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翻醋坛单刀偷针(2 / 2)

竞月贻香 长桴 3382 字 2017-08-30

那欧阳茶双眉一扬,还没来得及答话,冰台已接口说道:“胡说八道!这本就是你我之间的事,有什么火只管冲着我来,一切与我师父无关!”谢贻香心头火起,忽然再次拔出腰间乱离,伴随着绯红色的刀光迸现,一刀便向那冰台当头斩落。

要说谢贻香虽然心怀怒气,不过是借题发挥,其实大半都是佯装,心中尚存了七分理智。如今师兄下落不明,自己虽然坚信他只是暂时不愿现身,但到底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难免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她故意以言语激怒这冰台,甚至不惜拔刀动手,一来是要逼这冰台吐露实情,二来也是要逼先竞月现身相见。如果真如欧阳茶师徒所言,师兄和这冰台本就是旧识,那么此刻自己对她动手,先竞月若是隐身在暗处,决计不会坐视不理,必定会现身相见,从而化解这一场误会。

那冰台见谢贻香居然向自己动刀,虽然有些意外,却是毫不示弱。只见她也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仍旧维持着坐姿,只是将双手一扬,便有十多枚金针从她的袖口里疾飞而出,居然后发先至,率先击向谢贻香的头脸。看她这一出手,显然也是江湖中一流的手段,可见这“泰山神针”的金针功夫果然名不虚传,就连门下的弟子都有如此本事。

要知道刑捕房里曾有一位捕头,叫做“星如雨”贾梦潮,也是一位用暗器的高手,尤其是这金针一道,更是他的拿手功夫。谢贻香之前曾向那位贾梦潮请教过好几次,所以眼下冰台的金针虽然来得巧妙,但她倒也并未放在眼里。

当下谢贻香手腕发力,顿时便让已经劈出乱离翻卷回来,在自己面前环绕出一团刀光,恰好迎上冰台射来的金针;那十几枚金针被刀光卷入其中,继而随着乱离的走势飞舞,待到谢贻香将乱离再次挥出之际,这十几枚金针便已尽数掉头,朝那冰台身上打回射了过去。

眼见这两位妙龄少女一眼不合,便已兵刃相向,众人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又看到谢贻香使出这手“单刀偷针”的绝妙功夫,好几人忍不住喝彩一声。那冰台也没料到谢贻香还有如此俊俏的绝技,仓促间只得纵身跃起,让回掷过来的金针从自己脚下飞过,“啪啪啪”尽数钉在她先前坐的那张椅子上。

谢贻香一招无功,手中乱离不停,随即又是一刀挥出,直取半空中冰台的腰腹。冰台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眼见谢贻香的乱离来得迅捷,只得在半空中将腰身一扭,奋力避开刀锋,让自己的身形斜斜往旁边落下;却不料她这一落下,恰好伸足踏在座椅旁的几案角上,顿时便将一张几案踏翻。

要知道冰台先前背进前厅里来的那个药箱,一直都放在这张几案之上,众人也未曾在意。此时伴随着几案的翻倒,这个药箱也一并掉落在地,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将药箱的木盖摔了开来。然后便有一颗西瓜大小、圆鼓鼓的东西从药箱中一骨碌滚落出来,沿途抖落了一地的白灰;众人定睛一看,分明竟是一颗沾满石灰的人头!

欧阳茶师徒的药箱之中,如何会藏有一颗人头?这一幕发生得太过突然,直看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一时都没了声音。待到这颗人头上沾满的石灰滚落掉大半,依稀可以看出是一颗三十多岁中年男子的首级,长脸粗眉,高鼻大嘴,一张脸更是微微向内凹陷。

只听主人席位上的毕长啸突然暴喝道:“这……这是恒王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