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夜雨激战落荒逃(1 / 2)

竞月贻香 长桴 4013 字 2017-05-27

武林中文网0zw,最快更新竞月贻香最新章节!

谢贻香此时已看清这青衣少女的摸样,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她自己虽然也是女儿之身,此时竟也隐隐有种惊艳的感觉,却又无法形容得出来。若要勉强用花来作比喻,那这青衣少女便是三分寒梅的香艳、三分蕙兰的清雅、三分秋菊的淡逸以及一分蔷薇的荆刺,相互间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听得对方发问,谢贻香连忙回过神来,回答说道:“名动天下倒不敢当,小女子便是谢贻香,现就职于刑捕房。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她不知这青衣少女问及先竞月究竟是何意,当下虚晃一招,补充说道:“我师兄便先竞月,他此刻就在不远处,未知姑娘有何见教?”

不料那青衣少女并不作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转头望向那马脸男子,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既然刑捕房的谢三小姐也在这里,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了。”那男子只是哼了一声,全副心思都小心翼翼地防备着青衣少女身上的每一处动静,竟不敢分心答话。

谢贻香见两人这副神色,不禁微感好奇,插嘴问道:“不知两位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莫非一定要在这天子脚下以性命相搏?”

青衣少女冷笑道:“这人名叫吴盛西,虽然出身名门,实则却是个采花淫贼,接连在这江南一带犯下数十起恶行,我今日便要替他侵害过的这些女子讨个说法,替天行道。”

听青衣女子这么一说,谢贻香隐约有了些印象,刑捕房确实接到过这么一件案子,却并未细查过。因为此案说来倒也奇怪,虽有不少女子被人用惨不忍睹的手段强行玷污,但这些女子并非良家妇女,而是清一色的青楼女子。

在世人眼中,青楼女子被淫贼侵犯,似乎算不得什么犯罪,甚至有人将这个案子称只为“强卖强买”,再加上此案又无相关线索,刑捕房每天负责翻查全天下所有的案件,哪有心思理会这等小案?于是便将此案纳入了盗窃一类,不再多加过问。此时听这青衣少女所说,难道眼前这个叫做吴盛西的男子,便是那个口味独特的淫贼?只听那青衣少女又说道:“方才我亲眼见他在飞霜阁下手,当场将其撞破,这才一路追赶到此。”

谢贻香自然听说过飞霜阁的名头,那是京城有名的风月场所,自己的父亲就常混迹于其间。当下她微一思索,缓缓问道:“姑娘可是弄错了?此人练的是金钟罩,看形貌已有八九成火候,几近于刀枪不入。然而这门功夫最是忌讳女色,非……非童子之身不可练成,一旦破戒,浑身功力顷刻便会化为乌有,甚至还有可能造成终身伤残……”青衣少女脸色一沉,不待她说完,便已接口说道:“正因为此人不敢破戒,想吃却无法吃,这才导致内心失常,继而偷偷摸摸潜入青楼之中,用些稀奇古怪的花样来对待那些女子,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欲望。”

谢贻香恍然大悟,顿时烧起一头无明业火,对那吴盛西怒喝道:“你这畜生,跟我回刑捕房!”

吴盛西仿佛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自从那青衣少女现身后,便将全部精神集中在防备那青衣少女身上,始终用后背对着谢贻香。此刻听谢贻香动怒,他忍不住冷笑起来,说道:“刑捕房果然好大的气派,单凭这女子的几句话,便可以将我定罪了?”他这一开口,竟也是宏如金钟,声音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

谢贻香毫不畏惧,当即踏上一步,说道:“你若是觉得冤枉,大可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倘若你找不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那我刑捕房自然有权依律问罪。”眼见雨水直往下浇,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朦胧中那吴盛西冷哼一声,身形猛然一动,平平往后飞出,竟用自己的后背向谢贻香猛撞过来。

谢贻香暗骂一声“找死”,一时间也顾不得衣衫尽湿,手中乱离自下而上劈出,招式甚是毒辣,就连眼前的雨水似乎也随着她这一刀从中分了开来。

谢贻香平生最得意的功夫,便是“离刀”和“乱刀”这两套刀法,乱者重形而招快,离者重意而招慢。此刻她使出的这招“儿女沾巾”,便是她“离刀”中的最后一招,取自“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这一首千古绝唱。顾名思义,此招一出,便是天涯永相隔,生死唯哭泣了。莫说是这吴盛西的金钟罩,就算是佛家名扬天下的“金刚不坏神功“,在此招之下,也绝不可能丝毫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