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七零年代喜当妈 > 79、第79章
    第79章喜欢吗

    她又娇又软, 眼睛里像是浸了水, 在她怀里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细细的长腿还在不安分的磨蹭着。

    他吸了一口气又吐出, 大手从她身后抚过,把她抱着严丝合缝地嵌入了怀中, 就这么抱了好一会儿才道“若若,我以前就跟你说过, 在你之前,我没有爱过一个人,也没想去爱一个人, 包括我自己。”

    “但我不是悲观, 我从来没悲观过, 我只是, 大概是天生的冷漠。”

    像狼一样。

    冷漠而又冷静。

    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说过他, 跟个没人性的狼崽子一样。

    他没什么意见,因为他觉得还挺对的。

    苏若原本等着他的话,可听他这么说却不乐意了。

    她的手撑着他的胸膛,往后挣了挣,反对道“才不是。”

    谁会是天生的冷漠?

    不过是在刚刚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经历了最残忍的事情,所以心就变得硬变得狠了而已。

    可他并没有变坏, 反而变得这么好。

    想到这里,她心中怜惜又骄傲,倒是把前面的话暂时给忘了,反而探头出来轻轻吻他,咬着他的下巴, 道“你只爱我。”

    有些骄傲又得意的语气,像是宣示主权。

    这个样子,倒是跟果果很像。

    的确是她儿子没错了。

    韩则城被吻得心痒,说得也心胀,手扣住她的脑袋,低头额头蹭着她的额头,哑声道“嗯,只爱你。”

    说完就低头用唇摩挲她的红唇,然后舌头抵进去,缠绕着,细细密密地吻她,等她犹如化成了水般软在了他怀中,他才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放在了自己心口,低低道,“你本来就是信我的。”

    “你不信其他的男人,并不是不信他们不会爱一个人,只是你不信他们在没了自己爱人的时候会敌得过时间,敌得过孤独和寂寞,他们会屈从于现实,哪怕不是那么爱,也会再找一个人继续生活,然后等和另一个人做着这种身体交缠之事之后,还谈什么对前人的爱不爱呢?”

    “但你知道我不会,你信我爱你,你信我爱你之后,就永远不会让其他任何人再进入我的生活,更不会再去要

    其他的女人。我只要你。”

    苏若只觉得心都化了。

    是的,她不是不信什么爱不爱的事情,而是不相信大部分男人的天性。

    只是却又相信了他坚硬的心和钢铁一般的意志。

    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伸手缠住他的脖子,轻轻噬咬他的耳后,道“嗯,你说服了我。”

    声音丝丝绕绕,像勾子一样缠绕住了他的心。

    他所有的情意和欲念都一下子燃烧了起来,剥了衣服抱过她,压着坐了上去,然后倒抽了一口气,听着她“啊”的一声叫出来,他所有的自制力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苏若有时候也不明白。

    他在外看上去明明是那么严肃刻板一丝不苟的人。

    看着这样一个人,你会觉得他虽然像钢铁一样,全身都是力气,但大概做那种事的时候永远都只会是一种姿势,用着猛力冲刺完了也就完了。

    但事实上完全不是。

    他喜欢折腾她,用着不同的方式,试着不同的姿势,很多时候她会不知是难受还是羞得哭出来虽然他会一直注意她的反应,吻她,安抚她,让她放松,让她只是感受他,享受他。

    不过这段时间他顾忌着她的身体在次数和动作上还是都克制了许多。

    这个她当然是能感觉到的。

    完事之后她摸他汗湿的侧脸,问他道“会不会没有尽兴?有没有很辛苦?”

    他吻了吻她的手,脸上有一些很浅显的笑容,道“不舍得的话就好好养身体。”

    苏若脸红,嗔道“是你需索无度,你妈还说我是狐狸精,狐狸精不是都吸男人阳气的吗?我倒觉得我就像是个补药,不管怎么补,都是喂了你了。”

    这回他是再没忍住,抱着她就是闷笑,然后在她耳边用能让人怀孕的声音道“不是我喂你吗?”

    苏若心头乱跳,没好气地推他,不过又想到什么,颇有些质疑的语气问他道“你为什么会这些?”

    他不明所以,道“哪些?”

    “就是”

    苏若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不过做都做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她下巴蹭了蹭他,就低声道,“就是你怎么会这么多花样?”

    韩则城大概也是愣了一下。

    不过他没直接回答她,而是摸

    着她的后背,问她道“喜欢吗?”

    苏若的脸热了热虽然本来就已经很热了。

    她不出声。

    他就道“让你快活的事再多的尝试也不够。”

    苏若

    一个星期后,韩则城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直接送到芳园路的。

    上面写着“韩副团长”敬啓。

    信封上没有署名,不过上面的字刚劲利落,很明显是男人字,张妈也没有多想,等这周韩则城过来了,就直接把信拿给了他。

    韩则城也不知道这是谁写给自己的信。

    他拆开,里面的字却截然不同,娟秀虚浮很明显是女人的字迹。

    他先扫了落款,是“青城第二医院外科部三楼三零七室顾加”。

    苏佳原本姓顾。

    而她现在车车祸住在医院,这些韩则城当然知道。

    这个女人竟然给他写信。

    他再扫信件的内容。

    上面只有简短的几行字。

    说她想见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诉他。

    然后后面写了几件事。

    一件是他刚刚收到的一个任务,上面让他下个月去云南的事。

    这是上面刚下达的任务,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部队外面的人更不可能知道。

    另一件是何宗熙在和韩琴琴的前夫林与民在一起做生意,这段时间会接到一笔大单子。

    这事更是和苏佳没有任何关系。

    就是他还有何姨张妈都不知道。

    韩则城的第一反应就是她是间谍。

    可是他早就查过苏佳。

    她的确有很多匪夷所思的行为,有时候好像很聪明,有时候又蠢得不行。

    但绝对不可能是什么间谍间谍能做出她那些事?

    这事实在太过蹊跷,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还是去医院见了她一面。

    不过苏佳的事他不想绕过苏若。

    他把信给了苏若,道“这些事她不可能知道,或许她背后有什么人。”

    苏若的脑回路却跟韩则城不一样。

    她看了信之后就若有所思道“啊,难怪我觉得她古里古怪的,以前我想不明白,现在却有点明白了你看,她当年让人举报我,说我外公是国外的资本家,我外公还活着在国外的事,我爸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她跑来买小洋楼,还不停跟张妈打听何家大哥的事

    ,分明也是知道了些什么。”

    “不过,我倒不觉得她背后有什么人,什么人知道这么多事情,却让她做这些愚蠢的事呢?”

    韩则城看着她。

    她便有些结巴道“我,我听说这世上有些人能做梦,会梦到还没发生的事唉,你说她是不是也这样?”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寒而栗,道,“那还挺可怕的。”

    韩则城拍了拍她,道“我去见她。”

    苏若又拽住他,道“什么做不做梦的我都是胡说八道,你去见她,万一她背后真有什么人,是想要对你不利怎么办?”

    韩则城笑道“没事,在你眼里我这么没用的吗?”

    苏若噘嘴,他便低头亲了亲,道,“那是医院,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我想,她应该是想用什么信息换我对她不要赶尽杀绝吧。”

    她现在几乎已经走投无路。

    苏若轻哼了声,道“你可没做什么,那些都是她应得的惩罚。”

    韩则城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苏若一起去了医院。

    不过苏若没有进去,就在医院下面的花园里面等他。

    韩则城去到房间的时候苏佳正站在窗户前。

    听到房门的动静就转过了头来。

    “你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

    韩则城道,“又想要什么?”

    苏佳打量着韩则城。

    其实她心里有些打鼓,但还是逼着自己打量了一番,最后才又转头看向窗外。

    那里苏若正坐在医院花园的一个长凳上,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家说话。

    风和日丽,怡人温馨,精致美丽温柔的姑娘,慈祥的老人家,仿如一幅岁月静好的风景画。

    她道“我曾经看过一本书。我在医院里醒来之后就把这本书前面的大致内容写了下来,就放在那床尾,你可以看一眼。”

    床位就在入门的方向,不过离韩则城两步远。

    他扫了一眼,那里的确放了一个簿子,不过他却没兴趣顺着她的话去走下面的步骤。

    他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也没有多少耐心,你最好能长话短说。”

    苏佳深吸了一口气。

    她苦笑了一下,道“我不是苏佳。”

    “真正的苏佳应该是在车祸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一觉醒来就

    到了这个身体里,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忘了,但我知道我不是苏佳,不过却有她所有的记忆,不仅如此,我还有另外一个记忆,一本书的记忆。”

    她看着听了她这话也神色半点不动的韩则城,再苦笑了一下。

    她道,“我知道你不信,这的确令人很难以置信,不过你听完所有的事情就会明白了。”

    “我不是苏佳,并不想承担她愚蠢的行为带来的所有后果当然,现在我就在她的身体里,用着她的身体,受到一定的惩罚我也愿意承受,只是我还是希望能跟你和解。”

    “除了信上的那两件事,你还知道些什么?”

    他对她说什么她不是苏佳不置可否,只是问她道。

    她吸了口气,道“知道的很多,我会从头跟你说但请你先相信,我并不是苏佳,因为我知道的东西,如果我是苏佳的话,就不会做出那么多愚蠢的事情来。”

    “我先跟你说苏佳吧,跟你说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为什么会做出那些疯狂又愚蠢的事情来。”

    “苏佳她活了两辈子,上一世她嫁给了她舅舅给她介绍的一个人,这几年还算风光,但一年后就开始穷困潦倒,在贫穷和病痛中折磨了一生,而上一世她没有和她舅舅算计苏若,苏若上了大学,和袁成杨顺理成章地结了婚,两人志同道合,幸福美满的生活了一辈子。”

    “她带着这个记忆重生到了五年多前,也就是苏若她准备上大学的那个八月。”

    作者有话要说各种方式,各种姿势,阿晋不给具体,大家就多发挥一下想象力吧,嘿~,,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