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辨使臣(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283 字 2019-08-26

这话一出,‘阴山堂’的道士们顿时脸色大变,好几人甚至浑身直哆嗦。众人连忙询问详情,谢贻香却突然带开话题,笑道:“‘阴山堂’的赶尸既已持续上百年之久,这座义庄也自然在百年前便已建好。我若是猜得不错,此间必定建有密室暗道,而另外的八个黑衣蒙面人,此时便是躲进了密室暗道之中。至于陆将军当年的那一次查验,‘阴山堂’先用活人假扮尸体,事后也是利用义庄里的密室暗道,拿事先准备好的尸体偷梁换柱,换掉了那些假冒尸体的人。”

说着,她又向商不弃笑道:“记得前天晚上商捕头一夜未归,自然是来了这里调查。此后商捕头虽不知‘赶尸之谜’,却能得出‘阴山堂’借赶尸之举夹带走私这一结论,显而易见,自然是商捕头那时便已发现义庄里建有密室暗道。”商不弃微微点头,冷笑到:“不错,这义庄里有一条地道可以通往别处。”

耳听商不弃承认,谢贻香信心一足,继续说道:“师兄当日去街上‘阴山堂’的门店探查,曾说门店的二曾铺有十几床被褥,倒像是一间客栈。如此推算,义庄里的密室暗道如果是一条通往别处的地道,那么出口只可能在街道末尾‘阴山堂’的那间门店里。因为除了那间门店,这玉门关内不是军营便是旷野,地道的出口设在哪里都不安全。所以方才在过来之前,我便请陆将军派兵包围“阴山堂”的门店,不可放走一人。”

商不弃忍不住拊掌笑道:“好个谢贻香,长进倒是不小。看来再过几十年,这天下间的名捕,倒也有你一席之地。”当下他还要考验谢贻香,让她找出这义庄里的这条地道所在,对此谢贻香却是无能力,最后只得请商不弃出手。

那商不弃还要卖弄,说道:“要说这机关消息之术,商某人年轻时也曾拜在一位名师门下学艺;虽不及包罗万象的墨家机关术,但要找些密室暗道,却是难不倒我。”说罢,他便将义庄里的几口棺材摆弄一番,顿时便有一道暗门从地面上弹开,露出一条通向地底的暗道。

回想起先前在兰州城的时候,也是由商不弃发现民房里的暗门,这才找到丐帮兰州分舵的窝点,看来这位北平神捕的机关消息术倒也有两把刷子。先竞月已解下背后的偃月刀,手持火把带头进入地道,众人紧随其后,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便已走完整条地道。先竞月推开头顶上的木板跃出一看,果然正是自己之前来过的“阴山堂”门店,而地道出口则是在一楼的柜台后面。

只听楼上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问道:“这么快便处理完了?看来你们几个的手脚,倒是愈发利索了。”随后便有一个邋里邋遢的道人从楼梯上下来,见到地道旁的先竞月,顿时脸色大变,喝道:“你是什么人?”

先竞月略一打量这个邋遢道人,便知他的武功深浅,当下也懒得理会,转头招呼地道里的众人上来。那道人勃然大怒,飞起一掌便向先竞月击来。先竞月不愿出刀杀人,只是侧身躲开,商不弃恰好从地道里跳上来,然后便看见道人的这一掌朝自己迎面而来,顿时“哎哟”一声,骂道:“好你个先竞月,分明是要存心害我!”话虽如此,他已双手齐出,挡开对方这一掌,随后从腰间摸出一根黑黝黝的铁尺,和那邋遢道人缠斗在了一起。

这还是先竞月首次见到商不弃出手,武功虽然不差,但比起和他并称为“南庄北商”的庄浩明,何止差了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