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假千金归位之后 >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
    沈如晚从楚执怀里抬起头来。

    “起火了?”楚执若有所思的看着安国公府别院所在的方向。

    方嬷嬷道“是啊, 那边的火势很大, 好几处地方都燃了起来,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受伤。”尤其是这深夜,许多人都就寝了,这火势烧起来, 很可能都来不及逃出去。

    “让人先盯着, 若是那边过来求助便拨些人过去帮忙。”安国公府的别院有着那么下人在, 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

    楚执说完便抱着沈如晚往屋里走去。

    刚将沈如晚放到床上,看到本来昏昏欲睡的她, 睁着眼睛, 面露担心。

    “怎么了?还在想安国公府的事?”楚执在她身边躺下, 问道。

    沈如晚抱着他的手臂,点了点头。

    “睡吧,就算那边有什么事也只能天明了才知道。”他已经留着人看着, 出不了什么大事。

    沈如晚打了个哈欠, 她真的又累又困。

    都怨身边的这个男人。

    沈如晚知道自己现在担心也没用,她闭着眼睛睡觉, 打算好好养足精神。

    沈如晚不到一会便熟睡了过去了。

    倒是楚执因为刚刚解了馋, 精神不错, 他看着沈如晚的睡颜, 不由的露出一抹笑。

    伸手拨了拨她拂到脸上的发丝。

    将人搂在怀里, 闻着她身上的味道, 楚执也闭上了眼睛。

    可没过多久, 方嬷嬷站在门外小声道“殿下、王妃, 安国公府老夫人领着女眷在院外求见。”

    楚执倏地睁开了眼睛,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沈如晚,还好她没有被惊醒。

    楚执也皱了皱眉,随意披了件外衫,走了出去,低声问道“发生何事了?”

    方嬷嬷回道“殿下,之前安国公府的下人来求助了,说是火势太大,有好几处都燃了,他们顾不过来,让咱们的护院帮着去救火。晋七大人便派着些人过去,可很快,那边的女眷坐着马车往咱们这边来了。安国公府的老夫人受了伤,从大火中逃出来摔伤了腿。安国公府的女眷们多多少少受到了惊吓,想过来借宿。”

    方嬷嬷见殿下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能硬着头皮道“安国公府的后院好几处都燃了起来,没有能够住的地方,还发现了好几处女眷住的院子里被人刻意放了毒蛇毒虫,她们不敢继续住在安国公府的别院了。”

    方嬷嬷觉得这事情太奇怪了,怎么好端端的就起火了,还被放了毒蛇和毒虫。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方嬷嬷斟酌了一下,道“听安国公府的人的说,是担心会不会是宁王余党来报复的。说是当初宁王有意让世子跟安国公府联姻,但被拒绝了,所以被记恨着。”若是这样的话,那安国公府的人也太倒霉了。

    “宁王余党?”楚执的声音跟月华一样清冷。

    方嬷嬷点了点头,“那边是这么说的。”

    不管到底是不是,现在安国公府上的女眷们受伤是事实,这大半夜的实在不好将人的求助拒之门外。

    楚执沉吟了片刻道“先让她们住西苑,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是,殿下。”方嬷嬷领命便离开了。

    “等等。”楚执将方嬷嬷喊住,“你去跟安国公老夫人说一声,王妃有了身子,睡的早,明天再去探望。安排大夫去给她们瞧瞧。”

    楚执说完便回到屋里,看着沈如晚睡得安稳,重新躺回在她身边。

    ……

    候在楚府别院外头的几辆马车里,不时有人探出头看看。

    安国公老夫人闭着眼睛,忍着腿上的疼痛。

    安国公夫人和顾六姑娘红着眼睛抹眼泪。

    “哭什么。我有没有事,不过是摔重了一点,好好养养便是了。”安国公老夫人语气淡然的说道。

    安国公夫人很是自责,“母亲,都是儿媳不好,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该来这个别院。”

    “胡说什么呢,这都是意外。谁又能料到呢!”安国公老夫人叹息一声。

    “君瑶没有被吓到吧?”安国公老夫人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孙女。

    顾君瑶摇头,“祖母,我没事。怎么摄政王府的人还不回来,他们这么不近人情吗?”她心里很急,担心祖母的伤势会加重。本来她们是有大夫的,可那大夫睡的太熟了,来不及逃出来,葬身火海里。

    要不是她今晚因为有心事总是睡不着,也许她也会遭殃。

    这次到别院来避暑的,就是几个女眷,她的祖父父亲哥哥们都还留在京城,连个主事的都没有。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能就近来求助摄政王府。

    可等了这么久,连大门都还不让她们进去。

    不仅顾君瑶焦急,其他几辆马车上的女眷也急,有的受了惊吓,有的手受伤了,也有腿扭到的了,都需要大夫和能休息的地方。

    尤其是当从火海中逃出来,又看到许多毒蛇和毒虫,这些娇滴滴的世家姑娘只差没有晕过去。

    就在这时,前面的大门被打开,方嬷嬷带着丫鬟婆子走了出来。

    马车上的女眷们也纷纷下来。

    那些被丫鬟扶着的姑娘们的一个个都很是狼狈。

    见到方嬷嬷过来了,都伸长脖子往后看。

    可该想见到的人一个都没有。

    不但摄政王没有亲自过来,就连作为女主人沈如晚也没有来。

    方嬷嬷走过去给安国公老夫人福了福身,“老夫人安好,我们王妃身子重,很早就睡下了,没能过来还请见谅。”

    安国公老夫人笑着道“方嬷嬷言重了,是老身带着众人叨扰到殿下和王妃。”这次还幸亏有摄政王府的护院们去帮着救火,不然都不知道能全须全尾的出来几个。

    方嬷嬷道“已安排的院子给老夫人和姑娘们歇息,请老夫人和姑娘们随老奴进来。大夫也很快过来给老夫人看伤,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老奴。”

    听着安国公老夫人和方嬷嬷的对话,有些人心里很不是滋味,真是今时不同往日。她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么多人在外头等着,沈如晚竟然连面都不露。

    可谁也不敢说出半句抱怨。

    就连安国公老夫人也虚弱的道谢。

    ……

    翌日,沈如晚起的有些迟,她身上有些酸软。

    倒也不是说哪里痛。

    就是没有什么力气,觉得酸。

    她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人影,要是他还在这里,她指不定得狠狠地咬他一口出气。

    方嬷嬷和青荷青雨比平时更麻利的帮着沈如晚梳妆打扮。

    沈如晚刚喝完一碗粥,方嬷嬷便道“王妃,安国公府的女眷过来向您道谢。”

    沈如晚有点没回过神来,“道谢?”

    “是昨晚那救火的事吗?”那谢应该也是谢夫君才是吧?既然能来道谢,那应该是没有什么大事吧。

    方嬷嬷见沈如晚还不知道后半夜发生的事情,于是将安国公府女眷过来借宿的事情说了。

    沈如晚听了赶紧将手里的碗放下,她站了起来,“怎么不早说,我该早些去探望安国公老夫人才是。”

    当初她刚入京时,被邀请去了安国公府的别院做客,顾六姑娘和安国公老夫人对她都很好,那位老夫人跟姨祖母也交好,她理应过去看看。

    方嬷嬷忙道“王妃莫急,安国公老夫人用了药还没醒呢。”

    沈如晚一边往前厅走去,一边问了些详细的事情。

    当沈如晚出现时,在前厅已经喝了一盏茶的姑娘们纷纷起身。

    顾君瑶走在前头,朝沈如晚福了福身,“见过王妃。”

    沈如晚将她扶起来,“六姑娘不必多礼。”

    顾君瑶见到沈如晚如今的穿着打扮,说话的气度,完全不似当初那个娇怯的农家女了。

    她垂下眼说“幸得昨晚摄政王府相助,要不然我顾家可就遭殃。”

    顾君瑶说完,在她身后几个姑娘也红着眼睛向沈如晚道谢。

    除了两个眼生没见过,沈如晚见到了柳萱和孙书岚。

    这回她们两个倒没有像以前那样主动过去跟她搭话,而是朝她笑了笑,站在一边。

    沈如晚也感叹,怎么会发生了这种意外呢。

    所幸是人没有事。

    她安慰了一番,顾君瑶才慢慢收了眼泪。

    这时一个穿着杏黄衣裙鹅蛋脸的姑娘道“王妃有了身孕,不宜久站着,快些坐下吧。”

    其余人也纷纷附和。

    沈如晚扶着青雨,在正位坐下。

    顾君瑶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其他的姑娘则跟沈如晚说起了话。

    有人说起昨晚的惊险,“幸好我家丫鬟警醒,拖着我起来,真真是命大。”

    “你们都还好,只是被火给惊到了。我却不仅从起火的地方跑出来,还差点踩到了毒蛇。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将那些毒蛇放在草丛里。这简直是要置人于死地啊。”

    另外一姑娘拍着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顾君瑶听的心里难过,又觉得有点窝火。

    是她们自己要过来做客,遇上这个事情,明理暗里还是在埋怨国公府。这又不是国公府能够预料的。

    若不是这把火和这些毒蛇,她们能够住进这别院里吗?

    顾君瑶心里委屈了。

    沈如晚见顾君瑶一直低着头,她突然出声道“六姑娘,老夫人现在怎么样了?我与你一道去看看吧。”

    顾君瑶听她说起祖母,红着眼睛点了点头,“还得多谢府上的大夫,祖母伤势都包扎好了,也喝了药。我出来时,祖母还未醒,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她心里很担心,只是母亲说了,现在是在楚府上,得先去跟王妃请安道谢。

    沈如晚想到安国公老夫人年纪大了,半夜受惊又受伤,定是遭罪了。

    她道“那现在去看看。”

    沈如晚一说要过去,其他人自然一道跟着去。

    方嬷嬷见王妃要亲自过去,不好拦着,她只好在前面带路。

    沈如晚这一行,经过花园时,正巧迎面遇上了楚执。

    楚执一身玄色蟒袍,剑眉星目,俊美又贵气。

    在沈如晚身边的几位姑娘纷纷朝他行礼。

    “见过摄政王殿下。”

    莺声燕语,娇软悦耳。

    沈如晚一怔,下意识地往楚执脸上瞧。

    只见楚执蹙眉,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语气冷然“免礼。”

    顾君瑶等人垂着头,缓缓起身。

    她又悄悄地看了摄政王一眼,心跳的很快。

    她想到祖母和母亲的话,如果,如果有机会的话……

    顾君瑶心想,她们这么多人在,他总会跟沈如晚问起她们吧?那她要说什么才能让他记住自己?

    就在这时,顾君瑶看到那男人朝沈如晚走过去,“怎么不多睡一会?”

    沈如晚一愣,瞪了男人一眼。这么多人在呢,说这话,难不成是让人都知道她每日都睡到日上三竿么。

    顾君瑶心里一惊,那男人跟沈如晚说话的声音完全一样,虽然还是清冷,可那种语气态度,简直天壤之别。

    最让顾君瑶不可思议的是,沈如晚竟然敢瞪他。

    她瞪视的可是大周权倾天下的男人。

    然而那男人却丝毫没有感到冒犯,甚至能从他的神情中感到愉悦,他低声跟沈如晚说了几句话,便带着随侍离开了。

    这期间并未看她们这些人一眼。

    可以说是避嫌,是不是也可以说是她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入他的眼呢?

    一路上顾君瑶心事重重。

    沈如晚看顾君瑶心不在焉只当她是担心安国公老夫人的伤势。

    沈如晚听着身边姚姑娘、江姑娘说着讨巧的话,思绪也飘向远处。

    就在刚刚她们见到楚执时,那含羞的神情怎么也藏不住。

    现在对她似乎更热情了。

    话里话外多多少少跟楚执沾些边。

    “王妃真是好福气,刚嫁进王府不久便有了身孕。哪像我三姐,仅一年未有孕,三姐夫屋里便添了新人。”

    “是啊,王妃这肚子还未太显怀,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不过以后等肚子大了,王妃更要辛苦了……要是能多有几个贴心人伺候王妃,或许王妃会轻松一些罢。”

    同为女子,沈如晚多少能猜到她们的心思。

    楚执位高权重,相貌俊美,有人爱慕是再正常不过了。

    可,楚执是她的夫君。

    一想到若是以后他要纳妾,会有其他女人跟他肌肤相亲,沈如晚瞬间手脚冰凉。

    柳萱走了过去,将姚晗芷挤开,她扶着沈如晚的手,关心的问道“王妃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孙书岚也凑了过来,她道“那边有个亭子,要不要歇一会?”

    孙书岚看着沈如晚的脸色苍白了些,有点担心。

    沈如晚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没那么矜贵。西苑不远了,就在前面了。”

    “王妃怎么不矜贵。再没有人比王妃更矜贵的了。”柳萱在她耳边道。

    沈如晚笑了笑,她没有那么弱不禁风,她是去探病的,不是让人觉得她病了。

    她刚刚不过是想到了一些让她不舒服的事情。

    方嬷嬷也走了过来,打算让婆子抬轿子过来,沈如晚都拒绝了。

    见沈如晚坚持,方嬷嬷也只好顺着她。

    接下来,柳萱和孙书岚凑在了沈如晚身边,有意无意的挡开其他姑娘。

    待拉开些距离,柳萱低声道“晚晚,不用理她们,别坏了心情。”

    沈如晚讶异的看过去。

    两人相视而笑。

    原来不是疏远,而且另一种方式的关心。

    ……

    沈如晚到了西苑,进了安国公老夫人所住的院子,这时她刚刚醒来,喝着安国公夫人喂得参汤。

    见到沈如晚进来,她想要起来行礼,让沈如晚制止了。

    “老夫人这是要折煞我了。”沈如晚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受伤的人起来给自己行礼。

    安国公老夫人感激的道“这次真的多谢殿下出手相助,要不然我这把老骨头早就被烧没了。”

    沈如晚坐在床边安慰道“老夫人莫要说这种话。这次意外如此蹊跷,夫君肯定会好好查的。”

    安国公老夫人道“说来惭愧,本该天亮了让马车送我们回京才是。可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奔波,若是强行坐马车回京,伤势又会裂开,只能恳请王妃让我们多住几日。”

    沈如晚道“老夫人,您别想多了,且安心住下好好养伤便是。我听说还有两位姑娘扭到了脚,也不方便回京,住下便是。”

    屋子里的姑娘们听了后,心思浮动起来。

    她们受了惊吓,虽然没有受皮外伤,是不是也可以留下多住几日?

    就当是陪安国公老夫人?

    这王妃心软,厚着脸皮住下,她也做不出赶人的事情来。

    沈如晚让人送了些补品过来,又说了些安慰的话,才从西苑出来。

    ……

    沈如晚一离开,西苑里有间屋子的门打开,苏如薇走了出来,她对身边苏如蓉道“她答应了老夫人,让老夫人在这边养病。我们也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她是老夫人大孙子的媳妇,她留下侍疾再适合不过,苏如蓉则是跟她一起。

    苏如蓉担心的道“你们家这位老太太,不是有意让顾君瑶去试试吗?”

    苏如薇笑了一声,“如蓉,你的对手可不止一个,想留下来的人多着呢。等吧,这个别院要热闹起来了。”

    苏如蓉若有所思的不知想着什么,她对苏如薇道“那件事情可办好了?”

    苏如薇点了点头,“如蓉,你那法子真的会有用?”

    苏如蓉道“自然是不够,二姐姐,你稍稍坐一会。”

    说完苏如蓉进了屋,到了屏风后面,在丫鬟的服侍下换好衣裳和发式走了出来。

    苏如薇呆住了。

    苏如蓉在苏如薇身边转了一个圈,得意的笑了起来“如何?二姐姐,像不像?”

    相似的衣裳,相似的发式,还有相似的走路姿态,若是只看背影,倒真有七八成像。,,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