恐怕也是空口白条。

所以算来算去,如今有能力替玉门关驻军筹备这批粮食和药材的人,便只有眼前这个哥舒王子,而且他手下还有一位能治愈瘟疫的木老先生,无疑是化解玉门关这场劫难的最佳人选。若是因为自己一时的意气用事,当场拒绝这门亲事,岂不等于是害了玉门关几万将士的性命?

哥舒王子见先竞月始终不答,又笑道:“婚姻大事,自然不能视作儿戏,竞月公子大可以慢慢考虑。只是不知陆元破的驻军还能等上多久。”先竞月听到这话,心中的反感更盛,忍不住问道:“所以阁下此番凑巧出现在嘉峪关,仅仅是要和我谈论这桩婚事?”

哥舒王子不禁双眉一扬,笑道:“说来说去,竞月公子始终还是不肯相信小王。小王这些年一直在兰州城里讨生计,做些小买卖养活手下弟兄,靠的便是与西北的各级官吏打通关系,又怎会与那金万斤合谋自毁根基?再说小王本是突厥人……嘿嘿,其实真正的突厥早在唐末便已不复存在,波斯也早已不是昔日的波斯,但在你们汉人眼里,西域始终是西域,色目人也始终只是色目人,总是爱用过去的名字来称呼我们。殊不知西域各国的关系错综复杂,就算是如今的突厥,当中也还要分为东西二国,相互间征战连年、仇深似海,更别说国与国之间的交恶。小王虽然也是你们口中称呼的‘色目人’,但和别失八里的畏兀儿族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所以此番畏兀儿族在神火教的教唆下谋取玉门关,与小王有什么干系?”

说到这里,他见先竞月还是一脸的不信,又说道:“至于小王凑巧出现在嘉峪关,只因为这嘉峪关的统帅龚百胜龚将军乃是小王故交,同时也是小王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否则兰州卫的陈扬和玉门关的陆元破这些年联手排挤龚将军,暗中克扣嘉峪关的军饷,他又拿什么来养活嘉峪关的这些驻军?所以小王听说那个金万斤也曾在暗中找过龚将军,这才前来嘉峪关打探龚将军的动向,也好为将来做准备,所以凑巧撞见竞月公子一行人从玉门关而来。”

听完哥舒王子的解释,先竞月将整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倒也是合情合理,但心中依然有些信不过眼前这个哥舒王子,不禁接口说道:“于是阁下便趁人之危,用玉门关将士的性命作为要挟,好让我迎娶令妹?”

哥舒王子忍不住笑道:“竞月公子这话未免有些过分了,阿伊是小王最亲的妹妹,小王千方百计促成这门亲事,说到底也是一番好意,又何谈趁人之危?实不相瞒,小王此番前来嘉峪关拜见龚将军,虽不知那个金万斤究竟对他说了些什么,但龚将军的意思小王已是再清楚不过。要知道龚将军身为嘉峪关统帅,自然不肯与那金万斤同流合污,做出叛国投敌之举,但玉门关陆元破的驻军,他也决计不会出手相助。这当中倒不全是因为私人恩怨,更因为别失八里的军队一旦收复玉门关,那么汉人在西北设下的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