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归途(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2913 字 2019-08-26

话说谢贻香独自驾乘墨家的“天行”从墨塔出发,一直升上夜空之中。正如墨家巨子墨寒山所言,在天山北脉西北风的助力下,整架“天行”果然已往东南方向驭天而行。一时间但见月光如水,谢贻香身在半空,将整个天山北脉尽收眼底,当真是好不壮观,顿时令她兴奋不已,原本的恐惧之情也随之一扫而空。

如此一直飞行了数个时辰,待到整夜过尽,一颗鸡蛋黄也似的旭日从东面的地平线上升起,谢贻香驾乘的“天行”已离开天山北脉,转眼便要抵达别失八里城了。她怕这架“天行”飞得太低,被城里的畏兀儿军士发现,若是以弩箭射来,那可不好应付,于是急忙调节竹篮中那根圆筒上的开关,加大筒口喷出的黑油,使喷射的火焰愈发猛烈,从而带动整架“天行”高高升起,在云层里穿行而过。如此一来,在飞过别失八里城的时候,从云层里往下望去,城里的房舍已变得和铜钱一般大小,其间的行人更是小如米粒,根本看不清身形样貌。

谢贻香自然是头一回见到这等奇景,虽是一夜未眠,整个人却愈发感亢奋。然而这一亢奋却并未持续太久,她想起了得一子在墨塔中的那一番分析,倘若被这小道士不幸言中,言思道此番的设局果然是要让驻守西北的颐王或者赵王挥师南下,一举偷袭金陵皇城,真不知自己在此时赶回金陵,是否还来得及阻止此事。

此时谢贻香已彻底掌握了这架“天行”的飞行要领,在没有西北风的时候,她便通过圆筒上的开关控制“天行”的升高或者降低,一直找到刮有西北风的高度,从而继续往东南方向飞行;再加上墨寒山给她配备的司南,更能确保方向的准确无误。随后这一路上倒是天公作美,总是能让她找到西北风,算来只有一两个时辰里没能遇到适合的风向,令她不得不往北飞行了一段时间,随后也立刻调整了回来。

如此持续飞行了两天两夜,谢贻香全靠竹篮里的干粮和水支撑身子,待到第三天夜里,谢贻香趁着西北风急,便在竹篮里眯了小半个时辰,却不料醒来后却变成了正西风,令整架“天行”往东飞去。再往下一看,只见夜色中一条浑浊的大河往南流淌,却在前方转出一个大弯,折向东面流去,正是黄河。再看黄河在此地的这一走势,谢贻香略一推断,便知道自己是到了黄河的通关一带;若是继续沿着黄河往东飞行,便是三门峡所在,显然已经偏离了金陵方向。

于是她急忙调整“天行”的飞行高度,却始终没能找到刮有西北风的位置,待到天亮之后,半空中的正西风愈发苍劲,刮得整架“天行”如同箭一般往东面疾飞,一直持续到日暮时分。谢贻香无奈之下,再从半空中往下观察,只见夕阳下的东北方向,乃是一大片狭长的湖泊,分明是鲁地的微山湖,自己竟已到了徐州地界。

谢贻香不禁心中暗惊,依照自己此刻所在位置,金陵城几乎是在正南方向,若是继续往东飞行,岂不是要一路飞到黄海去了?不过片刻,夕阳余晖中的微山湖便已被“天行”远远甩在身后,谢贻香只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