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八零做美食[重生] > 第36章 【第036章】
    第三十六章

    何小姑正在给王老奶翻身, 天气冷了, 王老奶一直躺着也不怕她长褥疮了。  21

    何夏结婚的时候何小姑父去了一趟东省, 买回来了一些大人用的尿不湿,, 每天用两片,除了需要像照顾小孩儿那样天天洗一洗, 褥子被子裤子都不用洗了,可方便了呢。

    因为婆婆不需要精细照顾了, 王玉鹏也长大了,洗衣服都有洗衣机来写, 何小姑就闲了下来。

    她捡起了好多年没织过的毛衣准备给何小姑父织一件。等过了年, 何小姑父又得在外面跑了,天气还没回暖,在外面跑车也怕冷呢。

    何夏来的时候她正在王老奶的房间一边织毛衣一边跟王老奶聊天。

    王老奶话也说不清楚了,何小姑跟她说一句话,王老奶便啊啊哦哦的回复一句, 两人之间的气氛倒也和谐。

    何小姑家没养狗, 何夏直接推开篱笆就进来了“小姑,小姑。”

    何小姑仔细听了听,是何夏的声音, 立马就高兴了,把毛衣放在床边的桌子上便走了出来“夏夏, 你怎么过来了?不摆摊了?”

    “今天生意好, 早上就卖完了, 我寻思着我也好久没上你家了,就来看看你,我王奶身体最近咋样?好点没啊?”

    何小姑拉着何夏往屋里走“还那样,哪里就好得了哦。”

    何小姑是真的挺伤心,何小姑父是王老奶最小的儿子,何小姑一嫁过来,王家就分家了,何小姑就分出来单过了,王老奶原本是跟着王老大家过的,等她老了以后不能干了,王老大一家便对她不好了。王老奶在他们家过得不好,特别是王老奶病了以后。王老大一家早起上山去干活,给狗留吃的都不的都没给她留一点。

    而何小姑作为王老奶的三媳妇儿,并不太得王老奶的偏爱,但王玉鹏出生的时候王老奶过来帮她带了一个月的孩子,把她的月子伺候得很好,后面王老奶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给王玉鹏带一份。何小姑嫁过来这么多年,跟她相处的不多,但双方并没有什么龃龉。何小姑见她过得那么可怜,于心不忍,便把她接了过来,再脏再累都这么伺候着。

    王老奶因身体无法自理带来的偏激在这些年间已被何小姑治愈了,现在是个温和得不能再温和的老太太。

    何夏也是伺候过瘫痪的人的,听了这话,拍了拍何小姑的肩膀,给了她一个无声的安慰,陆征能这时候挺好了车把带来的礼品拿了下来,何小姑看了就不高兴了“你们这两个孩子,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东西来?”

    何夏挽着何小姑的胳膊“小姑,我这可不是给你的,我是给我小姑父的。我小姑父上哪儿去了?”

    何小姑让陆征能把东西提到堂屋放下,带着何夏到火塘里,用火钳在火塘里扒拉扒拉,又扔了几根柴火进去,火一下就旺了“你小姑父一年都在外面跑,回来家里休息吧还要时刻待命就怕忽然有单子要送。这一年都没什么松快时候,好不容易现在放了假,他就被他那些兄弟找去喝酒了。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何夏坐到火塘边烤火“那我小弟呢,也不在家啊?”现在都腊月二十三了,学校早就放假了。

    “你小弟没个定性,见天儿的就往外跑,这么冷的天,他非要去套什么兔子,都什么年代了,哪里有兔子给他套?”王家村边上有一片山林,在最困难的那十年里,每当没有吃的了,王家村的人就会到那片林子去,多多少少都能找到点吃的。

    说来也是奇怪,等大家日子好过了,再到那片林子里想找点吃的回来却十次里面有九次空手而归。

    何夏点点头,两人随意聊着家常。

    没等多久,何小姑父就回来了,见着陆征能带来的好久,他非常高兴,当下便叫何小姑去做几个下酒菜来,要拉着陆征能一块儿喝酒。

    何小姑也知道他累了这么久了,也就这段时间能轻松一些,便也不拦着,带着何夏一起去了厨房。

    何小姑家里有一些生的花生米,她放到锅里加点油炸了炸,再撒上一把红糖便端到堂屋去,接着又从菜园里拔了一把菠菜回来,焯水凉拌了一个菠菜“你们搬到镇上去住了吧?镇上是不是没有菜园?”

    “没有,不过海芳姐倒是说在河边有一块不大步小的地,等过几天我准备跟陆征能去地翻一翻,撒点菜种下去,要不然天天买菜吃都买穷了。”

    对于自家侄女的打算,何小姑表示了高度的赞赏,她道“是这个理,你现在家里也没新鲜菜吃,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上点。去年地里丰收,收了不少土豆红薯,黄豆也有,你要不要?”

    何夏跟何小姑自小就亲近,从何小姑这里拿东西何夏也从来不会感觉不到好意思,她立马道“要要要,正好过年要做豆腐。我妈他们去年没种黄豆,我正打算过几天去买一点呢。你要给我,那我就不用去买了。”

    “行,那我一会儿给你装一点。回去的时候你带上,青菜也给你拔一点,吃完你再来拿。”何小姑是个勤快人,院子里的菜园里永远都满满当当的,她家人口又少,种的菜经常都吃不完,到最后全都拿来喂猪。那菜都是好菜,这么喂猪了,何小姑是真的心疼。

    “行。”

    菠菜拌好端上桌,两人已经喝上了。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边说边喝,时不时地在吃上一颗花生米,夹一筷子菜。

    何夏跟何小姑懒得听他们吹牛,就躲到王老奶的房间去说话。何夏也是会织毛衣的,并且织得还挺好,她见何小姑在织毛衣自己也手痒了,何小姑看出来了,就把毛线针递给何夏让何夏来,她自己则去了房间一趟,不一会儿抱出来一抱的衣服在一边补。

    “你小弟在学校也不知道在干嘛,每个星期都要给他补衣服,不是开档就是炸线。”何小姑叹气。

    何夏乐了“男孩子不都这样,小超不也一样?多少条裤子都不够他坏的。”

    姑侄俩就着男孩子的这个话题聊了起来。王玉鹏从外面回来了,见到何夏在这里他开心得很,搬了个凳子就坐到了何夏的对面。

    屋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王老奶觉也不睡了,靠在床头听何夏他们说话,精神得很。

    王守鹏是个很活泼的男孩子,也很有出息,现在是跳脱了一些,但上了初中以后成绩就好了起来,到最后还考上了省城的公安大学,毕业后就成了一名光荣的警察,最后还娶了一个警花当媳妇儿。

    何小姑跟何小姑父以他为荣了一辈子。

    与他相比,何弘超就略显废柴了,他二十岁为了逃避相亲出去东省打工,那时候正是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期,凭着他的三存不烂之舌卖出去不少房子,挣了不少钱。

    回家显摆过几回,然后就一头扎进了股票这个坑里,他运气又差,恰逢熊市,于是资金被套牢,最穷的时候还连饭都吃不起。

    也正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他认识了何夏的儿媳妇儿,爽朗大方没什么心机,两人结婚后经常吵吵闹闹的,但感情却一直很好,何夏重生回来之前还见过何弘超夫妻一面,两人一个都偏瘫得话都说得含含糊糊的都还要斗嘴呢。

    何弘超上辈子钱被套在股市十多年了才出来,取出来那会儿因为通货膨胀,他那些钱的购买力已经不大了。

    但他们也拿着那笔钱在县城买了一栋房子一家商铺,两口子开着个小店,店里的收入每个月还了月供还能有些剩余,日子过得倒是也不错。

    王玉鹏自从吃了何夏做的小龙虾后就一直念念不忘,这会儿见到何夏,他那颗吃货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明示暗示何夏想吃。

    何夏见他这样也乐了“这个季节的小龙虾小小个的,没什么肉,你要是实在想吃啊,那你就去捞点田螺回来养一两天,等泥沙吐干净了,你再提着去找我,我给你做。”

    没有小龙虾吃王玉鹏虽然遗憾,但有田螺吃也不错,王玉鹏很满足了。

    说起那天的吃的,何小姑倒是对那道鸡杂很喜欢,她顺势就问起何夏的做法。

    都是家常食谱,也没什么秘方,何夏便跟何小姑说了起来。

    唠嗑的时间过得飞快,到了晚饭时间,何小姑去做饭,邀请两人留下来吃。何夏想着家里的陆奶奶,便拒绝了。

    何小姑也是知道陆奶奶的情况的,也没强留,赶紧去装了十来斤的土豆,十来斤的红薯给何夏,又给何夏装了小半袋的黄豆。

    陆征能跟何小姑父没喝多少就歇着了,这会儿酒也醒了一半了,临走前,何夏又想起了何小姑做得最好吃的干腌菜。

    又从车后座上跳了下来“姑,你做的干腌菜还有没有多的?我想拿点回去包包子卖哎。”

    “干腌菜也能做包子?我做了一大坛呢,我给你抓点。”

    何小姑抓了一塑料袋给何夏。

    小两口骑着车回家,进了屋,何爷爷正在火塘边坐着跟陆奶奶聊天呢。

    见到何爷爷,何夏惊喜极了“爷爷,你怎么来了?”

    何爷爷乐呵呵的“听说你们搬到镇上来了,我就来看看你。你娘也担心你没菜吃,顺道让我给你送了点来,都在厨房呢。”

    被父母这么挂念,何夏心里暖呼呼的“巧了,我小姑也怕我没菜吃,也给我拿了菜。”

    何夏说完,想起何爷爷喜欢吃何小姑做的干腌菜“我还拿了干腌菜回来,一会儿我给你炒个肉吃。现在天都黑了,你就在这里睡了,今晚别回了。”

    一来一回实在折腾,晚上又冷,何夏怕何爷爷生病。

    何爷爷拒绝了,但抵不过何夏的哀求,便答应了。

    何夏提着干腌菜去了厨房,厨房的地上有许多青菜不说,还有两□□袋的土豆跟红薯、

    何夏看看娘家带来的那一大袋子,再看看从和小姑家拿来的那半袋,有些头秃。

    这么多红薯应该怎么样才能吃完?,,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