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咸鱼穿进末世文[穿书] > 第47章 第 47 章
    当年任务完成后, 顾长州听说了陆启明团队全军覆没的消息,非常震撼。

    但女朋友生孩子要紧, 因此领到酬劳就匆匆回国了。

    可惜付出一切,最后还是没能留下她。

    之后他要照顾刚出生的女儿, 又要忙事业,公司成立后更是一大堆事等着他去做。

    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彻底将这个人抛之脑后, 再也没想起过了。

    这次遇到他,顾长州很惊讶他还活着。

    更让他好奇的是,他是如何历经二十多年岁月,模样却分毫未变的。

    其中显然有外力作用。

    他在实验室有个老朋友,对方听说此事,展现出无比的狂热,要求他无论如何都得弄清楚原因。

    顾长州捏着注射器, 目光一直包围着陆启明。

    床上的人听完他的要求, 只讥笑了一声。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我知道你恨我,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只要坦白一切,你就能继续活着, 像人一样活着。”

    顾长州扫了眼床头柜上的水杯, 嘴角噙着抹笑。

    “当年你似乎说过自己没兴趣结婚吧, 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我看她对你死心塌地, 要是你死了, 她恐怕也活不久。”

    这句话戳到陆启明的痛点, 他用力握了握拳,沉声说

    “我要先用再说。”

    “你不相信我?”

    “我想相信你,但你的信用度不值得我这么去做。”

    顾长州冷笑,“你以为我傻么?先给你注射,等好了你再反悔,到时我怎么跟基地交待?”

    陆启明撇开脸,“这得由你自己去权衡了。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只剩这条命。能活是运气,不能……就算了。”

    “江妙妙可在我手上,你不在乎她?”

    陆启明勾起嘴角,笑得很有自信。

    “她会愿意跟我一起走的。”

    顾长州看着他欠揍的样子,忍了很久别无他法,只能同意。

    “我现在给你注射,但是如果你敢反悔,就别怪我违背约定,把你带回基地里。”

    陆启明漫不经心地听着,掀开被子道

    “打哪里?屁股可不行。”

    顾长州“……手伸出来。”

    要是可以,他想一针扎烂他的舌头。

    一条胳膊伸到面前,卷起睡衣袖子,露出底下惨不忍睹的肌肤。

    顾长州故意捏了一下,见对方毫无反应,似乎连痛觉都没了。

    肌肤颜色太深,他一寸寸地捏过去,寻找血管。

    陆启明一脸嫌弃。

    “你老婆知道你这么变态么?”

    顾长州顿了顿,状若随意地说

    “我没有老婆。”

    “开什么玩笑?你当年连良心都不要,不就是为了娶她。难道……”

    他讥嘲道“人家还是没看上你?有眼光。”

    顾长州想到往事,心脏痛如刀绞,没有反驳,只自嘲道

    “我是很没用。”

    “唔,你明白就好,你孩子呢?”

    “死了。”

    陆启明微讶。

    “难产?”

    “不是。”他垂着眼帘,终于找到目标,将注射器扎进去,慢慢推入药水,“也许真的是我做了缺德事,遭到报应吧。”

    陆启明本来挺幸灾乐祸的,有什么比让仇人痛苦更快乐的事呢?

    可是看见他这副样子,心里居然有点开心不起来。

    药水全部打进去了,他揉了揉针眼。

    “一支只能管一个月?”

    “嗯。”

    “要是一直打,是不是一直不会变异?”

    顾长州掰断注射器,扔进垃圾桶里,嘲道

    “做什么美梦?一直给你打,整个基地到现在也就十支而已,你能有一支用就偷着笑吧。”

    陆启明撇嘴,“都快一年了才研究出这么点成果?”

    “谁不想快一点?但是每天都要堤防丧尸的攻击,要管理基地内的秩序,要负责几十万人的口粮和生活所需,要对抗这里恶劣的天气,实验样本也总是出问题。

    离开城市到现在不到一年,百忙之中能有这些进展已经很不容易了,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耸耸肩,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行,我不说。”

    顾长州道“现在可以坦白了?”

    他摇头。

    “效果都没看到,再等两天吧。”

    顾长州顿时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

    “你确定你不是准备耍无赖?”

    陆启明轻笑。

    “对一个连床都没力气下的人这么戒备,究竟是我太厉害,还是你太无能?”

    他懒得跟他拌嘴。

    “按照药效,应该三天之内就会有明显的反应。我给你三天时间,到时你不说也得说。”

    陆启明往后靠去,表情似笑非笑。

    “没问题。”

    三天不长,但现在的他,多活一天就是多赚一点。

    横竖是笔划算的买卖。

    狂风骤雪拍打着机身,机舱内是个温暖的小天地。

    袁牧冰泡了两杯速溶咖啡,将其中一杯递给江妙妙。

    她端在手里抿了口,滚烫的液体烫得她舌尖发麻,令她舒服了许多。

    “谢谢。”

    袁牧冰在她旁边坐下。

    “我见过你。”

    “是么?我不记得。”

    原身和原女主虽然是同校同学,但两人从来没有接触过,原身忙于打工赚生活费,在学校里基本没人关注。

    至于后来,她留在城市躲着,对方加入救援队,就更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在出现丧尸的前一个晚上,有人推荐给我一个视频,是你在直播自己采购的物资清单。”

    江妙妙愣了愣,才想起自己还干过这么件事儿。

    当时没考虑太多,只想着能提醒一个人就提醒一个人。

    毕竟她长这么大,鸡都没杀过一只,眼睁睁看着那么多人去死却什么也不做,还挺良心不安的。

    现在想想,其实有些危险。

    万一有人看了她的直播,跑来抢东西什么的,她恐怕就没机会见到陆启明了。

    幸好幸好。

    江妙妙干笑,“真的吗。”

    “说实话,当时我觉得你很可笑。”

    “额……”

    “不过第二天我就被打脸了,所以之后我一直很想亲自见面问问你。”

    袁牧冰定定地看着她,逐字逐句,“你为什么知道第二天就会进入末世?”

    江妙妙想了想,找到个理由,“我塔罗牌算得挺准的。”

    袁牧冰皱眉,“只是因为这个?”

    “对啊,在那之前我算过十几次塔罗,每一次的结果都指向那一天世界会发生突变。”

    她说得信誓旦旦,但袁牧冰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不信鬼神,不信命,更不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事。

    “希望你把实话告诉我,我可以向你保证不告诉别人。”

    江妙妙道“这就是实话。对了,我还懂手相呢,给你看看?”

    袁牧冰狐疑地伸出手,让她看自己的掌纹。

    江妙妙什么都看不懂,装模作样地摸了一番,抬头神秘兮兮地说

    “你喜欢的人就在你身边,应该跟你是同事关系,也是救援队的?”

    袁牧冰立刻抽手,“这算什么占卜,简直胡闹。”

    “他姓周,比你大一岁,前不久才受过伤,对不对?”

    对方的表情立马变了,惊愕地盯着她。

    江妙妙笑问“我说得对吗?”

    “你是不是跟别人打听过?”

    “我去哪里打听?你知道的呀,我在城市里躲了快一年,根本没和你们接触过。”

    难道是末世爆发前她听说的?

    也不太可能,那时她和对方只是认识的程度,没有太多交集。

    最关键的是,她还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自己喜欢他的事。

    袁牧冰的脸色变了又变,始终不敢承认对方说对了,却又没法反驳她。

    江妙妙惦记着陆启明,流露出些许恳求。

    “我能算出你们的未来,作为交换,你想办法救救他好不好?”

    袁牧冰有些为难,“这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

    “可你刚刚不是说你可能有办法吗?你不要骗我。只要能救他,让我做什么都行。”

    江妙妙激动起来,眼眶泛红。

    袁牧冰摇头。

    “我的意思是,我能解决你的困境,不是解决他的。”

    “什么?”

    “你的占卜没有科学依据,但确实很准确,说不定能给幸存者找到一条新生路。我一直致力于让有能力的女性参与灾后重建工作中来,所以在这里,我以第四救援队副队长的身份向你发出邀请,愿不愿意加入我们?”

    江妙妙怔怔地看着她。

    袁牧冰以为她在犹豫,循循善诱。

    “加入救援队,你可以享受基地内幸存者的待遇,拥有粮食分配、医疗援助、和必要时的保护。而你只需要发挥自己的特长,和我们一起努力。”

    她失望地垂下头。

    “你真的没有办法救他是吗?”

    袁牧冰皱眉,“你还在想这个问题?拯救所有幸存者,让人类重返城市,不比守着一个快死的人有意义得多?”

    江妙妙苦笑了下。

    “的确更有意义。但幸存者已经有你们了,而他只有我。”

    袁牧冰愣住。

    “我算过,重返城市会成功,只是需要时间。现在我也要珍惜时间,回去陪他了。谢谢你的咖啡,味道很好,再见。”

    江妙妙把杯子还给她,裹紧衣服走出飞机,正好碰见顾长州等人从里面出来,吓了一跳,忙跑过去问

    “你来做什么?你刚刚见过他?”

    风雪太大,她又戴着面罩,顾长州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由于在陆启明那儿吃了一肚子的气,他没什么兴趣和这个女人交谈,可是转身之前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女儿还活着,应该跟她差不多大。

    “爸爸,这是我给你颁发的奖章,奖励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十几年前听过的稚嫩话语犹在耳边,那时女儿刚刚学会说话,知道了奖章的意思,立刻让保姆带着,去街上给他买了一枚。

    她要是活着该有多好。

    顾长州鼻根发酸,神使鬼差的,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江妙妙愣了愣,茫然不解。

    他回过神,触电般猛地缩回手,快步走进飞机里。

    “江小姐,你要进去吗?我们得锁门了。”

    下属提醒道。

    江妙妙看了眼飞机,快步走进避难所。

    沉重的大门在她身后关上,温暖的空气围过来。

    “汪汪!”

    江肉肉之前找不到她,此时重逢,激动地跑过来抱她腿。

    她摸摸狗头,边脱衣服边朝卧室走。

    陆启明在睡觉。

    床太短,他个子太高,两只脚都快伸到床外面。

    江妙妙帮他扯了扯被子,盖住脚趾头,然后走到床边蹲下,静静查看他的脸。

    ——别待在我旁边不说话。

    脑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她笑了笑,握着他的手轻声说

    “我爱你。”

    陆启明在梦中扯了下嘴角,似乎梦到快乐的事。

    江妙妙关上门,去厨房做饭。

    人活着就得吃饭,吃饭就得挑自己喜欢的,多吃点,吃饱点,多吃一顿赚一顿。

    至于死后的事,那就死后再说吧。

    陆启明消化不太行,于是她给他做了粥,给自己和江肉肉各自准备一份炒饭,配上榨菜牛肉干和橙汁味饮料,用干净的白瓷盘子装好,摆放在餐桌上。

    电视柜上有束假花,她用抹布擦得一尘不染,也放在桌上。

    远远看去,这顿饭像模像样的。

    “好啦,咱们开饭啦。”

    江妙妙走向卧室,准备叫陆启明起床,推开门却发现他已经醒了,坐在床上背对着她,不知道在干嘛。

    已经尸变了?

    她小心翼翼地喊“陆启明。”

    对方回过头,眼神仍有焦点,她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走过去。

    “吓死我了,出去吃饭吧,我扶你。”

    “等等。”

    “嗯?”

    “你打我一巴掌。”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

    丧尸病毒会入侵大脑,改变人的喜好,让他变成重口味?虐恋爱好者?

    吼吼,真可怕。

    陆启明催促,“快点。”

    江妙妙只好听他的,抬手往他脸上甩了一巴掌,声音挺响亮。

    陆启明“……谁让你打脸?”

    “你让我抽你巴掌啊。”

    “巴掌不能打身上?”

    江妙妙愣了愣,“那我再来一遍?”

    陆启明忙拒绝,心情却很激动。

    他的脸,有感觉了!

    药物已经在身体里产生作用,抑制住病毒活力。

    不过时间太短,效果还不大,他依旧靠江妙妙的搀扶才走到餐桌边。

    坐下后,陆启明抽了抽鼻子,隐约闻到饭菜的香味,心情更好了。

    江妙妙舀起一勺粥,成为合格的幼儿园老师。

    “啊,张嘴。”

    他拒绝,“我要吃那个。”

    她看了眼,发现他说得是牛肉炒饭,不同意。

    “那个你嚼不动。”

    牛肉多塞牙啊,万一吃着吃着掉下几颗牙,那可太渗人了。

    陆启明很坚持。

    “我就想尝尝那个。”

    之前吃的时候没味觉,什么味道都没尝到。

    江妙妙拗不过他,只好把盘子端过来,一边喂一边说

    “你吃你吃,将来掉光牙变成没牙的丧尸,我可不跟你走一起。”

    他挑眉,“那你跟谁走?”

    “找个帅的呀。”她兴致勃勃地想象起来。

    “既然全世界那么多人变成丧尸,里面肯定也有很帅很帅的吧。现在大家没有身份地位的差距,也不需要精神上的沟通,更不涉及财产分配,可以只看颜值选择伙伴了。”

    陆启明气得直哼哼。

    “死心吧,我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她耸耸肩,继续喂他吃饭。

    陆启明胃口大好,不仅一口气吃掉半盘子饭,还喝了饮料。

    吃完饭不久,他提出要上厕所,江妙妙便把他扶到卫生间,望着天花板等他尿完又扶出来。

    回到卧室里,她揉了揉鼻子,感觉很奇怪。

    陆启明问“怎么了?”

    “我是不是鼻塞了?”

    “谁说的。”

    “明明白天都很臭,现在怎么不太臭了?”

    她捧着他的胳膊使劲儿嗅了嗅,结果一样,气味减轻许多。

    陆启明说“好啊,你果然嫌弃我,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没有没有,我说得是我自己,我老爱放屁行了吧?”

    既然不那么臭了,那就不洗澡,昨天给他洗澡可把她累坏了。

    江妙妙自己也懒得洗,冰天雪地的,随便刷刷牙洗洗脸,就钻进被窝里。

    床边有个小书架,她翻了翻,找到一本安徒生童话,饶有兴趣地翻着。

    陆启明戳戳她的脸。

    “别看了,来聊天。”

    这么好的消息,他还没告诉她呢。

    江妙妙心不在焉地嗯着。

    “聊吧。”

    他简直没脾气。

    “你看着我,这是尊重。”

    她只好放下看了没几行的书,抬起头来,正襟危坐。

    “聊什么?”

    陆启明本想告诉她自己注射了药物的事,可是暖黄色的灯光照耀下,她看起来实在漂亮极了。

    外表纤细柔弱,内里却有着外人无法想象的坚强。

    令他心痒难耐,凑过去亲了一口,然后准备坦白。

    “妙妙,我……”

    她捂住嘴,“你没刷牙!”

    “……你别扫兴。”

    “好吧我承认,我是嫌弃你臭,你不光身上臭,口气也越来越难闻了。昨天给你洗澡的时候我一直控制呼吸,差点憋晕过去。晚上睡觉我还偷偷扯了棉花堵鼻子,今天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拿出来。”

    陆启明“……真的?”

    “嗯。”她老老实实点头,随即补充“但我只是嫌弃你的臭味,不是讨厌你。说这些是为了跟你说……在我被咬之前,别亲我,尤其别舌吻行不行?”

    万一吐他嘴里,那就真尴尬了。

    她不怕死,但很希望在死前留下点美好的回忆。

    陆启明满腔的兴奋被人当头泼下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什么心情都没了,面无表情地躺回去。

    江妙妙问“你要跟我说什么?”

    “没什么。”

    “哦。”

    她重新拿起故事书,看了一会儿偷偷瞥他。

    他脸绷得紧紧的,显然憋着气。

    江妙妙抿了抿嘴唇,再次放下书,挪过去抱着他。

    男人的声音非常冷漠。

    “放手,我怕熏着你。”

    “没事,我都熏习惯了。”

    “……”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说吧说吧。”

    “没有。”

    “快说,不然我今天晚上睡不着觉。”

    她软绵绵地央求,陆启明早就憋不住了,正等着台阶下呢,清清嗓子道

    “我注射了药物。”

    “什么药?”

    “基地里专家研制的,可以抑制病毒的活性,一支管一个月。”

    她大喜,“真的?太好了,难怪你晚上有胃口吃饭了!我好开心,呜呜!”

    她一边说一边把他抱得更紧,陆启明身体仍然虚弱,差点被她细细的胳膊勒断气。

    “咳咳,放手……”

    江妙妙忙把手松开些,搂宝贝似的搂着他。

    “他们为什么要给你注射?有条件吗?”

    “嗯。”

    “什么条件?”

    “他们要我坦白活下来的原因。”

    “所以你要把你被人抓走做实验的事告诉他们吗?”

    江妙妙感觉很不安,冒出许多猜测。

    “那些人是不是想继续用你做实验?还是有其他的打算?唉,为什么只能抑制一个月呢。”

    “一个月怎么了?”

    “要是时间长点,我们干脆现在逃走算了。”

    走掉?

    陆启明若有所思地想了会儿,捏她脸颊。

    “这样会不会太没信誉?”

    江妙妙道“反正他当初也骗了你不是么?”

    而且书的结局她早就知道了,最后会恢复和平,其中没有他的参与。

    既然如此,何必留下来忍受多余的折磨。

    陆启明忍俊不禁,“要是这样,我需要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

    他招招手,她把耳朵伸过去,两人躲在被窝里,窃窃私语了一番。

    第二天晚上,基地某个办公室的通讯器刺耳地响起来。

    负责人连忙按了接听,屏幕上出现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救命!快来人!救救我们!”

    “江小姐?出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他好像要变异了,特别想咬我!你们是不是给他用错了药?我快撑不住了,救命!啊!”

    一声惨叫,通话中断。

    负责人不敢耽搁,连忙去找顾长州。

    后者白天又飞了一趟,带人将某座城市内国家储备粮食仓库里的粮给运回来。

    飞机数量有限,中途又有丧尸干扰,今天只带回来不到三分之一,之后还要跑好几趟。

    他正在指挥卸载,听见这个消息,忙让副手接替工作,带着几个人提上装着药的箱子,匆匆飞向私人避难所。

    进去之前,顾长州打开监控器,观察里面的情况。

    客厅没人,角落里趴着他们的狗。

    身上全是血,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死了。

    陆启明在卧室里,背对着摄像头蹲在角落,看姿势好像捧着东西在啃食。

    江妙妙呢?

    厨房没人,难道是在唯一没装监控器的卫生间?

    顾长州冲下属下命令,几人打开大门,端着枪走进去,准备击毙陆启明。

    “救命!救救我!”

    一个人影飞扑出来,抱住他的身体。

    对方娇小纤细,撞得他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

    “江妙妙?”

    她身上全是血,哭着抬起头。

    “太好了,你们来了!”

    “他已经尸变了?”

    “呜呜……”

    之前不是挺有信心的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变成丧尸,她也变成丧尸,陪着他一起。

    现在后悔了?

    顾长州挺想嘲笑一番,可是看着对方可怜兮兮的模样,不太忍心说,推开她道

    “我去解决。”

    江妙妙狗皮膏药似的贴过去,不肯松手。

    “别走,我害怕!”

    “你放手。”

    “爸爸妈妈,我想回家,呜呜……”

    她搂着他嚎啕大哭,哪里还有之前坚强的模样?分明是个受到惊吓的小姑娘。

    顾长州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哭,沉默片刻,吩咐下属。

    “你们进去,要是尸化就击毙。要是没有,就再给他注射一支。”

    “好的队长。”

    三个下属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顾长州收回目光,拘谨地拍拍怀中人的背。

    “我不走,可以放手了吗?”

    江妙妙哭道“我不想待在这里,我刚才差点就被他咬到,你能不能让我去飞机里待着?求你了。”

    他目光难得的温柔,宛如看着自己的宝贝。

    “走。”

    二人披上防雪服,走出避难所,来到停在外面的飞机机舱里。

    顾长州用保温杯里的热水给她泡了杯奶粉,语气慈祥得像父亲。

    “我早就说过,他不是个好选择。”

    江妙妙不说话,抱着杯子只是哭。

    “你受伤了吗?我看看。”

    顾长州抬起手,她往后缩了缩,通红的眼睛里满是警惕。

    他笑道“别误会,我对你没兴趣,我的年纪当你爸爸都够了。”

    江妙妙自嘲,“我没有爸爸。”

    “你刚刚不是……”

    “可能越缺什么就越想要什么吧,我从小就被扔进孤儿院里,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她望着机舱内壁,表情像在回忆。

    “但我总是做一个梦,梦见我去街上给爸爸买礼物。他总是很忙,但是非常爱我。我真的好想好想永远不醒来……”

    顾长州心跳停了一拍,“你,是几岁进孤儿院的?”

    她沮丧地说“我也记不清了,可能三四岁吧。院长说她们从河里捡到我的时候,我已经会说话了。”

    他绷紧了脑中的每一根神经,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你被捡到的那天穿得什么衣服?”

    “我……”

    江妙妙尴尬了。

    她看书一向不太仔细,看言情小说更是只关注男女主角的感情进展,这么微小的细节,哪儿记得清啊。

    正打算找个借口混过去时,机舱门打开,传来熟悉的声音。

    “好了,游戏结束,滚蛋吧。”

    江妙妙抬起头,陆启明端着一把枪,冲她抛了个媚眼。

    药物非常有效,才过去一天一夜,他的体力就恢复七成,破损的皮肤也在飞速愈合。

    她悬着的心脏落回原位,立刻跑到他身后躲着。

    顾长州表情变了又变,最后愤愤道“你们骗我!”

    “不不不,这不叫骗。”陆启明笑的得意,“这叫一报还一报。”

    他沉声问“你想做什么?杀了我报当年的仇吗?基地附近有巡逻,你逃不出去的!”

    “d45,你知道这些年里我最想做什么事吗?”

    “……”

    “我想把你绑起来丢到路上,开车一遍遍碾,碾成肉泥为止。今天我家小朋友在,就不做那么血腥的事了,来个初级点的吧。”

    陆启明冲江妙妙使了个眼色。

    后者从机舱里找出绳索,走到顾长州面前。

    “麻烦双手合十。”

    顾长州“……你刚才说得话是真的吗?”

    她没说话,见对方不想配合,只好自力更生,把他的手合在一起,准备绑起来。

    顾长州来的急,总共只带了三个下属,刚才已经全部进卧室了,因此飞机上连个帮手都没有。

    这女人到底是不是他女儿?

    如果不是,她为什么知道那么多?

    他想反抗,又怕伤到她,还没想清楚,对方已经麻溜的把他绑好了。

    陆启明挑剔地撇撇嘴。

    “你系错了。”

    江妙妙惊讶,“是吗?我按照你说得步骤绑的呀,哪一步错了?”

    “这里。”

    他扛着枪,走过去调整绳索,加固了一遍,边做边教她。

    江妙妙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记住了。”

    顾长州气得快冒烟,“你们不要太过分!”

    陆启明拍拍他的脸,把他围巾扯下来堵住嘴,将他抗进避难所。

    顾长州被丢进卧室,发现自己的下属一个个鼻青脸肿,被床单和被套裹得严实。

    下属们看见他,不好意思打招呼,尴尬地低着头。

    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要晕过去。

    “感谢这两天的招待,祝各位做个愉快的梦。”

    陆启明锁上房门,扬长而去。

    机舱里,江妙妙好奇地打量那些复杂的按钮,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

    陆启明回来了,拿着许多东西。

    安眠药药效未退的江肉肉,几大袋食物,还有最重要的箱子。

    她连忙跑过去,期待地问

    “这里有几支?”

    “九支。”

    陆启明看到时,自己都很意外。

    一支管一个月,九支管九个月,四舍五入那就是一整年呐。

    太好了!

    江妙妙开心地抱住他,他条件反射地闪躲。

    她立刻拉下脸。

    “我之前没嫌弃你的臭味,你倒嫌弃我的姨妈血啦?白眼狼!”

    “对不起。”

    陆启明屏住呼吸抱住她,连连道歉。

    二人握手言和,走进机舱,开始做正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