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港黑建设蟹堡王分店心得 > 第104章 四百年
    大清早的, 姐弟两人就打成一团。最后当然还是以弟弟君的失败告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选那个专业是想毕了业后去给人家当经纪人!”弟弟一边捂着脸逃跑一边叫嚣着。

    竹取澈恨不得拿拖鞋砸在他脑门, “我一个追星女孩想给爱豆当经纪人有错吗!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天天就想着开水晶宫吗!小小年纪就同时谈了五个女朋友, 你怎么不被柴刀啊臭小鬼!”

    “靠!你诅咒我?有没有良心啊姐姐?”

    此时跑到一楼的弟弟朝她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伸出舌头来略略略了两声。

    竹取澈猛地将拖鞋砸过去, 被后者闪开了。

    “滚蛋!”竹取澈挥着手,像是驱赶苍蝇,一蹦一跳地单脚跳下楼梯来。

    她走到楼梯间捡回那只无功而返的拖鞋穿回去,发现臭弟弟已经背上书包跑路了。

    “怎么又跟阿泰吵架了?”端着烤吐司片出来的黑发美人温柔地笑着问她,“你们姐弟俩天天一见面就拌嘴, 真分开一阵子又想念对方。”

    “谁想念那家伙了, 我在他心中还不及一个美子还是什么小女友的分量吧?”竹取澈嘴硬地否认, 拉开椅子坐下,“而且我也是为他好, 小小年纪就玩弄女孩子的情感可是渣男的表现。”

    “其实阿泰也只是给她们辅导功课而已啦。”母亲似乎毫无危机感,反而露出觉得自家儿子很优秀的那种慈爱笑容,“至于情感问题……随缘咯。”

    是啊, 你儿子都要被五等分的柴刀了,老妈你还在这里笑谈什么随缘问题。

    竹取澈拿起一片烤得两面金黄的吐司片,夹起荷包蛋和火腿片放上去,同时拿起紫菜碎撒上去,然后习惯性地往嘴里塞。

    “好干啊……有没有水……”

    “给。”

    “哦, 谢谢妈妈。”

    原来是妈妈早有准备, 将日式的味增汤推给她一碗。

    这也算是家庭特色的饮食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吃着吃着, 竹取澈就感觉自己鼻子酸酸的。

    坐在餐桌对面的黑发女人敏锐地察觉她的异样,问道“怎么了?阿澈。”

    竹取澈也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有种想哭的感觉,但冷静下来还是摇了摇头。

    “……没事,妈妈。”

    吃完饭,她开车去机场接今天上午回来的父亲,他刚从国外参加了一场学术会议回来,竹取澈正好上午没课,就去接人了。

    竹取澈单手插兜地站在机场大厅的等候区出口等人,一边玩着手机刷着今日的明星动态。

    啊,我们家宰崽今天又跟女粉丝们华丽地殉情了呢……不过消防队提前赶到现场,这五个人啥事都没有。

    很快,她就看见了似乎晒黑了不少的父亲拖着行李箱从通道里走出来,东张西望地寻找什么人。她当即兴奋得扑过去“爸爸!”

    凯雷·波德里克也笑着一把抱住她,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哎呀,我的小缪斯,好久不见啊。”

    在外人面前喜欢保持酷帅神情的混血少女这个时候笑得就好像一条快乐的狗子,身后似乎有无形的尾巴在摇晃,“嘿嘿,爸爸你都晒黑啦,出国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呀?”

    “有啊,还给你和你弟弟都带了手信……”男人摸了摸她的头,神态里满是慈爱。

    “老爸我们回家吧。”

    “好哦,天天吃埃及菜可腻死我了……我想念你妈妈的手艺了。”

    …………

    ……

    竹取澈的这一天过得很充实。

    上午接机,中午一家人吃饭,下午去上课,咬着笔杆子听了一节完全听不懂的经济学课程后跟朋友下课后去喝奶茶,晚上回家打电动,惯例在网上吹一下“双黑”的貌美生图,顺便颐气指使前来讨好自己的弟弟去做家务。

    完美的一天。

    被琐碎的烦恼所充斥的日常,因为微小的幸福就快乐无比,没有打打杀杀,没有动荡和波折,父母亲都生活在安全的地方,自己还有了一个兄弟手足,不需要考虑该怎么杀人,不需要去思考如何应付危机,只要看到了就会情不自禁露出笑容的这个世界——的确是竹取澈梦想中的世界。

    但是太过完美了,完美得不真实。

    坐在沙发上的竹取澈目光贪婪而怀念地看着这一家三口,最终他们都停了下来,纷纷疑惑地看向少女。

    “我要走了。”穿着睡衣的竹取澈忽然宣布道。

    出乎预料,开口的第一个人是弟弟。

    “姐姐,你要去哪里呢?”

    “去很遥远的地方。”竹取澈注视着少年那忧愁不安的面孔,露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容,“不会再回来了。”

    如果她真的有一个弟弟,大概就是阿泰这样成日喜欢跟自己打打闹闹,实则又黏人爱骗钱的臭小子吧?

    阿泰露出了无奈的神情,但又像是释然了什么“真希望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啊。”

    “与你相反,我并不是真的希望你来到这世界上。”竹取澈回答,“现实太苦了,弟弟,不要来受这份苦。我一个人承担就足够了。”

    弟弟摇了摇头“不,姐姐,你不懂。”

    有一只手温柔地从后面伸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弟弟的意思是,他不忍心让你独自一人承受这些。如果他存在的话,你也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的处境了。”

    竹取澈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幻境世界里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也会这样为自己着想。

    不,早该想到的不是吗——这些人和事的本质都是她心灵的映射。

    也就是说,竹取澈在潜意识里渴望着这样的人生。

    幸福美满,没有波折的平凡生活。

    妈妈从沙发后面伸出双臂环绕住她,把脑袋埋在少女的脖颈与发丝间,低声啜泣“真对不起……让你一个人……”

    “没事的,妈妈,真的不要紧。我习惯了。”竹取澈颤声安慰她,却并未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滚烫的热泪顺着眼眶涌出,模糊了她的视野。

    依稀间,少女看见父亲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蹲下身握住自己的手,很郑重地开口“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是假的。但我们还是希望能给你幸福……哪怕,只有一刻钟,哪怕只有一瞬间的幻梦,也是我们想给你的幸福。卡莉,我们没有办法陪你走下去,但你永远都是爸爸最爱的小缪斯。”

    阿泰也凑过来,故意做出嬉皮笑脸的表情挤在她身旁,对她说道“姐姐,我知道我是你构建出来的虚假人物,哪怕是过去也不曾真实的存在于现实中。”

    “但是……你依旧是我喜欢的姐姐。下辈子,大家再一起成为真正的家人吧。”

    少年微笑着将手按住了她与父亲之间的手,家人们的手按在她身上,仿佛有温暖的暖流涌入少女的心底。

    大片的白色雾气在竹取澈面前弥漫开来,一切陷入了黑暗之中。

    …………

    ……

    “啊!”

    竹取澈猛地坐起身,感觉脸上泪痕依稀存在。这一次,她躺着的不再是沙发或者现代家居,而是木质地板上。

    此处像是伫立在雪山包围之中的一个悬空平台,正前方的四面都有着画风古朴高耸的古代建筑,形成了一处巨大的合围庭院。庭院中有参天的巨大枫树顶天立地,粗大的枝干延伸向四面八方。

    而在她面前摆有四张空白的屏风,一些细碎的低语在耳边响起。

    “她醒来了。”

    “她穿的衣服好奇怪。竟然不是和服。”

    “她在找什么?”

    “为什么那个人刚刚一边睡觉一边在哭?”

    竹取澈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平台角落里、护栏上甚至半空中都漂浮着满脸是血、形象可怖的孩童鬼魂,有些甚至是死前变异成奇怪模样,连带着灵魂外表也发生了恐怖的改变。

    少女被吓了一跳,旋即想到应该是寺庙里那些死去孩子的灵魂都汇聚到了这个地方。毕竟她的双眼是阴阳眼。

    “请问你们……”

    没等竹取澈开口说完,孩子们的鬼魂吓得四处逃跑。

    “呀啊啊!这个人类看得到我们!”

    “还跟我们打招呼!”

    竹取澈“……”

    到底你们是鬼,还是我是鬼?

    然后,她看见了孩子们的鬼魂都朝着一个地方飞去,害怕地躲在了一个人的身后。在屋檐和柱子后面、在树干后面、甚至在地板缝隙里躲着看她。

    那是一位非常苍老的女性,满头白发铺散在地,身穿僧袍,布满皱纹的双手合十,端坐在长廊下闭目养神,她背后的枫叶如火如荼宛若鲜血盛开。

    老人睁开了眼,那双眼睛里却是黑漆漆一片的虚无。

    “孩子,过来吧。”她呼唤着来客,“欢迎来到秘境幻廊。你是四百年来第一个踏足此地的人。”

    她的声音很温柔,也很疲惫,让人怀疑她这样的老人就算下一秒驾鹤西去也不足为奇。

    竹取澈愣住了,因为这是先前自己听过的“假御子”的声音。

    于是她大步向前,走到老人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尽管对方看不到。

    “您好,我是竹取澈。”

    “竹取澈,我在幻境中已经知晓了你的名字。让你承受那样的幻境拷问实在很抱歉,但为了自保,我们必须用这种方式防御修罗之狼的入侵。倘若你心中没有丝毫的善,你是无法踏足此地的。”假御子先是解释了两句,然后神态慈祥地望着她所在的方向,“你身上有龙胤的气息,那位少主大人是你的什么人?”

    “少主?”

    “啊……抱歉,我依旧喜欢用以前的名讳来称呼故人。少主就是平田九郎。”

    “他是我家先祖。”

    “……这样啊。”假御子似乎很感慨,“他果然留下了血脉。”

    顿了顿,老人说“先前欺骗你,自称为‘御子’是希望得到你的信任。事实上,我们是使用变若水以后仿照御子而生的实验产物,你似乎看得见那些孩子……我与他们一样,都是‘变若之子’。不过,我是上千试验品中唯一存活的孩子,如今抱持着某些执念,苟活到了今日,实在是你令你见笑了。”

    竹取澈听着老人诚恳至极的言语,注视着她温柔苍老的面容以及漆黑虚无的双眼,最终摇了摇头“我并不觉得此事可笑。相反,为了执行某些事情而挣扎着活了四百年,自愿放弃了永久的安眠,是很痛苦的事情。”

    变若之子愣住了。

    过了片刻,她忽然露出了惊奇的微笑。

    “你与那位少主大人果然是相似的人。”

    ——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坚定,一样的……察觉到了别人的痛苦。

    少女很好奇“您见过我家先祖?”

    “没有。”老人否认了这说法,“事实上,我与御子大人也只是神交许久,不曾谋面。”

    四百年前一个想要不死斩的忍者闯入了幻廊,他击败了当时守卫幻廊的四只猴子,得到了变若之子的认可。在拔出太刀的一瞬间忍者死去了,但龙胤之力让他复活。变若之子惊叹这份力量,允许忍者带走了这把本就不属于仙峰寺的刀剑。

    那个忍者就是狼,秉持着主公平田九郎的意志,他与变若之子进行了重要的情报交流和信息兑换。托他的福,变若之子还给九郎送过礼物,九郎将礼物做成了新的点心,给狼一起享用。

    本来……一切都会好的。

    如果按照计划,变若之子将会服下本地蛇神的心脏,流下名为“冰泪”的神之泪水,化身为“力量的摇篮”。等狼将龙神之泪与冰泪给平田九郎一起服用后,九郎会沉睡在变若之子的体内,三个人就能将龙神之力从苇名国连根拔起,将它归还到西方的百济故土。

    这个计划名字是“龙之归乡”。

    可惜,功亏一篑。

    变若之子服下了两条大蛇的心脏,双目失明,凝结出冰泪。

    然而,狼在一夜之间堕入了修罗道,御子被放逐出苇名国,昔日的摇篮也再无用武之地。

    但正是这份力量才让变若之子活到了今天。

    只要她不想死去,摇篮就不会崩溃,这个幻廊就会一直存在。

    竹取澈凝视着那双已经瞎了的双眼,那是蛇神力量沉淀在人体的证明,变若之子不惜忍受化身摇篮的痛苦,只为了能将龙神的力量带回它的故乡……四百年来,她都在等着那个忍者回来,然后对她说“我将冰泪和龙泪给御子服下了,我们可以一起走了。”

    但是没有,信任的忍者辜负了她,将她抚养长大的和尚们折磨着她,唯一能够交流的还是死状可怖的孩童鬼魂。

    变若之子一直在等待,遥遥无期地等待着什么。

    你等的人是不会回来的。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还是说……已经意识到了,却还是抱有微小的希望?

    ……真孤独啊。

    为什么还不能就此安眠呢。

    竹取澈悲从中来,忍不住伸手握住了老人的双手,感觉一片冰冷。这举动显然非常失礼,但老人却面露微笑,伸手轻轻抚摸着少女的头顶发旋。

    “好孩子。”她喃喃自语,“你是来求药的,对吧?”

    竹取澈猛地反应过来,对哦,垃圾老板还在躺尸呢!

    “是的。”

    变若之子点点头,问了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你有柿子吗?”

    竹取澈“诶?”

    变若之子“我闻到了你衣服上有些微弱的香味……”

    竹取澈想起自己捡到的两个略显诡异的柿子干,只好实话实说。

    “变成柿子干了?那也没有关系。”变若之子低声回答,“可以让我再品尝家乡故土的食物吗?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吃过它了……”

    竹取澈不知道这种存放四百年的食物有没有问题,之所以收集也只是觉得好奇而已,既然变若之子想吃,她就都给了对方。

    “非常感谢,竹取澈。”

    老人颤抖着双手接过柿子干,放入口中轻轻咬下一小块,慢慢地咀嚼,似乎要体味那唇舌间熟悉而陌生的滋味。

    她咽了下去,将剩余的柿子干捧在掌心,没有再吃。

    “不吃了吗?”竹取澈惊讶地问。

    “人老了,咬不动了。”变若之子面露微笑,“但依旧非常美味……是我记忆中的味道。谢谢你。”她再次感谢了一遍。

    “您别这样说,我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竹取澈害羞地挠挠头。

    老人定了定神,给她解答先前那个问题“蚀心之毒不是大问题,服下这粒米,你的同伴就会获救。”

    变若之子抬起朽木般的双手,凑到唇边,光芒从口中与指缝溢出,一粒流淌着神异色彩的生米躺在她的手心里。

    “拿去吧。”

    竹取澈怔怔地看着面色骤然变得苍白的老人,哪里还能不清楚,这“药”多半是变若之子的心血力量凝结而成。

    “不要犹豫。”变若之子看出了她的动摇,“你是九郎的后人,也是这片土地选中的人。拿去吧,没事的。”

    竹取澈只好接过米粒,感觉冰凉无比,同时疑惑地反问“我是……这片土地选中之人?”

    老人的嘴角翘了翘“只是我的个人猜测而已。你行走苇名时,可以多多留意这方面。”

    见她不想说,竹取澈也不好追问,毕竟人家都把生命力给你一大截了,难道还要当着一众孩童鬼魂的面前把老人家抓起来拷问一番吗。

    此时少女忽然想起宫本航大的叮嘱,连忙问“您知道两把不死斩的下落吗?”

    “不死斩……多么久违的词。”

    变若之子感慨无比,“最初,红色不死斩来自源之宫,但是仙峰上人偷走了它,后来上人意识到自身错误后,放弃了研究不死斩,它就一直保存在我这里。仙峰上人亲自保管另外一把不死斩。但是某天弦一郎大人突然来了,将这把本就属于他的祖父的配刀夺走并用它杀死了拥有不死之身的仙峰上人。”

    “另外一边,狼最初来的时候,就带走了红色不死斩。但上次他化身修罗之狼时,我看见……黑色不死斩也在他腰后捆着,显然,他战胜了一心大人亦或者弦一郎大人,不然是不会得到这第二把刀的。”

    “也就是说,这两把刀都被狼保管着,被他藏起来或者随身携带?”

    “正是。”

    得到这个答案的竹取澈皱了皱眉头,莫名地想到了一个表情包的笑话。

    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生气地大喊“我需要不死斩!”

    一个大胡子站着吼回去“那你就去找它啊!”

    男人“可是不死斩被修罗保管着!”

    大胡子“那就杀了修罗啊!”

    男人“但是杀死修罗必须靠不死斩!”

    大胡子“那就去找它啊!”

    艹,这条路被封死了,看来只能先治好垃圾老板,再用人间失格去阻断复活。

    “竹取澈。”老人忽然叫住她,少女注意到对方的心跳和脉搏似乎都在朝着一个不妙的方向发展,“我有一件事要恳求你。”

    “……您请说。”

    “请务必,斩断不死。”变若之子抬起空洞的眼眶看着她,“龙神不过是载体,真正荼毒了苇名的是那股无形无色的力量。”

    事到如今,龙之归乡计划作废,能够拯救一切的人早已离开。三个人的约定,只剩下最后一个人站在原地等待着无尽的岁月。

    那么剩下的答案就只有一个。

    ——破灭。

    竹取澈都惊了,无形的敌人要怎么打?

    而且为什么你会相信我能做到这一点呢?就因为我请你吃了两个柿子干?

    这就好像你让一个小学生去考个加减乘除也许不难,但要让人研究世界七大数学难题那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然而变若之子只是缓缓地垂下了头,面带着释然的微笑,语气越来越轻。

    “你可以的……孩子……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知晓了命运的选择……”

    因为,她等待的人,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纵使是命运抉择,纵使是如此出人意料,但老人依旧接受了这样的故事结局。

    毕竟,她太累了。

    竹取澈察觉到了她的疲惫,也意识到了这四百年来绝望而悲伤的等待,她最终心软了。

    少女轻声回答“好,如果有机会,我会把四百年前遗留下来的一切故事,全部结束在这里。”

    容貌温柔苍老的老人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睡梦中发出了呢喃。

    “我的使命结束了吗?”

    竹取澈点点头,目光柔软得不可思议“结束了。您可以死去了。”

    明明是冰冷的话语,被她说出来,却如同恋爱少女的表白那样动人心弦。

    苟活了四百年、苦等着不会再回来之人的老人最后一次勾起了嘴角。

    “这样啊。那就麻烦你了……”

    大风吹来,刮起无数火红的枫叶叶片,竹取澈眼睁睁地看着变若之子的尸体化作了灰烬,伴随着叶片与鬼魂们一起飞入高空之中。

    “永别啦!”

    “穿着奇怪衣服的大姐姐,要努力哦!”

    “不要输给那个凶巴巴的修罗,打赢他!”

    孩子们的灵魂嬉笑着在风中飞舞,亭台楼阁化作灰烬,在高空中自由地离去,飞入那灰蒙蒙的天空之中。

    就好像……他们等待着离开的日子,也一同等了许多年。

    “去吧,去吧。”竹取澈站起身,在崩溃消散的幻境风暴中面露不自觉的微笑,“去休息,去沉睡,等到想要再来人间冒险时,再回来吧!”,,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