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一拍即合(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701 字 2019-08-26

<content>

听到言思道这话,谢贻香顿时一头雾水,不解地说道:“你胡说!他们凭什么要……”谁知话还没说完,得一子果然拿出了一枚黑子,重重地拍在棋盘上面,对谢贻香冷冷说道:“我叫你闭嘴!”

幸好左首边的言思道已接过话头,解释说道:“谢三小姐可还记得,星儿姑娘有言在先,待到一方棋子耗尽、整场棋局结束之时,倘若星儿姑娘与我手里的棋子数量相同,又或者是星儿姑娘与小道长手里的棋子数量相同,从而出现二人之间的平局,那么因为今日之局是由青天先生‘坐庄’,所以也要判星儿姑娘胜出。”

顿了一顿,他又笑道:“眼下我只剩一枚白子,小道长如果再出白子,便只有两种结局。其一,星儿姑娘出黑子吃掉我们二人的白子,那么我的棋子便会耗尽,导致整场棋局结束,星儿姑娘则是以三黑六白九枚棋子的总数,胜过小道长手里的三黑三白六枚棋子,自然是由星儿姑娘胜出;其二,星儿姑娘出的也是白子,那么这一轮便会以平局兑掉棋盘上的三枚白子,结局同样是我的棋子耗尽、整场棋局结束,那么星儿姑娘和小道长手里便是同样的三黑三白六枚棋子,依照之前定下的规矩,还是要判星儿姑娘获胜。所以对这位鬼谷传人而言,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他只能选择拿出一枚黑子,让我吃进这一轮。”

话音落处,得一子忍不住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不过是暂且饶你一条狗命罢了。”谢贻香却还没想明白,向言思道犹豫道:“你拿出手里的最后一枚白子,而小道长却只能出一枚黑子……但是星儿姑娘只要出一枚白子,便能让小道长‘一黑吃两白’胜出,耗尽你这最后一枚棋子……”

说到这里,她才终于醒悟过来。倘若星儿果真选择拿出白子,让得一子‘一黑吃两白’,言思道的确会因棋子耗尽而败,但是整场棋局也会随之结束,变成得一子以三黑六白九枚棋子的优势,胜出星儿的三黑三白六枚棋子,自然是星儿输了。所以如此局面之下,她当然也只能拿出一枚黑子让言思道一方吃进,暂时放言思道一马。

果然,就在谢贻香思索之际,星儿已将一枚黑子放进瓷碗里,恭声说道:“既然天意如此,这一轮理当由逃虚先生吃进,从而绝境逢生。”随后谢贻香揭开三人的瓷碗,果然是言思道“一白吃两黑”的结果,再次获得两黑一白三枚棋子,而得一子和星儿手里则是两黑四白六枚棋子。

经过棋局中三方这六轮出子,谢贻香终于体会到青田先生设下的这场棋局有多复杂。再加上如此苛刻的胜负规则,言思道、得一子和星儿三方身在棋局当中,更是相互牵连、唇亡齿寒,谁也不敢行错一步。而且照此看来,这场看似简单的棋局,恐怕一时半会儿间是无法结束了。

谁知谢贻香刚一生出这个念头,便听右首边的得一子沉声说道:“既然六轮已过,玩也玩过了。今日的这场棋局,也是时候该结束了!”说罢,他便向言思道冷冷问道:“你我最先的约定,还作不作数?”

听到这话,言思道顿时目光闪烁,咬着旱烟杆笑道:“怎么,小道长终于想通了,还是决定与我联手?”得一子冷笑道:“从一开始,我便一直都是如此打算。只是你这家伙不值得信任,又坚持不肯让我率先吃进第一轮的棋子,自然无法合作。但眼下我手里已有六枚棋子,远胜你的三枚之数,此时再来合作,谅你也翻不出什么水花。”

谢贻香听得微微一愣,也不知这二人怎么突然又要重新联手,更不知他们将会怎样联手。再看棋盘对面的星儿,依然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似乎根本没将此事放在心上。随后便听言思道笑道:“如此甚好,那我只管听你安排便是。反正这场棋局的规则再简单不过,其间胜负所在,你我更是心知肚明,谁也别想糊弄谁。小道长既然有此提议,便请先行出子。”

得一子嘴角上扬,当下也不多言,径直将一枚白子放进面前的碗里。言思道见状,也立刻往自己的碗里放进一枚黑子,从而形成一黑一白之势。如此一来,无论对面的星儿出黑出白,下一轮都是有败无胜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