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下女主,言出必灵 > 第65章 演技之魂
    冉染回到旅馆时已经身心俱疲。

    她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对琼斯矿有兴趣, 原以为就是一个废弃的旧矿而已。但商人的大胆超乎她的想象,凌凡和他朋友就打算在这里建个地下鬼屋,借琼斯家曾经的历史为噱头, 吸引游客来这里体验地下探险的乐趣。

    这和那个富二代的计划有相似之处,但对方更为大胆,打算仿造瑞典的sa silvere酒店,在废弃的矿井里建造地下旅馆,让客人体验一把真正的“地下情”。

    照他的说法, 地下155米深, 哪里比得上6000米刺激。

    双方的想法完全可以合并, 所以相谈甚欢。

    但剩下的考古学家和地质学家就比较冷淡了。他们对拍卖本身不感兴趣, 似乎也并不具备购买的财力, 显然不是真正的买家。

    整场晚宴, 他们都心不在焉,总是低头交谈些什么,神色凝重。而当旁人走过去寒暄时, 他们又非常冷淡,似乎不愿意与人多说。

    冉染本来也不抱希望,可谁想运气竟然还是站在了她这一边。

    在那两人喝酒时,她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地质学家说“……我警告过,可冉一意孤行。”

    她立即抓住了这个机会,寻了个话头加入。

    不得不说,美女总是享有特权,她虽然有些过分年轻,但出众的外表仍旧为她争取到了加入谈话的机会。

    通过话语的引导和技巧, 冉染成功地得到了一个消息。

    地质学家曾在五年前就和冉雄见过, 当时冉雄独身一人来到利兰镇, 看起来并不像是和商务有关,非常私人。

    双方聊到了琼斯家,也提到了琼斯矿。

    地质学家告诉冉雄,他认为琼斯矿里确实有未曾被发现的矿石,但并不建议他进行开采。

    “一直以来,琼斯家族都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我怀疑这和矿石的辐射有关,所以不建议他贸然开采。”地质学家告诉她,“但冉非常坚决,让我觉得他似乎不得不这么做。”

    这番话让冉染有了新的猜测。

    印象里,这个便宜父亲并不是赌徒的性格,在资金不足,并且开采有风险的情况下,冉雄仍然选择了这么做,只能说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是不是当时的金色能源,在某个地方出了大问题,才逼得他不得不孤注一掷?

    矿井。

    言真真早就做好了地下遇到怪物的心理准备,但正是因为如此,当电子音从地下传来时,她有点傻眼。

    本以为是《侏罗纪公园》,结果变成《星际穿越》,谁能不懵逼?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凌恒。他以为她害怕了,犹豫了一瞬,拉住她的手“跟着我,我们去看看。”

    地下通道的回声很厉害,但他现在的情况已经脱离了寻常人类的范畴,很容易就辨别出了方向,带着她往准确的方向走。

    路有点漫长,手里的感觉无可避免地一点点加重。

    凌恒十分纠结。现代社会,握手是社交礼仪,跳舞是社交技巧,他握过好几个女孩子的手,当然知道女孩子的手更纤细更柔软。

    但还是不一样。

    他觉得她的手特别小,特别软,就好像豆腐做的,稍微用力就会捏红,因此他不得不格外留意,格外上心。

    于是,恶性循环开始了,他放在手上的注意力越多,感受就越明显,指腹、掌心、手指的触碰,每一寸都让人更紧张。

    他一会儿放松些,怕她觉得异常,一会儿又觉得马上要滑落,不得不重新握紧一点。

    这就很糟糕了。

    言真真又不傻,当然感觉得到异常。她同情地瞧了他一眼,又记起了他曾经流露出的恐惧,所以非常自然地握紧了他的手。

    毫无疑问,是鼓励。

    凌恒蒙了。

    此时此刻,他脑海中一片空白,胸腔里的心脏却砰砰乱跳,几乎跌出喉咙。

    然而,言真真没给他机会。

    她略显激动地压低声音“它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好快!”

    凌恒骤然回神,马上意识到个中异常他们前进的速度没那么快,是那个声音在不停地向他们靠近。

    头顶,滴滴滴的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

    他拧亮了矿灯——黑暗中前行的生物通常不会有特别好的视觉——双目牢牢锁定前方。

    而后,声音消失了。

    几乎同一时间,凌恒绷紧了身体,肌肉在瞬间被调动到最佳状态,以便应对随时会到来的危机。

    他的反应可以说毫无瑕疵,但可惜欠缺了运气。

    并没有怪物从头顶破土而下,扑到他们面前,出问题的是脚下的地面。谁也没有料到,在声音停滞的那一秒钟里,他们所站立的地面便迅速往下陷落,完全不给他们撤退的时间。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哪怕是世界一流的特种兵,估计也没法改变,只能任由自己掉进下面的无底深渊里。

    可凌恒已经不再是半年前平平无奇的天才少年了。

    第一次的神眷,给予了他超乎想象的头脑和极度敏锐的灵感,甚至导致他不得不时常饱受头疼的痛苦。

    而第二次神眷过后,他就好像是成了神最虔诚的信徒,获赐了非凡的力量。

    失重感传来的刹那,数条滑腻的触手猛地窜出,粗暴地穿进了上方结实的岩石层之中。岩石断裂,出现了不少凸出的借力点。

    触手柔滑地卷住突出的岩石尖,稳住了他的身形。同时,下坠的言真真也被卷在腰上的触手拉了上来。

    她顾不得揶揄凌恒的超能力,伸长了脖子往下看。

    一股腥臭的热息扑了上来。

    言真真很熟悉这种恶心的味道,是画中怪物的气息。她不由拧亮了头顶的灯,好看得更清楚一些。

    但这一看,反而叫她吃惊了。

    陷洞下面,却是蹲着一只一模一样的怪物,形体像狗,头部却是昆虫的触角,可与当时遇到的那只不同,洞下的怪物并拢后腿,蹲坐在黑暗里,从头到尾散发着……狗的气质。

    这么说吧,同样很像狗,上次遇到的是鬣狗,掏肛小能手,一口能把人的骨头咬断。但这次的就是德牧,同样威风凶悍,但就是多了一分温顺。

    它有主人。

    言真真莫名产生了这样的直觉,开始与过分乖巧的怪物狗大眼瞪小眼。

    凌恒把她拉到了旁边稳固的地面上,眼睛仍然盯着前上方“这个打招呼的方式可不算友好。”

    “嘀嘀嘀”,又是一阵奇怪的仪器运作声后,他们看到了狗的主人。

    一个穿西装打领带,五官普通如路人的家伙,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仿佛是根据某种大数据刻意平衡过的结果。

    但正是因为过分平均,反而呈现出一种别扭感,让人看一眼就觉得不舒服,恐怖谷效应极其明显。

    言真真怀疑他是机器人。

    “我们并不想和普通人接触。”他开口,声音却非电子音,是很普通的人声,但语调音节就是一条直线,没有任何起伏顿挫,“不过,你不是。”

    凌恒打量他,一时分辨不出这东西的身份,也就没贸然开口。

    言真真的想法却很直接。她问“你是来这里采矿的吗?矿石还有吗?”

    “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他回答,眼珠转动,看向自己手中提着的公文包,“这是最后一批。”

    意思是说她没法白捡一块回去交差了?这可麻烦了。

    言真真飞快转动脑筋,冒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她上前两步,语气急切地说“我不明白,如果今天才是最后一批,那么之前为什么找不到?”

    对方平静地看着她,仿佛并不能理解她话中的意思。

    “不要装傻。”言真真一副极度愤怒的样子,挥舞手臂,“三年前,我的父亲买下了这个矿,可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他破产了!是你们害死了他!”

    凌恒眼皮子一跳,猜到了她的思路。

    言真真戏精上身,表情夸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对方好像稍微理解了个中逻辑,平静地说“人类无法使用这里的矿物,我们只是合理地取走了它们。”

    言真真想象了一下冰激凌从眼前飞走的痛苦,脸上流露出真情实意的悲伤“你们这群小偷!”

    对方

    不知道是言真真演技过于渣,还是对方就是个么得感情的机器人,反正她痛心疾首的浮夸表演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回馈。

    对方既不羞愧,也不心软,亦无不屑,就静静地看着她表演。

    这t就很尴尬了。

    幸而凌恒反应快,不着痕迹地给她铺垫下来的台阶。他揽住她的肩头,轻轻拍了拍“冷静点,你是来查找真相的。”

    “噢,是的,你说得对对。”她假意吸了吸鼻子,语调跌宕起伏,“但我就是不明白,这是他买下的矿,为什么你们就能这样拿走……这不公平!”

    对方思考了会儿,又特地花费几秒钟观察了一下凌恒,最终选择了友善的态度来解释这件事“女孩,很遗憾你遭遇的一切,但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只是愚蠢的琼斯惹来了麻烦。”

    他没等言真真做出反应,就以古井无波的口吻说道“不过今天过后,一切都会解决。”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的话,矿井下传来阵阵轰鸣,响若雷霆。整个巷道开始左右摇晃,年久失修的管道疯狂掉落,每一下都有谋杀的潜质。

    凌恒面色骤变“你炸掉了这个矿?”

    “一劳永逸。”对方笔直站立,不受震动影响,“你不是普通人类,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拉莱耶的气息,替我恭喜你的主人。”

    恭喜什么?凌恒对此非常敏感,几乎下意识地就想到了许多恐怖的可能。

    但他没有时间多问了。

    “我们马上离开这里。”他对言真真说,“矿井要塌了。”

    言真真却不想轻易放弃。

    开玩笑,矿塌了她去哪里找矿石交作业?,,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