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缝碎尸偷天换日(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2647 字 2019-08-26

听到老者这一回答,杨捕头也顿生警觉,事情怎会如此凑巧,又牵连出了一个五到七岁的女童?旁边的谢贻香已沉吟道:“本朝开创至今,朝廷向来以铁腕治国、严法治世,天底下又哪有这许多案子发生?正所谓有果必有因,这位老者的孙女也是五六岁年纪,而且同样是居住在绍兴地界,失踪的时间更恰巧是在十多天之前,只怕当真与本案有些瓜葛,说不定说不定”杨捕头见她没说出后面的话,当即接口问道:“你是怀疑诸暨那对年轻夫妇刚刚收养的那个女童,其实便是这个老者走丢的孙女?”

谢贻香却并不作答,兀自沉思许久,终于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便让杨捕头找人来替这个老者的孙女画像,拿着画像去那陈姓男子生前做工的杂货铺询问,看看是否便是陈姓男子当日领回家中的女童。待到杨捕头手下的捕快依据老者的叙述作出画像,众人上前一看,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寻常女童,看不出有丝毫特异之处;再加上衙门里的捕快作画水平有限,仅凭一幅墨线勾勒出人像,又哪里能够对号入座,辨认出这个失踪的女童?杨捕头想起那老者说过,自家孙女曾被倭寇的刀背击中后脑,于是又叫作画的捕快在画像下面加上一句备注,写明这女童的后脑处留有伤疤。

随后捕快们便照着这张画像临摹起来,准备人手一张,分头前往诸暨寻访。却不料就在这时,衙门里的仵作前来禀告,说已经和郎中验过诸暨这对年轻夫妇的尸体,那女子的宫壁犹如一张薄纸,显然曾有多次流产,的确不适合生育。然而谢贻香和杨捕头早已证实诸暨的这对夫妇确然领养了一个女童回家,此时才得到仵作给出的这一结论,显然已经没什么用处。

那仵作为了验证此事,已经连夜熬了个通宵,哪知听到自己的禀告,厅堂里的众人却不理会自己。那仵作无奈之下,只得去看捕快们正在临摹的那张人像,继而喃喃念道:“寻找一个五六岁年纪的失踪女童,后脑处留有伤疤李屠夫的女儿不是早已被凶手切碎炖煮了,你们还找她做什么?”

这话一出,就仿佛是在衙门的厅堂里炸响了一道惊雷,吓得所有人同时停下手里的动作,齐齐望向这个仵作。仵作不料厅堂里的众人竟有这般大的反应,不禁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之前银山村遇害的李屠夫一家,那那女童的尸体虽已被剁碎炖熟,却还没来得及煮烂,容貌倒也勉强可以辨认,分明和你们眼下临摹的这幅人像极为相似。而且那女童左边的颅骨后面,分明有一道极深的伤疤,就连颅骨都有些凹陷进去,难道难道不是你们画像中的这个女童?”

话音落处,谢贻香和杨捕头不禁对望一样,心中都是同样一个念头:难道死在李屠夫家里那个女童,其实并非李屠夫夫妇领养来的女儿,而是今日前来报案的这个老者孙女?要知道李屠夫家的女儿乃是六岁年纪,而这个老者的孙女到今年十月也是六岁,两个女童年纪相仿,似这般将尸体剁碎炖煮,自然极难分辨,的确存在偷天换日、李代桃僵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