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请鬼神跪地叩首(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659 字 2017-09-11

小说3210zw,最快更新竞月贻香最新章节!

得一子这话出口,众人顿时哗然开来。他这话虽是胆大妄为,但细细想来,倒是一句大实话。试问以当今皇帝那多疑猜忌的性格,一旦听到恒王命丧于毕府,必定会是这般猜想。那常大人心中大震,也顾不得这得一子说话难听,连忙追问道:“下官愿闻其详。”

斗篷下的得一子冷冷说道:“皇帝早已认定自己的这位皇子私自入蜀,是要拉拢毕家造反,纵然你们可以拿出确凿的证据,说恒王此行并无反义,皇帝心中也不会相信,更何况是胡乱唬弄一通,说毕府的死者并非恒王,你们以为皇帝便能相信?所以此案关键,便在于恒王的生死。倘若确定恒王已死,皇帝便能放下心来,无论是要定谁的罪,还是要赦谁的罪,什么都好说;倘若无法确定恒王的生死,皇帝终究难以心安,反倒会怀疑是毕家和恒王在暗中勾结,还串通好了你们这些办案官员,合伙筹谋什么不轨之事。”

听到这话,谢贻香和常大人的背心里都被惊出一阵冷汗,心底更是暗自惭愧。要说他们两人都算是官场里的老手,略一思索,便知得一子这话丝毫不差,只恨自己先前没能想得通透。只听那得一子继续说道:“眼下若想了结此案,让毕府上下脱罪,恒王就一定要死,这才能让皇帝放下心头大石。只要皇帝松下这一口气,杀害恒王的凶手即便当真是毕家之人,皇帝都有可能网开一面。”

谢贻香听到这里,不禁心道:“正是如此,就连我们都知道恒王心怀不轨,皇帝当然也心知肚明。所以如今恒王命丧于毕府,对皇帝这等六亲不认的人来说,多半是喜大于忧,甚至还以为是毕家的人忠心不二,不愿和随恒王同流合污,这才下手杀了恒王。如此一来,皇帝之所以任命常大人和先竞月这两位和毕家沾亲带故的官员一明一暗前来侦办,倒不见得是顾念昔日毕无宗的功勋,而是因为毕家替自己除去心腹大患的这一‘嘉奖’?所以如果当真如同自己先前的提议结案,说死者并非恒王,反倒会令皇帝多心,那才是害了毕家上下,也害了自己和常大人。”

想明白此中关键,谢贻香暗呼侥幸,心中极是后怕。幸好有毕长啸这个草包一再反对,坚持要查明此案真相,这才让自己的提议落了空。她当下便向那得一子作揖说道:“多谢小道长指点。如今我们已经寻到恒王的头颅和尸身,证实了死者的身份,那么所谓的恒王命丧于毕府,自然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找出当夜杀害恒王之人,将此案的真凶缉拿归案。至于这凶手究竟是谁,不知小道长可能指点一二?”

却听那得一子冷哼一声,道:“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来问我凶手是谁?当真是可笑至极!此案一开始便再明白不过,甚至是世人皆知,乃是关公在毕府里显灵,一刀割去了恒王的脑袋。如今既然连关公的行头以及所用的青龙偃月刀皆已寻到,可见此案的确和关公神祗脱不了关系。至于凶手是否便是关公,眼下你只需将他老人家请出来,当面向他问个清楚便是。”

得一子这话虽然有些疯疯癫癫,却也提醒了众人方才宋参将已带人在“凤舞阁”里寻到了装扮关公的事物,还有那柄和前院里关公雕像配套、多年前便已遗失的青龙偃月刀。可是这些事物到底只是凶手假冒关公行凶的道具,又怎会当真牵涉到什么鬼神之说,要请关公出来问个清楚?

谢贻香心中却是愈发对这得一子起疑,要说他方才那一番话点破皇帝的意图,还可以说他才思敏捷,看得比自己和常大人通透。可是自己方才请他指点真凶,不过是在出言试探,他所回答出的这句疯话,言下之意分明是知道此案当中不少内情。试问这神秘少年如果只是一个局外人,又如何可能知道得比在场众人还要多?

然而当此时刻,谢贻香深知前厅里这些和此案相关的人士,个个皆不可信,甚至连常大人和宋参将也不可尽信,所以这得一子如今肯跳出来,自己只能暂时选择相信于他,否则自己便彻底孤立无援了。当下谢贻香便恭声说道:“小道长,赵老师说在命案发生当夜,曾有一名女子躲在毕府里的‘凤舞阁’中妆扮成关公模样,随后又去往‘龙吟阁’杀害了来访的恒王。你所谓的关公,莫非便是指这位假托神祗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