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大秦当病弱贵公子 > 第49章 第 49 章
    孙伯灵声音很小,除了卫霁之外没人听到,杜挚看这人发现他后眼神更加阴沉,哼了一声然后才看向别处。

    若是知道对面那人在说自己,他怕是得当场把面前的案几给掀了。

    卫霁朝轮椅上坐着的娃娃脸青年轻轻摇头,让他不要抢了卫鞅的风头,如果对方以后还要来挑衅,他们到时候再接招也不迟。

    孙伯灵漫不经心的靠在椅背上,嘴角含笑应了一声,朝卫鞅点了点头,然后乖乖的坐在旁边看热闹。

    公子说的对,他们俩是来看热闹的,又不是来找事儿的,不用给别人太多眼神。

    待所有人都坐定,秦公这才起身,朝卫鞅拱手见礼然后沉声道,“先生入秦许久,遍访秦国山川,我秦国君臣尤不能及,今日前来,便是请先生一抒治秦长策。”

    卫鞅扫了一眼四周,神色从容丝毫不见慌张,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才不慌不忙开口,“众所周知,诸多学派以治国之学为首,自三皇五帝以来,经夏商周千年,治国之道虽略有变化,却依旧以王道为主流。”

    洋洋洒洒数千言,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仔细一想又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卫霁眸中笑意更深,看着脸色渐沉的秦公以及露出笑容频频点头的老者,侧身朝孙大军师努了努嘴,看,开始找事儿了吧。

    孙伯灵看出他眼中的意思,无声笑了笑然后继续看他这师弟折腾人。

    王道治国之说一出来,就可以看出来在场这些人究竟有谁是不希望秦国改变,接下来也就好应对了。

    公子虔最不耐烦听人说这些听上去好听实际上却没什么用的话,要不是这场合不合适,他恨不得立马扭头走人。

    得嘞,什么治国大才,就是个只会死读书的无能书生,这些话出门找个读过书的都能说上两个时辰还不带重复的,渠梁这次看走眼了吧。

    公子虔掩面打了个哈欠,看着上首神色淡淡的秦公,一只手撑在案上直接打起了瞌睡,卫霁没有说话,继续饶有兴趣的看着夸夸其谈的卫鞅。

    ——对庶民和对亲生骨肉一般,对邻邦和对兄弟手足一般,对最烦和对亲朋好友一般,如此可使天下归服,以德来教化庶民威服四邦,以德来使天下安宁

    如果秦国真的用他所说的仁政德政治国,别说十年,五年就足够让魏国和戎狄将秦地瓜分个干净,秦公到现在还没有发火还真是有涵养。

    太平盛世和纷争乱世,适用的治国之法并不相同,他这个不理政事的闲散公子都了解,对面的老甘龙肯定更清楚,不过看他的反应,似乎对卫鞅的说辞很是赞赏。

    可不得赞赏吗,卫鞅这套说辞下来,秦公肯定不会再用他,秦国不会有改变,他这个上大夫当然开心了。

    老甘龙悠哉悠哉听了好一会儿,待卫鞅停下后颤颤巍巍起身朝秦公行礼,“君上,老臣府上还有事务要处理,请君上准许老臣先行离开。”

    话音未落,旁边的杜挚也跟着嚷嚷,“君上,臣也请先行离开。”

    如此说辞,和直言卫鞅满口废话浪费时间也没什么两样了,秦公沉着脸挥挥手,让想走的尽可离开,深吸了一口气将胸中火气压下,待院中再次恢复寂静,然后才扯着嘴角冷声说道,“先生,如今只剩这寥寥几人,还请先生畅所欲言。”

    短短一会儿,除了公子虔景监,其他人竟是走的一个不剩,卫霁和孙伯灵对视一眼,第一次直面见识秦公在朝堂上究竟有多艰难。

    老甘龙一句话说出来,竟然能带走那么多人,若是哪天他看不惯秦公发下的政令,底下的人会不会尽数抗命不尊?

    都说攘外必先安内,秦国内部乱成这样,如果不将老氏族的气焰打压下去,就算有新政也推行不下去。

    卫霁低声叹了一口气,他似乎明白为何卫鞅入秦变法要杀那么多人了,如果不用流血来威慑这些人,所谓变法最终只能是一场闹剧。

    如今的秦国除了变法已经无路可走,要么狠下心来断臂保命,要么直接拖着残躯走向死亡,该如何选择秦公比卫鞅更清楚。

    变法的政令是卫鞅起草、秦公颁布,最终挨骂的不可能只有卫鞅一人,他们二人硬生生扛着那么大压力将秦国变成另外一副模样,不会猜不到百年之后会是什么下场。

    秦公还好,他毕竟是一国之君,国人不敢置喙太多,但是卫鞅就不一样了,秦人向来记仇,如果新君不保他,除了赔上一条性命别无二路。

    惠文王为了安抚老氏族将这人五马分尸,待君位稳固之后直接以快刀斩乱麻之势将老氏族彻底摁趴下,商君虽死但商君之法不灭,由此可见秦国君主对变法的认可。

    法子有用归有用,付出的代价委实太大了些。

    卫霁抿紧了唇,神色郁郁看上去就知道心情不好,孙伯灵诧异的看着忽然不开心起来的少年人,不明白只是转个身的功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别慌,卫鞅刚才只是说着玩,等他正经起来就好了。”

    旁边,面容温和的布衣青年似乎不觉得方才那些人是因为他的缘故才离开,看着神色冷淡的秦公从容开口,“君上若不喜王道治国,卫鞅这里还有一法,儒家以仁政礼制为体,秦国习俗和蛮夷多有类似,以礼治国岂不妙哉。”

    孙伯灵

    算了,你随意。

    景监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看着侃侃而谈的布衣青年,感觉像是在看陌生人,他是真不知道这人会说出这些话来。

    秦公了冷笑一声,一拍案几寒声道,“先生可知如今乃大争之世,弱肉强食谁的拳头硬谁才能活下来,秦国已经是危急存亡之刻,先生说这些便不觉得可笑吗?”

    儒家是仁政礼制,孔夫子的母国鲁国便是如此,鲁国旁边的卫国也是如此,他们是有礼了,可看看国家现在是什么模样,鲁国和不存在没有区别,卫国的状况好些,国君却连自己的弟弟都保不住,只能远远的送到秦国来避难,如此情况,让他用儒家的仁政礼制来治国,简直荒唐。

    公子虔撑着脸已经快睡着了,被他弟这一巴掌直接给吓醒了,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猛然发现院子里的人少了一大半,挠了挠头满眼疑惑的看向旁边人,“怎么了?人呢?”

    卫霁

    少年人方才的郁郁尽数消散,看着明目张胆在这种场合睡着的大秦长公子,摇了摇头继续看热闹。

    事情还没到那般地步,那就还有无限可能,历代变法皆是在流血流泪之中完成,如果不经历这些,又如何能让新政深入人心?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只能尽力让秦人的血少流一些,庶民愚昧无知,容易被挑拨作乱,可如果能吃饱肚子,他们便不会那么轻易因为几句话就冲上去送了性命。

    秦公被公子虔的反应给气笑了,揉了揉额头坐回去,看着他们家大哥茫然的表情竟然又心平气和了下来,“渠梁无礼,先生恕罪,只是礼制着实不适合我秦国,先生可还有他法?”

    卫鞅看着坐下饮茶的秦公,再看看双目无神恨不得以头抢地来谢罪的景监,无视了他们家师兄看热闹的眼神,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秦公求贤,可知臣亦择君?”

    秦公放下茶碗,有些惊讶看着眼前这人,他已经做好这人再挑起他的怒火的准备,没想到这次竟然是坦诚相待,“先生觉得,渠梁可是那该投奔的贤主明君?”

    “先前不甚确定,如今,却是定了下来。”卫鞅喟叹一声,上前一步一本正经的行了大礼,“卫国士子鞅,见过君上。”

    “先生快请起。”秦公赶紧将人扶了起来,眸中喜意尽显,正好现在碍事儿的人都不在,待卫鞅坐定便迫不及待问道,“先生以为,秦国该如何才能强大起来?”

    “三皇五帝之王道,儒家奉行之仁政,老子所著之无为”卫鞅缓缓开口,看旁边几人的表情再次僵了起来,然后才正了神色说道,“此几者皆不可为,各国强国之法不尽相同,秦国与中原诸国相差颇大,更不可直接照搬他国之法,唯有对症下药,才好剔除隐患,强国富民。”

    秦公眼睛一亮,藏在袖中的手已经攥了起来,“秦国贫弱多年隐患无穷,渠梁有心变革,却不知该从何下手,先生可有成算?”

    卫鞅笑了笑,看着年纪尚轻志向宏大的秦国君主问道,“君上可是确定舍了王道仁政,下定决心要在秦国大变一场?”

    秦公重重点头,“秦国要变。”

    卫鞅“不惜代价?”

    秦公咬牙“只要能让秦国强大起来,不惜代价,决意要变。”

    卫鞅抬眸看了看周围,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出去,和门口的活计说了几句然后又坐了回来。

    不多时,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的王诩老爷子抱着一堆竹简晃晃悠悠走了过来,将东西往卫鞅面前的案上一摔然后捂着腰仰天长叹,“想老夫当年如何风光,如今竟是沦落到替人搬送竹简的地步,可悲可叹,可气可怜呐。”

    卫霁看着老爷子夸张的动作,笑着对旁边的娃娃脸青年说道,“先生,鬼谷门下的演技果真一脉相传。”

    孙大军师矜持的摆了摆手,“承让承让,都是老师教的好。”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