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逞单骑南下追凶(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2705 字 2019-08-26

一想到那个言思道,谢贻香顿时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像这个“人厨”一样挖出他的一颗黑心烹而食之。要知道去年年末那一支“尸军”绕开宁夏卫颐王的驻军,悄然潜入中原境内,妄图一举偷袭金陵、颠覆本朝,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正是由那个言思道暗中设局,唆使西域各国发兵嘉峪关,以此牵制住朝廷的军马,这才让这支“尸军”有机可乘。若非如此,父亲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又怎会擅自调用守卫皇城的“驭机营”将士出城伏击,从而在皇帝那里落下口实,终于引来杀身之祸?

而父亲当夜前曾经千叮万嘱,叫自己不要记恨皇帝,更不要有什么报仇之心。对此谢贻香虽然至今想不明白,却也不能违背父亲临终前的嘱咐,只能将这一份恨意深埋心底,整个人更是因此颓废,只能惶惶度日。经过这几个月的思来想去,杀害父亲的直接凶手虽是除夕之夜令人送来一只蒸鹅的皇帝,但是追本溯源,整件事的起因始终还是那个言思道,此人才是杀害自己父亲的真正凶手。

想不到自己因为岳大姐的一番好意,借查案之名远离金陵城,前来绍兴调查这一桩“人厨案”,到头来居然又和那个言思道扯上关系。一时间谢贻香已是无比激愤,心神更是随之大乱,哪里还顾得什么推理求证?她当即猛一跺脚,便要立刻带人南下追去宁义,将三天前经过东阳关的那一老一少缉拿归案。

杨捕头等人也不知这位谢三小姐为何忽然间戾气大增,又问不出其中缘由,只能好言相劝,说这世间容貌相同者大有人在,而且再高明的画技,也最多只能勾勒出一个人的神态,无法精准描绘出外貌;仅凭一幅女童的画像来辨人,也不一定靠得住。所以三日前经过东阳关的那一老一少,当中那个女童未必便是李屠夫失踪的女儿,需得从长计议证实此事,倒不如再等上两日,看看除了诸暨南面的东阳关之外,其它地方是否还有新的发现。

但此时的谢贻香哪里还听得进劝?眼见众人这副姿态,摆明了是在找借口拖延,不肯随自己同去宁义,当下她也懒得理会,自行回屋收拾好行装,便要独自离开绍兴府衙门。谁知出了衙门,她刚跨上自己的马,那杨捕头却孤身追了出来,伸手拽住谢贻香的马缰,劝道:“谢三小姐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这个这个其实并非我等偷懒,不愿随你前往宁义追查,而是而是南面的那座宁义城,眼下确实去不得啊!”

听到杨捕头这话,谢贻香才稍微冷静下来,皱眉说道:“刀山火海我也闯过,区区一座宁义城,又为何去不得?既然你们不肯同去,那只管留在绍兴便是,休要拦我去路。凭我一人一刀,也足以将那个家伙缉拿归案!”杨捕头却还是不肯松开她的马缰,兀自叹息两声,终于将此中的缘由告知谢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