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玄幻小说 > 拯救全球 > 第001章 没礼貌的刘珊珊
    “滚!”

    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

    “别生气,可能你接下来听到的事情,会觉得十分荒谬,但我可以用人格担保,绝对是事实!不是太过着急,也不可能素不相识,就冒昧的过来找你。”

    对于对方的无礼,杨元并非生气,反而耐心解释。

    “滚出去!”脸色涨红,女子气的快要炸开。

    “我会出去,但你一定要听我说完,未来的你,前途无量,将会成为【希望】之中,最耀眼的存在之一,期待和你并肩作战……”

    杨元继续道。

    “给我滚出去!滚!滚!滚!”

    咬的快要碎裂,女子牙齿咯咯作响。

    “这样说,肯定不会信我,这里有一个锦囊,切记,晚上八点以后才能打开,切莫提前,否则,遗患无穷!”

    知道说不清楚,杨元从口袋中取出一个锦囊递了过去。

    生怕再出什么幺蛾子,一把接过,装入口袋,女子怒目瞪圆:“现在可以滚了吗?”

    摇摇头,杨元叹息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这个……真是记忆中那位,浅笑嫣嫣,擅长鼓舞人心,对任何人都极有礼貌,清纯善良的脑神经外科专家,刘珊珊?

    如果不是名字、学校,以及容貌都能对上九成九,真不敢相信。

    变化实在太大了!

    没礼貌!

    “珊珊,那人谁啊?”

    杨元刚走出房间,隔档打开,露出另外一个女子,略带愠怒的容颜。

    “神经病一个,拉住我,说我骨骼惊奇,拯救世界的责任落到我身上了,然后各种胡言乱语……哪里知道是谁!”

    刘珊珊冷哼。

    “拯救世界?”女子哑然失笑:“果然神经病!”

    说着,二人同时走出了女厕所。

    ……

    “还剩14天,两个星期!必须尽快按照定好的方法开始,一点都不能差,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多争取一些时间,就此一搏!”

    回想刚才的场景,杨元神色凝重。

    这是西海省,西海大学。

    这位刘珊珊,正是当年并肩作战的战友之一。

    此刻的他,和以前看过的小说一样……穿越了。

    来自2064年……一个毁灭后的地球!

    不是核战争,也不是世界大战,而是……龙渊界入侵!

    龙渊界,玄幻高武世界,传承修炼文明,征战万界,夺取其他世界本源之力,其中的修炼者,拥有焚江煮海,毁天灭地的超强力量。

    根据记忆,14天后,也就是2034年6月18日,下午15时25分,一群身穿古典长袍的异界修炼者,突兀出现在空中,大肆屠杀,方圆千里生灵全部泯灭。

    半个月后,一只巨大的手掌自天而降,将南极亿万年汇聚的冰川全部融化,海面动荡,增高了六十多米,激荡而起的潮汐,更是高达三、四百米。

    魔都、四亚等沿海城市,数十个岛国淹没海底,整个世界,短短七天内,死亡超过了三十亿。

    海平面的扩张,无数城市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只有身处世界屋脊的西海省幸免于难,他正是这样活下来的。

    不过……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为了夺取世界本源,龙渊界的修炼者,又过了半个月后,大举入侵,各种奴役和屠戮,命运共同体,人类联合起来,开始反抗,可……对方太强了。

    不说机枪、导弹,就算是核弹、氢弹,炸在身上,都能被挡在外面,毫发无伤。

    全副武装的十万人军队,一剑就被灭杀干净。

    坦克之类,在对方面前,纸糊的一般,什么都算不上。

    战斗一开始,就令人绝望。

    全球200多个国家,短短一个月内,只剩下不足十个,人口也从之前的七十亿,锐减到两千万不到。

    为了活命,剩下的人,藏在了世界屋脊,昆仑山原本华夏的军事地下防空洞中。

    这里处于山脉深处,融合了铅粉的水泥建筑,能够隔绝神识的探查。

    剩下的人,组建联盟,代号“希望”,用尽各种方法,与对方抗衡。

    偷袭,反杀,偷学对方的功法……也有了一些成果。

    对方的低级修炼者,是被杀了不少,但人类付出的代价更大,到2054年的时候,两千万,只剩下不足十万。

    为了报仇,之前见过的那位刘珊珊,基地最伟大的脑神经外科专家,提出了“普罗米修斯计划”。

    地球和龙渊界的差距,在于功法,如果能得到强大的法诀,拥有与之抗衡的实力并不难。

    只是……功法是门派的至宝,每一个都敝帚自珍,绝不外泄。

    更何况……是被屠戮的种族!

    除非……能混入其中,悄悄盗取。

    普罗米修斯,希腊神话中的一名神祇,为了人类盗取火种,最终被锁在高加索山,每日忍受风吹日晒和鹫鹰啄食……借用名字,代表将希望,重新带回人间。

    计划不难,借助科技,将一个人的记忆和思绪,转移到龙渊界一名宗门弟子身上。

    做法,如同一部电影,阿凡达。

    杨元,正是那个执行计划的人。

    当时的他,已是整个“希望”基地,修为最高者,也只有他,才能执行这个计划,保留清醒意识,不至于死亡。

    为了成功,【狩猎者】蹲守一个月,终于抓到了一位天赋极高的龙渊界宗门弟子,成功将杨元的记忆和精神转移到对方身上,为了演戏更逼真一些,刘珊珊主动暴露,结果,出现了意外……身死道陨。

    成为“宗门弟子”的杨元,混入了龙渊界最大的宗门,凌元宗。

    十年卧薪尝胆,在一位长老的帮助下,悄悄进入了对方藏匿功法宝物的藏经阁,找到了宗门无数顶级功法,甚至掌教才可以修炼的镇宗功法,《凌元一气诀》!

    刚将所有功法全部背诵下来,就被一道意念抓住。

    凌元宗宗主,亲自出手!

    对方根据自己的灵魂感应,杀死了那位帮忙的长老,又找到了“希望”基地……将剩余的地球人,全部杀死,自己也被抹杀……

    至此……

    地球人彻底灭绝。

    本以为,就这样消散,怎么都没想到……死后的他,竟然重生回来,到了30年前,也就是2034年的6月1日。

    距离龙渊界入侵,还有……17天!

    这么短的时间,就算记忆中,有最顶尖的功法,有前世修炼过做基础,想要翻盘也几乎不可能!

    太紧迫了!

    最关键的是……

    龙渊界实在太强大了,诸天万界之首,能够随手捏爆地球的修炼者,就超过百万之巨,即便前世,都感到绝望,更何况现在,绝不是他一个人就可以抗衡的!

    但……既然上天安排重生,就绝不能坐以待毙,没有太多迟疑,便做出了决定!

    他……要拯救世界,拯救地球,拯救全人类!

    要对抗龙渊界,要让地球人,提前变得强大!

    准备了三天,适应了一下三十年前的自己,修炼了盗取的最高心法《凌元一气诀》,思索万千,制定了周密的计划,这才来到这所学校,找到了那位“普罗米修斯计划”的提出者,三十年前的刘珊珊——一个大四,正在为考研还是工作而发愁的女孩。

    她是这个计划,最关键的人物之一,不可代替。

    现在,要去找第二位!

    6月,夏都的空气,不算太热,街道干净整齐,人流如梭。

    时间不长,一个建筑出现在面前——飞腾健身会所!

    夏都市最高档的健身会所之一,省散打队的预备队员、武术爱好者,都在这里训练。

    嘭嘭嘭!

    会所最里面的圆形场地,拳套和肌肉碰撞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老者站起身来,声音响起。

    “刘峰,王宁,孙涛,进入省队训练,正式成为省队一员!”

    “多谢王教练!”

    “我们进入省队了……”

    被选中的几个青年,一个个满是兴奋。

    “哎!”

    会所角落,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王乾,看着台上众人的风光,叹息一声,神色暗淡。

    他本是所有人中最有希望进入省队的,可惜一年前,一次变故,胳臂断了,伤好回来后,错过了最佳训练时期,再赶不上众人的脚步。

    不仅进不了省队,连预备役,也待不下去,就在刚才,教练让他离开。

    “可能……这个职业,不适合我吧!”一脸苦笑。

    十岁锻炼,十年苦功,就这样毁了……离开训练队,真不知道,能做什么,又该做什么。

    拉上准备好的行李箱,再次看了一眼待了十年的地方,王乾转身向外走去。

    才走了两步,身后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就这样离开,真的甘心吗?”

    身体一僵,急忙转身,王乾随即看到一个青年,斜靠在不远处,炯炯有神的双眸,一脸淡然的看过来。

    “不甘心,又能如何?”

    捂着受伤过的胳膊,王乾最终摇了摇头。

    尽管已经好了,但医生说,不能剧烈运动,继续比试的话,可能终生残疾。

    再不舍,也没办法!

    “我有办法,能让你继续比赛,并且顺利进入省队,要不要试试?”

    青年微笑。

    王乾冷哼:“就你?”

    省医院最好的医生,都没办法,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家伙……怎么可能做得到!

    吹什么牛!

    双手插在兜里,青年缓缓走了过来:“你的手臂,是一年前,也就是2033年5月12日,晚上22时左右,在朝阳路,救一个姑娘,被一群混混用棒球棍打断的!伤的是尺骨,一年的时间,尽管已经长好,却落下了病根,施展重拳,就会刺疼,全身都提不起力量……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身体一僵,王乾瞳孔不由收缩:“你怎么知道?”

    一年前,训练结束,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被混混调戏的醉酒女孩,打抱不平,上去救人,结果被十几人围堵,虽打伤其中几人,但他的胳臂也被打断。

    这件事,整个队的人都知道,不算秘密。

    可……落下病根,施展重拳就刺疼,从未和别人说过,这位,如何得知?

    “你……调查我?到底是谁?”

    眼睛眯起,心中满是警惕,王乾悄悄向前,五指张开,突然身体一动,兔子蹬鹰般,抓了过去。

    不管什么目的,先抓住对方在说。

    呼!

    他的动作快,但对方像是提前知道一般,轻轻一跨,躲过了进攻,同时向前一靠。

    嘭!

    还没反应过来,王乾脸色一红,飞出三、四米,重重摔在地上。

    急忙起身,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青年,就见他自始至终,双手都插在口袋里,一动没动,似乎刚才的攻击,和他没关系一般。

    正吃惊对方的实力,就见他向前一步,来到一个沙袋跟前,小臂轻轻一挥。

    嘭!

    沙袋出现一个窟窿,里面的东西流淌而出。

    嘴角轻轻一勾,青年带着微笑:“现在……”

    “你应该明白,我没恶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