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整个剧组穿了 > 第76章 第 76 章
    姚池跟着姚家父子南下去洛平过年了, 山高路远, 交通不便, 路上听说还要转水路,得走一个多月,算算时间, 到地方的时候估计没几天就大年三十了。

    说实话, 姚池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多月的路程, 而且现在还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还有可能中途遇到暴风雪堵在路上的风险……想想都要醉了。

    要是搁平时, 打死她都不受这个罪, 但谁让现在形势对他们不利呢?

    姚池只好咬牙上了南下洛平的马车。同去过年(躲难)的还有导演和叶青青。

    路上果然冰天雪地, 进度缓慢,看来走一个多月的路不是开玩笑的,第一天姚池就难受。一难受, 又不禁在心里把可能已经穿回去的李立帆念叨了一遍。

    至于其他人则留在了盛京, 一来大家都跑去人家姚家好像有点不对劲,二来他们在盛京低调地观察形势。

    而徐翰主要是公主盯得紧, 没法走开, 何况逃避也不是他的风格, 自告奋勇地留了下来。万一不幸被抓起来, 好歹还有贞阳公主和兵部尚书韩大人可以帮他求情, 脑袋也不至于一下子落地。

    再其他的, 存在感比较小, 也更安全。

    如今书肆是不敢开了, 宅子里也不敢经常待着,反而又住起了客栈,时不时才回去瞅一瞅。现在可真是草木皆兵了。

    不过马多鑫最近也有了一个烦恼,原因就是当初那个刘小姐刘巧涵。

    可能之前皇后就有跟刘家通过气还是怎么的,知道他们家本来要出一位太子妃将来母仪天下的,结果太子竟然失踪了,刘大人心情自然不好,一来二去,刘小姐也隐约明白了。

    虽然因为太子名声暴戾狼藉,她很不喜欢,但是太子妃的地位实在诱人,她也忍不住心动。然而一场大火,宴会毁了,太子失踪了,刘小姐不知道还好,知道之后心里就产生了一种类似于错亿的感觉,心情比她父亲还要不好。

    然后,虽然不明白马多鑫和其中的关系,但是刘小姐还是把一部分的错怪到了马多鑫的身上——虽然歪打正着,确实是马多鑫放的火。

    可是,马多鑫觉得完全不关自己的事啊!

    谁特么想到他按计划放火了,李立帆那小子没按计划出来呢?

    更没有想到,太子知道起火后李立帆还在里面,第一反应竟然是往里面冲?这就是爱情吗??他一个惜命的大老爷们不懂了。

    至于两人在火海双双失踪,那就更没有料到了!

    要是早知道可以火遁,马多鑫干脆自己陪着李立帆在里面,一起脱离这个苦逼的世界,回到极乐的现代,岂不是美滋滋?

    反正马多鑫觉得自己没有错,也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面对刘小姐时不时来找茬,他就觉得很无奈。

    但是刘巧涵毕竟是朝中大员的女儿,身份高贵,被她缠着不是办法,一不小心低调变成高调就不妙了。

    被刘巧涵缠住的某天,马多鑫正是无奈,刚好看到孙栋扛着他的宝贝疙瘩走出来,马多鑫眼睛一亮,拼命发出“孙哥救我”的信号。

    最近因为无所事事,闲着还容易想多,孙栋就又折腾起了他的吃饭家伙。抱着“来都来了不多拍一点古代的人文建筑就亏了”的心态,他准备出门拍拍拍来着。

    看到马多鑫那边求救,纳闷地走过去,看了看脸色不悦的千金小姐,才问马多鑫“怎么了?”小眼神里,尽是“你小子惹出风流债了?”的意味。

    马多鑫憋着郁闷,努力露出一个淡定的笑容,“这是户部尚书刘大人家的小姐,孙哥你既然要出门拍美景,不如……给咱们美貌动人的刘小姐拍两张?”

    孙栋也是心里敞亮,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有些不情愿,内存和电池有限,他想多拍拍古建筑、街景、民间艺术品之类的,这都是古色古香的啊,不是现代人工搭景和廉价道具可比的。美女什么的,又不是没见过,娱乐圈多的是古风美人呢。

    马多鑫这招注意力转移非常成功,刘小姐很快把目光投到了眼前这个身材微胖、肌肤微黑、样貌平平无奇的汉子身上,又带着几分探究看向他手里抱着的黑漆漆的玩意儿,皱眉问“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拍什么?”

    马多鑫立刻陪笑着解释“哎哟刘小姐您不知道哇,这位姓孙的大哥有一个宝物,只要对着您,眨眼的功夫,就能把您的模样完美的拓印到里面,既快又好,分毫不差,把您的美貌完美呈现出来,你们这儿最好的画师都画不出来啊!”他说得眉飞色舞,语气极尽吹捧。

    “真有这么神奇?”刘小姐于是听得起了好奇心,看看眼前平平无奇的汉子又看看那黑漆漆的器物,跃跃欲试。

    “当然真的,小的怎么敢骗您呐!”马多鑫拍胸脯保证,让她后退站远一点,然后回头跟孙栋小声“孙哥,帮帮忙,给她拍两张哄一哄,兄弟我趁机溜了!”

    事已至此,孙栋只能忍住把这小子暴揍一顿的想法,面无表情地去给美女拍照。

    刘小姐果然被高科技震惊了,继而不美好的情绪一扫而空,雀跃地围着这个平平无奇的大哥开始好奇地问这问那。马多鑫趁机溜了。

    孙栋耐心地回答这回答那,最终刘小姐满意而去,留下了一锭银元宝。

    孙栋“……”虽然银没有金贵重,但是个头这么大,肯定也老值钱了。

    这一瞬间,他真的有种赚钱好容易的感觉。

    果然科技是第一生财之道,他开始考虑摆摊赚钱的可能。

    然而这一波虽然赚了钱,却也引起了注意,没等他将摆地摊的想法付诸实践,就被宣进宫里去了。

    原来,皇上最近因为太子失踪的事情烦闷焦躁,又邪风入体感染了风寒,十分难受,精神不振,就突然想起了当日护国寺里遇到的奇人奇器来,遂派人按照地址去找,原想宣进宫来解解闷,但是竟然找不到人!

    皇上当时心情更差了,越是见不到越想见,于是让人在盛京里好好寻寻,务必把人寻到了带进宫给他解闷。

    这不,果然在大街上看见了,侍卫们自然赶紧把人请进宫了。

    说是请,那是半分不容迟疑也不容拒绝,塞上马车直接带进宫了——连传句话的功夫都不给。

    “??”等马多鑫回过神来,发现孙哥不见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顿时他就慌了。

    孙哥啊,你到底是被刘小姐带走了,还是也突然穿越了??

    要是前者,我对不起你啊!

    要是后者,我……我不该抛下你啊!

    不过你穿越咋也不说一声呢?跟李立帆一样一样的!叫人急死了!!

    孙栋在宫里如何暂且不提。

    被许多人念叨的李立帆,确实穿——回——去——了。

    当时计划的好好的,但是李立帆低估了自己的体质,浓烟冒起来,外面的人还没发现还没进来救火,里边他就呛地不得了。

    等终于混乱起来,他踉踉跄跄正要冲出去的时候,太子竟然一头冲了进来,一把抱住他,成功阻拦了他出去的步伐,并且由于冲力的惯性他直接仰倒,太子当然也跟着压下来,两人顿时灰头土脸的。

    李立帆那个气啊,一嘴脏话还没骂出来,烟尘滚滚中就看到一根横梁砸下来——直直砸到了压在他身上的太子身上。太子吐了一口血,昏了过去。

    而被两重压制的李立帆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舌蔓延过来,他惊恐地闭上了眼睛,心里恨恨——狗太子,真的害死他了!

    等他察觉不对再睁开眼时,眼前的场景已经大变样。

    大火没有了,浓烟没有了,横梁也没有了,就是压在他身上的狗太子还在。

    于是李立帆立刻深呼吸一口气,抬腿把太子踹到了一边,然后爬起来。

    左右看看,这个场景陌生又熟悉,他愣了愣,猛地瞪大了眼睛——次奥,这不就是片场吗?!

    “我我我我竟然,回来了??”

    一瞬间,狂喜涌上心头,感动盈满胸腔,李立帆热泪盈眶,喜极而泣,眼泪把熏黑的脸上冲得一道一道的。

    感动了一会儿,他勉强冷静下来擦擦眼泪,也顾不上灰头土脸的,睁着唯一还干净明亮的眼睛观察四周,虽然他认出来是片场没错,但是人呢?

    正疑惑着,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匆匆忙忙跑进来,差点和他撞上,然后被吓得后退两步“卧槽你谁??”

    这是场务小周。李立帆眼泪又收不住了,一把握住了小周的手,“小周啊,我李立帆啊我想死你们啦!”

    小周这才从声音认出来,惊呆“帆哥是你?你咋了?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妆容和戏服都换了?你演的不是美男子么,怎么突然……”演乞丐了?

    他纳闷着,啥时候靠脸吃饭的小鲜肉也愿意“毁脸”了?又有些受宠若惊,顶流竟然握他的手了,虽然他手好脏……

    小周抽回自己的手,在t上擦擦,“刚刚电路故障了,灯黑了一下,我来看看你们——对了导演他们人呢?”

    李立帆一挥手“别管这些啦,快!把我的爪机拿过来!我要发v博!!”

    小周“哦哦好的——咦那地上是谁?那血挺逼真啊,咱剧组新来了演员?”

    李立帆回头看一眼狗太子,有心让他就这么凉凉,又觉得太不人道,于是一甩头,冷酷道“哦,对了,你先帮我打个120吧。”

    小周“?!”,,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