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校草O装A还是会被反攻的 > 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漏洞10

    林负星正在和蒋溪通讯。

    这里没有通讯信号, 外面打不进来, 只能从里面打出去, 对面接起通讯那一刻,林负星下意识的将通讯仪拿得远了些。

    ——事实证明他这个举动是正确的。

    “林!负!星——!!!!!”

    蒋溪的声音穿透听筒, 持久震撼,林负星不得不深深感叹蒋溪的肺活量居然能够如此之大。

    “你知道我要担心死了么???通讯打不进去,查定位又查无此人,你家二皇子是把你关起来了是不是!!!就算关起来也得透个声吧?一句没事就完了?就这?就这?就这?还不让我过去!叶焕南拦得我——也是你家二皇子叫的!!啊?怎么了!堂堂四部部长就为了阻止我去b区啊!!我关心我弟弟怎么了!说起这个我就气,我弟弟和二皇子谈恋爱我怎么还不知道?你怎么回事啊?啊?受伤好点没啊!我真的要急死了你知道吗林早起!!”

    蒋溪不带停顿的说了一大通话, 林负星耐心等他发泄完, 仔细说明情况, 但他没说关于简意深的事。

    简沐屏蔽通讯的意图他大概能猜出来。一是保证安全,二是不让更多人牵扯进这件事里。

    蒋溪不能被卷进来。

    听他的语气, 叶焕南似乎也没有告诉他完整的事情经过。

    会解决的。林负星想。

    林负星问蒋溪关于基因更换技术,但由于项目保密原则,蒋溪不能透露太多, 给的信息和juiter科普得差不多,林负星便没再多问,又被揪着问清情况,开了视频在镜头前转了好几个圈,确定只有皮外伤了, 蒋溪才肯挂断通讯。

    林负星长叹一口气, 还没来得及静下来, 房间门被敲响了。

    “是私人医生, 负星爸爸。”juiter说。

    “好。”林负星打开门。

    这位医生林负星有些印象,刚被救回来那天他并不是完全没醒过,当时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帮他检查身体,包扎伤口。

    医生将林负星带到三楼诊疗室,重新检查了一遍,告诉林负星身体没有大问题,接下来继续保持一天上两次药的频率就好,林负星对医生表示感谢,医生点点头,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

    而此刻简沐还没回来。

    林负星感到有些无聊。

    简沐的房子太大,是栋三层别墅,又泳池和院子,又只有林负星和俩人工智能,夜晚没开灯时,感觉空空荡荡。

    林负星在诊疗室发了会呆,起身准备下楼。

    智能管家跟在他身后。

    “少爷,您想吃什么?”

    林负星想了想,回答“随便。”

    成熟的智能管家应该有能替使用者做决定的功能。

    事实证明juiter更有自己的主意,他打断道“不能随便!”

    “?”林负星,“那你提个建议。”

    “三明治,牛肉需要和牛牛肉,六月大小牛最佳,七分熟,切时需要注意,纤维不能弄断,影响口感,生菜需要用不含任何杂质的水清洗过三遍,酱料需要最新鲜的胡椒科开花藤本植物,其余配料需要虾、蟹黄,通通去皮去虾线滚水烫到七分熟,不能全熟,那样会损失虾清甜口感。”

    juiter说,“对了,如果可以,最好给负星爸爸配一杯红酒,要……哎,算了,你也估计做不到,前面那个就可以了,谢谢。”

    智能家居转向juiter,又转向林负星“…………”

    juiter在半空中笑到打滚。

    智能家居放弃和这位故意找茬的同类沟通,对林负星道“很抱歉,您,不能吃肉,伙食需要清淡。”

    林负星“…………”

    于是,十分钟后,智能家居端上来一碗豪华的,加了各式各样蔬菜,只有一丁点肉末的,粥。

    ——粥。

    它再豪华,也只是粥,吃起来总少了那么点灵魂。

    林负星没有灵魂的喝粥。

    窗外忽然卷起大风,云层之后闪烁几道闪电,继而是轰鸣雷声。

    要下雨了。

    九月份的雨同样来得十分突然。

    风从窗户缝隙钻进了进来,高高吹起窗帘。

    林负星正担心简沐应该如何回来,还没打通讯出去,门开了,简沐带了一位医生。

    ——之前在医院为林负星检查过腺体的那位。

    在他们踏进房门后一秒,大雨倾盆。

    医生拍拍胸口,感叹“好险,还好快一步。”

    医生脱掉外套,智能机器人自动接过。

    林负星索然无味的喝着粥,看向简沐,眼神茫然。

    而简沐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洗手,然后贴近林负星,额心抵额心的感受他的体温。

    林负星认为简沐完全将他当成了小孩。但他似乎没有立场提出来,毕竟他挺享受这种被照顾的感觉。

    林负星笑“你怎么又叫来一个医生?”

    “因为负星哥你刚刚说,发情期好像要来了。”简沐语调温柔,“蒋溪不在,我不放心,就顺便把医生请来了。”

    的确,之前每一次发情期蒋溪都在家,即时通知简沐,没出过什么大岔子。

    林负星说“谢谢简哥。”

    简沐说“多吃点。”

    林负星趁机提议“我不是很爱吃,我能吃肉么?”

    简沐拒绝得很干脆“不能。”

    “……”林负星,“好的,我被拒绝了。”

    简沐弯了弯眼角“过几天就可以。”

    这时候,身后的医生轻咳一声“我先去楼上诊疗室准备,一会直接林少爷直接进来就好。”

    医生只点名了“林少爷”,意思很明显,只允许林负星一个人进来。

    不等简沐发问,林负星先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林负星的身体对抑制剂产生抗体,发情期来临时,抑制剂对他无效,只能选择被alha标记或自己扛过去。

    这件事他还没有告诉简沐。

    林负星走进诊疗室。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进来。

    医生已经准备好设备,替他抽血,等报告期间,医生问道“你还没告诉他?”

    林负星知道医生指的是什么,回答道“没有。”

    医生问“为什么不说?”

    “我觉得没必要。”林负星说,“如果说了,就是我变相在栓住他。”

    医生“你觉得他会离开你?”

    林负星“我没有这么想过,我只是觉得这样不自由,他不需要因为我是个oa要去多注意那么多事。”

    林负星“简哥正在做的事很多,关于我,只是其中一件,而我认为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事,至少现在我能替他做选择。”

    医生摇头,笑了笑“你是恋爱脑。”

    林负星倚靠椅背,大大方方承认“我是。”

    医生“但你不能否认,一段恋爱中,恋爱脑的那位往往被伤的最深。”

    “谢啦。”林负星倒是无所谓,如果连谈恋爱都要计较得失,那才叫不自由。

    报告出来得很快,根据血液检查,林负星的发情期的确要来了,除此之外并无大碍。

    外面,依旧下着瓢泼大雨,简沐送医生走出别墅区,林负星站在二楼窗台往外看。

    毫无预兆的,林负星的心脏开始猛烈跳动,几秒之后才渐渐平息。

    他知道,心脏偶尔早搏很正常。

    可是当他看着简沐一步步往外走的背影时,心脏便不受控制的涌出一股无法言喻的不安。

    就好像,简沐这一走,就不会回来了。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简沐只是将医生送到门口,很快便回来了。

    雨太大了,即使撑着伞,还是淋了些雨,身上有些湿,简沐重新去冲了个澡,出来后,林负星主动帮他擦干头发。

    大雨倾盆,雨珠从高空砸下,雨声沉重,窗外的景象早已被雨帘模糊。

    林负星说“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淋雨,但不是这种雨,太大了,稍微小一点那种,我喜欢冲进雨里,我会觉得那样特别舒服。”

    简沐转过头,望向他“为什么?”他的声音有点哑,也很轻。

    林负星看着他的眼睛,笑道“或许是因为我比较皮?”

    简沐也笑。

    室内灯光柔和,灯影落在眼尾上,狭长的,温和的一道影子,那双眸子很亮,目光定格在林负星身上,带着犹如碎星一般的眸光——就好像他真的在看一枚星星。

    简沐抬起手,指腹轻轻摸了摸林负星的脸颊。

    他才刚洗完澡,身上还有属于沐浴露的香气,柠檬味,林负星觉得好闻,他偏头蹭了蹭简沐的掌心,笑着,很安静的瞅着简沐。

    简沐说“陈新加入联盟军了。”

    林负星问“你同意了?”

    “是。”简沐说,“不过我不允许他这么早训练,周末或许你能看到他。”

    林负星问“那他知道是你吗?”

    “还不知道。”简沐说,“他母亲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允许他加入联盟军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经过综合考量之后,认为他适合联盟军。”

    简沐做事很妥当,但他还是会给林负星解释。

    林负星说“陈新可是oa。”

    简沐“嗯。”

    “我也是。”

    “嗯?”

    林负星眨了眨眼睛,神情期待“想吃肉。”

    一般他做这个表情时,简沐都会由着他,但这次的简沐很有底线“等你好了之后,可以吗?”

    林负星撇撇嘴。

    简沐叹了口气,笑道“乖一点,负星哥。”

    林负星选择摇头。

    他不是小孩,乖一点这件事对他来说并没有意义。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吻,不算突然,甚至是他有意想要得到这个吻。

    简沐捧起他的脸,吻得很轻很轻。

    林负星能感受到简沐的气息,他也能看清简沐,看清他的五官,和脸上的每一丝细节。

    还有浴袍之下无意敞露的肌肉线条。

    简哥的身材很好。

    手感也很好。

    “哥。”简沐唤了一声,双唇微微分离。

    林负星没有回他。

    亲吻的感觉很舒服,他并不想结束,便追吻上去。

    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这是正常生理反应。

    终于结束时,林负星倚在简沐肩上,努力平复呼吸。

    林负星想,既然能由想要吃肉变成现在这幅局面,那之后呢?

    他的耳根子有些烫。

    而简沐,吻上他的喉结,锁骨,最后是腺体,轻柔且不紧不慢。

    简沐没有想做别的事,他只是想亲一亲他的负星哥。

    然后简沐拥住了他。

    “负星哥。”

    “嗯?”林负星挂在简沐怀中,每一次亲吻过后,他都是这样,有时候甚至会掉眼泪。

    这很丢人,但简沐会吻去他的眼泪。

    林负星又觉得这种丢人能够被原谅。

    “哥。”

    简沐又唤了一声。

    “我在。”林负星应道。

    “嗯。”简沐用鼻尖蹭了蹭他的头发。

    “你想回家吗?”简沐问道。

    “现在不太想。”

    “之后呢?”

    “再说吧。”林负星这么回答。

    他看不到简沐的神情,但那一刻,像简沐送医生出门那时候那样,盘旋在心底里的毫无预兆的不安,再一次涌了出来。,,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