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最终,闻人洛还是点头答应了。不过,宋简没能自己一个人过去,闻人洛、南宫靖、东方隐和青凤,都会作为客人,一起前往拜访端王府。

    而夜虽然没有『露』面,但宋简相信,他一定也在。

    只有云渚,这时已经回到了天下第一寺——从宫中离开后,他便只传回了几封书信,一直没有回去过,他的师门已经十分着急了,不停的催促他回去。

    作为大夫,南宫靖,闻人洛和宋简一辆马车,就近看护,青凤则是女装打扮,因而也不能骑马。

    于是四人坐在马车里,东方隐负责驱赶马车。

    宋简想要坐在车窗处,左旁便挨着靠近马车门口,顺便担任一定的护卫职责的南宫靖,右边则是换上了一袭道姑打扮,装束简单清雅的青凤。

    闻人洛被他们挤得,只能坐在了宋简对面。

    “青凤真好看……”瞧见今日青凤的装扮时,宋简没忍住真心实意的感叹了一句。

    他盛装打扮时如牡丹般浓艳美丽,素面朝天时又如净水菡萏。

    这样的女装大佬,是何等可遇而不可求的世间尤物啊。

    她不由得伸手握住了一缕青凤的散发,只觉得『摸』起来柔顺润滑,看起来乌黑发亮,叫宋简颇为羡慕。

    她现实生活中,年少时漂过一次浅『色』系头发,然后头发就一直发黄。好不容易养了好几年,不再如枯草一般干涩了,但想要保持深『色』发『色』时,不管在什么店里染『色』,都会很快褪『色』,像是染成了浅棕『色』一般。

    可能没有什么,就想要什么吧。同事和朋友反而都觉得宋简这样很不错,别人都要去染浅棕『色』,她倒是天生自带,还能省下一笔染发的钱。

    ……但她一点儿也没省!她全花在染黑上了!

    所以每次进入工作世界的时候,如果宋简发现自己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对待工作也会更加干劲十足。虽说现在的白发也很新『潮』啦,不过新鲜劲一过去之后,果然还是觉得黑『色』的头发更显气质。

    但她歆羡的神『色』,落在旁人眼里,却有着不同的意味。

    她坠崖之后,紧接着便陷入了昏『迷』,不久便一夜白头。

    或许从那时开始,就不仅仅只是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她的心灵,说不定也是从那时起,便在慢慢崩毁——可是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

    因为她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不同!同,她总是笑容满面着,总是温柔亲切的说话,总是体贴温婉的照顾着他们……

    想到南宫月说,患有“抑郁症”的人,不少人表面上都是看不出端倪的。

    但可能前一天还笑容满面的与朋友们打打闹闹,第二天便会再也负荷不了精神上的重担,而选择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这样的突然会给亲朋好友带来多大的打击?

    南宫靖想起自己发现毒『药』被人动过后的不安,以及因为担心宋简,所以在她送走了夜与青凤后,特地去探查她的状况的时候。

    那时,她已经倒在了桌边,不省人事。原本南宫靖还抱着一丝侥幸,以为她或许是喝醉了酒困了,但等他赶到近前,才发现她的唇边已经溢出了鲜血。

    那时,明明已是夏天,他却觉得自己一瞬间浑身冰凉。

    他不能想象,如果他没有及时发现『药』柜被人动过;如果他再粗心大意一点,没能及时赶到;如果他没能及时把她救回来;如果她真的死了……

    他便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自己活着,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从幼年时,他们便一直相依为命,无论生死,命运都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他的整个世界,都充满着她的影子。

    没有了她,他也就没有了灵魂。纵然还活着,恐怕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想到这里,南宫靖便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宋简,将脸埋进了她的颈窝里。

    他心中依然盈满了恐慌,因而随时随地,都想要切实的证明她依然存在,她就在他的身边,她的身体依然温热——

    她还活着。

    “阿靖?”宋简微微一愣,只觉得南宫靖最近似乎格外脆弱,因而也格外的喜欢腻在她的身边撒娇。她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心中的不安,却只能轻轻的叹了口气,安慰着拍了拍他的手臂。

    坐在对面的闻人洛看着这一幕,顿时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将双手揣进了衣袖里,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有些生气的闷闷转头看向了窗外。

    青凤却拉住了宋简的衣袖,凑近了她的身体,朝着南宫靖『露』出了一个看似亲切的微笑“少爷,你已经长大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呢?夫人看了也要笑话的。”

    他称呼宋简“夫人”,却称呼南宫靖“少爷”,身份差异一下子便被明晰的划了出来。不仅如此,还暗指他对宋简而言,不过只是个孩子。

    南宫靖!靖从宋简的肩头抬起眼来,冷冷的看着青凤,声音却温润有礼道“我跟夫人在家里习惯如此亲密了,抱歉,倒叫雁女冠见笑了。”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是一家人,你才是那个外人,哪有资格来多管闲事?

    闻人洛“……”

    他虽然不大听得懂这些言辞交锋,却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紧张危险的氛围,顿时一掀马车帘出去,坐在了东方隐的身边,紧急避险。

    闻人洛幽幽的望了他一眼,回答道“我要是继续在里面守着,才可能出事。”

    ……

    好在他们一路相安无事的抵达了端王府。从中门进去后,端王太妃早早的便等在接待客人的大厅里,一见到青凤,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阿雁!真的是好久没见了呀!”她兴奋的拉住了青凤的手,上下将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旋即便『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摸』了『摸』他的脸,“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啊?没有生病吧?”

    由于明面上青凤的身份最高,宋简、闻人洛、南宫靖和东方隐,都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但宋简的容『色』没有斗笠遮拦,根本就拦不住旁人投来视线,端王太妃也很快就瞧见了她,顿时“啊”了一声,惊叹道“我原以为,云妨姑娘那般好看的人,世间有一人已然难得,没想到,今日居然又能见着一位。”

    本章节

    宋简礼貌柔和的笑了笑。端王太妃的眼睛却还舍不得从她身上挪开,又落在了她那头白发上。

    不等端王太妃再说些什么,青凤便道“我们失散了很久,最近才相认。”

    她便心想,这大约便是之前阿雁说家中生了病的家人吧?

    不过这问题当面可不好问,端王太妃笑着道“好了,彩楼已经搭好了,我们去后院看看吧!我请来了好些杂剧班和杂耍演员,在京城里都颇有名气呢!”

    一行人自然依言朝着后院走去,端王太妃显然很喜欢青凤,与他的言辞交往间透着亲昵亲近,不过青凤总是频频回头,注意身后宋简的状态。

    宋简则欣赏着王府的园!林景『色』,只觉得雅致动人。

    虽说现代也能随意浏览许多曾是大户人家庭院的园林,可成了公园后,氛围多是轻松散漫的,不比如今侍从如云,规矩俨然的齐整,而花草树木的精心打理,又更加不同一些,别有一番风情。

    南宫靖看着她,不禁将她在此时的模样,与她在医馆中的模样相互比较了起来。

    她在那简陋朴素的医馆之中,只叫人感觉满室生辉,可站在这精心打理,风景如画的庭院中,才叫相得益彰,交相辉映。

    南宫靖不由得心想,以后,得买个大院子才行。

    很快,众人便在风亭水榭中坐下,自有侍女们送上瓜果甜品,有风吹过,极为凉爽,而对面则是精巧别致的彩楼,彩楼旁,就是搭建好的舞台。

    不一会儿,等天黑了下来后,灯笼依次点亮,倒映在周围的水面上,像是坐在星河之中,美不胜收。

    端王太妃等了一会儿,询问左右道“星儿呢?”

    一听这话,宋简便想起了那在南宫淳的院落里,乔装打扮的侍女飞鸟——能孤身潜入那么个院落里,宇文星必然是好几天都不着家也不会有人怀疑的『性』格。

    连他的母亲都不知道他的行踪,每天这么神出鬼没的……

    本章节

    似乎也只能浪『荡』子的身份最能解释这一切。

    可是一个普通的浪『荡』子,会对京城如此了如指掌吗?这种表面上是花花公子,实际上却是作为掩护的设定……

    蝙蝠侠还是绿箭侠?

    这时,有个侍女凑近了宋简,低声询问道“姑娘,你想要沙糖绿豆,还是荔枝膏?”

    那声音有些眼熟,宋简扭头望了一眼,却见居然是飞鸟。

    她还是那副眉眼细长,平平无奇的模样,却让宋简意外的笑了出来。

    她想了想道“我可以都试试吗?”

    “当然。”飞鸟狡黠的朝着她眨了眨眼睛,然后“不小心”打翻了一壶酒,直接洒在了宋简膝盖上,洇湿了她的整个裙摆。

    “哎呀!姑娘对不住对不住!”飞鸟一把将宋简拽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她自己跳起来的一样。

    端王太妃顿时皱起了眉头道“怎么回事?”

    不等他们反!反应过来,飞鸟便连忙道“我这便带姑娘去处理一下。”

    他拉着宋简的手就往外走,没过多久便绕过了重重回廊,躲过了亭中的视线。

    而两人一停下,便不由得面面相觑,对视了片刻,同时笑了出来。

    宇文星有些惊讶道“我还怕你认不出我呢——你还记得我这张脸?”

    宇文星歪了歪头,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的做了个鬼脸,“不好,那你岂不是不喜欢我真正的眼睛?”

    宋简笑着没有回答,只说“所以,咱们现在去哪?”

    “还是得给你换身衣裳。”宇文星道“我也得把这副打扮换下来——”

    他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去,忽而又转过脸来,朝着她挤了挤眼睛,“我给你准备的衣裳,可是我特地去挑了好久才挑出来的,为了找到最适合你的打扮,我差点就没能及时赶回来。”

    宇文星的作风的确非常自由随『性』,不拘礼法,但并不叫人讨厌。

    而南宫靖他们大约知道这些日子,她非常抵触被他们寸步不离的跟着,所以或许是觉得在端王府上,不至于出什么事情,而没有跟上来。

    本章节

    但她却不确定,夜有没有跟上来。

    这时,宇文星道“不过,你倒是叫我有些意外。”

    “嗯?”宋简回过神来,有些奇怪道“为什么?”

    “我拉着你,你便真的敢跟着我跑出来?你不知道我的名声如何?就不害怕担心吗?”

    宋简好奇道“担心什么?”

    “担心——”宇文星拉长了声音道“我欺负你?”

    “噗。”

    见她居然笑了起来,宇文星顿时瞪大了眼睛,停下了脚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佯怒道“你是觉得我不敢欺负你?还是觉得我欺负不了你?”

    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宋简捂着嘴笑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

    “嘿,我只听别人说我这个人,朽木不可雕也,烂泥扶不上墙,倒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有趣。”

    他朝着宋简做了个故作凶狠的表情,但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反而显得有些滑稽“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可小心一些。”

    ”

    ”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