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以一挡十(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464 字 2019-08-26

<content>

眼见顾云城内的倭寇杀出,南北二门合计不过百余人,便已杀得陈、朱两员参将麾下的兵士人仰马翻,西面山头上的谢贻直看得触目惊心。要知道整支“平倭联军”一路至此,沿途大大小小三十多战,虽然大都是由汉人假冒的倭寇,但当中多少也有一部分真正的东瀛人,还和谢贻香正面交手过。

在谢贻香看来,这些东瀛人所用的倭刀似刀非刀、似剑非剑,招式虽然刁钻狠辣,与中原武功大不相同,但也并不算太难对付。遇到的几个“高手”,充其量只能算中原武林里的三四流角色;当中真正令人头疼的,其实是他们手里用的那一柄柄倭刀。

对此孙将军曾和她详细讨论过,说这些来自东瀛的武士或者浪人,都对他们的武道极为虔诚,遵照类似于“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尤其是对自己的兵刃异常尊重,也便是他们随身佩戴的倭刀。每一个东瀛武士,无论是何等身份地位,所用倭刀必定是千锤百炼而成的上品,平日里更要以专用的磨刀石和顶级精油来做养护,甚至还会用人血滋养其精魄,所花心血远胜中原武林人士对兵刃的爱护。

而谢贻香之前和几个东瀛高手过招时,便已领教过他们倭刀的厉害,即便是师父“刀王”所赠的宝刀乱离,在对方的倭刀面前,居然也占不了多大便宜。相比起来,军中将士所用的关刀、长矛、腰刀和盾牌,包括身上所穿的铠甲,皆是再寻常不过的凡品,又因军中物资常有克扣,遇到偷工减料的情况,以至各类军备几乎沦为次品,自是更加不堪,完全无法抵御东瀛倭寇所用的倭刀;一击之下,往往当场损毁。

所以如今顾云城里的倭寇先是以金银为诱,打乱陈、朱两员副将麾下这一千人马的阵脚,紧接着打开城门,派出百余名手持倭刀的倭寇冲进人群一顿屠杀。这就好比是一群武林高手结伴杀入了军阵,不过顷刻之间,朝廷一方的一千人马,便已是溃不成军,彻底沦为砧板上的鱼肉。

不过片刻,南北二门前的众军士惧意一生,也不等陈、朱两员副将下令,剩下的军士便开始自行溃散,纷纷往西面逃窜回来,只在顾云城的南北二门前留下成片尸体。至于先前被倭寇丢下城墙的大批金银,自然也被留在了尸堆当中,恐怕从头到尾,也没被哄抢的军士们拿走几锭。

伴随着进攻南北二门的朝廷人马往西撤离,原本顾云城西门前的血战,此时也已接近尾声。在正面诱敌的那两百多名新兵,本就是匆匆招募入伍,并未接受过多少训练,似这般仅凭几架长梯、一腔热血强行攻城,无疑是自寻死路,转眼间便只剩下二三十人,只能跟着从南北二门逃回的朝廷军士合兵一处,一同往西奔走。

如此一来,今日围攻顾云城的这三路兵马,便已是惨败而归。西面山头上的众人远远望去,只见作为诱敌之用的这一千两百多人,如今至少伤亡过半,只剩数百军士丢盔弃甲,正狼狈不堪地往山头下官道上的设伏点而来;而就在他们身后,除了先前从南北二门里冲杀出的百余名倭寇,随后顾云城的西门也终于开启,也杀出一批手持倭刀的东瀛倭寇,和之前的两波人汇聚在一起,正全力追赶着己方这五六百名败军,合计却只有两百人不到。

眼见这一结果,谢贻香可谓是又惊又怒。依照孙将军的原定计划,今日围攻顾云城的三路人马,虽然本就是要佯败诱敌,将城里的倭寇引来此间,交给早已在山头下设伏的一千叛军剿灭,谁知到头来这“佯败”二字却成了“溃败”,而且还落得如此一个死伤惨重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