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星际直播养龙 > 第85章 拟人形态
    棉龙到了春季会换毛, 冬日的厚毛就会棉絮一样缓缓飘落。成年的棉龙褪下的冬毛能堆出一个小棉龙,露浓作为一只小龙崽,脱毛量没有成年龙那么夸张,不会一梳一把地掉,只会不时被风拂走一两朵绒毛。

    露浓是个很爱干净的毛毛龙, 每天都会把自己洗得喷香顺滑, 小绒毛带着沐浴露的香气, 捏在手心软滑滑的。

    可以想象露浓的手感有多好。

    星斐笑着问“可以送我一朵吗?”

    秦意眨眨眼,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小棉龙的粉色好像加深了。

    露浓小声“如、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的。”

    星斐当着她的面,把绒毛夹进书页里。

    露浓伸出小胖爪摁住脸, 眼睛里却有点雀跃——原来不是每个小龙崽都讨厌她掉毛的。

    小棉龙哒哒哒地离开了,秦意缓缓伸出爪爪,尾巴轻轻甩动,眼睛亮晶晶的。

    星斐无奈地伸手抱住她。

    秦意扎进她怀里。

    这只特别能打的小龙崽一旦离开那些冰冷的器械,就好像一只对温度格外敏锐的猫,皮肤饥渴症一样试图黏在其他龙身上。

    潮汐龙习性如此,能打又娇气,天生喜欢拥抱和抚摸。

    星斐在秦意光滑的鳞片上摸了摸,感觉身边贴上来有点凉的大尾巴——秦意把尾巴圈过来了, 礼仪课向来满分的小公爵才不会做出当众打呼噜的事情, 于是就轻轻晃着尾巴, 尾翼不时开合, 传出有节奏的啪嗒声。

    不意外地听见啪嗒啪嗒的声音——那是秦意的尾翼不断开合发出的声音。

    贺醒看了一会儿,低声问沈眠“秦意是晚上没睡好吗?”

    沈眠摇头“我问过星斐了,秦意晚上睡得特别沉,吵不醒的。”

    秦意在育幼院很放松,睡眠质量和路原差不多。

    贺醒慢慢挨过来“那就是想撒娇了。”

    沈眠感觉背上一重,他微微侧过脸,避开贺醒的呼吸“皇帝陛下也像你这样吗?”

    “不这样,”贺醒理直气壮地控诉,“我父亲都是被我母亲揣在口袋里的,你都不揣着我。”

    沈眠“……”

    实在是低估皇帝陛下的脸皮了。

    ……

    天气逐渐热起来,水都星昼长夜短,春季的气候不太明显,天气温和了大半个月,突然就蹦上了高温。

    沈眠凌晨的时候被热醒了一次,他看了下时间,离他平常起床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于是推开死活要赖在他身上的贺醒。

    贺醒睡到一半无辜被弄醒,躺在一边,很委屈“你现在都开始嫌弃我了。”

    沈眠懒得哄他,皇太子殿下一天要委屈八次,翻了个身——龙族虽然体温偏低,但是贺醒格外热,这个天气挨着个火炉谁都受不了。

    沈眠重新闭上眼睛,身后一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贺醒不知道在搞什么,但是居然没有继续哼唧。

    沈眠心里奇怪的时候,忽然感觉手臂一凉,睁开眼睛,发现是贺醒突然变回了小金龙,扇着翅膀落在自己怀里,金色鳞片挨着皮肤,传来凉意。

    贺醒冲沈眠翻开肚子。

    沈眠盯着龙肚子——这种天气里,冷冰冰的龙鳞有绝对吸引力。

    他本来也不怎么困了,索性把手塞进贺醒肚子上,手指尖还能戳在龙脑袋上,拨两下蜷缩起尖锐指甲的龙爪子。

    贺醒眯着眼睛任由他对象摆弄来摆弄去,沈眠手指拂过脑袋的时候他甚至还扭头轻轻舔了一下。

    沈眠换了一只手,半撑起身体,把小金龙摁在床单上摩擦。

    贺醒有点无奈,但是对象想这么玩,他也不是很在意,收拢翅膀抱着沈眠的手腕,问“生气了?”

    沈眠“不。”

    只是想让贺醒体会一下被颠来倒去的感觉。

    贺醒“……”

    好吧,摩擦就摩擦吧。

    一人一龙玩闹一会儿,也差不多到了沈眠该起床的时间,沈眠摁掉嗡嗡响的智脑,宿舍外的走廊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向沈眠的宿舍靠近。

    这个时间点谁会在走廊上走动?

    沈眠和贺醒同时抬头,这时候脚步声停在沈眠宿舍的窗户前,窗帘上印出一个人影,看影子似乎是个小孩子。

    但绝对不是星斐,也不会是秦意。

    沈眠顺手把贺醒揣进口袋,满足皇太子殿下被揣着走的愿望,起身去开了宿舍门。

    贺醒“……”

    他现在并不想待在院长的口袋里,更希望穿好衣服和沈眠一起出去看看。

    新换没多久的感应灯光线温和,走廊上站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男孩,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服,正垫着脚趴在窗台上。

    听见开门声,小男孩转过头,看见沈眠就露出笑容,转身扑过来,他走路还有点不协调,差点摔倒,被沈眠一把抱住。

    男孩子还没有开口说话,沈眠就已经认出了他“是我的小捷安吗?”

    穿着均码衣服的小捷安张开小手抱紧沈眠“是我。”

    捷安惊喜极了,他仰着头小声说“我能抱住院长了!”

    沈眠把他抱起来带进宿舍,捷安坐在沈眠膝上,手环着沈眠的脖颈,脸颊挨着沈眠,依恋极了。

    沈眠一直都在想捷安的拟人形态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小宝石龙过于瑰丽的外表实在很难和人类外表联系起来。

    沈眠低头,拟人形态的小捷安又软又温柔,依偎在怀里的时候,几乎有人类幼崽的脆弱感。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拟人形态的小捷安五官还没长开,他被养得很有肉,抱在怀里一团柔软,眉眼间却有股冷冷的秀气,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盈满笑意,落满光一样的明亮。

    “没有不舒服,我睡到半夜突然感觉很热,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变样子了。可能是我太想变成拟人形态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在梦里想我会是什么样子。”

    小捷安捧住自己的脸,认真地问“我可爱吗?”

    他在宿舍里对着镜子照了好久,睡得小猪一样的路原当然不会给他答案,实在按捺不住兴奋的捷安就很想来给院长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于是偷偷溜出宿舍,想在窗户边等院长睡醒。

    他觉得自己长得有点像院长,所以一定是可爱的。

    沈眠亲了亲他鼓起来的脸颊“可爱。”

    被迫待在口袋里的贺醒“……”

    让我看看!我也要看看我的崽!

    贺醒动了一下,示意沈眠把他掏出来,让他看看他的崽。

    沈眠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对象在口袋里,而且捷安就在他怀里,随时有可能感觉到贺醒的存在。沈院长面不改色地伸手进去掏出贺醒……然后塞进了枕头下面。

    不能给捷安看见他们睡一张床。

    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