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祭六道刀出剑招(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844 字 2017-10-30

一之前见到毕无宗杀死毕夫人、毕长鸣和墨隐三人,谢贻香便知对方的武功之高,远在自己之上,甚至可与戴七、曲宝书一干人等并驾齐驱。如今毕无宗向自己出刀,如同方才击杀墨隐一样,眨眼间便到了自己身前,谢贻香才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可怕。

若说这位“不死先锋”毕无宗当年与自己的父亲齐名,合称军中双壁,即便是毕无宗的武功要略高于谢封轩,那也仅仅只是高出一线。可是依照毕无宗此时的修为,看来他这十几年的假死避世,经过藏地雪山中的修行,武功分明更上一层楼。相比之下,谢封轩这些年来混迹于秦淮河畔,武功即便没有倒退,也绝无精进,眼下就算是谢封轩在场,只怕也难以接下毕无宗这一刀,难怪就连师兄先竞月也不是敌手。

一想起先竞月被毕无宗谋害,至今生死未明,多半已凶多吉少,谢贻香顿时悲痛欲绝,燃起心头怒火。面对毕无宗长驱直入的青龙偃月刀,她将腰身一扭,不退反进,用手中的乱离平平贴在青龙偃月刀的刀身上,借着毕无宗的攻势斜斜上削,去割毕无宗握刀的左手五指,同时厉声质问道:“我师兄如今在何处?”

要知道谢贻香这一回击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却是集“乱刀”、“离刀”和“空山鸣涧”这三大绝学于一身,正是她悟出“融香决”秒谛之后的大成之作。而且她这一招妙就妙在毕无宗适才因为一时大意,一条右臂已被墨隐的“墨丝游魂”割断,所以只剩一只左手握刀;倘若毕无宗的右臂仍在,面对谢贻香的回击大可以换作右手持刀,又或者以右手出招击退谢贻香。如今毕无宗单手持刀,面对贴着刀身削来的乱离,自然难以化解,唯一的办法便是松手撤刀,否则左手的五根手指立马便会断于乱离之下。

若不是眼下形势凶险,在场众人看到谢贻香这妙绝颠覆的一招,只怕要高声喝彩。哪知毕无宗丝毫没有松手撤刀的意思,反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一张脸涨得通红。谢贻香见状,心中顿时惊呼道:“不好!”

只可惜她这一醒悟,到底晚了半拍,一股巨大的力道已从青龙偃月刀上传来,通过贴在刀身上的乱离传到谢贻香身上,直震得她两眼金星乱冒,一口鲜血喷出。然后便听乱离落地声响,却是谢贻香握刀的右臂被这股巨力震得脱臼,而她的人也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向后倒飞出去,径直摔倒在地。

原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毕无宗终于还是施展出了“天龙战意”的神通,以一口真气憋于丹田,陡然将浑身功力提高一倍,从而以无可匹敌的內劲震开谢贻香。若非谢贻香自幼深得刀王真传,体内“秋水长天”的内力已有小成,此时受到毕无宗内力的这一冲击,当场便要香消玉损。

那毕无宗一招击溃谢贻香,随即吐出一口真气,轻而易举地便散去了“天龙战意”的神通。他踏上一步,高举起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向谢贻香冷冷说道:“你想知道那个白衣青年的下落?无妨,我这便送你去见他。”旁边的宋参将忍不住喝道:“大将军不可!她……她是谢封轩的女儿,乃是你昔日同袍之女……”毕无宗“哼”了一声,沉声喝道:“谢封轩的女儿没一个好东西,更是该杀!”话音落处,青龙偃月刀已向谢贻香劈落下去,竟是要将她一刀劈作两段。

谢贻香重伤之下浑身无力,不禁万念俱灰,心中暗道:“原来我死在此地。”不料就在这时,但听劲风破空声响起,三柄腰刀从前厅里那些兵卒手里激射出来,两柄直取毕无宗的咽喉和小腹,另一柄则是盘旋着绕到毕无宗身后,直取他的后心要害;看这三柄腰刀走势奇妙,绝不是普通的暗器手法,就好像是有个隐形人在暗中操控一般。

毕无宗不禁一愣,一时也顾不得击杀谢贻香,连忙以青龙偃月刀画出一个半圆,将这三柄腰刀一一荡开,口中喝问道:“六道俱灭?”却见那峨眉剑派的“雕花剑”赵若悔跳入场中,手持一柄从兵卒手里抢来的腰刀,颤声说道:“正是!只可惜……只可惜晚辈学艺未精,苦练多年,也只能驾驭起‘天剑’、‘人剑’和‘畜生剑’三剑。还请毕大将军指点……这个……这个手下留情!”

原来这赵若悔倒也不傻,眼见毕无宗大开杀戒,而且放话要将在场众人尽数灭口,待到毕无宗杀死谢贻香后,下一个要杀的必定便是和毕忆湘私通的自己,所以他早已存了逃走之心。原以为凭借谢贻香神妙的刀法,最不济也能抵挡住毕无宗的十来招,自己便可趁机逃脱,谁知面对毕无宗的“天龙战意”,谢贻香一招之际便已溃败,哪里还有机会让自己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