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她的4.3亿年 > 第24章
    “那……苏释耶大人, 如果我没能成功和苏伊换回来,您有办法把我们换回来吗?”

    “目前没想到解决方法,如果是别人还好,苏伊很难。她的魔药学造诣远高于绝大部分的奥术学家,也特别敢做尝试, 她甚至发疯到去研究如何招回死人之魂。所以, 即便调动所有的魔药师去调配魔药, 也未必能有拉回她的本事。所以,我好奇你会怎么寻找换回来的方法。”

    用什么方法?只能女儿求老妈了。估计老妈也不愿意用女儿的身份和爸爸相处的吧,那多奇怪。

    对于苏释耶的答案, 梵梨有些失望。不管怎么说,光海独裁官都说没办法, 自己用反交换奥术实行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但到了岸上就不一定这么主动了, 这个神通广大的老妈不能再用超人类大脑生活在人类世界, 任她适应能力再怎么强, 也不可能在很快弄明白人类社会运作的所有法则,获得在海里同样的成就, 应该就会很快放弃之前的反苏释耶计划。毕竟,失去了这颗大脑, 她有的只是过去两百多年的记忆和经验而已, 她不会强势霸占女儿身体的……吧。

    应该是吧。

    应该是的吧。

    梵梨越想越觉得寒风卷落叶,无比凄凉……

    “但我知道, ”苏释耶坐在躺椅上, 突然说道, “她最多也就只能逃2271年。”

    “……‘只能’。”

    这2271年是个什么梗,难道苏伊有办法让范梨的人类身体活2271年?她很想问,但生怕露出更多自己是苏伊女儿的破绽,只能保持沉默。而且,同一时间,她心中又有了一种不祥的猜测,但这种念头只是一晃而过。她不想再脑内乌鸦嘴了。事情肯定肯定不是她想的那样。

    “两千多年……”苏释耶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轻叹一声,“是有点久了。”

    “其实我一直有些好奇,既然之前您抓到她那么多次,她确实也有背叛圣都的意思,您为什么不……”后面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描绘,处罚、杀、还是施刑?

    “她是我妹妹。”苏释耶轻叹一声,“她从小就是孤儿,被我父母收养,是个很苦命的孩子。她支持我打天下,用学术帮我,助我推翻圣都海神族旧党,成立新的政权。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所以,我屡次心软了,给了她太多次机会,可她只会变本加厉地背叛。”

    “既然她这么支持你的革命,为什么现在要和你反目成仇呢……”

    “我们观念上有很大的分歧。”

    虽然苏释耶没有细说,但梵梨大概也能想到,任何一个组织在蓬勃发展的阶段,都很可能要面对很多血淋淋的现实、朋友甚至亲人之间的反目。苏伊那封愤怒的诗,也隐约透露出了苏伊是一个坚韧、善良却非常固执的女人。苏释耶虽然言行有翩翩风度,却一点也不妨碍他强势的决策力和执行力。这两个人在一起搞事业,产生巨大摩擦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对不起,提到了您的伤心事……”梵梨无奈道。

    “苏伊会在那么多人中选中你,是她的过分任性,也是你的不幸。你有权知道这些的。”苏释耶挥挥手,又把她变回了之前的模样,“在找到解决方法之前,你还是维持这个样子生活吧。或者,等我完成统一光海大业,把苏伊抓回来,你再变回去。”

    “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看见她生无可恋的模样,苏释耶忍不住笑了“但愿吧。”

    “对了,独裁官大人……”

    “嗯?”

    “苏伊结过婚吗?”她很想知道,妈妈对爸爸是否忠诚。

    苏释耶怔了怔“没有。”

    “哦,好。”

    太好了!看来,妈妈真是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为了躲避光海政府的追杀,和女儿交换了灵魂,回到了朝思暮想的丈夫身边,说得通。她唯一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妈妈要让她来当这个替死鬼,难道都不担心女儿的安全吗?还是她认为,苏释耶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

    这样对自己亲闺女非常过分,但能帮妈妈免掉一死,感觉也还好吧。不纠结了。

    如此,梵梨心情放松了很多,也不是那么害怕上岸后面对新的“范梨”了。现在,爸爸和妈妈应该已经在家里了吧。

    “怎么?”苏释耶一只手搭在靠背上,微微抬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已经忍不住想要在学校里谈恋爱了?”

    “我没有!”嘴上是这么说,脑海中却浮现了星海那双海湾般的眼睛,她的语气忽然弱势很多,“没……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

    “不管在人类里,还是在海族里,你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想谈恋爱很正常。如何,光海文化和你们如此不一样,但雄性海族们都还是很帅的吧?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梵梨被他问得很不好意思,她好不甘心,试着表现得像个大人一点“都很帅,但也都不如独裁官大人帅。”

    苏释耶撑着下颌,拖了一声长长的“嗯”“原来,梵梨小姐喜欢我这样的。”

    心脏受到暴击。

    梵梨被他调戏得耳根都红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只是不亵玩地远观欣赏您而已……”

    “可是,你已经亵玩过我了,怎么办?”

    双重暴击。

    如果头顶可以装火山,现在梵梨的火山肯定已经喷发了。她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家里的奴隶都忍不住多看他们俩几眼,万分感慨,独裁官大人只是坐着,就让那女孩羞成这样,真不愧是独裁官大人……

    “好了,真是小女孩,纯情成这样,我都不好意思逗你了。”苏释耶重新站起来,理了理衣角,“回去以后,你记得一定不能让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因为苏伊在整个光海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一旦别人发现你是谁,我也保不了你。”

    见她慎重点头,苏释耶命人又为她倒了一些饮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例如学费生活费补助什么的。”

    如果是在一天前,梵梨肯定感动得热泪盈眶,点头答应并且要求搬出贫民窟。但想想她马上就要离开光海了,剩下的钱足够她准备剩余的上岸工作,要那么多东西也没什么用,于是谢绝了苏释耶。

    “既然如此,那先预祝你在海里学习愉快了。期待在圣耶迦那与你再会。”

    苏释耶以手抚胸,向她行礼。她发现他是用左手放在右胸、下位者向上位者行礼的方式。她觉得他是弄反了,只能装傻,并且赶紧回了他同样的礼。

    随后,他派旁边的奴隶开私舰送她回家。进入私舰后,那名奴隶回头小声说“我跟了独裁官十三年,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对人行左手礼。平时他连右手礼都很少做。”

    原来他是故意的。梵梨再次受宠若惊,随后想想,他应该是在为妹妹向她表示歉意吧……

    回去以后,她在门外的菜市场溜达了一个多小时,几乎花掉所有的钱,买了一大包裹的方便海藻、压缩鱼干,又回家准备好了两周量的食物和换洗的衣物,照常生活、上课,等待15日的到来。

    但这几日,红太太精神越来越不好了,比之前还要心事重重。奥达日的晚饭时间,家里只有她、梵梨还有孩子在。她和梵梨进餐时,梵梨忍不住问了一句“最近你怎么了……是有心事吗?”

    “其实,我丈夫出轨了。”红太太耷拉着肩,如释重负地说出了隐瞒已久的事实。

    “……你确定?”这个答案是梵梨完全没想到的。她一直以为,他们三个人很快乐。

    “确定。我有证据。”

    “不会吧,我有些不敢相信。他已经有两个如花美眷了,还不满足吗?”

    “其实男人天性就是好色的。只是好男人会克制住自己,自控力差的,像我丈夫,就完全经不住诱惑了。”

    “情人很漂亮吗?”

    “还好吧。他出轨很多次了,有过很多很多的女人。但每次出轨都只是为了新鲜,颜值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出去玩了一段时间,就会乖乖回家了。以前我都没有太在乎,是因为他出轨的对象我和妹子都不认识。这回是大家都认识的人,我就很难受了。”

    “原来,你都知道他的情人是谁……”

    “嗯,这次还是熟人。但我不能说。一说出来,大家都不能做人了。”

    至此,梵梨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她已经知道是谁了。

    虽然她和红太太认识的时间不长,也不算熟,但红太太一直很照顾她,负责她的饮食起居,她觉得自己欠了红太太很大的人情。所以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她决定帮红太太一把,同时也努力引导当当,让她不要继续误入歧途下去。

    10月15日上午,上完了海族语课,梵梨准备回家收拾包裹出发了。

    但是她没想到,在学校门口居然遇到了星海。见他朝自己游过来,她惊讶道“诶,这么巧?”

    “不巧。我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星海转过身去,对着公交站的方向偏了偏下巴,“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是,星海,我昨天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今天我自己回去就好……”

    “嗯,是这样。但我今天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放心,所以过来了。”

    “我今天回去有事……”其实真正原因是,不想和他道别。

    “不方便?”

    “嗯。”

    “交了男朋友?”

    梵梨用力摆手“不是不是。”

    “那走吧。安全最重要。”

    然后,也不管她是否同意,他已经率先上了开往她家的舰艇。梵梨赶紧跟上去。

    整个回家路上,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话不多,单手拿书经常被旁边的女生偷看、悄悄议论。等她们离开后,梵梨轻声说“你有没有发现,女孩子都挺喜欢你的。”

    星海想了想,笑着摇摇头“我又不是那种在女生里很吃得开的类型。”

    但这句话刚说完,就惨遭打脸。

    一个鲨族大美女游过去,故意挤在他和梵梨中间,主动跟他搭话,问他看的是什么书。他把书翻过来让她看封面,对她笑了笑,又低头继续看书,完全当她是透明的。大美女把手搭在她肩上,亲昵地跟他共享这本书,却被他躲开。

    “亲爱的,”星海看看梵梨空荡荡的婚环,“你怎么又忘记带宝石了?”

    梵梨愣了一下,立即配合道“哦哦哦,昨天摘了忘记装上去了……”

    鲨族大美女看看梵梨,又看看星海,像躲病毒一样闪到一边,对星海露出了被恶心到的表情“居然没看出来是个混种。不早说,我可不想要鱼饵孩子。”她擦拭着碰过星海的手,游到舱底部去了。

    “谢了。”星海继续低头看书。

    “还说不讨女生喜欢。”

    “这种没事找乐子的女生很多的,她们把男人当玩具,被她们看上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星海把书合起来,抬头说道,“对了,小葵花原来是个龙虾宝宝,这两天她长得有点快。”

    “真的?上次看到她,她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

    “以后她还会换壳呢,之后颜色会更漂亮的。”

    “哇……”

    “明天我把她带到学校给你看看?”

    “好啊。”

    回答以后,梵梨的心却沉了下去。

    明天,她就不会在学校了……

    这时,舰艇在经停站落地,一个中年鲨族男人游过来,对星海小声说“小伙子,我觉得你眼光很不错,刚才那个疯婆娘只是个酸柠檬而已。你未婚妻很可爱,你俩在一起很配。让我想到了我的初恋。”

    “谢谢叔叔。”星海笑道。

    “看到你们,我就觉得,结婚似乎也没那么可怕。我跟你一般大的时候,要认识这么个可爱的女孩,她如果看我就像这姑娘看你一样,眼里有星星,我说不定这辈子也被套牢了。可惜啊,周围全是疯婆娘。这年头,捕猎族男的太惨了,太惨太惨了……加油,两个小年轻,祝恩爱到老。”男人对他们双手伸出大拇指,转身下了舰艇。

    “什么叫‘眼里有星星’,我没有!”梵梨被严重尴尬到了,“我只是眼睛大而已!”

    星海本来还只是微笑,听到后面这句,直接“噗”的一下笑出声来。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但对她的情绪却很敏感,于是转移话题,继续跟她聊小葵花的事。

    梵梨和他肩并肩坐在窗边,时不时从舱内往外眺望。

    落亚,这座历史繁城,是一个多美的地方上方没有天空,只有波光闪烁的蓝色海水,像流动的碧色玛瑙;没有日光灯与鸟类,只有来自天堂般的水光跳跃,大片彩色鱼群从头顶游过。远处,座头鲸用七个八度音阶的音乐天赋唱着歌,放松了忙碌海族的神经。没有高楼林立的金属城市,只有珊瑚、石头与贝壳打造的巨大海底都市……

    她以前从来没发现,落亚这么美。

    她以前也从来没发现,其实奥术是挺有意思的学科,海族的文明是多么灿烂、令人敬畏,眼前流着鲨族血液的男孩子,原来令她这么不舍……明天,她就会彻底离开这里了。她要去面临挑战原主的困境,要努力变回人类女孩子范梨,不知以后会不会有机会再下海来,重新见星海一面……

    “星海,”她轻声说道,“你喜欢出海吗?”

    “不到必要时刻,我不是太喜欢迁徙。怎么了?”

    “只是偶尔出去透透气呢?”

    “也不喜欢。但如果你想去,我可以陪你。”

    听到这样的回答,梵梨只觉得心里很难过。她看了看窗外,又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有一天,我搬到很远的地方,会有机会在海岸上看到你吗?”

    “会。你要搬到哪里去?”

    “我只是随便想想的,你不知道女生最喜欢幻想吗?打个比方——我是说打个比方哦,假如我是一个人类女孩子,马上要回到人类的世界,但陆地和海里是没有通讯方式的,我们只能约定在某个地方见面,你会定期来赴约吗?”

    “会。”星海毫不犹豫说道,“我会在海滩上等你。不忙的时候,我也会上岸去找你。”

    “真的?你不怕被发现是海族吗……”

    “人类的感官能力弱得跟扇贝似的,他们发现不了的。”

    梵梨被他逗笑了“好!那从今天开始,我就假设自己是个人类了,我等着和你每个月初在海滩上相见。”

    “嗯。”

    “到时候,即便我变成了人类的样子,你也不可以装作不认识我哦。”

    “我从来不介意你是什么样子。”

    “那我们约定好一个暗号,就叫……”梵梨想了想,击掌道,“就叫‘小葵花找妈妈’好啦。”

    “好。说得我都快信了。”星海也笑了起来。

    只希望,他能听懂她的暗示吧。

    公交舰艇很快驶过七个经停站,到梵梨的站了。梵梨游下了舰艇,在站台处转过身,又看了看人来人往中,静静坐着的星海。他正在用同样温柔的眼神回望着她。

    然后,海水在静谧中流淌,一声机械的声响,舱门也渐渐合上。隔着透明的玻璃窗,他对她挥了挥手。

    星海,你会遵守约定的,对吗?

    她好想再三向他确认。

    但她心里是清楚的,不管他们如何努力遵守了约定,未来即便真的在海滩上见了面,等她变回范梨,他们也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并肩而坐了。最多只能在沙滩上碰个面,问候一句“落亚市最近怎样了”,再目送他转身游回大海中……

    随着螺旋桨转动,公交舰艇缓缓发动,舱门后的星海却依然在对她微笑。

    梵梨也露出了大大的、灿烂的笑容,高高举起胳膊,对他挥手,同时摆动尾巴“星海,再见!”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在这短暂的危险旅途中,星海一直不惧流言,不畏风险,挡在她前面,保护着她。他是这冰冷无垠的大海中唯一的光。这样的男孩子,可能一生也就只能遇到一次吧。

    鲨鱼永远属于大海,人类永远属于陆地。大自然的规律无法更改。

    可是,她特别珍惜他们之间的缘分。

    “再见”,这是她的真实想法——希望他们能找到对方。希望以后,即便只有瞬间,也能再见一次。

    43小剧场

    夜迦“听说有人看到苏释耶会想到奥汀。”

    奥汀“我没那么娘。”

    希天“苏释耶都娘的话,夜迦算什么?”

    夜迦“????”

    《她的43亿年》君子以泽著,to be ntued,,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