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干部懒到出奇 > 第36章 在港黑养孩子(11)
    “扉间, 买卖国宝是犯法的。”

    扉间一挑眉:“什么国宝?”

    对了,田中江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和原先自己的世界不同。这里的人可能都没听说过压切长谷部。

    “没什么。”田中江收刀入鞘,“谢谢你的礼物。”

    扉间一摆手,不甚在意:“没什么,算是回礼吧,虽然晚了一点。”

    田中江没有听懂。

    今天是约定好回家的日子, 即使被扉间扣留了一会, 但也没有影响他的行程。

    走到楼下的时候,大叔和田中江打了招呼:“孩子们都在楼上呢。”

    田中江没有立刻上去,他看到了织田作。

    “田中,好久不见。”红发的青年正在享用自己的晚餐。

    田中江有些好奇:“织田你吃大叔做的咖喱怎么没有问题吗?”

    话才刚说完, 田中江就被大叔猛地一按脑袋:“大叔我做的咖喱才不会有问题!”

    织田作也附和:“老板的咖喱很美味啊, 是一周至少要来吃一次的美味。”

    显然这种才是标准回答, 大叔笑眯眯地给他拿了果汁:“还要添饭叫我就好。”然后去厨房里忙活了。

    其实田中江也不是觉得大叔的咖喱很难吃,相反在大叔的菜谱里咖喱反而是最好吃的那一样,有不少客人都是因为咖喱才来的。

    唯一的缺点就是, 太辣了!而且大叔绝对不会在辣度上做出退步。

    “不辣的咖喱才不是好的咖喱!”大叔是这么说的。

    所以看着织田作一勺一勺地把咖喱送进嘴里咀嚼,还能面不改色, 田中江是有点惊叹的。

    “织田你对咖喱还真是爱的深沉。”

    织田愣了一下:“这是在夸我吗?”

    “应该是吧?”田中江也不太确定。

    “那,谢谢。”织田作道。

    “不用谢。”

    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织田作吃完了盘子里的最后一点米饭, 在田中江的见证下他居然一点水都没喝。

    “现在我开始相信你的谣言了。”据说这人在警局里和人进行交易后, 提出的要求居然是把牢饭改成咖喱饭。

    织田作不明其意, 但是他看到了田中江手里拿着的刀:“这是?”

    “朋友送的礼物。”田中江把刀递上来, 织田作下意识接过。

    “嘶~”织田作突然痛吸了一口气。

    田中江询问道:“怎么了?”

    织田作翻过手掌,也没发现伤痕:“没什么,可能是神经痛?”

    拿着欣赏了一会,织田作又还给了田中江。

    “不□□看看吗?”

    “不用了,虽然我不怎么懂刀,但我觉得这振刀应该很不错。”

    田中江浅笑着点头,手指摩挲过刀柄:“这振刀名为压切长谷部,以压切做名,就说明了它的锋利。”

    织田作赞同地点点头,察觉到田中江的微笑,他道:“田中很喜欢剑术啊。”

    “谈不上喜欢,只是以前会那么一点。”

    “还是很喜欢的,毕竟你看着刀的时候笑地很开心。”

    想了想织田作换了个形容词:“虽然和田中看到太宰时完全不一样,但无论是对刀还是对太宰,田中都是个很温柔的人。”

    田中江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不,我对太宰治只有厌恶的情绪。”

    “这样吗?”织田作疑惑地看他,“可是田中对太宰很关照啊,虽然有时候很冷淡,但都不会拒绝太宰的请求。”

    不,他那是不想理太宰治而已。

    这件事不能继续聊下去了,田中江生生改了话题:“织田你的小说写到多少了?”

    织田作可疑地沉默了。

    “二十万字有了吗?”

    织田作摇头。

    “那十万呢?”毕竟从那天过去已经大概两个月了。

    织田作还是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写小说是件快乐的事,但只要被太宰和坂口问,我就写不出来。”

    被催更的痛苦啊!田中江觉得自己懂了。

    “不过已经写了第一个故事了。”织田作将自己的手稿拿给田中江看。

    虽然有点好奇为什么织田作会把这样的东西随身携带,但田中江没问,他以一个读者的角度认认真真地看完了这个故事。

    将手稿还给织田作后,田中江感叹:“织田,你缺投资吗?辞了afia的工作吧,我给你投资,你全职写书就好。”

    织田作还考虑了一下:“不行,这样田中肯定会赔钱的。”

    田中江摸摸脸颊:“其实我很有钱的。”大概等于好几个森鸥外。

    织田作还是摇头:“钱不是多就可以浪费的,你还有那么多孩子要养。”

    想想楼上的六个孩子,田中江突然觉得很有道理。

    花子已经会走路了,竹雄、茂和六太都在上学,祢豆子虽然不肯去上学,但女孩子当然需要很多精致的衣服。

    这么一想,田中江觉得自己压力好大。

    和织田作聊了一会天后,田中江去楼上看了孩子,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孩子们睡得早,此时也只有炭治郎还醒着的。

    炭治郎好像刚从afia回来,在浴室里冲了个澡,现在头发湿哒哒的,正在用毛巾擦拭。

    “感觉怎么样?”田中江想起自从炭治郎去了太宰治手下工作,两人好像还没单独聊过天。

    炭治郎刚发现田中江回来了,有点惊喜:“大家人都很好,广津先生很照顾我,太宰先生也教会了我很多有用的东西。”

    “是吗?”田中江有些心虚,毕竟炭治郎现在还不知道港黑是站在普通人正义的背面的。

    “不过还是有些烦恼的。”炭治郎摸摸下巴,好像想到了什么。

    田中江挑眉:“是谁为难你了吗?”应该不会啊,广津老爷子不会让这种事情出现的。

    炭治郎叹了一口气:“这几天芥川总是在中午给我送午餐,我向他道谢,他却总留下一句‘我一点会打败你的’然后就离开了。”

    炭治郎惟妙惟肖地模仿芥川的语气,田中江有点想笑,借用咳嗽遮掩后他回答:“这是我给芥川的训练任务,他给每个人都要送的。”

    “这样啊,我还以为芥川讨厌我了。第一次做前辈,就被讨厌的话,那就说明我太失败了。”炭治郎拍着胸脯庆幸道。

    不,炭治郎你可能真的被讨厌了。

    “如果想和芥川处好关系也不是没有办法的。”田中江想了想,大概只要和他吹太宰治,谁都能和他做朋友。但是吹太宰治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炭治郎显然很激动:“请务必告诉我!”

    “诶哆,让我想想。”田中江回应了一下平日和芥川的相处。

    “每天陪他训练吧。”毕竟芥川对于变强有很深的执念。

    炭治郎拿了小本本记下:“陪芥川训练。”

    “还有给他讲讲自己办事的技巧。”因为芥川总是过于头铁,一些技巧还是直接告诉他比较好。要是学太宰治那种需要芥川意会的东西,估计他几年都学不会。

    炭治郎又在本本上写下。

    “最后一点应该是,不要说太宰治的坏话。”

    炭治郎记下,抬头问田中江:“为什么我要讲太宰先生的坏话,明明太宰先生很好相处啊!”

    “太宰先生会给部下送吃的。”

    虽然是刀都切不动的豆腐。

    “太宰现在会和部下一起玩游戏机。”

    虽然是被迫打游戏,还被威胁输了就把你埋了。

    “太宰先生很能干,一些事我们都搞不定,但只要太宰先生出面就一定会搞定的。”

    这个倒是真的,只要他不会中途跑去自杀。田中江默默在心里补充着。

    最后炭治郎发出总结:“太宰先生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上司。”

    田中江发出总结:这孩子对太宰治的滤镜估计和芥川差不多了。

    欺骗无辜的孩子,内心真过意不去,可能整个港黑,就炭治郎觉得太宰好相处了。

    田中江拍拍他的肩:“那你就多和芥川说说太宰的好处吧。”

    第二天,芥川来给炭治郎送午餐。

    “芥川君,下午可以和我一起对练吗?”

    虽然不知道被视作对手的炭治郎想做什么,但这种求之不得的机会芥川是不会放弃的。

    “在下一定会来的。”现在还有田中大人的训练要做。

    炭治郎却不想这么快让芥川走,他还想和芥川拉进关系。

    “昨天的时候太宰过来了。”

    芥川停下了脚步。

    “太宰先生看见芥川你送的饭菜还夸赞了一句。”

    芥川迟疑着问出:“太宰先生说在下什么了?”

    炭治郎高兴地回答:“太宰先生说芥川对于外卖员的工作越来越熟练了,就算马上从港黑出去也能找到工作。”

    “……灶门前辈!”芥川的声音有些颤抖。

    但炭治郎没有发现:“还有还有,太宰先生上次教了我很实用的技巧,不过我想如果是芥川这么厉害的人的话,应该不用学了吧。”

    这次颤抖的不止是声音了,芥川气得全身都在发抖:“灶门前辈如果想和在下一战的话,明说就好了。没必要拿太宰先生来激怒在下。”

    “诶!不是芥川你想和我对练吗?”炭治郎有些担心,难道他猜错了。

    于是他慌忙解释:“因为上次芥川输给我后,太宰先生说芥川很不甘心想要赢,但偏偏没有实力。和我对练的话一定能变强的吧。”

    “灶门前辈!”

    “罗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