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方桌茶话家庭会第n次会议。

    小桃子又无权参加, 小姑娘抱着圆筒熊猫饼干盒,睡得格外的甜美。

    而此时,常喜提着煤油灯, 许老三将一幅幅画展开, 手里拎个放大镜,仔细的辨认。

    要说放大镜真是一个好东西, 雪林刚淘回来的时候, 许老三还只是觉得神奇, 但是等运用在实际上, 他就感慨, 这不是神奇, 是神器。

    这个实在是太有用了,有用到爆。

    许老三“这两张绝对是高手的作品,而且相当有年头。”

    这个画筒里一共七幅画,虽然外面的硬纸盒已经湿了一些,但是里面的画倒是完好无损的。许老三又认真看了看,小心仔细的将画卷了起来,说“这两副, 咱们得珍藏。”

    雪林在一旁点头, 说“那么这五幅画呢?”

    许老三“这五幅画,这两幅画是有点水平的人做的赝品, 另外这三幅就是相当没有水平的人做的赝品了。我觉得收藏的人应该不是一个很懂的人。”

    不是说因为假的概率高低。

    而是正因为不懂,才会真真假假都混在一起丢掉了。

    这种情况, 不少见的。毕竟真正的高手总是少,还有不少人不过是附庸风雅, 如若说被骗也算什么。

    许老三“你们把我带回来的几本书拿过来。”

    许柔柔立刻将书递给许老三“这里。”

    许老三看了好一会儿,叹息说“这几本书, 应该都不是什么值得收藏的好东西。”

    真是白瞎他辛苦偷偷摸摸的背回来了,早知道还不如背那个大姑娘的书呢。那大姑娘穿的可少了,还能看一看。反正,最终的结果都是烧掉。

    许老三唉声叹气一下,觉得自己亏了。

    “早知道我就把另外几本书捡了。”

    常喜看向他,许老三口无遮拦“大姑娘腿可白……啊呜!”

    他的尖叫声一下子被闺女捂住了,许老三翻白眼“呜呜呜!”

    许柔柔“别吵醒桃子。”

    许老三泪花乱转,点头同意。

    终于,他被放开,许老三指控的看向了常喜“你干啥掐我?”

    常喜“你不口无遮拦,我就掐你了吗?我是闲着没事儿干了吗?孩子都小呢,你给我说话有点分寸。”

    许老三“……”

    委屈巴巴。

    常喜“你不是还捡到一个鼻烟壶吗?”

    这一提,许老三得意“还别说,这个这是很有年头的好东西,嘿嘿!”

    他又变成精神小伙儿了,他高兴“怎么样不错吧?就冲这两幅画还有这个鼻烟壶,我就觉得自己真是发了。”

    许老三得意的都要翘脚了,他自己都想不到,就去县城一趟,路上就能遇见这样的好事儿。真是闻所未闻。而此时,就连一贯觉得自己已经开了挂的许雪林都要感慨一声。

    他爸这是老天爷的亲儿子吧?

    这开挂都不讲究基本法了!

    虽说现在这个年头儿很多人为了自保是会扔东西的,但是大多数,肯定还是不那么值钱的东西。但是这几样,明显不是一般值钱的东西啊。

    许老三这人眼光很好,也很高。

    他认定十分值钱的东西,那绝对就不是一般东西,至少要称得上一句价值连城了。

    而价值连城的来源――路边儿捡来的。

    你说,这说出来有人信吗?

    许雪林盯着许老三认真的看,想看出来老天爷为啥要偏爱这个家伙。但是看来看去,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

    许雪林觉得,自己都要柠檬了。

    “我知道我长得好,但是你们一个个也不必一直盯着我吧?”许老三被儿子看的发毛“章会计一直瞅我,你咋也盯着我?”

    雪林认真“我想看一看,老天爷为啥偏爱你。”

    这么一说,许老三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得意洋洋“还不是因为我长得好?我跟你说,真的,就没人会不喜欢我。”

    许雪林“你可拉倒吧?你忘了你在村里什么风评?”

    许老三理直气壮“那是他们没有眼光,但凡是有眼光,都会喜欢我。你看你妈,就是有眼光的人。”

    常喜“不好意思,我也是没有眼光的人。”

    许老三鼓起腮帮子,委屈“你这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

    常喜挑眉,呵呵冷笑。

    “我跟你说哈,以后你对我好一点儿。我这以后风评会越来越好的,村里老娘们肯定都要爱上我了。你可得抓紧我。”许老三一得意就口无遮拦。

    常喜又是一个呵呵冷笑,一副巴不得他赶紧找别人的表情。

    许老三“你不能这样,我跟你讲啊……”

    许雪林突然开口“作死就变太监。”

    许老三“……”

    常喜“……”

    许柔柔脸红“……”她一个姑娘家,咋现在连这个都能听了?

    许雪林“将来我写一本书,叫七十年代最后一个太监。”

    许老三“……那倒是,也大可不必。”

    雪林“那就别说有的没的吹牛逼,给我说正事儿。”

    许老三迷茫“说正事儿?说啥正事儿?”

    雪林“我想,这些东西咱们怎么保存。”

    他们之前的收藏都是瓶瓶罐罐,相对来说还是容易伪装容易保存的,但是现在这个是画作啊。那就很不容易了,毕竟纸制的东西,就不像想的那么好放。

    而事实上,作为知道历史发展的他来说,他知道真的放开了,还要七八年。这么长的时间,这东西该怎么放就是一个大事儿了。

    许老三皱起眉,说“我倒是知道一些法子,但是现在不适用啊。”

    他也是真的再琢磨这件事儿了“不光是要保存,还得藏好,这就更难。”

    雪林“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上一个诸葛亮。我们大家都多想一想主意。一来如何保存;二来如何隐藏。”

    几个人都点头。

    常喜“那这个?”

    雪林“这个画筒不能用了,已经湿的厉害,而且咱们真正要保存的就两幅画,这个还是太大了,不利于隐藏,明天就引火烧了。免得引起别人注意。这两幅画暂时先藏在柜子里,这几日我们多想想该是如何处理。柜子肯定不是长久之计。”

    几个人纷纷点头,都明白这个道理。

    “我听说那些人翻家,窟窿眼儿都能给你翻过来,且细致呢。虽说咱们就是普通农民,有人来找茬儿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咱也真不能大意。”许老三关键时候倒是不会掉链子的,他的话,还是有道理。

    雪林“所以,最好的隐藏就是让它与咱们这个家融为一体,谁都不会觉得奇怪。”

    几个人又陷入沉思,许柔柔没忍住,打了一个哈切。

    虽然她力气大,虽然她心里年龄不小,但是身体就是小孩子啊,总是抗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同样都是十岁,她倒是很羡慕她弟弟的精力十足了。

    雪林看她困了,说“姐,你困了就先去睡吧。”

    许柔柔犹豫了一下,看向了父母。

    常喜也劝说“你去睡吧,这边也就这些事儿了,旁的也没有别的。这藏哪儿又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想到的。”

    许柔柔点头“那好吧,我先去睡了。”

    她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我也不放心小桃子,不然她醒了,又要找人了。”

    常喜笑了,说“嗯。”

    许柔柔立刻蹿下地,赶紧趿拉鞋回屋。

    第一次参加家庭会议的时候,她可兴奋可高兴了,怎么说呢?就是那种被重视了的感觉。好像,她不是这个家里的附属,而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再也没有人说她是不重要的丫头片子;再也没有人说她只吃饭不干活儿,再也没有人说她……反正,她就是特别的兴奋,特别的高兴,特别的有劲头儿。

    而且啊,家里什么事儿,她都知道呢。没人会瞒着她。

    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许柔柔想,她爸也不是想的那么不好,最起码,她爸这人一点也不像她爷奶,磋磨儿媳磋磨孙女儿。

    但是,再兴奋的事儿,天长日久,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虽然家里的大事儿她都知道,但是,许柔柔真的觉得,知道不知道,感觉上也没差啊。小桃子狗屁都不知道,但是还不是每天快快乐乐,能够睡个好觉。

    她这大晚上的就要“开会”,真的觉得开会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事儿了。真是也不知道,公社那些人,还有大队那些干部,为啥爱开会,开会明明很疲惫。

    她宁愿睡觉,也不想开会。

    呜呜呜呜,这个时候,她是很希望,他们家重男轻女吧。

    以后晚上开家庭方桌会议,不要再让她出席了。

    困得要命。

    许柔柔飞快的窜回房间,没有一点点的留恋。就这隐约的一点月光,她看到妹妹缩在被窝里,睡成了小猪崽儿。而此时,小猪崽儿竟然还说梦话,她小脸蛋儿埋在枕头上,软糯糯的嘟囔“熊猫猫……”

    嗯,可以看出,她真的很喜欢这个饼干盒子了。

    许柔柔羡慕的看着妹妹的睡姿,飞快的也窜到了被窝里,小桃子被凉了一下,唔了一声。

    坏姐姐许柔柔直接搂住妹妹,唔,妹妹好暖哦。

    许桃桃皱眉,变成了小小的倒八字“熊猫猫你别走……”

    许柔柔轻轻的拍了拍妹妹,低声呢喃“熊猫猫不走,熊猫猫最喜欢桃子了,桃子乖乖睡觉哦!”

    许柔柔小时候就时常哄着许桃桃睡觉,所以她的呢喃声是很能安抚小女孩儿的,小姑娘很快的就舒展了眉心,呼吸又平复下来……许柔柔轻轻拍着妹妹,一下下的,自己的眼皮儿也慢慢的合上了。

    许柔柔睡得快的像是一阵风,而另一头儿呢。

    许雪林倒是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说“我知道藏在哪里了。”

    许老三和常喜齐刷刷的看向了雪林,雪林微笑“你们觉得,让他作为房梁怎么样?”

    常喜“房梁?”

    雪林点头,说“我可以找建义叔,做两个长条木盒子,中间掏空那种。然后把木头钉在房梁上作为支架。这样在许多人看来,这就是房梁,而不是什么藏东西的盒子。”

    许老三眼睛一亮,觉得他儿子真是精明的要死。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建义那边会不会猜到?”

    雪林微笑,说“我们为什么要单独做一个呢?我们可以多做几个东西,组成一个物件儿,这样回来之后我们自己一拆,他上哪儿去多想?再说,我时常找他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不会想到的。”

    许老三点头,赞同“这样不错,不过,如果有虫子蛀了呢?这毕竟是木头。”

    对于这一点,雪林在一想到木头的时候立刻就想到了“我听建义叔说过的,可以泡在药水里,木材厂就有防虫蛀和防腐的药水。虽然这东西不容易拿到,但是建义叔在木材厂干了这么多年。他儿子现在也接了班,人脉肯定都在。只要他愿意,我觉得是可以想到法子不成问题的。”

    “那倒是,如果木材厂出来的家具用几天就被虫子蛀了,谁还买。”这个时候,许老三倒是真心觉得,他儿子真的脑子快。

    许老三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这雪林要是想干点什么坏事儿,恐怕是别人谁也别想发现破绽了。

    他说“你这法子可行。我在想,保存方面也没有更多更好的法子,只能咱们尽量小心。木头可以泡药水防虫蛀,但是这画总归不能这样做。我是觉得,我们可以用咱们那时候的老法子,就是先用合适的布料包起来。然后在放到木筒里。只是现在买布也不好买……”

    物资匮乏,就比较艰难了。

    雪林“黑市呢?”

    许老三“我是没见着,大部分都是好吃的。不过就算有,这东西也应该不便宜的。咱家的钱,够吗?”

    年前他们家买了太多的吃用,常喜的存款都火速减持到五十所有了。如果真是又做木筒又买布,那么花费肯定不晓得,都不知道,他们手里的钱够不够了。

    雪林“过完年,再一茬儿土鳖,你主动提出去省城。”

    雪林坚定“你随身带两块手表,在省城出手。”

    许老三“卧槽!”

    常喜“啊!”

    两个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雪林,不敢相信他说了啥。

    雪林“这个东西也不能吃喝,我们慢慢都给出手了。”

    许老三觉得自己就够胆子大了,现在看来他儿子胆子更大。这东西,真的就敢随便卖?

    “能……成吗?”

    雪林“你不是很会演戏吗?随便找一个剧本演出一下,也不是很难。例如,出差遇到打劫,钱财两失,只剩戴在手上刚买的手表……当然,你也可以不用任何剧本。但是演戏演全套,更不容易有破绽。”

    许老三抹了一把脸“倒是也行。”

    常喜倒是担心“我们就这么据为己有?”

    雪林笑了“妈,你不用担心什么,这个东西我们不可能物归原主的。就算我们知道苦主是谁,那怎么归呢?我们距离这么近,就算是归,人家会不会觉得我们也是同伙?会相信我们的说法吗?会不会追究剩下的?我们说自己有三十个,但是如果没人相信呢?你们别忘了,人家可是拿了二百个出来。我们要是真的要还才是给自己惹麻烦。”

    他说“所以放宽了心,也许这就是老天爷要给我们的呢。有时候啊,该占的便宜就得占,又不是我们干了什么坏事儿。”

    这么一说,许老三点头“对,我这人运气好,老天爷喜欢我。”

    许雪林“……我记得这是桃子捡的。”

    许老三更理直气壮“桃子是我闺女,她运气好就是我运气好。”

    许雪林“你可真行,还没看出能这么解释的。”

    许老三“嘿嘿。”

    一家人商量好了,常喜虽然手里就五十多了,但是莫名倒是不心慌了,反正花了在赚钱呗。他家可是有底子的。这么一想,倒是也豁达起来。

    这家子,真是十分乐观的一家人了。

    不过不管是许老三夫妻还是雪林,甚至柔柔和啥也不知道的小桃子都感觉得到,他们家的生活方式,和别人家不一样。

    别人家都是艰苦朴素,钱到手里,那肯定是要攒下来的,能不花,就尽量不花。宁愿亏这一点,也得多攒一点钱。可是他们家不是。他们家是钱到手了,就坐不住了。

    人家什么都能凑合,他家是……什么都凑合不得。

    反正有钱了就添置吃的添置喝的,宁愿存着吃用,也不会存着钱。

    他们家是吃也不省,喝也不省,用也不省。

    当然,前两者是外人不晓得的,但是后者,大家多少看得见。少不得就要觉得他们家是只顾面子光滑的人家,不那么会过日子。但是日子总归是自己过的,别人怎么想,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反正,他们一家子是真真儿的在这缺衣少粮的年代给自己养的很好。

    要说瘦,他们家人也是真的瘦,不过,又不是亏得那种。

    他们吃的不少,不怎么太长膘儿,那有啥办法呢。

    他们这边儿商量好了存储的方式,这一觉到大天亮,都觉得格外有精神头了。不过也因为睡得晚,早上也就起的晚了不少。这一早,倒是小桃子起的最早,她是跟姐姐一个被窝儿的,小姑娘醒了之后揉揉眼睛,天色已经大亮了。

    可见,不早了。

    冬天天亮就很晚呀。

    她左看看,妈妈还在睡;右看看,姐姐还在睡。

    小姑娘抿抿小嘴儿,低头一看,自己的熊猫小铁桶还在自己的被窝儿里,她噗噗噗的笑了几声,偷偷的拧开了铁盒子,里面是白色油纸包好的芝麻饼干。

    小桃子很喜欢香香的东西,芝麻呀,花生呀,核桃呀,榛子呀,松子儿呀,都喜欢的。

    当然,别人也喜欢。

    现在缺少油水儿,这样的干果里都有油水儿的,而且格外的香。谁会不喜欢。小桃子抿着小嘴儿,又偷看了一眼妈妈和姐姐,嗯,他们两个都在睡。

    许桃桃吞咽一下口水,拿出一块饼干,慢慢的缩回了被窝里,卡咔咔咔的吃了起来。

    这个饼干脆脆的,一口咬下去就能感觉到芝麻落在嘴里,越嚼越香,她如同小仓鼠,缩在被窝里咔嚓掉了一块。吃完了,咬着嘴唇意犹未尽。

    好想好想再吃一块哦。

    要不,她在吃一块?

    小孩子,就是比较馋的呀。

    许桃桃这样安慰了自己,觉得自己想的是很有道理的,于是又默默的摸出来一块,咔咔咔的吃了起来。

    常喜就觉得,好像有一只小耗子,一直在她耳边咔哧,想到家里的名画,她冷不丁就醒了!

    可不能,让耗子咬了画啊!

    这一惊醒,常喜呼啦一下坐了起来,太过突如其来的变化一下子吓到了小桃子,她瞬间呛着,飞快的咳嗽起来。

    常喜“怎么了?”

    她赶紧将小不点儿从被子里捞出来,使劲儿拍了拍她的背,说“你这是怎么……”剩下的话,不用说了,她看到小闺女嘴上粘的芝麻了。

    她软糯糯的小脸蛋儿上,还有饼干渣渣呢。

    不用说也知道了,这小家伙儿在被子里偷吃呢。

    常喜“……”

    她轻轻将小姑娘乱糟糟的头发拨到了两边,问“好点没?”

    小桃子轻轻点头。小脸儿因为咳嗽而变得粉扑扑的。

    常喜戳了戳她的额头,说“你呀。”

    小桃子偷吃被抓包,小小的人儿缩成一团,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妈妈,早上好。”

    你看,这么客气的小桃子,你敢说她不是心虚?

    常喜“不躺了就起来穿衣服。”

    她起来披上外衣,下地给她倒了一杯水,说“喝两口顺一顺吧。”

    许桃桃赶紧捧住茶缸,点头“好。”

    她乖巧软糯的低头小口儿喝水,常喜已经穿上衣服了,她说“喝完了给我。”

    许桃桃赶紧提议“妈妈,我帮你打下手儿吧。”

    常喜也不拒了孩子的好意,说“行,你来吧。”

    娘俩儿一起出了屋子,常喜扫她一眼,说“你把饼干放在柜子上,不用随身带着。”

    许桃桃迟疑了一下,有点小犹豫,但是想到自己今天已经闯祸了,不可以闯祸更多,所以乖巧的点了头,说“熊猫猫,你在这里等我哦。”

    常喜“……”

    娘俩儿洗脸刷牙,小桃子立刻看到了地上的硬纸筒,好奇的问“妈妈,这是什么?”

    常喜面不改色“烧火的。”

    许桃桃长长的哦了一声,蹲下来看。

    常喜说“你看啥?”

    许桃桃“咱家什么时候有的啊?我都不知道。”

    常喜失笑“家里的事儿,还事事都能让你知道?你个小娃,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她主动改变话题,问“早上吃什么?想吃蒸蛋还是煮蛋?”

    许桃桃立刻“煮的!!!”

    又想了想,问“蒸蛋里面放虾吗?”

    常喜真是哭笑不得,说“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多心眼儿啊,鸡蛋还不能满足你,还得放虾?”

    她最早的时候,蒸蛋就是单纯的鸡蛋,小孩子们已经吃的很开心了;后来偶尔会放虾米,小孩子们吃的更开心;再然后她偶尔放了一次虾仁。

    好了哦,从此这个虾仁蒸蛋就是最最最得意的美食了。

    这小朋友倒是记得格外的清楚,恨不能天天吃到呢。

    常喜“不行哦,今天就是蒸蛋,没有别的。”

    许桃桃的小脑袋耷拉下来,说“那我要吃煮蛋。”

    蒸蛋吃的多了,也想换一个口味的。

    常喜“你帮妈妈烧火?”

    许桃桃“好!”

    她主动去拽硬纸筒,小孩子的好奇心,就是这么的重“我要先烧这个。”

    常喜看了一眼,说“你等下。”

    她去拿了一本书,说“你用这个先引着。”

    硬纸筒还是有点潮的,怕是很不好烧了。

    许桃桃好奇的睁大眼“咱家什么时候还有这个书?可是既然是书,为什么要烧掉啊!”

    常喜“让你烧你就烧,小孩儿干活儿哪有那么多话?这个不能留着。”

    许桃桃不懂的眨巴眼。

    常喜知道,也不能什么都永远不让孩子知道,在一个特别单纯的状态下长大,对小桃子才是不好的。她想了想,说“桃子你还记得一年前去公社看到游街吗?”

    许桃桃一下子想起来了,她抿着小嘴儿点头。

    常喜“现在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随便留下的。不然就能遇到不好的下场,也可能就是游街。”

    小桃子吓了一跳,震惊的睁大眼。

    常喜“当然,妈妈说的是也许,也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们都拿不准,但是既然拿不准,就不要给自己惹麻烦,你说对不对?”

    许桃桃赶紧说“对。”

    常喜微笑“你看,小桃子都懂的呀。”

    许桃桃翘了翘嘴角。

    “咱们家是老实人家,所以不惹麻烦。所以家里的事儿,也不要出去说,小伙伴都不说。好不好?”

    许桃桃认真点头“好。”

    她举手发问“那,什么样的可以留下?”

    常喜“不能留下的,爸爸妈妈都会烧掉的,所以小桃子不用担心,你的书都是可以看的。”

    许桃桃松了一口气,好担心自己的故事书不可以看了呢。

    她认真“那我要给烧掉。”

    她哗啦一下,就撕下来一张纸,真是毫不犹豫“妈妈,我要点火了。”

    常喜“……我来。”

    点火这种事儿,还是不放心她。

    许桃桃轻轻笑,说“也行,其实点火我也有点怕。”

    小姑娘好实在的哦。

    常喜点燃了一张纸,又说“你把这几本书,都引火吧。”

    常喜本来只拿出来一本,眼看着他们家小不点是真的懂了的样子,索性也就放心了。许桃桃一看这么多书,说“原来我们家这么多书啊。”

    常喜“你爸昨天捡的,但是妈觉得不能留。”

    小桃子恍然大悟,哦了一声。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大人烧火,直接就把书扔进去了,小桃子可不,她哗啦哗啦的撕着往里放。

    常喜深深觉得,她闺女就是个破坏大王。

    小调皮蛋,干什么都是调皮。

    许桃桃自己还很为自己加油呢,她怎么这么棒啊,小小年纪就能帮家里干活儿了。而且哦,妈妈还把大事告诉她。这一定是因为,她是一个大孩子了。

    既然她是大孩子了,那么就要守住秘密。

    嘿呦嘿呦,她真是超棒呀。

    小姑娘撕撕撕,十分起劲儿。

    “哎?”

    她撕了一下,突然发出一个声音。

    常喜立刻“怎么了?”

    她其实一直都有关注女儿的,这个毛毛躁躁的性格,她也怕小姑娘被火烧到啊。少不得留神许多。

    许桃桃抬头,说“妈妈。这里面有东西。”

    常喜挑眉“什么?”

    上前一看,就见这本书的封页里,确实夹着东西。

    她说“你让开一点,妈妈看看。”

    封页里,是一张纸,不是这个时代用的东西,倒是有点像是他们那个时代的银票。常喜拿出来看了看,有点不了解。不过既然是精心藏在这里面的,应该就不是什么没用的东西。

    常喜问“你在哪本书里找到的?”

    许桃桃点点“这本。”

    她点一点,常喜看了一眼,说“你先别烧了。”

    她起身,进了西屋儿,西屋儿里,爷俩儿也都起了,正在穿衣服,常喜果断的将手里的“银票”递给许老三,说“你看看这个。”

    许老三“银票?”

    他仔细的看了看,说“这个是个老物件儿,有点年头儿,不过不算很长,但是二三百年是有的,看样子,应该是银票。这种东西现在不能承兑了吧?”

    雪林“那就不要做梦了。”

    他低头看了看,说“这是清朝的官银票。”

    许老三一挑眉,呦吼了一下,说“你竟然认得?”

    他一直觉得他儿子不如他呢,没想到这小子行啊。

    许雪林“我还年轻,自然是要学习的。”

    许老三“也没看你学。”

    许雪林微笑“学又不一定要去学校,听村里老人讲讲古,也未必知道的少。大家也许没去过城里,但是总是从那个苦年月儿过来的。有一些早些年的人和事儿。他们不见得都不知道的。”

    其实这些人不讲,他也知道。

    毕竟他可是从这个年月去的古代,但是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露出来的。即便是自己的亲人也是一样。

    他说“有些历史,咱们还是该知道的。”

    这话不假,许老三点头,说“你说得对。”

    他很快的回过神,说“银票这种东西,我觉得我们可以留,这个不是说能够兑换多少钱;而是他存在的价值,是凌驾于这个数字之上的。”

    常喜不太懂。

    许老三“就是,它有它所在朝代的特色,是有时代价值的。”

    常喜“那我再去看看其他的书。”

    雪林“我跟你一起。”

    娘俩一来到外屋,就看到小桃子摸了一脸灰,乐颠颠的看着他们,举手“你们看,还有。”

    娘俩儿“……………………”

    这小姑娘,把所有书的封页封底都拆了。

    常喜嗫嚅嘴角,想说这娃什么,又觉得自己不该说什么,这么一犹豫,倒是看起来怪里怪气。

    许桃桃“妈妈,你怎么啦?”

    她得意洋洋的炫耀“你们看,还有的。”

    雪林“来,哥哥看看。”

    一共八张,整整齐齐的。

    雪林竖起大拇指“桃桃真能干。”

    许桃桃骄傲挺胸,她点点其中一张,说“这张最好。”

    雪林含笑问“为什么?”

    许桃桃“这张好特别呀,跟其他不一样。”

    许雪林一眼看过去,差点直接摔到灶台上。许桃桃惊呼“哥哥小心。”

    许雪林觉得心脏都要从口腔跳出来了,他看着这张银票,结巴“这这这……”

    许桃桃“哥哥你怎么了?”

    许雪林深深的吸气呼气,常喜一看儿子这个样儿,赶紧扶他“你这是怎么了?”

    雪林“这里面,有一张特别值钱的。”

    要说,许雪林看这些东西肯定是没有许老三牛逼,但是吧,谁让他是一个穿越党呢。有些事儿,他还真是比别人知道的多。就在他穿越的那一天,网上满网热的最大消息就是,一枚白鹿皮币卖出了天价。很特别的名字,很特别的样子。

    又是他穿越当天的消息,所以许雪林真是记忆尤深,都要刻在骨子里了。

    而现在,他们家桃子就从这书里找到了这个。

    这是一枚――白鹿皮币。

    价值连城。

    许雪林颤抖着捧着银票回了屋,如同患了帕金森。

    许桃桃忧心忡忡“哥哥怎么了呀?要不,我去叫大夫吧?”

    许雪林幽幽“不用!我是没见过天儿。”

    他知道他们家的坛子有值钱的;也知道狗食钵子可能是皇帝老儿皇家御用的东西;甚至也知道昨晚的画值钱。但是知道归知道,他知道,也是镜花水月的感觉。

    可是现在不同。

    这个,他可是见过它变现的,那是真的很值钱。

    许雪林“我爸运气好,我妹妹运气也好。这话真是不假啊。”

    如果不是小桃子,他们就能给这些书烧了。

    常喜“哎不是,儿子啊,你没事儿吧?”

    雪林“没事儿,真没事儿。”

    他进了屋,许老三“你看你这点定力。不就是又发现了值钱的东西吗?值得你这样?你就是个孩子。”

    平日里啊,看他就跟个小大人一样,什么事儿都尽在掌握。可关键时刻,还是小孩儿。到底是年纪小啊,这个迷茫震惊的样子,倒是真的像个孩子了。许老三说“我看看,嗯,这个绝对年代久远。跟另外那批银票不是差了老鼻子远了。”

    许老三自己若有似无的点头,说“没想到这东西倒是能藏。”

    许雪林这个时候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平静,他说“我估计,扔东西的人都未必知道这里面藏了银票。”

    许老三却不这么想,他说“就算知道又怎么样,这银票不能兑现了,不把它当回事儿也不算什么。”

    有时候,事情就没有想的那么复杂。

    他说“既然阴差阳错,还是我们有缘分。”

    许雪林这时已经彻底打起了精神,他说“这些东西,我们得藏好。”

    一说完,就看到小桃子趴在门口,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看着他们,满眼都是好奇。

    许雪林招招手,小姑娘立刻咚咚跑过去,软着声音“哥哥。”

    雪林认真“什么都,不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