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寻龙迹(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759 字 2019-08-26

撞见这等诡异之事,商队众人哪里还敢多做停留,连忙收拾行装继续赶路。谢贻香和商不弃随商队同行,一路上虽然遇到两股贼匪,也被商队领头人用孝敬银子打发掉,却再没撞见什么古怪之事,看来当夜那具行走的尸体只是一桩偶遇的怪事,并非是有人故意针对这支商队而来。

如此随商队沿官道往西北行进,穿过人烟绝迹的荒漠,花了大半月的光阴,这才终于来到别失八里城。话说这“别失八里”,不但是畏兀儿的国名,同样也是都城之名。其都城地处天山山脉的东北方,本是前朝的西北重镇,又被称之为“别十八里”、“鳖思马”和“别石把”等,乃是取自突厥语“五城”之意,也被前朝称为“北庭”。当中居民基本都是畏兀儿人,也有西域各国之人,而汉人沿用前朝称呼,将这些西域各国的人统一叫做“色目人”。

两人便与商队道别,一路进到城中,放眼望去,这座别失八里成倒也算是繁华,却因为本朝以嘉峪关分割疆界,如今城里除了行商的队伍,几乎看不到有汉人居住。想来是物以稀为贵,见到谢贻香和商不弃这两个汉人前来,城里的色目人都甚感新奇,纷纷拿出烤馕、手抓饭等当地美食招呼两人品尝。两人身处异国,不得不小心提防,便在城东选了一处僻静的客栈,要了两个房间住下。

话说此地既已是别国的都城,谢贻香和商不弃的捕头身份自然也用不上了,无法再像先前那样去找当地官府帮忙。幸好这间客栈的主人是个五十来岁精瘦老者,全名唤作玉山·西日阿洪·伊力亚,年轻时曾在外面跑过生计,所以会说一些汉语;也正因如此,两人才会选择这间客栈下榻。待到安置妥当后,谢贻香便向这位玉山老爹打听‘天山坠龙’,看看能不能堪破宁萃留下的最后一个哑谜。

谁知那玉山老爹却是茫然不解,回答说道:“‘天山’我当然知道,‘坠龙’却是什么意思?”聊到最后,竟成了谢贻香反过来给他解释。原来这所谓的“坠龙”二字,首先便要从“龙”之一物说起,乃是华夏传说里的神异动物,最早可追溯到殷商时期,本是用来象征祥瑞,到后来渐渐变成皇权的象征。至于这世间是否当真有“龙”之一物,却是谁也说不清楚,有不少人声称自己亲眼看见过龙,基本都是源自于“坠龙”这一现象。

所谓“坠龙”,顾名思义,便是从天空中坠落到地上的龙,有时也指在水边搁浅的龙。就好比谢贻香当日在鄱阳湖畔听到的“赤龙镇传说”,说那条赤龙身受重伤,却被鄱阳湖畔的百姓惊扰,最后浮尸湖面,其实也属于是一次“堕龙”。

所以宁萃留下的“天山坠龙”,单从字面上来看,便是指在天山一带出现了“坠龙”现象。那玉山老爹听懂谢贻香的意思后,连忙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道:“在我们畏兀儿的信仰之中,根本没有你们汉人所谓的‘龙’,更没听说过天山有什么‘坠龙’。”

谢贻香也不灰心,此后又和商不弃在城里寻找其他通晓汉语的色目人询问,却都没听说过什么“天山坠龙”。眼见这条路行不通,两人立刻改变思路,在城里打听宁萃的下落,看看宁萃是否也来了此地。商不弃破案靠的是“画像之术”,其丹青功力倒也不差,当下便替宁萃画了一幅肖像,就连谢贻香也觉得形神皆备。然后商不弃便雇了一辆马车,模拟宁萃的举止替她“画像”,从而找出宁萃的进城的线路,再拿着她的肖像沿途询问。

如此也没花多少工夫,便从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口中得到消息,说三日前曾见过这么一个女子孤身进城,还在水果摊上买了两串葡萄,随后便往城北方向而去。

两人欣喜之下,连忙顺藤摸瓜一路寻访,谁知此后竟是一帆风顺,每行出十几步距离,便会有商贩见过宁萃,都说似这般美丽的汉人姑娘,在这别失八里城极是少见,所以印象颇深。两人见宁萃竟敢如此招摇过市,连忙戒备起来,小心翼翼地追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