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这个女人疯了~!!!(1 / 1)

宋言急躁的瞪着劫匪,“不要伤害我妈,我可以当人质。”

虽然他们关系平时不好,但是到底是他亲生母亲。

他怎么也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人伤害。

宋义昌也紧张的握紧了拳头,这个在商场上一向铁面无私的男人,声音里带着哀求,“求求你们了,我有钱,你们想要多少都行,放过我夫人好不好?她身体不是很好,你们千万不要折磨她。”

阮苏和薄行止彼此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

劫匪?

竟然还劫持了宋夫人?

现在的劫匪都这么嚣张,光天化日下抢劫珠宝店,然后还抓人质?

“放了宋夫人。”薄行止面无表情的盯着这几个劫匪,目光落到披头散发的宋夫人身上。

那个劫匪很显然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不怕死出现的一对男女。

他嚣张一笑,得意洋洋的瞟一眼薄行止那张俊美无敌的脸,“啧啧——长得这么小白脸,还想当英雄?凭什么?”

宋夫人吓得泪流满面,她浑身发抖的缩在那里,“阿言——老公——”

她嘴巴里不住的叫着,劫匪听得一脸不耐烦,上来就又甩了她一耳光,“再瞎bb,一枪爆了你,闭嘴!”

“烦死了!”另外一个劫匪掏了掏耳朵。

宋夫人脸上都是恐惧,再也不敢吭声,只能任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阮苏面无表情的吓人,就在这时,一个手里握着手枪的劫匪直接开枪。

砰砰砰的几枪直接击向

阮苏和薄行止脚下的地面。

水泥地直接被打的泥悄乱飞乱溅射。

周围的那些人都吓得哇哇大叫,抱住了自己的头。

宋夫人更是扯着嗓子大叫,“啊!不要杀我!”

阮苏神情冰冷,薄行止却好像没有听到枪声一样。

两人都冷冷的与这些劫匪对峙。

那些劫匪的头目都忍不住惊讶的看了他俩一眼。

没想到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不怕枪的人?

尤其是那女人,漂亮得吓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上几眼。

长得好看,又不怕死……啧啧,还真是他的菜。

他眼神淫,邪的落在阮苏身上,时不时的打量着她,“想换人质是不是?”

宋言立刻沉声道,“是的,让我来换我妈。”

“谁要换你!”劫匪头目不怀好意思的笑了笑,声音粗哑难听。他握着手枪指向阮苏,“我要换她!这个妞够味够漂亮,比我手里这个老女人可好看太多了!”

他的话音落地,他身边的那些同伴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大哥,你是不是想要换回来以后,带回去晚上好好尝尝滋味啊!”

薄行止心中升腾起狂怒,他上前几步,强压着胸口翻腾的怒意,“我来换宋夫人!”

这些垃圾下贱玩意,竟然当众羞辱阮苏。

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就在这时,警车靠近,警察急切的声音从大喇叭里面传了出来,“劫匪们请听着,放下手中的人质,我们还会网开一面!从轻发落,如果

你们敢伤及人质的性命,我们一定会恶惩!”

“你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了,你们逃不出去的。”

“请你们全部放下手里的武器,缴枪不杀!”

这些劫匪听到警察的声音,有的脸上闪过一丝害怕,朝着劫匪头目聚过去,“老大,警察来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劫匪头目踹了他一脚,恨铁不成钢的啐了两口,“怕什么?我们手里有人质,警察不敢上来的!”

那个小弟在地上滚了两圈以后,又从地爬起来,一脸讨好的赔着笑脸,“大哥说的对,大哥说的对。”

“怕毛?赶紧的,去和警察谈判去!”头目又瞪了他一眼,他赶紧跑过去找警察谈判去了。

而此时的阮苏却已经深深的看了一眼薄行止,然后这才对劫匪说,“既然你挑中了我,那就由我来换宋夫人吧!她毕竟年纪大了,你们逃跑的时候,她只会是一个拖累。”

美女亲自送上门,劫匪们高兴还来不及,“哈哈,你过来啊!”

阮苏笑了笑,几乎完全就不带怕的。

她朝着劫匪走了过去。

薄行止看到她的行动以后,只觉得浑身发凉,如同置身于冰窖之中。“老婆?”

他神情僵硬,脑袋里产生了一种疯狂的不知所措和慌恐。

他什么也没有怕过,他一生经历了许多事情,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窒息了。

他看着阮苏一步步的朝着劫匪走过去,他脸色大变,几乎是立刻朝着

阮苏冲过去。

只是他刚刚举步,几个劫匪瞬间同时朝着他脚下地面开枪!

砰砰砰数枪!

他面前的水泥地上立刻被数发子弹打出来了一个深坑。

硬生生阻止了他的去路。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阮苏身上。

那些现场蹲在地上被劫匪威胁得一动也不动的路人们,都抱着自己的脑袋,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这年头还有这么不怕死的?

还有主动换人质的?

这女的……是脑子有病吧?

还有几个年轻人立刻将阮苏给认了出来。

都忍不住替阮苏捏了一把汗。

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阮苏一步步的靠近劫匪。

而此时的警察也迅速从警车上奔下来,将这些劫匪团团包围。

警察在看到宋夫人被劫匪以后,为首的王队长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那可是宋氏集团的夫人啊!

劫匪们根本就不会嫌人质多,能多一个是一个,一个能换钱,一个能呵呵呵——多好!

有几个劫匪甚至开始做美梦,如果老大玩够了以后,是不是也能轮到他们几个兄弟?

已经有两个劫匪蠢蠢欲动的朝着阮苏冲过去,伸出手臂就想要去拽阮苏。

不远处的薄行止看到这一幕脸色立刻一变,抬脚就要过去。

但是余下的劫匪立刻就将枪抵上宋夫人的额头,“你再敢乱动,我立刻杀了她!”

宋夫人看到那黑乎乎的枪口指着她的眉心,平时再优雅再贵妇此时也吓

得面如土色。

身子不断的颤抖,她压根就在恐惧下忘记了一切,她眼泪扑刷刷的往下落,“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她的声音刺破所有人的耳膜,她真的害怕极了。

“我儿子还没有结婚,我还没有当奶奶……我怎么能够去死?”

她痛哭出声泪眼朦胧的看着宋言,“阿言,妈已经这样子了,你还是不肯原谅妈妈吗?”

宋言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不可能不顾宋夫人的命。

但是,一想到阮苏为了宋夫人以身犯险,他就觉得有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

阮小姐她……

尤其是到了这个时候,宋夫人还在这里几几歪歪的说着那些陈谷子烂麻子的事情。

更让他心生烦躁。

这就是他的亲生母亲……呵呵……

她根本就看不到阮苏的付出吗?

她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儿子没有原谅自己,这么狭隘的眼光。

薄行止却硬生生的停到了那里,一动不动。

他的拳头紧握,手背上的青筋因为愤怒变得爆起。

那几个劫匪看到他在乎阮苏的样子,却为了顾及阮苏而不能轻举妄动,忍不住都哈哈大笑。

那嚣张的样子,让薄行止恨不得立刻上前一步,打烂他们的脑袋。

“我们有枪!你们今天谁也跑不掉!”

“哈哈哈——这枪可真是个好玩意儿啊!”

“美女,别墨迹,快过来,让哥哥疼你。”

阮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几个。

就有其中一个劫匪伸手去拽她的瞬间。

她突然动作极其潇洒利索的抬起修长的右腿就狠狠踹向男人的小腹!

把那个男人直接一脚踢飞到半空中,然后重重落下,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她冷笑一声,抬起脚死死碾压上男人的胸口,如同一个令人必须臣服的女王一般,居高临下的盯着为首的劫匪,“放了宋夫人!”

“啊!”

“好痛!”

那个被她踩在脚下的劫匪痛得嗷嗷大叫,胸口仿佛有一块巨石重重碾压着他的心脏一样的痛楚。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厉害?

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这一幕。

北风呼啸着夹杂着冷冽的空气席卷而来,冬日里雾霾下的天空尤其令人不适。

尤其是那冰冷的寒风掀起她额前的几丝碎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整个面容更是完美得令人挪不开视线。

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莫名的强势和压迫。

那双漂亮的杏眸里都是危险冰冷。

那又冷又燥的眼神带着逼人的寒意,但是她却又那么耀眼,几乎令所有人都为之心颤。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瞪着她。

空气仿佛安静得只剩下风声。

好多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的路人都觉得这个女子简直是疯了!

她竟然打了劫匪?她还命令劫匪放人?

有的人在想,这个女人就是在强出头,这些劫匪明明手里有枪,她怎么可能逃得过子弹?

而之前认出阮苏的那几个年轻人则在想……我擦,阮女神果然牛批!临危不惧!

劫匪首

领的脸色骤变的瞪着阮苏,他拿起枪就对准了阮苏。

“去死吧!你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嚣张!”

周围的那些警察脸色都是一变,而薄行止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咬紧了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