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白甜她黑化了[重生] > 第23章 第 23 章
    面对斯越, 大多数都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哪怕有委屈也只能憋在心里。

    田文文缩着脖子低下头,斯越收回目光,看赵泽把葱油饼接过去一大块,踢了他一脚,赵泽懵了一瞬“不是,越哥你踢我干嘛啊?”

    斯越坐在他位置, 是挨着白颂遥的, 看她一眼“我的呢。”

    白颂遥递给他“在这里。”

    也是一大块,比赵泽那块大,斯越心情好了点,其他男生纷纷殷切的看着白颂遥, 等待着分食。

    这葱油饼其实没多新鲜, 但是仙女妹妹的那就感觉不一样了, 谁不想沾沾仙气儿啊。

    旁边偷偷往这边看的几个女生低声嘀咕,“神经病,不就是几块葱油饼嘛, 竟然抢成这个样子。”

    “就是,白颂遥可真穷酸, 不像我们绮绮,真千金大小姐。”

    “是啊, 绮绮, 你这项链真是太好看了。”

    以前夏绮的作风就像个富家小姐似的, 以她为首的女生也多半虚荣, 曾经还怀疑过夏绮是不是真的有钱,现在看到她的项链是再也不怀疑了,鼓足了劲儿吹捧她。

    夏绮其实有些心虚,其实她并不是真正的富家小姐,虽然之前她的家境也还不错,但是跟真正的有钱人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现在听着这些吹捧,夏绮虽然面露笑容,心里却落不到实处,她偷偷看白颂遥,少女正和一群人坐在一起,安静小口的咬着手中葱油饼,一点没有嫌弃的样子。

    夏绮不明白,为什么白颂遥这么有钱还不说出来,还要吃这种东西?

    夏绮又感觉有些不屑,白颂遥放着白家这么多好东西不要,打扮得这么朴素又有谁真的喜欢她的?

    她的心里略微好受了一点,只希望母亲早日真正坐上白家的女主人的位置,以后她就能青云直上了。

    一下午的课外活动结束,白颂遥因为斯越事先为她准备好的防晒霜和帽子倒没有受什么罪,其他学生却是怨声载道,就连张小雪都狠狠骂了几句。

    白颂遥发觉张小雪最近越发开朗一些了,她也真心替她高兴。

    第二天班主任的课上,班主任说了一件重要的事,“学校的夏季运动会即将要开始了,我们班有没有同学要报名?”

    天气这么热,学生们对运动会丝毫没有想法,完全没有任何心思。

    班主任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情景,笑了笑说“大家也知道我们学校每年的运动会都很出名,据说苏冀也会来参加我们学校的运动会,前三名还可以和苏冀合影互动。”

    大家一听苏冀,立刻来了精神,几乎是全班都举了手,“老师我要参加!”

    “我也要!”

    “我也是我也是,我一定要赢得比赛和苏冀合影。”

    班主任离开之前让体育委员把大家名字记下。

    白颂遥,张小雪,斯越是没有举手的。

    白颂遥和斯越都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张小雪平时柔柔弱弱,自然也争不过大家,而且她并不像同龄女孩子那样迷恋苏冀。

    体育委员记录下大家的名字,站上讲台,再次核对名字说道“我们班除了白颂遥,斯越,张小雪,几乎所有人都参加了。”

    体育委员抬头“白颂遥同学,你确定不参加吗?”

    班上学生看向白颂遥,大家之前都见识过白颂遥跑步的速度,却不知道她在其他方面强不强,不少人还真有点好奇。

    白颂遥正准备摇头,夏绮笑着道“体育委员,你就别开玩笑了,白同学那身子骨这么柔弱,怎么能参加运动会?”

    她其实是有些忌惮白颂遥会参加,之前在商场的枪击活动,夏绮就被白颂遥秒杀了一次,就没有得到苏冀的演唱会门票,这次如果还是被秒了,也会失去和苏冀合影留念的机会,她不希望白颂遥参加。

    白颂遥原本也没有心情参与,但是听夏绮这话里有话的意思,她哪里听不出来,又哪里不明白她的深意。

    既然是她害怕了,就算白颂遥没兴趣也要去抢了。

    “我报名。”她忽然说。

    夏绮心里咯噔一下,怒得瞪她一眼。

    体育委员“请问你参加哪些项目?”

    “夏绮参加了什么,我就参加什么。”

    这可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喜欢看戏的同学们暗中唏嘘,眼中有些兴奋。

    他们甚至已经习惯了白颂遥和夏绮的争斗,这两个人仿佛水火不容一样,每次都能给他们枯燥的学习生活添加乐趣。

    体育委员说出夏绮的报名项目,有跳远,接力跑。

    白颂遥“就这两个?”

    夏绮面色难看,这语气是什么意思,瞧不起她?

    体育委员“是,就这两个,还要再加吗?”

    白颂遥平静的坐在自己课桌面前,“顾明宇参加了什么项目?”

    教室里的抽气声更大了,白颂遥胆子也太大了吧,不会真的要挑战十项全能的顾明宇吧?

    体育委员隐隐有些小兴奋“有射箭,跑步,篮球……”

    白颂遥懒得听下去“他选的,也给我加上。”

    体育委员虽然想看到这样互相厮杀的场景,但是也有些担心“你报了这么多项目,顾得过来吗?”

    白颂遥“写上。”

    体育委员靠好拽。

    “好的。”

    教室里过于安静,顾明宇回头看白颂遥,白颂遥却并不看他,他蹙了蹙眉。

    再次被白颂遥针对了,难道就因为他曾经瞧不起过她吗?这样的白颂遥未免也太有戾气了吧。

    体育委员再次问斯越“斯越同学,你要参加吗?”

    斯越懒懒撑着脑袋“老子可没兴趣跟苏冀合影。”

    班上有男生插嘴,“我们越哥要是在场,顾明宇的第一就保不住了。”

    “你懂什么啊,这次越哥不下场,让白同学争第一,他要是下场了,明着放水的话,到时候白同学得了第一就不能服众了。”

    言语之间透露斯越和白颂遥之间关系亲密,也透露了斯越对白颂遥的维护,甚至还有种白颂遥一定会拿第一的迷之自信。

    夏绮不甘,凭什么白颂遥突然就得到斯越的维护和这么多人的拥护?明明这些在之前都是属于她的。

    就连顾同学也不怎么和她说话了,一切都是白颂遥害的!

    夏绮突然开口“把白颂遥报的项目也给我加上,我也要参加!”

    “哇!”学生们惊呼。

    现在的局势简直越来越紧张了。

    就算他们得不到和苏冀合影的机会,但是能看到顾明宇,白颂遥,夏绮三个人争得你死我活的场面,那也是无憾了。

    体育委员拧眉“你确定?不要逞强。”

    夏绮冷冷道“让你加你就加,哪里有这么多废话。”

    体育委员有些不高兴,虽说白颂遥很拽,但是她拽得并不高高在上,而是一种冷静的,与生俱来的贵气,这夏绮的拽就显得很刻薄,很不讨人喜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人开始渐渐关注白颂遥,而对夏绮开始挑刺。

    夏绮也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更加不能让白颂遥抢了她风头,一定要在这次运动会上崭露头角,让所有人看到她的光彩,也让白叔叔信任她,看出她的潜力,这样她才能顺理成章的借着白望山的人脉越走越高。

    张小雪有些担心的看着白颂遥,“颂遥,你真的要参加这么多项目?会不会吃不消啊。”

    这时候体育委屈突然叫到张小雪“你要参加吗?”

    张小雪连忙摇头“我就不参加啦,我做我们颂遥的后勤,给她送水擦汗。”

    斯越睨了她一眼,张小雪连忙改口“我为我们颂遥加油助威。”

    ……送水擦汗是斯越同学的。

    张小雪低头撇撇嘴。

    体育委员点头“好,那就定了,运动会还有一个星期,大家好好准备,我去把名单给老师。”

    张小雪又回到刚才的话题,问白颂遥“颂遥,你会不会吃不消啊?”

    白颂遥安抚“放心,我心里有数。”

    斯越看着她的眼神格外幽深,不得不说,白颂遥身上的谜团真是越来越多了。

    他也明白,白颂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报了这么多项目,应该是都会吧,可是她哪里来的时间去学习的?

    白颂遥回头就撞入斯越探究的眸色中,她面色不变“怎么了?”

    斯越摇头。

    但是不管怎样,他都知道,面前的人只是白颂遥,这就够了。

    “你真的要去参加那个高中的运动会?”经纪人问苏冀。

    苏冀点头“这个高中可是网红高中,你难道不知道?还有他们运动会,每年都会蹿红,我去凑凑热闹。”

    苏冀的粉丝本就是青少年比较多,有必要的时候公司也会给他安排学校的演出,这次是他自己提出来的,让经纪人有些意外。

    “行吧,你想去也可以。”

    去了还能拉近偶像和粉丝的距离,赢得宠粉的好感,还能因为自己是偶像的原因鼓励到青少年加入运动中来,颇有正能量,经纪人没理由会拒绝。

    苏冀看着自己手机的相片,是一张白颂遥戴着帽子低头除草的照片,照片里的少女皮肤白得晃眼,十分漂亮,安静做事时十分乖巧软糯,一点不像是之前能那么冷漠将他踹进游泳池的人。

    苏冀自从上次之后就一直暗中注意着她,得知这次育德高中有运动会,二话不说就自己联系了校方,他这次可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姑娘。

    梁厉知道苏冀要参加育德高中校运动会时,沉吟了片刻。

    他之前在这个高中附近遇见一个少女,是十分适合娱乐圈的好苗子,看穿着也像是育德高中的学生,梁厉给了她明乔后,却没有接到她打过来的电话。

    这让梁厉有些意外,这年头不知道他的人还在少数,知道了不联系他的更是没有。

    这姑娘是真不知道,还是知道他是谁,但是没兴趣?

    不管是什么,梁厉可是对她很有兴趣。

    他也算这个圈子的点金之手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想白颂遥这样一款的女艺人。

    冷静,厌世,像是高高在上捉摸不透,却又有心有肺,会因为穷人有难而伸出援手,这样的人打造好了,就是最新的顶流。

    梁厉指尖在桌上点了几下“让他去,另外,我也想去看看。”

    经纪人意外“您也去?”

    她实在不明白一个高中的校运动会有什么好看的。

    梁厉笑着说“你不知道,我在这个学校遇到一个极好的苗子。”

    经纪人眼睛一亮“比苏冀还好?”

    梁厉摇头一笑“苏冀跟她比起来,什么也不是。”

    能让梁厉也给出这么高评价的人,身旁这位金牌经纪人彻底动心了,“梁总,您看我也去行吗?”

    “行啊,不止是你,我还会多带几个经纪人,谁能搞定她,我给谁最好的资源。”

    苏冀经纪人大受激励“梁总这么说的话,我一定要努力了。”

    今天轮到白颂遥和斯越值日,张小雪原本是想帮忙的,但是斯越在,她也看出斯越在追求白颂遥,虽然颂遥总说不会早恋,但是他们马上就读大学了,以后说不定也能在一起,所以张小雪也不想做这个电灯泡,背上自己书包就离开了。

    白颂遥在讲台擦黑板,斯越站在教室最后面靠着墙看她,慢慢向她走去。

    白颂遥身高够不到黑板的高处,正准备去抬个凳子,身后挨过来一个身体,隔着几厘米距离,但她还是感觉到了男生的呼吸落在她头顶。

    她正要收回来的手被斯越握住,他拿着她手,接过她手中的黑板擦,替她把高处擦不掉的地方擦掉。

    粉笔灰落在她鼻尖,她打了个喷嚏,身后的斯越轻笑,“笨不笨,转过来。”

    白颂遥不动“你先走开。”

    “不走,你怎么办?”

    “斯越!”

    他笑着“不转过来,我抱你了。”

    白颂遥蹙眉,立即转过身。

    少年少女的身高差距太大,她的额头只到他的胸口,白颂遥紧紧贴着黑板,微微抬起眼。

    男生与她隔得很近,他垂着眼,浅棕色的眼眸安静凝神她,忽然就笑了“喂白颂遥。”

    “……嗯。”白颂遥睫毛动了动。

    他走近一步,脚尖与她尖叫相碰,少年弯下腰,嘴唇几乎快要碰到她额头,白颂遥睫毛颤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紧张?”他微哑着声问。

    白颂遥冷静“没有。”

    “那我亲一下。”

    白颂遥心跳有些快,伸手想推他。

    斯越动作比她更快,抬起她下巴,轻快的吻在她秀气的鼻尖上。

    白颂遥愣住。

    斯越后退,懒懒靠在讲桌上“其他的,等你长大。”

    白颂遥一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手中的粉笔一下子丢到他身上。

    他笑了笑,伸手揉她脑袋“我们颂颂打人不会?还是——”

    “舍不得打我?”

    “你离我远点。”白颂遥脸上微红,快速拂开他的手,快步走到教室后面拿出扫把开始埋头打扫。

    斯越也没继续逗,什么都要适可而止。

    俩人把教室打扫干净,斯越照例送白颂遥回家,还是和每天一样,保持着距离,不远不近。

    既然她说过,现在不早恋,他也不做强人所难的事。

    白颂遥到家的时候,夏绮已经先一步到了。

    他们母女连同白望山坐在一起,就仿佛一家人一般,白颂遥以前觉得刺眼,现在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白望山见女儿回来,开口道“就等你了,吃饭吧。”

    说着率先坐在餐桌前,夏悠坐在他左手边,夏绮坐在他右手边,白颂遥只能坐在对面。

    她放下书包走过去坐下,白望山问她“为什么一直不肯坐家里的车?每天坐公交上下学多麻烦,还让一家人等你吃饭。”

    白颂遥接过王嫂盛过来的饭“你们也可以不等我。”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白望山知道这个女儿心里埋怨自己,耐着性子说“我是不想你吃苦,你不能像绮绮一样懂事点吗?”

    白颂遥因为这句话沉了沉脸色。

    说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说夏绮比她懂事,她就是因为太懂事了,才活该被这些人糟践!

    白颂遥慢条斯理的夹菜“你要是喜欢夏绮,就让她做你女儿。”

    夏悠看了眼白望山,白望山被气得不轻,要不是他现在生不出来,只有她这么一根独苗,他还真想好好收拾她!

    夏悠在旁温柔劝解“颂遥,你爸爸也是为你好。”

    “啪”的一声。

    白颂遥把筷子摁在桌上“谁准你叫我名字?”

    白望山也沉着脸“不叫你名字叫你什么,难道叫你小姐?”

    白颂遥“不错,就叫我小姐。”

    夏悠求助的看向白望山,夏绮也吃不下饭了,学着母亲的模样装委屈。

    白颂遥最见不得她们这副矫揉造作的恶心样子。

    “夏悠和爸爸没有领证结婚,就这么住进了咱们白家,咱们白家再怎么说也是圈子里有名的富豪之家,爸爸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这算什么规矩?她夏悠现在这样,在古代就是个外室,夏绮就是个外室的女儿,一个是台面都上不得的妾,一个是妾的女儿,就是个下人!”

    “她有什么资格叫我的名字?我让她叫我一声小姐,都是抬举她。”

    白望山呆住了,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能说出这种刻薄的话。

    夏悠则是气得浑身颤抖,怕自己眼中的恨太浓,赶紧低头小声的啜泣。

    白颂遥却突然将筷子砸在夏悠的脸上“哭,尽管哭,我倒是要看你能不能凭着几滴眼泪嫁进我白家!”

    “白颂遥!”

    白望山暴怒“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还有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体面!”

    “我就是在维护你的体面!”

    白颂遥安静坐在凳子上,对面三人神态都很不冷静,偏偏她却冷静得没什么情绪,平静的开口“自从这女人住进咱们白家以后,成日的哭,我一天起码见她哭三次,我们白家是死了人还是发了丧?用得着她成天的哭?”

    “我也想问问夏悠,是我爸爸对你不好,没给你吃,没给你穿,没给你女儿体面?你成天摆委屈劲儿给谁看?不就是想装忧郁,装哀愁,让我这个糊涂爸爸沉沦进你的温柔乡,让他被你哄得缴械投降,好让我给你女儿夏绮顺地方,让你们踩着我和我母亲踏入上流圈,开始你们作为阔太和千金的后半生么?”

    “夏悠,我可提醒你,不要把我当个蠢货,我爸是被你骗了,我可没有!”

    “你!你!”

    白望山气得手抖“你这个逆女!你混账!你给我滚!”

    “爸爸,我知道你生气。”

    白颂遥很平静的说“我之前是答应过你,可以让夏悠进门,可是没有答应,你可以娶她,进门和娶字,可是天差地别的。”

    “现在她们母女俩死乞白赖的住下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但夏悠想做长辈管我,就不够格了。”

    她轻轻抬起眼,看着暴怒中喘着粗气的白望山“我也可以离开这个家,但同时,圈子里就会就传出你为了一个寡妇和她的女儿,把发妻给你留下的独苗赶出去的新闻,我想这名声不好听吧。”

    “但你知道吗?她们俩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想在你面前装可怜,装懂事,装乖巧,衬得我多么飞扬跋扈,多么不孝顺,好让你讨厌我,厌恶我,甚至不承认我这个女儿。”

    “你知道你最后会得到什么吗?”

    白望山竟然渐渐被白颂遥的话吸引,居然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白颂遥“你会得到众叛亲离,您是一个商人,你不会不知道财富能给你带来什么,也能让你失去什么吧,谁为了钱财接近你,谁又会为了钱财离开你。”

    “颂遥!”夏悠连忙出声阻止“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不求名分的跟着你爸爸,是因为喜欢你爸爸!”

    她说着又哭了起来。

    白颂遥真是恶心于见到她的眼泪,直接端起桌上的菜汤泼到她脸上,再狠狠的扔下碗,“既然你喜欢哭,我让你哭个够!”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手,嗓音温温淡淡“说什么喜欢,你丈夫还没死,你就勾搭上有钱人,现在你丈夫尸骨还没凉,你就急匆匆想要嫁进白家,夏悠,你也配说喜欢两个字?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

    夏悠被泼成了落汤鸡,脸上沾满菜叶,已经怔住了,夏绮看向白颂遥“白颂遥,你太过分了!”

    “闭嘴。”白颂遥眼神比她冷冽一百倍,将夏绮一瞬间吓得僵住,还未出口的话都堵在嗓子眼,不敢说出口了。

    白颂遥又看向白望山“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来赌一把。”

    白望山还在因为白颂遥的所说所为而震惊,甚至在心里感叹,如果这是个儿子,一定是个可造之材。

    “赌什么?”

    “就赌,我今天说的最后会不会成真,这对母女是图你钱,还是真心想跟你做家人。”

    夏悠急切的摇头“望山,我不会,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

    白望山用不着和白颂遥赌,因为他本来就知道,夏悠和夏绮用心不良,只是现在的他还对夏悠有些温存情意,但是白颂遥的话也提醒他了,他不应该和夏悠结婚,这种女人,玩玩也就算了。

    可能,这就是白颂遥今天说这番话的目的,既打了夏悠和夏绮的脸面,又可以让白望山稍稍清醒。

    白颂遥打量着白望山的神色,就知道他心里已经有数,少女淡淡站起身“饭,我就不吃了。”

    “我还想最后跟爸爸说一句话。”

    “我不用是个儿子,也照样给你争气。”

    “你可以等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