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养了一只小狼崽 > 眼泪
    “胃溃疡?”陆云泽有些惊讶, 他记得姥爷的胃癌就是在幽门, 是一个溃疡型的胃癌,等到后来终于开始疼了, 去医院检查的时候,直接就说是恶性了。

    原来在十年前……这还只是个小小的溃疡。

    “对啊,都没什么感觉。”曾姥爷给他瞧了瞧药, “医生给开四盒这个,让我吃完。哎, 那胃镜可太折腾人了,姥爷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做了……”

    陆云泽眨了眨眼,面孔却是立刻就严肃了, “不行,姥爷,咱们得听医生的。等着四盒药吃完,我陪姥爷再去医院做一次胃镜。”他十分认真,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算曾老头觉得挺没必要的,又和外孙挣扎了一下,也没能改变外孙的态度,只能苦哈哈的答应了下来。

    贺邵承在边上翻阅着小学六年级下学期的课本,是他和班主任借过来的。

    他儿时跟着母亲学过德语和英语,英文的语感十分好, 白天自习课已经把英语课本翻阅完毕,这会儿正在看数学。他抬头看了一眼么儿,感觉到对方此时的态度格外严肃, 心里也有些讶异。不过想到毕竟是有关曾姥爷身体的事情,贺邵承又低下了头,没有多想这些事情。

    数学教的几个公式被他记在了心里,尽管心里明白自己肯定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他还是没有告诉陆云泽明天自己就会去参加跳级考试。

    他想要直接走到么儿的教室里,坐在么儿的身边。

    陆云泽还在那拉着曾姥爷,教育他注意身体的事情“胃里都有溃疡了,姥爷,辣酒这段时间都绝对不能喝,以后也要少喝,顶多去买一点啤酒。其实烟也是……直接抽烟草对肺特别不好,咱们少抽一点,如果能戒掉更好。”

    曾老头愁的头发都要全白了“么儿,饶了姥爷吧,姥爷都抽烟草这么多年了……你给我外面的香烟,姥爷也抽不惯啊!”

    “可那对身体不好啊,”陆云泽抿着唇,小脸认真极了,“年纪大了就该注意身体了,现在没生病所以不重视……可以后呢?”

    曾老头叹了口气,虽然知道是这个理,但到底这会儿他还没病过呢,并没有办法像外孙这样严肃对待。他摇了摇头,“人哪有不死的?姥爷就这点爱好……也不求活多长,每天这口烟就和饭似的,哪说断就能断的?么儿呀,饶了我吧!”

    他话一说完,就见陆云泽的眼眶湿了。

    陆云泽还不肯让眼泪掉下来呢,但到底是阻挡不住发酸的鼻根,眼眶里这会儿已经蓄满了泪,稍微眨一眨就能落下来了。他也不说话了,知道自己只要开口就能带上哭腔,太不体面了。可他真的没有办法冷静,贺邵承上辈子给曾姥爷找了那么多医生,最后都救不回来对方,癌症扩散到全身,最后每天都得打吗啡才能不疼……

    他真的不想姥爷再生病了。

    贺邵承感觉到忽然安静了,又抬起头看身旁的么儿,接着就是一怔。

    他的么儿……哭了?

    曾姥爷坐在椅子上,这会儿瞧着外孙绷着小脸的样子,心里也一惊。他是鲜少见陆云泽哭的,小东西又有主见,这一个暑假就忙出了一万多块钱的收入,在他眼里都能算是个小大人了。可这会儿又给哭了,还是因为他健康上的事情,曾老头心就虚了,又带着些心疼,终于服了软“行……行,姥爷听你的,姥爷都听你的!”

    他伸手给外孙擦了擦眼睛,粗糙的拇指上还有着这辈子都洗不掉的黑印子,“就这点事儿嘛……又掉金豆豆了。”

    陆云泽自己揉了揉眼睛,沙哑的“嗯”了一声。

    他这样说了,曾姥爷今晚果然就不抽烟了,上楼睡觉前还很老实的刷了个牙。贺邵承后来也没有再看书了,只是安静的在边上陪着陆云泽。陆云泽自己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大脑里忍不住的回忆起了上辈子的事情。他想起了和姥爷告别的那一天,想起了自己在贺邵承怀里痛哭不止的那一天,也想起了人生的结尾,贺邵承一边流血一边嘱咐他去香港的那一天。

    情绪控制不住的低落了下去,陆云泽又揉了揉眼睛,把眼眶都揉红了。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他应该冷静一点,以后再好好的劝姥爷保重身体,慢慢的改变姥爷的生活习惯。但这些记忆都是最令他痛苦的记忆,如今重生了,也始终让他心惊胆战,生怕自己的这一世根本无法改变那些可怕的结局。贺邵承在他身旁已经紧紧的皱起了眉,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他按住了么儿揉眼睛的手,同时又抚住了对方的额头,强迫着陆云泽看向自己。

    “别揉了。”他的嗓音十分低哑,“再揉要揉肿了,我去拿毛巾来给你擦。”

    “贺邵承……”陆云泽吸了吸鼻子,又眨了眨眼睛,睫毛已经沾在了一起,和平常浓密均匀的模样完全不同,“我……会不会很奇怪?”

    贺邵承的指腹在那光洁的额头上抚了抚,“不会。你担心曾姥爷……我能理解。”

    陆云泽又吸了吸鼻子,抱住了贺邵承的腰。

    他坐着,贺邵承站着,刚好能够抱到对方。他不知道这一瞬间贺邵承猛的僵硬了身体,只是终于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这个熟悉的怀抱里,让他紧绷的情绪一点一点的放松了。如今曾姥爷还活着,贺邵承也还活着,他们一家都在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陆云泽这才慢慢的平静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松开了手。

    他的眼眶还微微红着,对着贺邵承露出了个笑,“我好了……谢谢你让我抱了一下。我们去洗澡吧,不早了。”

    “……好。”贺邵承的身体还有些紧绷,嗓音也依旧是青春变音期的沙哑,“别再揉眼睛了,么儿。”

    “嗯。”被这样喊着,陆云泽也不计较了,还乖乖的点了点头。

    剧烈的情绪波动总是让人很累,陆云泽洗漱完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眼帘垂着,眼眶还有些红。贺邵承坐在一旁,安静的凝视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关灯。他忍不住的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抚了抚陆云泽的发丝,接着才一起躺进了毛毯里。他其实很想和陆云泽说一句“别哭”,因为自己只要看到对方的泪水,心口就钝痛的厉害。

    就好像……一直欠着么儿什么似的。

    贺邵承在黑暗之中睁着眼睛,又过了一会儿才睡下了。

    他第二天如常的起床,刷牙,用早餐,和陆云泽一起去学校,再走到小学部的楼里。但他没有进教室,而是直接去了老师办公室,坐下来写了半个上午的试卷。小学虽然已经有好几门课,包括科学、思想品德等等,县城里的这个更是五年级就开始教了英语,但作为考核,依旧只计算语、数、英三门的成绩。

    三个小时的试卷,贺邵承只写了一个半小时。他额外花了二十分钟全部检查了一遍,之后才交给了老师。对着答案批改的教师越批越惊讶,因为这个说要跳级的学生把初一的题目都做出来了!

    三份卷子,三个满分,没有一点问题。

    贺邵承就这样通过了跳级考试,可以直接前往初一一班上课。

    他拿着书包和老师道了谢,在十点的大课间走到了教室门口。

    这会儿大多数学生还在外面玩呢,但陆云泽不可能跟着这么幼稚,正自己坐在椅子上,盯着手里的英雄钢笔发呆。转眼入学都一个星期了,明天就到了周末休息的时候,他想着要不要去百货大楼对面那两个店瞧一瞧,看看什么货卖的好,下一次多进一点,再赚点钱,给年底买认购证攒一攒。然而就在他盯着笔尖发愣时,肩膀却是忽然被拍了一下。

    “么儿。”贺邵承微微勾着唇,嗓音里面带着一点笑意,“我来了。”

    “诶?来玩么?”陆云泽看到他也不惊讶,毕竟这会儿只有贺邵承会拍他肩膀,“唔,你怎么把书包也带过来了?”

    “我跳级了。”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考了一份试卷,就过来了。教务处的老师让我马上和这里的班主任说一声。”

    陆云泽眨了眨眼,现在才是真的呆住了。

    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前几天晚上贺邵承都在看书,想必就是在准备这个的……不过,也太快了一点吧?他瞅着贺邵承又呆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开了口“哦……行啊,好……那么我们就在一个班读书了……”

    大课间快结束了,教室里也陆陆续续有了同学回来,看到一个生面孔,都十分好奇。不过贺邵承始终只在乎陆云泽一个人,因此也没有在意别人盯着自己的目光。他又笑了笑,在心里慢慢的咀嚼着“同学”这两个字,只觉得空了几天的心口总算是被填满了。

    “不过,我边上有人了。”虽然还没和那个腼腆的小姑娘说过几句话,但陆云泽还是记得自己身边有个同桌的,“嗯……要不你先坐我后面?这个位置空着的。”

    贺邵承瞥了一眼现在这个课桌上的书本,坐到陆云泽的身后去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