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 第37章 怪异
    “这可不行啊, 妇联工作就是要从实践中学习的,光坐办公室咋行啊。”

    苏锦绣闻言忍不住的摇摇头。

    “是啊,不说妇联工作, 就算是咱们这搞宣传的,不也要下基层采访嘛,不然的话光凭自己脑子想, 那不成假大空了嘛。”许秋晚咬了一口豆腐,也跟着说道。

    宋桃一听,顿时更委屈了“我也不是没提意见,可她们总嘲笑我,我这也想虚心求教呢, 可……”

    她垂眸撇嘴, 委屈的都快吃不下饭了,只觉得碗里的白菜豆腐没滋没味的。

    看见宋桃这样, 苏锦绣作为一个温柔可亲的妹子, 自然是要开口安慰的。

    她放下筷子, 轻轻的握住宋桃的手“别怕,这刚开始参加工作就是这样的,很迷茫, 不仅迷茫该做什么, 还会迷茫自己该怎么做, 当初我也曾迷茫过,事实证明,功夫不怕有心人,就怕没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找到自己擅长的事情, 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宋桃越听眼神越涣散。

    她开始思考自己擅长什么东西。

    想来想去, 一会儿情绪更加的沮丧了起来“我没啥擅长的东西……”

    “哎呀,怕啥呀,慢慢找呗,要我说啊,妇联的那群老娘们就爱欺生,她们出门的时候,你别说话,直接跟着后面走,我就不信了,她们敢开口让你留在办公室别出门。”许秋晚的性格火辣些,再加上长相本就偏御姐,这会儿说这话,就给人一种很让人信服的感觉。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一直没作声的白婉玲突然扭过头来说道“其实有时候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我当初跟着苏委员的时候,以为她是个很严肃的人,后来熟悉了才知道,她性子那么好。”

    “原来你一开始竟然这样看待我的?”苏锦绣诧异的挑眉,这真是头一回听说。

    “当初考试的时候,你太严肃了,所以我有点怕。”白婉玲说完连忙低头喝了口水,回避开苏锦绣的目光。

    苏锦绣下意识回头看许秋晚,却见许秋晚一脸赞同的点点头。

    “……”

    她就说,去年那几个月,这俩都没过了年后活泼呢。

    宋桃听了后仿佛得到了安慰“真的么?是我想多了?”

    “你先试试咱们的办法吧,要是没用咱们再说,正好你要下基层,以后见到的人家多,咱们也要收集故事,你有啥新鲜事都可以告诉我们。”苏锦绣不找痕迹的开始拉近关系。

    宋桃连忙点点头“欸,我下午回去就试试去。”

    说着,又忍不住的抱怨了一句“都怪我……我们主任,我跟她说,她只会骂我,一点儿建议都没有。”

    苏锦绣笑了笑,一副理解宋桃的样子。

    “领导都一个样,你也别怪她,她也是太忙了。”

    “忙啥……”呀……

    宋桃下意识的想要回这句话。

    可再一看,眼前的几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和妇联主任的关系,可不能随口乱说,要是被她们以为对领导不满意就糟了。

    有了别人的建议,宋桃心里有了底。

    等吃完饭,宋桃就告别了苏锦绣他们回了妇联,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她办公桌旁边有个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姓刘的干事,这会儿正拿着钢笔写报告,那愁眉苦脸的模样,看着就知道,早上的调节肯定没做好。

    她坐下来,也不说话,只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车锁钥匙挂在裤腰带上,随时准备跟着走人。

    果不其然,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两个年级大些的干事站起来,其中一个喊了一声“刘干事,我们该走了。”

    宋桃旁边的刘干事立刻站起来跟上去。

    宋桃想也不想的‘蹭’的站起来,拎着包就跟了过去。

    “宋干事,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哦,我在办公室里也没啥事,准备跟你们一块儿去看看,咋,王干事不会想跟我说,不用我去,让我在办公室呆着吧。”宋桃一边说一边似笑非笑的反问回去。

    王干事没想到这新来的居然还是个刺头。

    “只要王干事说一句,我肯定不跟你走。”宋桃挺直了腰杆子,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那倒是不会,你跟我来吧。”

    王干事脸子一拉,却又不敢真的开口让宋桃呆在办公室,只好冷冰冰的说道。

    毕竟这孤立人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要是传到许山兰耳朵里,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事儿呢,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宋干事顶的是老张的工作,这老张家里又不是没闺女,虽说还没毕业,可现在这年景,提前毕业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哪轮得到把工作给个陌生人接替的,显然,这宋桃也不是个简单的。

    宋桃见她走了,这才得意的勾唇笑了笑,跟了上去。

    第二天中午,又是去食堂打饭。

    依旧人很多,苏锦绣她们排队打饭,等从食堂里出来,就看见端着饭盒站在门口等着她们的宋桃。

    “苏委员。”宋桃小跑过来站在苏锦绣面前。

    “是宋干事啊,还没吃饭呢?”苏锦绣见她手里拎着饭盒,那饭盒明显沉甸甸的。

    “没呢,等着苏委员一起呢。”宋桃羞涩的笑笑。

    “等我?”

    苏锦绣愣了一下,随即笑的更欢了“那就去我们办公室吧,别傻站着了,等会儿菜都冷了。”

    宋桃点点头,连忙跟了上去。

    到了办公室,依旧是像昨天一样坐在许秋晚的办公桌旁。

    宋桃一脸兴奋的说道“昨天回去我就按你们说的,不管她们说什么直接跟在王干事后面出去了,那王干事脸都气绿了,却不敢开口让我留在办公室,我终于出了一次任务了。”

    “出任务的感觉咋样?”苏锦绣没想到宋桃的执行力居然这么强,有些意外。

    她本以为下一次见面至少得在两天后呢。

    “特别好。”

    宋桃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满是喜悦“她们劝了好几天都没解决的事儿,我跑过去一通说,一下子就解决了,你是没看见她们那脸色,啧啧啧……”

    说到最后忍不住的咂嘴摇头。

    “到底是啥事儿啊,她们几天都没解决?”许秋晚咬了口馒头,忍不住的问道,就连白婉玲都端着饭盒回过头来,眼底满是求知欲。

    “其实也不是啥难事儿,就是二车间的工人朱成梅她们家老婆婆欺压儿媳妇,连续几天大半夜的喊牙疼,让朱成梅给她揉脸颊,朱成梅这不就被冻病了,上班的时候,差点把手指给卷进去,厂里觉得不行,让妇联去劝劝那老太婆。”宋桃说话语气又快,声音又脆,叙述的有场面有对话还有表演。

    看的苏锦绣她们如同身临其境,一会儿跟着愤恨,一会儿跟着着急。

    “她们跑过去就给那老太婆讲什么妇女能顶半边天,新社会不能欺压儿媳妇这些屁话,那老太婆既然能做的出这些破事,就不是个能听人劝的,她们说再多都没用。”

    白婉玲的身子往前凑了凑“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我直接跟朱成梅说,别理她,她再喊牙疼就带她去把牙给拔了,拔完牙天天炖大骨头,让她看得见吃不着,然后那老虔婆就骂我,我能被人骂么,我直接骂了回去,说她是封建社会残留的毒瘤,说她再这么作下去,以后老了动不了了,想喝口热水,媳妇想想年轻时候受的罪,都得回一句‘水还在井里呢’。”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那老太婆就差点气厥过去了,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宋桃忍不住的哈哈笑了一声“我跟她说,哭了也没用,虐待儿媳就得做好老了被虐待的准备,儿媳受委屈了还能找妇联呢,你老了以后,连来妇联的力气都没了,你说说咋办,人心换人心,你对她好,她才能对你好,不然人家没吃过你一口奶,还得敬着你,凭啥啊。”

    “所以那老太婆害怕了?”

    “那当然。”

    宋桃一口咬掉最后一口馒头,囫囵着说“怕老了被儿媳妇虐待呢,家里俩儿媳,都被作的不愿意理她,这次她服软了,俩儿媳都高兴的哭了,只说只要她不闹,以后肯定孝顺,请妇联的人监督呢。”

    “啪啪啪啪……”

    苏锦绣带头鼓掌,在宋桃看过来时,还竖起大拇指“真棒!”

    “是啊,真厉害,对付这种人,就得你这种方法才行,那些老人都没啥文化,光给她讲道理没用的。”许秋晚也跟着鼓掌。

    白婉玲见她们都鼓掌了,自然不甘落后。

    一时间,宋桃觉得在这个小小的办公室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

    想她回到妇联就被许山兰喊进去说了一顿,说她这样的处理态度不端正,有恐吓群众的嫌疑,让她必须改正自己的工作方式,不能给组织添麻烦,王干事也因为她把事情解决了而满脸不爽的样子。

    只有到了这里,她才感觉自己有了解决事情之后的成就感。

    “哎,苏委员,要是你是咱们妇联的委员就好了。”

    宋桃忍不住的叹气,她觉得妇联的人都不理解自己。

    “就算我不是妇联的,但咱们不是朋友么,以后有啥心事就来咱们这儿说道说道,总比憋在心里强。”

    “朋友……”宋桃惊呆了

    “咋,你不把咱们当朋友啊。”苏锦绣有些好笑的看着宋桃,她总觉得许山兰那么精明一个人,找的小儿媳妇咋有点憨憨的呢。

    “当然是朋友咯。”宋桃连忙义正言辞的表示。

    大约是有了朋友的名分,宋桃更放的开了,又说了妇联的好几个案例,实则就是在讲八卦,讲的许秋晚和白婉玲两个人眼睛里面冒光,到了上班时间,还有点依依不舍,送到门口还不忘交代,明天还来她们办公室吃饭。

    宋桃哼着小曲儿回了妇联。

    到了妇联办公室,压抑的氛围扑面而来,所有人都缩着脖子不敢吱声,许山兰的办公室里则是传来争吵声。

    宋桃撇撇嘴,心说一个个的矫情什么啊,人家苏委员还是委员呢,不也笑眯眯的嘛。

    翻了个白眼,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倒了杯茶开始拿只笔假模假样的写报告。

    下了班,苏锦绣回了家。

    宋清华难得早早的在家帮着沈燕做饭。

    “今天咋这么早回来呢?”苏锦绣脱下围巾和手套,将包放在沙发上,笑眯眯的问道。

    “没啥事儿,就早些回来了,我瞧你挺高兴的,有啥好事儿?”

    宋清华的感觉很敏锐,别人情绪的变化,他很容易就能察觉到,这大约就是他的天赋技能了。

    “没啥,交了个新朋友。”苏锦绣拖过一张小板凳,挽起袖子帮忙。

    沈燕直起身子,手里还爪子丝瓜瓤“这年轻人就该多交朋友,这来往来往,有来有往,多个朋友多条路。”

    “奶奶说的对。”苏锦绣笑着拍马屁。

    沈燕一听,又笑了“你就会讨我开心。”

    苏锦绣缩了缩脖子,对着宋清华吐了吐舌头。

    热热闹闹的晚饭吃完了,小夫妻俩回了二楼,宋清华才开口问道“你和宋子伟的老婆联系上了?”

    “嗯,不过这宋桃我看着倒是挺憨的,不像许山兰。”

    “我下放的时候,宋子伟也才十七八岁,还没结婚呢。”宋清华提到宋子伟的时候,眼神很冷漠,语气很平常,仿佛在说陌生人“不过,她大儿媳我倒是知道的,虽然比较沉默,却是个心思沉的。”

    “难道说是被大儿媳妇折腾怕了,所以才特意找了个傻大姐的老二媳妇儿?”

    苏锦绣不知道自己是说中了真相,这会儿只是在打趣。

    “谁知道呢,不过宋子伟确实不如宋子恺。”

    宋清华回忆这两位兄长,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他和爷爷离开时,远远的看见人群中,宋子恺那双阴鸷的眼睛。

    “不过,宋子恺如果还算有脑子的话,宋子伟就是单纯的又蠢又毒了。”

    宋清华对这两位堂兄的评价低到令人发指。

    苏锦绣严重怀疑他在其中夹带私货。

    “这么久了,许山兰还不知道你嫁给了我?”

    一阵沉默后,宋清华语气有些莫名的问道。

    “厂里对你的猜测有十七八个版本,她能知道才怪了,也得感谢大伯,来了这么多次了,居然一次都没带她过来过,不然看见我就得露馅。”苏锦绣也觉得很神奇。

    她从来没隐藏过宋清华的身份,许山兰居然一丁点儿都没发现,也是奇怪了。

    宋清华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眉头紧锁的坐在写字台前,神情莫名严肃。

    苏锦绣总觉得,好像他的身份没暴露这件事,让他有点儿……不太高兴?

    “咋瞧着不大高兴?”

    宋清华幽幽的叹了口气“你明明是我名正言顺的媳妇儿,我咋觉得我在你们厂里有点见不得人似的。”

    苏锦绣“……你这是什么话?”

    “没啥,就是有点不甘心。”

    他那一颗想要昭告全世界,想要炫耀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得知宋清华真实想法的苏锦绣,简直被他的幼稚惊呆了。

    接下来的几天,宋桃和苏锦绣她们办公室相处的越来越好,不仅午饭几乎都在这里吃,就连家里有些啥好吃的东西,也不忘给她们带一份,许秋晚她们自然有来有往,这样清新愉悦的相处方式,让宋桃着实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美好的友情。

    周四的中午,又到了广播的时候,苏锦绣提前十分钟去食堂吃饭。

    食堂掌勺的大师傅这会儿闲下来了,叼着根大前门“苏委员今天又要去广播啊。”

    苏锦绣咽下嘴里的饼“是啊,这不是应广大群众的要求,将广播站一直继续下去嘛,说真的,我们宣传委可比去年忙多了。”

    大师傅听到她这么说,跟着感叹“不怕人忙,就怕人不忙,忙起来好啊。”

    “您说的是。”苏锦绣笑着回道。

    吃完饭,苏锦绣就忙不迭的走了,食堂里渐渐的人多了起来,第一批的工人们正吃着饭呢,就听见悠扬的音乐从广播里响了起来。

    原本喧闹的食堂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下来,就连队伍都变得有秩序多了。

    “这大中午的还得广播,苏委员可真是够累的。”宋桃坐在宣传委的办公室,忍不住的感叹道。

    “咱们委员能干自然得多干点咯。”

    白婉玲以后也是要做播音员的,自然帮着苏锦绣说话的。

    “确实,能干者多劳啊。”宋桃装模作样的感叹一声。

    说话间,牛厂长推门探进来一个脑袋“小苏去广播室了?”

    “对。”几个人立刻站了起来。

    “你们坐吧,我就是来问问。”

    说完,就缩回脑袋走了。

    一直到他走远了,小办公室里都没一丁点儿声音,又过了好一会儿,宋桃才缩了缩脖子“这……厂长还挺平易近人啊。”

    “哈哈哈,厂长一直都很平易近人,和工人打成一片的。”许秋晚打着哈哈。

    气氛终于活跃了起来。

    苏锦绣的广播也渐渐到了尾声。

    当最后一个‘再见’说出口后,苏锦绣关掉了极其,坐在话筒前整理好了手里的稿件,这才起身准备离开,谁曾想,打开门就看见不远处站着牛厂长和孙副厂长。

    苏锦绣“……”

    难道她又要扒墙角了?

    正愣神呢,就看见牛厂长对着她招了招手“小苏,你过来一下。”

    苏锦绣猛地回神,小跑到牛厂长的身边“厂长。”说着,又对孙副厂长点点头“孙副厂长。”

    “既然认识就行了,小苏,你跟副厂长说说,你今年去过几次我的办公室?”

    “不是就开年去过一趟么?”

    苏锦绣一脸懵的看向牛厂长“咋了厂长,是不是赵编辑那又有啥通知啊?”

    “看见了吧,就一次,还是为了刊物出版的事情,这么正常的关系咋到了你嘴里就成了需要注意一点的男女关系了?孙副厂长,你是纺织厂的副厂长,作为一个副厂长,这样没有根据,没有调查的事情,怎么能随意说出口呢?”牛厂长气的脖子都红了。

    他对着孙副厂长怒目相视“主席曾经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这样不仅污蔑了我这么一个转业的老兵,还侮辱了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

    孙副厂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语气尴尬极了“我也没说我相信啊,就是来提醒你一声,让你注意点分寸。”

    “什么叫做注意分寸,我们坐得端行得正,清清白白不怕调查,反倒是副厂长,你的生产线联系到了么?能在预算内买到手么?如果连自己的工作都无法完成的话,就别把心思放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了。”

    “厂,厂长,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苏锦绣惊呆了,她咋觉得牛厂长的话信息量巨大呢?

    牛厂长撇过头去,一副羞耻说出口的模样。

    苏锦绣皱了皱眉头,突然转头往外走。

    “苏委员,你这是去哪儿?”孙副厂长被苏锦绣的动作弄得心里一晃,下意识的开口喊道。

    “我回去将这件事和我丈夫说一下,要怎么处理,看他怎么说吧。”说完,就冷着一张脸离开了。

    牛厂长听到苏锦绣这么说,忍不住冷笑一声。

    孙副厂长忍不住蹙眉,仿佛不明白这个女同志的胆子为什么会这么大,竟然敢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丈夫。

    他看牛厂长无条件的支持苏锦绣画画,出书,拍电影,现在又搞什么广播站,一定是和这个女同志私下里有关系,因为上次革委会没有查到牛厂长家里有东西后,他就很不甘心,一直想再搞一波事情。

    苏锦绣的出现让他有了个大胆的设想。

    他本想先来吓唬牛厂长一番,看看能有什么收获,怎么感觉现在受惊吓的是自己了?

    “这……她丈夫……”

    “你别问我,我不能说。”牛厂长垂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他本来想找苏锦绣说是要不要再招个宣传委干事的,没想到半路被孙副厂长拦住了。

    牛厂长这样的态度,反倒让孙副厂长更不安了。

    听到‘不能说’三个字,孙副厂长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我劝你到车间去打听打听去,苏委员是个什么情况。”说完,转身直接走了。

    牛厂长给完建议,直接转身就走了。

    孙副厂长心事重重的走了,下午去打听了一下,就听到了十七八个不同版本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有同样的一个核心,就是苏锦绣的夫家很是厉害,是不可说的人物之一。

    孙副厂长被吓得厉害,立刻去找许山兰。

    许山兰“……”

    “我就知道你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她咬牙切齿。

    她抿嘴生气,这孙副厂长到底怎么回事,上次搞牛厂长没搞成功,结果现在又去招惹苏锦绣。

    她虽然不知道苏锦绣的夫家是哪家,但是据说,有人看她上了小汽车,这年头,能有小汽车的,又有几家是简单的?

    她以前也曾打过苏锦绣的主意,可自从听到这个传言后,她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这……我哪知道啊。”

    孙副厂长哭丧着脸,再没了小树林里威风八面的模样。

    许山兰看着心烦“你不是要买生产线么?还呆着干啥,赶紧走啊。”

    孙副厂长下午就买了火车票走了。

    苏锦绣确实很生气,但是下午的时候,就听说孙副厂长已经坐着火车离开了,她立刻去找牛厂长,牛厂长也正发火呢,看见苏锦绣来了,才挥挥手,让人出去了。

    “难道这事情就这么算了?”苏锦绣拧着眉头。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的。”

    牛厂长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是严肃。

    苏锦绣深深的看了一眼牛厂长,只觉得他肯定是有什么打算,但是孙副厂长这个污蔑虽说没有到处嚷嚷,可到底让她不太舒服,所以……

    “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说完,直接转身就走了。

    牛厂长抿了抿嘴,转身回了办公桌,又开始办公。

    与此同时,另一边,孙副厂长上了上了火车,刚坐下就看见一个列车员走了过来“哟,孙副厂长,你这是又出差呢?”

    孙副厂长擦了擦额头的汗“是啊,没办法,厂子里忙的厉害,咱们不出来跑也不行啊。”

    “这话说的,你出来跑也证明你们厂子效益好啊。”列车员笑笑,拎着水吊子给他的茶杯倒满水“对了,老领导她这些日子身体还好吧。”

    “她啊,年纪轻轻的有啥不好的。”

    孙副厂长两手一摊,幽幽的叹了口气“对了,硬卧那边还有空位置么,我补票。”

    “等会有空位了我喊你。”

    “行。”

    等列车员走了,孙副厂长才舒了口气往后一仰,不得不说,这火车上有熟人,就是不一样,这年头,可不是谁都能睡卧铺的。

    若是苏锦绣也在的话,就能认出来,跟孙副厂长说话的列车员正是苏锦绣刚回城时,那位火车上的好姐姐。

    过了好一会儿,火车缓缓开动,哐哧哐哧了有十分钟左右,那列车员才回来了。

    “卧铺那边还有两张空床,你补个票过去吧。”

    “行。”

    孙副厂长站起来,跟着列车员往卧铺那边走。

    那两张空床是两张下铺,孙副厂长放下手里的行礼,就掏钱补了票,等列车员走了,他就坐下来靠在了床上。

    两个上铺这会儿都躺着人,一男一女,他头上是那个男的,这会儿似乎睡熟了,还能听见打呼声,那个女的则是有点晕车,时不时的听见一声干呕。

    孙副厂长也躺了下来,却没想到不一会儿,另一个列车员也领着一个人进了包厢。

    “你就在这边休息吧。”

    “谢谢……”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门口响起。

    孙副厂长下意识的看向门口,就看见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姑娘正对着列车员点点头,然后朝里面走了过来。

    在姑娘转身的一刹那。

    孙副厂长的心脏不可抑制的狂跳了两下。

    好看……真是太好看了……

    姑娘走过来,先是小心翼翼的坐下来,将包放在床上,然后对着孙副厂长娇羞的笑了笑,孙副厂长顿时骨头都酥了,可到底还知道矜持,也回了个笑容。

    一路无言,一直到他头顶的大兄弟醒了,那姑娘才动了。

    只见她站起来走到孙副厂长身边,娇滴滴的小声说道“同志,上面的人老看我,我,我害怕,能不能和你换张床啊。”

    “可以可以。”孙副厂长立刻起身,伸手去够他的包。

    等两个人换了床尾,自然而然的,就攀谈了起来,很快,孙副厂长就在姑娘的温柔套话下,将自己的来历说的一清二楚。

    又过了几天,苏锦绣下班的时候在门口看见了正在等她的颜晴。

    她连忙小跑过去“妈,你怎么突然来了?”说着,一把拉住颜晴的手腕,飞速的跑远了上了刚巧到了的那班公交车。

    “别怕,没事。”颜晴连忙安抚苏锦绣。

    苏锦绣看了她一眼“妈你不是不想让许山兰知道你么?”

    “没事,她就算看见我,也不一定敢和我说话。”毕竟她是赵德发的妻子,许为昌在革委会狐假虎威,假的也是赵德才的威,许山兰或许会有怀疑,但是绝对不敢到她面前来叫嚣。

    苏锦绣点点头,多余的话没说,一直到小院里才继续问道“妈今天怎么突然去找我了?”

    “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苏锦绣当然坐不住,亦步亦趋的跟着颜晴身后走到厨房,颜晴拎起水壶倒了两杯茶,递给苏锦绣一杯,自己则是吹了吹喝了一口“不要着急,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上次听你说过一些线索后,我查出了点东西。”

    “你还记得你上次和我说的,关于许山兰以前在公社做妇联主任的事情么?”

    颜晴端着水壶,带着苏锦绣往堂屋的方向走。

    苏锦绣跟在后面快走两步,追到颜晴身边“记得。”

    “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查这个事情,当初她的下面确实有两个干事,如今这两个干事,一个进了铁路系统,一个现在则是县政府的妇联干事,而且,最近这位干事很可能又要调动职位了。”

    颜晴说着,对着苏锦绣勾唇笑笑“你知道她会调到哪里去么?”

    苏锦绣摇摇头。

    “县长秘书室。”

    “秘书室?”苏锦绣愣了一下,这名词多熟悉啊,大公司里都有,可她没想到,县政府居然也有。

    “看来你是不知道了,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他们都有自己的机要秘书,而除却这些机要秘书外,还会有一个秘书室,专门负责替这些机要秘书写领导开会的稿件之类的,一旦领导的机要秘书被调往别的职位后,他们的机要秘书,就会从秘书室里面挑。”

    颜晴眼中笑意转冷“所以说,秘书室应该算是机要秘书预备役。”

    苏锦绣神情若有所思“这么看来,跟着许山兰的两个干事,以后就都会脱离妇联了,而且出路还都很不错。”

    “是啊。”

    颜晴单手环胸,走到门口看向天空“许山兰这人还真是会钻研呢,要不是你的话,我还真不会想起来查这些事。”

    苏锦绣抿了抿唇。

    “我还是想不通,许山兰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自己也不过一个纺织厂的妇联主任而已。”

    “这件事我也想不通,所以我还需要再查,我今天去找你,是想告诉你,许山兰那边能避开就先避开,别轻举妄动,上头的意思不明确,你别惹火烧身。”颜晴转过身来看苏锦绣,眼中已经又带上了柔和。

    “你啊,只要好好养养身子,早点给我生个孙子就行了。”

    苏锦绣笑了笑,走过去挽住颜晴的胳膊“等会儿妈再给我把个脉。”

    若是以前有人这么和她说话,她早就啐她了,可跟她说这话的是颜晴,她却丝毫都不生气。

    “行。”

    颜晴果然高兴了。

    “也不知道上面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几天赵家也乱糟糟的。”颜晴任由苏锦绣拉着她往里走,眉心微微的蹙起。

    苏锦绣对这个时代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却也知道今年会是多事的一年。

    “妈,你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实在不行,你就先从赵家离开,报仇的事情不急于一时,咱们慢慢报,总有能报仇的一天。”

    颜晴有些无奈“别怕,我有分寸的。”她叹了口气“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说什么都得走到底才行。”

    苏锦绣看着她的模样,感觉心疼极了。

    “行了,不多说了,我送你回家,不然等会儿清华得着急了。”

    两个人沉默的坐了会儿,颜晴才和苏锦绣说道。

    苏锦绣被说的害羞不已,捂着脸“他才不会担心我呢。”

    “我可不信。”

    颜晴将苏锦绣送到了宋家门口那条路的拐角处,站在这里,恰好能看见宋家小楼的二层,她看着那里,眼神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怀念,里面充满了伤感。

    苏锦绣看着难受,拉住她的手“妈,要不你跟我回去吧。”

    “不了。”

    颜晴一下子抽回手,背过身去“暂时还不是时候,你先回去吧,我看见清华出来了。”

    苏锦绣下意识的回头,就看见宋清华小跑着朝她跑过来。

    “妈。”

    宋清华看见颜晴时也很意外,立刻喊了一声。

    “欸。”颜晴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眼,埋怨道“人家过了个年都胖了,你怎么还瘦了呢,瞧你这脸,都没肉了,看起来都快比绣儿还单薄了。”

    “这些日子挺忙的,跟着爷爷进进出出的。”宋清华笑了笑,温和美好的模样。

    “你跟着你爷爷好好学习,他虽说生活上湖涂,可在工作上,却是很能干的。”颜晴依依不舍的伸手摸摸儿子的脸,过了个年不见,儿子又大了一岁,看起来好像又成熟了。

    宋清华点点头“我会的。”

    “和绣儿好好的,别吵架,她是个好姑娘,被欺负了我可不饶你。”

    “妈,你说这些干啥呀。”

    宋清华感觉有些不对劲,随即脸色一变“是不是赵家出事了?”

    “没有的事。”

    颜晴立刻摇摇头,她抬头看看天“我先回去了,天快黑了。”

    说完又拉着苏锦绣交代了两句,就转身走了。

    宋清华心神不宁的拉着苏锦绣回了家,苏锦绣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奶奶,就被宋清华拉上了二楼。

    “妈和你说了些什么,你详细给我说说。”

    苏锦绣连忙将她和颜晴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确实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宋清华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了两圈。

    “明天我再去找妈一趟。”苏锦绣想了想,决定明天请个假。

    “不用。”

    宋清华听到苏锦绣这么说,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他叉着腰,站在房间中央“她既然不想说,你就不可能问出来。”他吸了口气,抬头望天“先等着吧。”

    苏锦绣点了点头,也是满心烦躁。

    这一夜,夫妻俩都没睡好,两个人都是心事重重,总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第二天中午,宋桃又来了。

    苏锦绣看着一脸笑容的宋桃,突然心神一动,状似无意的问道“对了,宋干事,我上次听说你和丈夫住回娘家去了,现在工作也有了,回婆家了么?”

    “早回去了,现在我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不要再被老大两口子给嫌弃了,前几年我可是天天受气。”

    说到这个宋桃就忍不住的叹了口怨气。

    “你是不知道,我那婆婆,一天到晚牛哄哄的,我那大嫂,也是阴阳怪气的,跟她们相处是真遭罪啊,还好我爸妈对我好,我带我男人回去,他们一点都没生气。”

    宋桃提到自己的父母,笑的更开心了。

    “你爸妈真好,真是令人羡慕。”苏锦绣幽幽的叹了口气。

    宋桃也想起来,她听说的,这位苏委员的家人曾经想要把苏委员卖掉的事,心里顿时感觉无比的愧疚,她觉得自己说父母的爱,好像刻意在炫耀似的。

    “对了,你有了工作,婆家的氛围该舒坦点了吧。”

    “哪能啊,最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婆婆那脾气,是一天比一天暴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