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年饭(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2796 字 2019-08-26

谁知谢贻香和先竞月这一分别,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谢贻香便再也没有见过师兄。也不知师兄当夜入宫面圣之后,是否又接到了什么要紧任务。

而这几天一过,便已是年末的最后一天,正是举国同庆的除夕佳节。谢贻香一早起来,只见天色阴郁,却是一个冬云密布的阴天,将北风刮得呼呼作响。再去街上晃悠一圈,金陵城里更是冷清一片,只有些零零星星的路人匆匆赶路,虽然街道两旁张灯结彩,放眼望去尽是红彤彤的春联,却不见丝毫喜庆的氛围。

待到她回到家中,只见前厅里已是好不热闹,府里的管家从清晨到正午,几乎一直留在前厅里收礼,都是朝中各级官员送来的年货。偶尔有官员亲自前来,想要面见谢大将军,都被管家推搪过去,只说老爷身体不适;遇到实在推脱不过的官员,也由谢擎辉以谢家独子的身份代为接待。待到下午的时候,前来送礼的人才渐渐消停下来,显是要各自回家团年,而这些日子一直留在房中静养的谢封轩也终于踏出房门,吩咐管家准备晚上的年夜饭。管家见老爷精神抖擞,急忙欢天喜地地赶去厨房张罗,笑道:“今年不同于以往,难得二少爷和三小姐都在家中,这顿年夜饭当然要好生置办才是!”

谢擎辉和谢贻香兄妹二人见父亲虽是形貌憔悴,但言语间却是中气十足,可见身上的伤势已无大碍,都是喜笑颜开。两人便陪着父亲在后堂闲聊,说些过往的家事,其间谢擎辉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又问父亲是如何得知那支“尸军”将会偷袭金陵,继而率军拦截,谢封轩却只是摇了摇头,笑道:“若是不出意外,稍后你自会知晓此事。”直听得谢擎辉莫名其妙,也不知在这除夕之夜,“稍后”又会发生什么事?

如此待到天色便暗,府里的年夜饭也准备得差不多了,谢封轩便叫自己的这对儿女一同去往厅堂。三人一路踏进厅堂,却见堂上竟然摆出两张紫檀木大圆桌,右边的一张桌子上,是鸡鸭鱼肉等各类硬菜,又围着圆桌摆有五把雕花木椅,对应着五副青瓷碗筷;而左边的一张桌子上,则是清一色的素菜,就连鱼和丸子都是以面粉做成,却只摆有一把木椅、一副碗筷。

谢擎辉和谢贻香不禁对望一眼,都是大惑不解。要知道府里也就他们兄妹和父亲三人罢了,就算是要叫管家入席,也不过才四副碗筷,又怎会摆出五个坐席?除此之外,左边的那一桌素宴又是何意?难不成除夕之夜的这一顿年饭家宴,父亲居然还请了其他的客人?谢贻香不禁心念一动,试探着问道:“难道……难道是大姐要回来?”

原来谢擎辉膝下除了谢擎辉和谢贻香这对儿女之外,还有一个长女谢洵芳,早在多年前便已嫁给皇长子为妻,也便是王妃的身份,这些年来几乎不曾回过娘家。所以谢贻香看到厅堂里摆出这么两桌菜肴,还以为是皇长子特赐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