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配的团宠系统(穿书) >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用过了午膳, 白令望回屋子里小憩。

    白裳裳则留在正堂里, 陪王氏说些体己话。

    “娘, 爹爹是不是生哥哥气了?”

    明明早上宣德侯还兴致勃勃地陪着他们去贡院看杏榜,中午就突然没了人影。

    白裳裳想起这个渣爹的过往, 很快就意识到,宣德侯八成是对白令望的落第而感到失望,所以便去西院找叶姨娘那位解语花抚慰心灵去了。

    王氏听到白裳裳的话, 也没有否认, 而是顺势说道“你哥哥这次没有考好, 你爹便觉得他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来, 你回头多督促督促你哥, 让他下次考好一点,知道吗?”

    王氏想让女儿知耻后勇, 努力拼搏奋斗, 顺便督促白令望。

    王氏认为宣德侯之所以会更加偏爱白皓雪, 不喜欢白令望和白裳裳, 是因为白令望兄妹,的确是不学无术, 不成气候。王氏经常自我反省,若她是宣德侯,定然也会更加疼爱聪慧机敏的孩子,而讨厌顽劣不堪的孩子, 而她这一双儿女, 正巧是烂泥扶不上墙, 顽劣到不能再顽劣的败家胚子。

    所以王氏认为宣德侯这样对待她们母子三人,也是情有可原。

    因此,每当宣德侯去叶姨娘那里的时候,王氏都会睁只眼闭只眼,自我开解,觉得是自己这个做娘的没有教好她的这一双儿女,才会令宣德侯感到失望,频频去叶姨娘那里。

    王氏因为没有教好这一双儿女,因而对宣德侯这个丈夫感到愧疚。

    所以宣德侯如何打压她这个正妻,如何抬举叶姨娘这个良妾,王氏都没有丝毫的怨言。

    王氏经常羡慕别人家的孩子,那样的冰雪聪明,才华横溢。

    只可惜,她生不出那种好孩子。

    她的孩子虽然顽劣不堪,烂泥扶不上墙,但他们毕竟是她亲生的。

    王氏比任何人都希望她的这一双儿女能够成才。

    所以她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让白令望和白裳裳知耻后勇,努力拼搏,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白裳裳听到王氏的话之后,微微蹙起了秀眉。

    “娘,你有没有想过,爹爹并不是因为哥哥考得不好才生他的气,而是因为他不喜欢哥哥,所以在爹爹的眼中,哥哥做什么事情都是错的……”

    王氏闻言,微微愣住“裳儿,你怎么能这么想你爹爹?”

    白裳裳捏紧了手中的茶盏,抬起了那双澄莹秀澈的眼眸,安静地看向王氏。

    “我觉得爹爹只是想找理由去叶姨娘那里罢了,他不喜欢我和哥哥,鸡蛋里挑骨头,总能找到一堆理由的。就算今日哥哥杏榜高中,爹爹也会找到别的理由训斥他。”

    王氏察觉到了白裳裳言语之间对宣德侯的不敬之色,以为是白裳裳从前那股顽劣不堪的疯丫头劲儿又上来了,于是立刻蹙起了眉头,呵斥她道“裳儿,不得对爹爹不敬!”

    白裳裳摸透王氏色厉内荏的性格之后,便再也不怕王氏这只虚有其表的纸老虎了。

    “娘,您为什么会放任爹爹去叶姨娘那里呢?您为什么不收拾叶姨娘呢?”

    王氏皱眉道“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哪里会明白呢?这些事情你不要管……”

    白裳裳低声道“是因为娘对爹爹感到愧疚吗?”

    王氏一愣,抬眸看向白裳裳,像是从未认识过她这位不成器的女儿似的。

    白裳裳直视王氏的眼睛“娘,你是因为觉得没有教好我和哥哥,所以对爹爹感到愧疚吗?”

    王氏愣愣地说“我没有……”

    白裳裳像是没有听到王氏的否认似的,缓缓道“就是因为娘对爹爹感到愧疚,所以才会放任爹爹去叶姨娘那里,因为你觉得没有教好我们,你觉得你对不起爹爹……”

    王氏心中最难以启齿的心事被白裳裳宣之于口,鼻头酸涩,眼眶立刻红了起来。

    “你瞎说什么?娘没有……”

    “娘,您没有对不起爹爹,真正应该觉得对不起的人,明明是爹爹才对!”

    “……你说什么?”

    白裳裳抬起秀丽明净的眼眸,委屈地看向王氏。

    但这委屈并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王氏。

    白裳裳替王氏感到委屈。

    白裳裳红着眼眶说道“难道孩儿是娘一个人的孩子吗?难道爹爹就不用负一点责任吗?明明孩儿是爹爹的亲生骨肉,但爹爹却从小就不喜欢我,娘以为爹爹是因为孩儿顽劣不堪所以才讨厌我,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明明是爹爹先讨厌我,所以我才变得顽劣不堪的!”

    王氏看到白裳裳眼中的湿润,母子连心,王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也滚落了下来。

    “裳儿,你爹没有不喜欢你,只要你变得优秀,你爹一定会喜欢你的……”

    白裳裳红着眼眶道“孩儿难道还不够优秀吗?孩儿发明了那么多的东西,替我们侯府赚到了这么多的钱,可是爹爹却从来都没有夸过孩儿一句,我真的是他亲生的骨肉吗?!”

    王氏亦是泪流不止,她何曾不知道她的裳儿已经变得如此优秀呢?但这却远远不够,她的裳儿必须要像白皓雪一样才华横溢,出口成章,才能算得上是宣德侯眼中的优秀。

    只有得到宣德侯首肯的优秀,才能算得上是真正有用的优秀。

    其余的优秀,在宣德侯的眼中,全都没有用。

    王氏眼眶发红,替她优秀的女儿感到心疼,她的女儿受尽委屈,而她却无能为力“你自然是你爹的孩子,世界上哪有不疼爱孩子的父母呢?裳儿,不要胡思乱想,是不是最近课业太多,娘逼你逼得太紧,所以你觉得压力大?若是心情不好,我们就出去踏青,你不是最喜欢玩了吗?”

    白裳裳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扑到王氏的怀里,红着眼睛说道“我最喜欢的不是玩,我最喜欢的是娘亲,我不想娘亲受委屈,明明是爹的错,娘却总是将错怪在自己的身上……”

    王氏被白裳裳的话说得心都快要碎了,明明女儿受到的委屈比她更多,但她这位乖巧懂事的女儿却还来替她鸣不平,她的女儿还这么小,就知道心疼人了,王氏的心中感动不已。

    除去感动之外,王氏更多的,是对女儿感到愧疚。

    她的女儿明明前段时间还天天闯祸,到处惹是生非,像个永远都长不大的闯祸精。

    现在却因为父母不和,被迫一夜之间长大。

    王氏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她对宣德侯的愧疚,渐渐被她对女儿的愧疚所取代。

    这天之后,王氏便开始审视她和宣德侯之间的这段感情起来。

    从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王氏总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教好白令望兄妹,才会导致宣德侯不喜欢白令望和白裳裳,但经由白裳裳点醒之后,王氏逐渐觉得,就算白令望兄妹才华横溢,宣德侯也不见得会多爱他们,因为宣德侯爱的是叶姨娘,所以叶姨娘的孩子便是他最喜欢的孩子。

    王氏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心渐渐冷了下来。

    .

    春闱会试结束之后,所有考生们迎来了十年寒窗苦读最后一道关卡。

    ——殿试。

    殿试在保和殿举行,时间为一天,黎明进场,日暮交卷,只有杏榜上公布的贡生才可以参加殿试,殿试考的是策问,贡生交卷之后由考官们轮流传阅,最后将前十名的试卷交给昭远帝,由昭远帝钦定一甲前三名,即状元、榜眼、探花,赐进士及第。

    殿试的黄榜很快就放下来了。

    百姓们没有想到,上次的会元郎,竟然连中两元,成为昭远帝钦定的状元郎。

    顾无虞中状元,第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

    崔思止中探花,第一甲第三名,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曲游弦第二甲第五名,赐进士出身。

    陈喻琛第二甲第十三名,赐进士出身。

    曲游弦和陈喻琛参加朝考之后,被礼部选中,成为翰林院的庶吉士。

    那日为洗清国子监污名而前去云华观查案的五名监生里,便只有白令望没有入朝为官了。

    白令望这段时间以来,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郁郁寡欢,垂头丧气,哪里都不想去。

    陷在自艾自怜的情绪里不可自拔。

    直到白裳裳在一个明媚的清晨,推开了白令望紧闭的房门,将筒车的图纸铺展到他的眼前。

    “哥哥,快来帮我做个东西,只要这个东西做出来,我们家的大米棉花就可以增产啦!”

    白令望的眸光看向这歪七扭八的图纸,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裳裳声情并茂地向白令望介绍了筒车的构造,筒车的好处,以及美好的未来,于是白令望的眼神,从一开始的郁郁寡欢,慢慢变得精神饱满,继而变得浑身充满了斗志。

    “妹妹,哥哥我马上给你做出来!到时候咱们去田庄里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推行开来!”

    白裳裳看到白令望朝气蓬勃的模样,这才在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爱情虽然不能创造奇迹,但是亲情可以。

    白裳裳坚信,总有一天,白令望会成为齐国最优秀的栋梁。

    她要让齐国的朝廷,哭着求着让白令望去上朝。

    不久后,白令望发明了筒车,利用河流水动力,木轮改变河水传递的方向,自动灌溉农田,这项发明极大程度地改变了从前人工灌溉的方式,提高了农户们灌溉农田的效率。

    起初,这项发明只在王氏的农田里推行,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农户们开始注意到这个能够节约人工成本的筒车,于是开始请求白令望制作更多的筒车卖给他们。

    白令望不缺钱,所以只收取了少量的材料费,开始免费制作筒车给他们。

    他这个举动,更是赢得了农户们一片掌声,受到众人的爱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