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玄幻小说 > 幼崽保育堂 > 第661章 第 661 章
    “那又如何?”部落祭师脸色不断变幻, 最后苍白着脸看向燕洵,“那又如何?”

    不管祭祀中的兽如何,部落祭师们准备了这么多年,计划了这么多年,今日终于能达成所愿, 便是再大的困难也阻止不了。

    更何况大势已起, 哪是燕洵说上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就能改变的。

    部落祭师慢慢的坚定的挺起胸膛, “你说这些改变不了什么。”

    “我没想改变什么。”出乎意料的, 燕洵并没有慷慨激昂,反而十分平静,“我叙述的只是事实,是想让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你们计划的事情可能并不会那么顺利, 多准备一手吧。”

    “我知道。”部落祭师又岂能没有安排,更何况计划了这么多年,他又岂能没考虑过祭祀中的兽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很多事情他都考虑过,便是他没想到的,别的部落祭师也都想到了。

    “那就好。”燕洵说着,忽然顿了下,语气变得有些低沉,“有人撑不住了。”

    部落祭师也是一顿,语气变得有些不好, “早就准备好了。”

    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早就准备好了, 活着便能享受未来想都不敢想的荣耀, 死了,便也只是死了而已,做出足够的贡献,带不走什么,留下的荣耀可以荫及家人。

    看着部落祭师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那个撑不住的徒弟七窍流血缓缓倒下,就那么没了声息,燕洵轻轻叹了口气,倒是有些佩服他们了。

    “一半交个我,剩下的你们重新划分,为即将到来的巨变做准备。”燕洵看向部落祭师。

    又有人撑不住,且还是部落祭师亲手培养出来的徒弟,他的神情有些黯然,哪怕是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若是自己就此了结性命倒也能平静接受,偏偏见不得亲近的徒弟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心里头难受的厉害。

    “你确定?”过了好一会子部落祭师才反应过来燕洵说的话,顿时浑身一震。

    “确定。巨变已经开始,不过是在祭祀里面,现在做准备还来得及。”燕洵看向浓雾深处,声音略微有些飘,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所有人听,“它们不会任由祭祀中的力量继续流失,它们一定会冲出来……最好的结果是了解于祭祀中。”

    但那只是燕洵自己希望的而已。

    最坏的结果便是祭祀中的兽冲出祭祀……

    “近了。”镜枫夜忽然道,“都打起精神。”

    朱蛇下意识瞪大眼睛。

    耳边呼啸的风中夹杂着近在咫尺的兽吼,已经不能通过声音来辨别距离。

    翻滚的浓雾中似乎是多了一些未知的气息,夹杂着一丝丝的黑,和偶尔掠过的鲜红,翻滚着又迅速蛰伏,像是一头铺天盖地的巨兽。

    朱蛇恍惚间有了一种很不切实际的错觉,这些蕴含力量,祭祀赖以生存的浓雾似乎在离他远去。

    “有东西在控制浓雾。”镜枫夜轻声道,“就像大人那样,可以牵引浓雾。”

    “那……”朱蛇吓了一跳。

    兽凶狠、狡猾且奸诈,招数有时候比人类还多,甚至是还能布下层层陷阱,且环环相扣,若是没有经验的年轻人遇上,哪怕是实力再强也会被实力弱的兽反杀。

    祭祀中的兽跟外面的野兽完全不一样,面对这些兽,便是部落最厉害的勇士也要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疏忽,面对它们,就像是面对最厉害的对手似的,稍有疏忽就会丧命。

    而现在竟然有了能牵引浓雾的存在,朱蛇便不由得想起了燕洵。

    “祭……祭……师。”朱蛇声音颤抖着说出自己的猜测,“它们也有祭师吗?它们的祭师也能进入到祭祀中,那我们……”

    “不确定是不是祭师,只能确定有牵引浓雾的能力。”镜枫夜微微抿了抿嘴,他也完全猜不透,只能按照现在的发现说出自己的推断,“能牵引浓雾,牵引其中的力量,别的……还不能断定。”

    可这样严谨的话现在并不能安慰朱蛇,他甚至是已经认定兽中也有祭师了。

    “先试探。”镜枫夜也有些紧张,“试探出实力和大概数量再制定计划,我们人不多,一个都损失不起。”

    好在大家的伤都恢复的很快,且原本就是轻伤,到现在已经不怎么影响实力了。

    然而镜枫夜的这些话刚穿出去,浓雾中就忽然传出一声惨叫。

    紧接着又有人大喊,“是我前面的人,他什么时候消失的我都不知道!有兽出手了……”

    “都看紧身边的人。”

    “究竟是怎么出手的?为什么完全没看到?不是说好了提前准备好吗?”

    “兽的实力太强,跟以前见到的都完全不一样。”

    “怎么办?”

    因为所有人聚集到一处逐渐升起的气势又有崩塌的迹象,这么多人聚集到一处,互帮互助,每个人只需要负责很小的地方,可即便是这样都让兽得手了,对所有人的信心打击的都很大。

    “镜大人。”朱蛇也有点被吓到,那个消失的汉子实力比他强很多,饶是如此都着了道,若是他的话,定然是会更惨的。

    “别急,我们还有帮手。”镜枫夜瞥了眼天上,轻声道,“不能自乱阵脚。”

    以前主持大局的从来都是燕洵,他总是能考虑到方方面面,战局再怎么千变万化也逃不出燕洵的手掌心,而镜枫夜作为帮手便只需要守在旁边就好。

    那时候燕洵经常在空闲的时候指点他,希望他能变成另外一个自己。

    只不过便是到了现在镜枫夜也没能变成另外一个燕洵,便是到了现在也还有燕洵安排的后招在帮助他。

    “是……”朱蛇猛然间反应过来,他想到了蓝蝠。

    “恩。”镜枫夜点头,“他会帮咱们。”

    并且因为本身的特殊性,既不是妖怪,却也不是普通的兽,更不是人,有点类似于小黑那样的存在,便像是整个祭祀中的bug一样,燕洵可以直接牵引浓雾中的力量给他。

    而经历过一次祭祀的蓝蝠实力增长或许没有那么多,但潜力却暴涨得像溪流变河海。

    这是蓝蝠经历的第二次祭祀,暴涨的潜力让他有了无数可能。

    一直飞在天上的蓝蝠在燕洵离开后一次都没有露面过,他就那么转着圈儿飞着。

    下面的人便是仰着脸看也看不到他,但是他却能清楚的知道下面的变化,他同样看不到,但是能听到。

    暴涨的能力让他能清楚的通过声音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甚至是能捕捉到哪一团浓雾翻滚着去了什么地方,更是知道浓雾自遥远的深处不断喷涌而出,却也有一部分浓雾离开祭祀到了外面。

    他知道浓雾深处有兽出现了,能听出的听到那些放的很轻很轻的脚步声,能听到那些几乎捕捉不到的喘息声,甚至是兽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便是兽蛰伏下来一动不动,他也能捕捉到翻滚的浓雾在兽身上摩擦的极其细微的声响。

    有人被捉走了。

    蓝蝠在上面转了个圈,并没有冲下去。

    但是当镜枫夜看上来的时候,他便瞬间动了。

    愈发浓密的绒毛表层像是有了一层光芒,湛蓝的光一闪即逝,靠近的浓雾都被弹开,再不能沾湿他的身体。看上去没有多少变化的翅膀却有了更强劲的力量,能让他轻松去往任何地方。

    乌溜溜的眼睛同样没多少变化,也捕捉不到藏在浓雾中的兽,但他却能捕捉到那些细小的,很容易忽略的声音。

    翅膀破开浓雾冲向前方,在快要接近兽的时候又瞬间拔高。

    咬着毫无声息的汉子的兽疑惑地停下,回头看了看,又竖起耳朵听了听,却什么都没听到,便扭头继续前行。

    蓝蝠追在后面。

    “吼”!

    兽遇到了更大的兽,实力也更强,终于捕捉到蓝蝠的蛛丝马迹,顿时怒吼出声。

    “嗷~”蓝蝠也不再躲藏,他学着朱蛇的样子吼出音调有点奇怪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发起冲锋。

    要试探兽的实力。

    比他弱的没有必要试探,比他强的却要进行试探,更要找出弱点,然后反败为胜!

    庞大的兽察觉到动静在上面,一抬头看到体型相对来说极少的蓝蝠俯冲下来,身上的绒毛闪着耀眼的蓝光,周围的浓雾都自动排开。等蓝蝠靠近,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它看清楚了,那些浓雾并不是自动后退,而是在靠近蓝蝠的瞬间便消失了!

    “熬~”蓝蝠又吼了一嗓子,他其实不太会用自己的声音吼,但很坚持,大概是因为观察许久其他汉子冲锋,得出来的仪式感。

    “吼!”兽也同样冲了上来。

    一大一小瞬间撞到一起,又瞬间弹开。

    兽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疼痛,蓝蝠使劲甩了甩爪子和翅膀,身上的绒毛快速抖了下,再次展开冲锋。

    “啊……”远处又有人惨叫出声。

    蓝蝠身体一顿,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那头体型更小的兽已经叼着人离开,蓝蝠很确定他已经没命了,又看了眼挡在前面体型巨大的兽,脑中思考瞬间,便飞快地收敛自己的战意,向着远处略去。

    这回被兽偷走的人是苍驴。

    他也是倒霉,原本虽然被安排在最外围,但跟碧鸟可以守望相助,只需要应对自己眼前的浓雾就可以,可偏偏同部落的汉子发现他之后非要让他过去那边帮忙,苍驴拗不过,为了不引起冲突,便过去了。

    结果在兽出现的瞬间他被身后的人推了一把,失了最开始的反应时间不说,连帮忙的同伴也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