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答应升职记(清穿)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锦秋出了钟粹宫就把头上的簪子给收了起来, 回头看了眼钟粹宫眼里闪过害怕。

    她手里的这个东西有问题,握在手里紧紧拽着没敢打开给小主儿看,甚至拿帕子裹得严严实实。

    “小主儿,这东西肯定有问题的,奴婢在博尔济吉特氏庶妃那里也看到过一串。”

    “听说这东西统共只有三串,奴婢怀疑这个是坤宁宫的。”

    她怀疑是孝昭皇后的东西。

    这东西很珍贵,太皇太后就送出去了三个, 后来的人不知道, 可宫里第一批老人是知晓的。

    孝昭皇后,皇贵妃,还有之后进宫的博尔济吉特氏庶妃。

    锦秋是因为盯着承乾宫的眼线提过几句,才这么害怕。

    因为皇贵妃还是贵妃的时候特别珍视那手串, 后来那手串断了珠子摔坏了还伤心了一些日子, 皇上赏赐了不少东西进承乾宫皇贵妃这才高兴。

    皇贵妃这东西是太皇太后赏赐给她的, 为了不厚此薄彼孝昭皇后也有一串。

    仁孝皇后薨逝后,那时候后宫就两个巨头,送好东西自然不会吝啬不给另一个。

    皇贵妃的被皇上收走了, 昨儿她还见到过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手上还带着,那这个就是孝昭皇后的了。

    孝昭皇后的东西为何在惠嫔手里, 为何惠嫔娘娘让她把这个放到小主屋里?

    她是要害小主儿孩子的,难道这东西有问题?

    拿着有问题的东西是惠嫔处理过的, 还是本身就有的?

    锦秋觉得她突然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这东西如烫手山芋, 有可能牵扯出更深的秘密, 牵连小主儿。

    温暖只听了锦秋的话背脊一阵发寒。

    看来惠嫔不仅是想害她的孩子,还想治她于死地。

    “这东西不能久留。”

    留下来就是祸事,到时候说不定小命难保。

    这边刚说不能久留,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温暖看了锦秋一眼面色一变,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赶紧让锦秋扶着自己起身往外走,

    刚走到偏殿的厅里,小喜子踉跄的被挤了进来,险些摔倒地上。

    站稳之后飞快的走到小主儿身边,此时小桃和小春子也进了厅里,站在小喜子身后。

    温暖被锦秋扶着还没来得及坐下,就看到纳嬷嬷以及好几个宫女太监走了进来,还有承乾宫的明月。

    “这是做什么?纳嬷嬷?明月姑娘?这带着这么多人跑到长春宫来所为何事?”

    纳嬷嬷进门就盯着锦秋的头瞧,看到锦秋头上的簪子已经取了下来,眼神一冷。

    锦秋下意识的躲在小主儿身后,瑟瑟发抖。

    “回贵人小主儿的话,您身边的丫头锦秋偷了我们娘娘的东西。”

    纳嬷嬷敷衍的给温贵人请了个安,眼神直直的盯着锦秋道。

    “东西?什么东西?”温暖蹙眉。

    “是一只簪子,娘娘刚进宫不久皇上送给娘很的。”

    “那东西我们娘娘很是珍视,没想到锦秋去了一趟钟粹宫娘娘的东西就不见了。”

    “我们娘娘本就病了,知道东西被偷急得不得了。”

    “老奴见不得我们娘娘着急,立马禀了皇贵妃娘娘便带着奴才来了长春宫,若是有怠慢的地方还望贵人小主儿担待一二。”

    纳嬷嬷板着脸盯着锦秋说道。

    说完就想让身后的宫女去拉锦秋,温暖美目一瞪伸手一拦。

    小喜子飞快的挡在小主儿面前,小春子和小桃亦是一左一右拦着。

    温暖冷笑一声,明白惠嫔打的什么算计了,栽赃陷害。

    “什么叫锦秋去了钟粹宫一趟,你们娘娘的东西不见了?”

    “锦秋是去找相熟的小姐妹的,如何会进惠嫔娘娘的屋子?”

    “我们娘娘的东西确实是锦秋去了之后就不见了,贵人小主儿可让老奴搜一搜锦秋便能知晓她到底有没有行窃。”

    那东西本就在锦秋的手里,只需搜一下就能搜到,纳嬷嬷仰着下巴瞪着锦秋。

    “搜?”

    温暖气笑了,拉着锦秋走了两步坐在了上座,小喜子几人紧跟着护在小主儿身边。

    “纳嬷嬷是不是在惠嫔娘娘身边久了,一直得惠嫔娘娘的重用,威风惯了?”

    “你有什么资格搜本宫身边的人?”

    “你说本小主儿身边的锦秋偷了东西,就要来搜,谁给你的权利?惠嫔娘娘吗?”

    “贵人小主儿,老奴自然是禀了皇贵妃娘娘的,否则老奴也不敢带人过来。”

    纳嬷嬷这样一说,一直安静站着的明月适时的开口。

    “贵人小主儿,钟粹宫丢了东西,有人见到是您身边的锦秋拿了,皇贵妃娘娘想着秉公处理,让奴婢跟着过来瞧一瞧。”

    纳嬷嬷急急忙忙的跑到承乾宫说有人见到锦秋偷了惠嫔娘娘的簪子,让皇贵妃娘娘给予权利带人来拿锦秋,搜查东西。

    皇贵妃虽然怀疑,但纳嬷嬷说的有理有据,她也就让明月跟着来了一趟。

    温暖看着明月,再看纳嬷嬷。

    锦秋刚从钟粹宫回来,那边就紧接着带人过来找锦秋,只怕不是找簪子那么简单,应该是找珠串。

    那是孝昭皇后的东西,若是在她的人的手里找到,多少嘴都说不清了。

    “这东西对我们娘娘很重要,还希望您配合老奴让我们搜一搜锦秋。”

    “呵……本小主儿要是不同意呢?”温暖冷笑。

    “那老奴不得不怀疑您要包庇锦秋。”

    锦秋听到纳嬷嬷的话面色通红。

    “纳嬷嬷休要冤枉奴婢,奴婢根本没有偷惠嫔娘娘的簪子。”

    “有没有偷不是你说了算,有人见到你偷了,不然老奴如何敢确定直接来找你?”

    隔壁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听到院儿里的奴才禀报,说是西偏殿有动静,她担心这边出了事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见到的是温贵人身边的奴才像护着小鸡一样围着温贵人。

    明月和纳嬷嬷带着宫女太监虎视眈眈像要吃了温贵人几个,美目一瞪,面色一沉。

    “你们这是做什么?人多欺负人少?”

    “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和主子对峙?”

    “温贵人可是有孕的人,你们这架势是故意想吓着她,让她动胎气?”

    纳嬷嬷可不敢担这罪名,恭敬的说道

    “庶妃小主儿误会了,奴才们只是来找东西的。”

    “找东西需要这么大张旗鼓的?”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哼了一声,走到温贵人面前担心的问道

    “温姐姐可有事?”

    “宝音格格,我没事。”温暖从她笑了笑说道。

    “真没事?”

    “放心,就是气势上不想输给一群奴才。”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仔细看了看温贵人,见她真没事看着纳嬷嬷等人问道

    “她们这是想干什么?”

    “是想冤枉我身边的丫头偷了东西。”温暖说道。

    “奴才没有偷东西,他们一进来就是这阵仗要搜奴才的身,小主儿护着奴婢……”

    锦秋红着眼委屈的说道。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一听扫了眼站在最前面的纳嬷嬷。

    “是你要搜身?宫里面可以随便搜身的?”

    “奴才是禀报过皇贵妃娘娘的,贵人小主儿,庶妃小主儿体谅一下。”

    纳嬷嬷不会因为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来了就胆怯,既然来了就不能空这手回去。

    温暖看这架势是不会善罢甘休,看了眼气的面色通红,一脸委屈的锦秋。

    “本小主儿若是不让你们搜一下,未免落得一个包庇的罪名。”

    “只是搜可以,但不能白白让你们搜了,也不能是钟粹宫的人搜。”

    “当然,这最后若是没搜出什么东西来,本小主儿可得亲自去钟粹宫讨个说法,不能让你们白白的冤枉了人。”

    明月明白温贵人的顾及,点了点头说道

    “自然,皇贵妃娘娘不会让人随便冤枉了谁。”

    “纳嬷嬷你呢?你可是代表惠嫔娘娘?”

    温暖看向纳嬷嬷,若是没搜出什么来,惠嫔再来一个不知情,她可咽不下这口气。

    “老奴不敢代表惠嫔娘娘,老奴只是个奴才娘娘是主子。”

    “但老奴拿性命担保,锦秋偷了东西。”

    纳嬷嬷确定东西在锦秋那里,毫无畏惧的说道。

    温暖看了眼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有她和承乾宫的明月可以作证。

    纳嬷嬷言辞凿凿,之后可别怪她咄咄逼人要她的命了。

    “那就劳烦明月姑娘了。”

    锦秋上前一步站在那里,明月上前仔细的在她身上搜索,然并没有搜到什么。

    纳嬷嬷一直盯着明月,看明月并没有搜出什么,面色一变。

    温暖冷笑。

    “纳嬷嬷,你信誓旦旦的说锦秋偷了东西要搜身,现在你又有什么说法?”

    纳嬷嬷眼珠子一转,张口又道

    “许是锦秋回来藏了起来,让人搜一搜她的屋子。”

    温暖淡淡的说道

    “锦秋回来直接进了本小主儿的屋子,你是说她藏在本小主儿的屋子里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纳嬷嬷梗着脖子说道,锦秋的东西是拿回来了的,她让人跟着锦秋看着进了长春宫的,不可能没有。

    锦秋身上没有,肯定是在屋子里。

    “你干脆说那东西就是本小主儿拿的就行了,本小主儿让你进去给你机会放进去如何?”

    温暖突然手一拍桌子,气愤的说道。

    锦秋见小主儿这模样,吓得赶紧走到小主儿身边,伸手顺了顺小主儿的背。

    “小主儿,您别生气小心身子。”

    “温姐姐别激动。”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吓了一跳,紧张的开口,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肚子。

    纳嬷嬷可不敢担这罪名,虽然她就是这么想的,也想这么安排。

    “贵人小主儿这话老奴不敢认,老奴只是推测锦秋在您不注意的时候放在了您的屋子里。”

    温暖气的眼睛冒火,锦秋看向纳嬷嬷言辞犀利的说道

    “小主儿,奴婢根本没偷东西,奴婢怀疑她们就是想栽赃嫁祸。”

    “或许钟粹宫根本没丢东西,她们只是找个借口大张旗鼓的过来惹得您生气恼怒,毕竟您这才一个来月的身孕忌讳大喜大怒。”

    “奴婢怀疑纳嬷嬷心思不纯,蓄意栽赃实际是盯着您的肚子,想谋害皇嗣。”

    锦秋这话一出,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瞪大眼深觉是这个可能。

    就连明月也觉得有可能是这样,毕竟锦秋身上并没有搜到什么东西,且纳嬷嬷一直咬着人不放。

    搜屋子肯定不能让人搜的,奴才的屋子还好,温贵人的屋子不是她们能做主的了。

    “贵人小主儿,奴婢回去请示皇贵妃娘娘,您稍安。”

    温暖对明月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说道

    “宝音格格,怕是要麻烦你了,此事须得请太皇太后替我做主了。”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起身看向纳嬷嬷,嗤笑一声。

    她还是比较信温贵人的,锦秋应该不会蠢到跑去钟粹宫偷东西,温贵人让请太皇太后自然也是不怕被查。

    这些人应该是冲着温贵人的孩子来的,要动这个孩子,得先过她这一关。

    “你休要胡言乱语揣测……”

    纳嬷嬷听到锦秋的话气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到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离开这才指着锦秋想要大骂。

    然刚一开口,话都被打断了。

    温暖突然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抚着额头,又对着身边站着的小喜子说道

    “小喜子,你去传太医来一趟,本小主儿看见这些人心里不顺畅,须得诊诊脉。”

    锦秋多激灵的人,没给纳嬷嬷在说话的机会,对着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纳嬷嬷请吧,我们小主儿心气儿不顺,为着皇嗣着想你们去外面候着吧!”

    纳嬷嬷等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想说话可又不敢担上怠慢皇嗣的罪名。

    几人不甘心的出了屋子,小桃和小春子在门口盯着外面的人。

    等到纳嬷嬷出去之后,温暖和锦秋松了一口气。

    此时闹大了,温暖不允许吃下这个闷亏。

    惠嫔想害她,设计让锦秋拿回了那珠串,借由找发簪的机会想要搜出那珠串。

    明面上这个东西推算出来是孝昭皇后的,若是她宫里有孝昭皇后的东西,温暖解释不清。

    总不能说是惠嫔给的,谁会相信?

    这孝昭皇后死后做了什么别人不知道,太皇太后应该是知道的,她必然会被太皇太后怀疑,失去太皇太后的庇护。

    宫里巴豆一事,说是鳌拜的手笔,可她清楚是谁。

    那敬嫔屋里的布娃娃有着太子的生成八字,不难猜出是孝昭皇后透露出来的。

    毕竟太子生辰八字不可能是皇上,或者太皇太后泄露出去的。

    孝昭皇后临死前安排了不少事情,万一太皇太后把她当成孝昭皇后的刀,她小命都难保。

    皇贵妃听了明月的叙述,觉得是惠嫔想害温贵人,下了套。

    一个宫女从西六宫跑到东六宫东西,怎么想怎么怪异。

    当然此事就不是让奴才去搜个宫女那么简单了,她得亲自去看看了,顺便让人去钟粹宫通知惠嫔。

    太皇太后那里,博尔济吉特氏夸大其词的说钟粹宫的纳嬷嬷要搜宫,气的温贵人险些动了胎气,太皇太后面色一沉。

    奴才搜宫好大的胆子。

    长春宫一个没有主位的宫殿,皇贵妃和太皇太后亲自走了一趟,倒是温暖的荣幸了。

    两位大佬到的时候瞧见温贵人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温暖捂着肚子想要下床请安,太皇太后沉声道

    “温贵人躺着吧,等太医来瞧瞧再说。”

    温暖白着脸谢恩,忐忑的坐在床上。

    小喜子后一步请来了太医,紧跟着的还有大步而行的皇上。

    温暖看到皇上的一刹那委屈的不行,鼻子一酸,眼眶泛红。

    康熙一看温暖这模样,这心一紧。

    瞧这委屈的,他何曾看到温贵人这副模样。

    “可有哪里不舒服?太医快瞧瞧怎么回事?”

    太医喘着粗气,他是被小喜子拽着往长春宫跑来的,还没来得及顺过气,立马跪在地上帮温贵人诊脉。

    温暖确实是被气着了,所以太医把脉的结果是温贵人略微有些动了气,但没什么大碍,静养几日便可。

    温暖没事,那么搜宫一事便要解决。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作为在场的证人,气愤的开口。

    “那纳嬷嬷可威风了,搜了锦秋的身没搜到东西,竟然想搜温姐姐的屋子,温姐姐才气的身子不适。”

    “何时做奴才的有权利搜主子们的屋子了?”

    康熙黑着脸,沉声道

    “那奴才当真这么说过?”

    妃嫔的屋子岂是奴才想搜就搜的?谁给的胆子?

    太皇太后瞥了眼惠嫔,惠嫔一惊。

    “臣妾不知纳嬷嬷说过这些话。”

    纳嬷嬷在门外自然不能回答问题,只有惠嫔尴尬的开口。

    “这……奴婢当时也在,纳嬷嬷却是有想搜贵人小主屋子的意思。”

    当时温贵人虽言语下套,可纳嬷嬷并不觉得有错,那就有搜宫的意思。

    明月犹豫了一下,担心皇上误会,又接着说道

    “皇贵妃娘娘的意思是看看锦秋身上可有东西,并未提过搜屋子。”

    皇贵妃点了点头。

    “臣妾以为有人见到锦秋偷东西,就让明月走了一趟,并未想到不是简单的偷窃之事。”

    锦秋猛地跪在地上,请求皇上,太皇太后做主。

    “请皇上,太皇太后做主。”

    “纳嬷嬷冤枉奴婢偷窃惠嫔娘娘的簪子,奴婢不过是应了钟粹宫从前认识的姐妹去叙叙旧,没成想回来就被安上偷窃的罪名,害的小主儿也气的身子不适。”

    康熙看向惠嫔问道

    “惠嫔,你确实掉了簪子?”

    惠嫔面色也不是很好,本就气病了,但皇贵妃通知她了,自然也就过来了。

    她以为应该很顺利,纳嬷嬷直接过来抓了锦秋就行,哪知道锦秋狡猾把东西藏了起来,有了现在的后续。

    接下来的戏自然要继续,不然白费功夫了。

    “是,那是臣妾当年进宫皇上给臣妾的簪子,臣妾一直欢喜时时戴着,今儿却不见了,找了许久未找到。”

    “之后有丫头说看到锦秋手里拽着东西出了钟粹宫。”

    提到丫头自然免不了传那丫头对峙。

    锦秋见到那丫头之后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皇贵妃看着锦秋的面色有些疑惑,遂比皇上率先开口问道

    “你可有亲眼见到锦秋拿了簪子?”

    “奴婢亲眼见到锦秋拿了东西,不会有错。”

    那丫头跪在地上,坚定的说道。

    “你胡说,是你约我去钟粹宫,却来陷害我拿了惠嫔娘娘的东西。”

    这丫头原是一直约锦秋去钟粹宫的宫女,锦秋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惠嫔娘娘排着戏让人诬陷她,人证都找好了,可今儿锦秋见都未曾见过这宫女。

    “我是和你交好虽经常约你,但我最不耻偷东西的人。”

    那丫头看着锦秋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忍,面色复杂的说道。

    太皇太后叹口气,忍不住摇了摇头,只觉的后宫之事有些糟心。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扯了扯太皇太后的一角。

    太皇太后淡淡的开口。

    “既然有证人,那就搜一搜屋子。”

    温暖眼里闪神闪了闪,看了眼小喜子,小喜子对着小主儿轻轻点了点头,温暖垂下眸子思索一下开口。

    “皇上,太皇太后。”

    “嫔妾不信锦秋会偷东西,自然可以接受搜宫。”

    “但在这之前纳嬷嬷对嫔妾不敬,且用性命担保锦秋偷了东西。”

    “嫔妾自进宫后从未与人主动交恶,却有人想陷害嫔妾身边的人。”

    “宫女偷窃重者仗杀,锦秋若没做过被冤枉,那冤枉人的也希望皇上能给个警示,以免后宫他人不以言语为忌,随便攀扯他人。”

    温暖的话让惠嫔忍不住一僵,怀疑的眼神看向温贵人,本是有把握的事情心里有些不确定了。

    康熙看温贵人垂着眸子,面色苍白,手摸着小腹,言语却不客气。

    今日之事康熙不知道是谁的错,但温贵人这样,倒让他觉得硬气,不似长春宫的人做错了事一般。

    而看惠嫔眼神闪烁,惊疑不定,倒像是心虚不敢应承。

    “温姐姐说的有理,如果锦秋是冤枉的,那就得重罚纳嬷嬷。”

    “这后宫里若是都谁随便冤枉人,不用负责任,那嫔妾也可以认为今日是惠嫔娘娘指使纳嬷嬷故意来长春宫闹事,温姐姐的肚子可还没满三月,未必不是想要害温姐姐的孩子。”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是站在温贵人这一边的,自然也觉得温贵人的话有理。

    说了的话就要负责,不然今后谁都敢胡言论语不负责任了。

    “宝音格格可别胡乱攀扯,本宫可没起这样的心思。”

    惠嫔可听不得博尔济吉特氏庶妃的话,面色一沉不悦道。

    “皇上您看,惠嫔姐姐多生气啊!嫔妾就说了几句她就不高兴了。”

    “依嫔妾看今儿是温姐姐心态好,不然这情况不定会怎么样,您可没看到纳嬷嬷当时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模样。”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向来有太皇太后撑腰,在惠嫔等人面前从来不觉得低人一等,不客气的回道。

    而温贵人的话是预防,若是没做等于还击惠嫔,太皇太后也并不觉得这话不对,后宫里本就该有秩序。

    “温贵人和宝音说的没错,宫里随意攀扯不可轻易饶恕。”

    惠嫔深吸一后气,在心里一直念叨,不会有差错的,她不会次次算计落空,有人看着秋锦进长春宫的,不会有问题的。

    “臣妾相信宫女和纳嬷嬷的话,请皇上搜宫,若真如温贵人所说,那便以随意攀扯构陷他人之罪处置便是。”

    “梁九功,这长春宫里里外外都好好搜一搜。”

    惠嫔一说完,康熙看了眼梁九功。

    温暖看着惠嫔,惠嫔也盯着温暖,四目相对温暖冲着惠嫔笑了笑,惠嫔一愣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没多久梁九功一无所获,长春宫干净的不能再干净。

    惠嫔面色一变,脱口而出。

    “不可能……”

    这句不可能让康熙,太皇太后眼神一沉,心里有数了。

    “怎么不可能?锦秋是被钟粹宫的宫女写信唤过去的,不是她主动过去的。”

    “这东西没搜到你觉得不可能,你宫里的宫女咬着锦秋,纳嬷嬷也咬着锦秋,真是好没道理。”

    博尔济吉特氏庶妃怪异的看向惠嫔。

    “臣妾的发簪确实不见了。”

    这下换惠嫔白着脸,她感觉到皇上和太皇太后情绪的变化,慌乱的开口。

    “惠嫔娘娘,钟粹宫那么多人,您检查过自己宫里吗?是否只听了这宫女的一面之词?”

    温暖看差不多了适时的开口。

    康熙本就对惠嫔迁怒,发觉长春宫并未搜到东西,给了惠嫔一个冷刀子。

    “搜一搜钟粹宫。”

    没多久,梁九功手里捧着东西进来走到皇上面前。

    康熙看着呈上来的簪子,再看梁九功手里另一个用小匣子装着的东西,惠嫔险些跌坐在地。

    这匣子里的东西康熙倒没急着看,而是拿起了簪子。

    “回皇上,那个宫女的床底下有个放东西的匣子,里面不少的银钱首饰。”

    “这簪子和这匣子放在一起包着,奴才就一并拿了过来。”

    其实是搜到东西的时候梁九功不小心打开了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