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本能迷恋 > 第63章 第 63 章
    第二天一早, 阮皙就亲自去趟安保室, 将段易言的个人信息填了进去, 拉入黑名单,倘若没有她这个户主允许的话, 他是不能乘坐电梯上来的。

    当晚阮皙从衣帽间挑了一件浅绿的风衣裙,露着白嫩的小腿肚,搭配这双十厘米的尖细高跟鞋, 因为要去参加阮玥的订婚宴, 所以打扮的正式点, 还化了妆。

    出门前, 沈星楼在隔壁有问“阮阮, 要给你留一盏煲汤吗?”

    阮皙算着时间,心想着她凌晨前应该能回来, 于是点了点头。

    阮玥与段朝西的订婚宴无疑又能掀起豪门圈内一阵热潮, 阮家的正牌千金刚跟被逐出段家的公子哥婚变, 结果这边阮家继女又跟段家的正统长子结婚了。

    豪门水深, 错综复杂的叫人看不清大人物们都在玩什么联姻把戏。

    不过阮玥宣布和段朝西的婚约时,就已经声明不代表阮家。她在外也很少以阮正午的继女自称, 如今倒是光明正大的当上了段夫人。

    订婚宴选址在榕城市中心最高档的酒店,顶楼大平层,布置的处处精致奢华,被邀请来的宾客除了段家的亲朋好友外, 便是阮玥和段朝西圈内共同好友。

    阮家这边, 阮皙作为同母异父的妹妹出席, 人数单薄的可怜,走进场的时候,甚至有一种深入敌军内部的错觉,她对这些陌生脸孔都叫不上名字,旁人叫她,也是一句阮玥的妹妹。

    化妆间内。

    阮皙带着份礼物推进门时,阮玥正穿着红色性感的露背晚礼服,坐在化妆台前。

    化妆师已经完成任务,收拾好箱子先离开,待门被关上后,阮皙走过去,将礼服放在她面前“恭喜,这是爸爸给你准备的。”

    阮玥熟知继父出手阔绰的风格,所以拆开这份礼物发现是阮正午给她准备的嫁妆时,精致冷艳的脸蛋表情没有受宠若惊,指尖似有似无的摩擦着盒沿。

    “爸爸说今晚他就不出席了,等办婚礼那天会在场。这些嫁妆你收下,是该给你的。”阮皙没有事先偷偷的看这笔嫁妆有多少,也不会因为爸爸给阮玥准备了嫁妆就觉得是拿了她家的钱。

    她把原话带到,红唇抿了抿说“这是爸爸的心意。”

    阮玥跟母亲住进阮家的时候,已经是记事的年纪了,她自小被人指指点点,说是不知道哪儿来的私生女,也不知道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后来成为了首富的继女,这种针对的声音才弱下去。

    不过身边还是会有一些声音冒出来,说她美艳的母亲年轻时是以色待人,靠手段上位嫁给了榕城最有钱的男人,还不断提醒着她在阮家的尴尬地位,不是正牌的千金大小姐就别摆出那个谱儿。

    阮玥也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很排斥用阮正午给的钱。

    许是青春期时自尊心强,受不了旁人的一句空穴来潮的揣测,等逐渐长大成熟,才开始会主动借用阮家的人脉资源在外拉投资创业。

    她用一分钟做思考,选择收下阮正午的这份心意。

    那浓妆修饰过的眼睫看向阮皙,问她“你的礼物呢?”

    阮皙没有准备,很是淡定平静的说;“我结婚你也没礼物。”

    阮玥如同玩笑“因为我知道你迟早要离婚,不想浪费钱。”

    “……”阮皙。

    两姐妹不管是相貌还是性格上,暂时是完全没有一点地方是像的,要是不是先介绍,旁人肯定看不出其中的血缘关系。

    很好,话不过三句就没得说了。

    阮皙坐着却没有动,不是她想陪阮玥,只是走出去的话,面对的都是段家那个圈子的。

    阮玥把首饰戴好,耀眼的红宝石将她脖子衬得修长纤美,等她满意的照完镜子。阮皙出声说“这个颜色很衬你肌肤。”

    “段朝西母亲送我的新婚礼物。”

    阮玥性格是雷厉风行了些,说话也直接,情商也不低,知道要在公开场合秀一下自己在夫家受宠的程度,随便讨好下婆婆的欢心。

    她显然是很受段氏整个家族的欢迎,同身为阮家出身的阮皙,就天差地别了。

    “对了妹妹,等会你和段家亲属坐一桌。”

    ……

    订婚宴倒计时开始。

    阮皙被接待生请到了前排的婚宴桌,许是她是阮玥唯一来参加的亲属,没有被安排到小角落里,但是事情前所未有的尴尬就来了。

    在面对斜对面是段家长房的妹妹,以及二房的堂哥一家,还有三房的婶婶和儿媳妇,包括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堂弟妹们。阮皙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至极。

    她抬头看向不远处那一桌,甚至在想幸好阮玥没把她安排跟段巍沉同桌。

    上次短暂的一面之缘,阮皙心里很清楚这位段家掌权人对自己的态度。她心里想着,端起面前的杯子,低头慢慢的小口喝水。

    这时,她瘦弱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下,抬头才发现是周礼。

    “小阮妹妹。”

    阮皙和段易言离婚,并没有株连九族,唇角扬笑“好久不见。”

    周礼看她单独这样坐着,周围都是段家的人,也没人搭话,于是好心地提议“阮玥怎么把你安排坐这里,多无聊啊!要不要去我那桌。”

    阮皙随着他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桌上有穿着一身墨绿色丝绒旗袍的姜静格和谢思焉,片刻后摇头,不想蹚浑水。

    周礼“那你坐着会不会尴尬啊?”

    “……”

    尴尬是有点,好在段家几房的人都知道她身份,没主动搭讪。

    阮皙不过去,周礼也不好强拉着。

    等他走后,订婚宴也正式开始了,阮皙单薄美丽的身影静静坐着都没有动一下,她看着台上美艳大方的阮玥,偶尔配合众人鼓鼓掌,又掏出保镖事先给她的手机,将今晚宴会上的照片,拍几张发给她爸爸。

    进行到一半,阮皙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侧头间无意间地看到周礼那桌,段易言是中途才来,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西装,裁剪熨帖,落座下来,灯光昏暗之下,还和姜静格的旗袍颜色相同,看着像是一对的。

    阮皙目光就停留了一瞬,巴掌大的脸蛋平静的移回台上。

    她准备着等阮玥敬完酒后再走,拿出手机先和保镖联系好,等抬起头时,发现坐在对面段朝西的亲妹妹眼神很不善的盯着自己一举一动。

    阮皙心想她从落座到现在,也没做出什么出格讨人嫌的举动。

    奈何这位名叫段滢滢的大小姐,有意想要打破和平,还跟她身旁的人换了座位。

    “我是该称呼你为亲家好,还是前小嫂子?”

    段易言在段家这辈兄弟里排名最末,被称为段小公子。

    阮皙懂她这句话,语气淡淡,看着她说话“你称我为阮小姐就好。”

    段滢滢又问“你为什么要跟我小哥哥离婚?”

    无论圈内怎么传,段滢滢只相信眼见为实。

    她是从报纸和热搜这几件事看出来,闹着要离婚的不是她小哥哥,是这位。

    阮皙不想搭理这话,也没有义务必须回答。

    段滢滢还在旁边愤愤不止的念“我小哥哥那么优秀就被你糟蹋了,你们阮家的女人都有毒吗,你前脚离婚,你姐姐就嫁给我大哥!”

    阮皙从段滢滢只言片语间,大概听出她同样也不欢迎阮玥这个嫂子。

    也不知是姓阮等于原罪,还是被这个恋哥控的妹妹莫名的讨厌上。

    段滢滢挑剔的眼神儿扫视着她全身上下,又说“我爸之前私下都让小哥哥跟你离婚呢,但是吧,小哥哥没有答应,他是真的爱你了。”

    阮皙想笑,唇角也弯起了“我主动离婚,那不是正合你爸爸的意?”

    换句话说那还找她质问什么?

    “可是我小哥哥爱你啊,你跟他复婚吧,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段滢滢却一脸悲壮的牺牲表情说。

    “……”阮皙。

    “那个姜静格一回国又和我小哥哥混了,我才不要那种笑里藏刀的女人做我小嫂子……这样吧,我帮你让她出丑,你就答应我。”

    段滢滢劈头盖脸的说一大堆,就真的拿起桌面上的红酒瓶朝左方向走去。

    阮皙把她莫名其妙说懵三秒,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她漆黑的眼睛睁大,看到段滢滢跑到姜静格的身后,将一整瓶的红酒都从头给淋下去。

    因为订婚宴还没收尾,周围的气氛格外热闹,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段家这位备受宠爱的小姐欺负宾客的荒唐举动。

    甚至是姜静格本人都毫无察觉,她正和旁边的人搭话,想换位子到段易言身旁和他说事。

    结果一瓶红酒就猝不及防地从头淋了她满身,精致浓妆也被毁坏。

    这场盛大的订婚宴毫无悬念被暂停,站在台上的阮玥提着裙摆下来,快准狠的将段滢滢给拉走,明显是交锋过几次,早就熟知其性格,以防这个神经质的大小姐说出什么惊雷的话。

    结果还是迟了,段滢滢对泼了姜静格这事毫无歉意,甚至当着段易言的面,指向了不远处的阮皙“我是替她做的事——”

    顷刻间,在场宾客的视线都压了阮皙一身。

    她面对这些,在安静地外表下,心知肚明是被段家这位小姐给坑了。

    是坑的明明白白,所有人都以为她使唤段滢滢去泼姜静格红酒。,,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