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权臣的掌珠 > 229、现代篇(八)
    现代篇()

    王珞回到现代之后,的确性子比之前开朗了不少,她从来都不是开朗的性子,她打小的教育也不允许她开朗。工作以后,她又渐渐有了抑郁症,后来还发展成厌食症,她就更不会笑了。

    这次重生,她感觉自己心里的枷锁下放开,连呼吸都是自由的,她转头看着窗外,过了会,又回头对郑玄说“郎——我要买护肤品。”

    王珞以前用她爸的钱,她才十来岁的小姑娘,几万元的护肤品用几个月已经挺过分了,如果还要请人去特殊机构专门定制,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她脸皮也没厚到这程度,但是郑玄不样,王珞都用惯他的钱了。

    郑玄跟王珞夫妻多年,如何不知她的脾气性情?这丫头即便老了,都坚持每天晚上往脸上抹层层的东西,“你跟助理说就行。”

    王珞有点不满的问“那是不是以后我什么事都只要找助理?”他是不是觉得他们老夫老妻了,就什么过程都可以省略了?那要是这样的话,她还不如去找个同学谈校园恋爱。裴璨她是不考虑的,每次看到裴璨,她就想到裴璨的妻子……虽然她这想法有点奇怪。

    郑玄很想说是,毕竟她在大魏那会,大部分事不都是找陈敬、柳习和方慎行的吗?但看到小姑娘满脸不悦,他很识趣的改口“当然不是!”他顿了顿说“等你来了京城,我陪你去定制护肤品。”

    王珞这才转嗔为喜,“哥哥你真好。”

    郑玄挑眉“你叫我什么?”

    王珞说“难道你想让我叫你郑叔?”

    郑玄轻弹了下她额头“淘气。”但也不再提称呼的事,毕竟这会娇娇也不能叫自己郎君了。

    王珞以为郑玄给她准备的房子是别墅,却不想居然是她学校附近的个老破小,这小区在a市属于最老的公房之,但这里的房价却很高,因为这里是学区房。

    王珞的高虽是私立,排名也低于本市第的公立高,但她的学校从幼儿园到高都有,而且幼儿园、小学、初排名都不低,所以很多人为了上这个学校,而来这小区买房子。

    郑玄说“你以后回家,要是不喜欢住家里,就住这里。”

    王家在这个小区有间房,但已经出租了,王珞跟自己的弟妹都不住这里,因为这里环境实在太差,横竖他们上学都有司机接送,也没必要贪图学校近。

    可郑玄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却不这么考虑,这小区离学校步行只有五分钟的路程,这点路程可以让娇娇平时多睡上半个小时了。小区环境差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布置的舒适就可行了。

    只是娇娇现在不用住这里了,她后天就能去京城了,要住也要等高三下学期再回来了。郑玄带着王珞上了顶楼,这是老式的公房,每家每户的房间面积都不大,但楼梯般都挺宽敞,而且条楼道里基本有三扇门,楼道里堆满了各种杂物。

    王珞看着这样的楼房,心里只觉得怀念,她小时候跟奶奶住的也是这样的房子,后来奶奶退休,他们学校盖了新楼房,奶奶就把旧房子卖了,买了新房子,买新房子的时候,她直接写了自己的名字。

    后来奶奶又去公证处公证了遗嘱,指定她所有的财产都是自己的。为了这事,她妈妈还特地从美国赶回来,跟奶奶大吵了架。她妈妈倒不是图奶奶那点遗产,如果奶奶把遗产全部捐出来,她妈妈个字都不会说。

    但她奶奶把遗产全部留给自己,她妈妈就不满了,她觉得奶奶不公平,明明她跟后夫的孩子也是奶奶的外孙外孙女,凭什么奶奶只留给自己不留给她那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妹?她这样会给自己孩子造成心理创伤!

    王珞知道她妈妈为了这事专门去找了她奶奶,还把奶奶气病了,就把奶奶过世的责任全算在了她妈头上,因为奶奶跟妈妈吵完半年后就去世了。她气得订了机票,就冲到了美国找她妈算账。

    这也是她妈跟她爸离婚后,王珞第次见她妈和两个弟妹见面。那时候王珞也是二期少女,她没去她妈的家里,直接跑去麻省理工找她妈。

    母女两人见面后,她招呼也不打声,抽出叠美金和张五十万美金支票就往她妈妈脸上丢,用英语说了句“你要钱我给你,不用你去气死奶奶!”说完王珞扬长而去,她不是觉得奶奶给她孩子造成心理创伤吗?那自己就实打实的给她造成心理创伤!

    说来这还是两年前的事?王珞摸了摸下巴,她那时候觉得她妈辈子都不会做人,为了这点小钱把奶奶气得生病,奶奶身体本来就不好,气之下就雪上加霜,半年之后就走了。

    奶奶是王珞心最重要的人,她如何能不气?她怎么都要找她妈出了这口气。现在想来,她其实跟她妈也差不多,后来她去美国,跟她妈和两个弟妹闹得那么僵,估计也有她之前去美国闹场有关。

    不过即使王珞重生回两年前,除非她能改变她妈去找她奶奶吵架的事,不然她还是会做这事的。她妈辈子刚愎自用、过度公主病,还是个脑子进水的公知,不打她几巴掌,她还真当地球是围着她转的。

    王珞干了这回事后,她爸对她的态度就明显好转了,估计她爸是觉得女儿不亏是她养大的,就是亲自己。至于那五十万美金,王父压根不在乎,用五十万美金就能把他前妻脸扇肿,那太划算了!

    郑玄何等了解妻子,他微微笑道“是想起你跟你外婆以前住的老房子了?”

    王珞点点头“等我知道奶奶把房子卖了的时候,那房子已经拆迁了。”不然王珞真想把那房子买回来。

    郑玄安慰她说“你奶奶给你留的那套房子也很好。”

    王珞点头骄傲的说“那当然!那可是s市学区房的学区房呢!”

    郑玄道“等你大学毕业,我们把那套房子重新装修下,以后度假可以去那里住,我在那里还有套老房子。”

    王珞说“好啊!”

    郑玄给王珞买的房间是五楼,顶楼是六楼,这个小区是真正的老小区,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了,郑玄推开大门,进门就是两扇大门和个公共玄关空间,原本的窗户被堵住,做了个放衣服的衣柜,里面分了三格,给三人换衣服用。

    郑玄对妻子解释说“这两间房子我都买下来了,以后你要来这里住,她们两个就住在你隔壁,你有什么需要给她们打电话。楼上楼下我也有房间,里面也会住几个人,你不用担心。”

    王珞点头道“好。”

    郑玄打开里面的扇大门,王珞“哇”了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能看出这套房子已经装修了不短时间,但设计却点都不过时。

    本来这种老式公房进门就应该是厨房,但是现在整个房间被完全的改装,入门倒也是个厨房,但是个半开放式的厨房,张料理台横在客厅央,既然可以当料理桌、又能当饭桌。

    跟厨房并排朝北的房间被改成卧室,卧室里的家具简单,只有张床和个储物间。朝南本来是两个小房间,现在被打通了,侧连着阳台的小房间改造成了书房,房间跟阳台彻底连通,显得宽敞又明亮。另间房间则是空荡荡的起居室,里面装了面落地的大玻璃镜,卫生间则在卧室和书房的间。

    郑玄解释说“我让人装修这间房子的时候,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过来,这里就空了出来没动,你在这里也住不久,这间就当起居室吧?等到了京城,我让人给你运架钢琴过来。”

    郑玄在京城也给妻子买了学区房,也这样简单的装修,他那时候考虑这里的学区房只是过渡,所以就买了上下三个套间,京城他则买了上下三个层面。娇娇喜欢跳舞,不多买个楼面,恐怕她跳舞人家就要投诉他扰民了。为什么还要多买层?因为老式的房子没阁楼,顶楼太热,还是不要住顶楼了。

    王珞摇头说“不用了,你弄个古琴过来吧,我还是弹古琴吧。”王珞仰头问郑玄“郎君,你说我还是考艺术系如何?”艺术系的话,她有专业课打底,还能考个好学校,要是光考化专业,她担心自己连本都考不上。

    郑玄道“你先学个年,到高三再考虑,横竖要考也是考京城大学。”

    王珞想也是“那你准备怎么跟我奶奶去说?”

    郑玄笑了笑“你明天就知道了。”

    王珞还好奇郑玄怎么搞定那永远都在更年期的方女士,但没想到郑玄根本连面都没露,陪妻子吃了顿下午茶,他便离开了。助理送王珞回家的时候,方女士正在吩咐她的助理给王珞打包行李。

    原来王珞的老师打电话问方女士,要不要让王珞参加个夏令营集训,方女士二话不说的报名了,这种高级别的夏令营可以给孙女的履历添光增彩,有利于她高二申请美国课程。

    王珞不由佩服郑玄,手脚都能做到班主任那里去了,但是王珞没想到,郑玄根本没说通班主任,班主任是老师,怎么可能会配合个成年男人,去哄骗个未成年学生的家长?

    所以郑玄是正经的替王珞安排夏令营,只是去了夏令营以后,王珞上的是单独学渣班,有专门老师补课,而别人都是学霸班。

    裴璨也参加了这期夏令营,他倒是想跟王珞起补课,只是王珞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她每天六点就来学校做试卷,做上上午的试卷,下午去跳舞、弹琴画画,保证充足的运动量,晚上再做两套试卷。

    这样繁忙的生活,让王珞过的无比的满足,郑玄偶尔也会来看看她,但基本都是带她出门改善伙食,出行时都有两个女性助理陪伴,两人在外人面前从来没有任何亲密接触。

    王珞全身心的复习了个暑假,终于将小学、初的知识点全部理清理熟,她正准备回a市上课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成了京城最好高的借读生。她都不用回a市了,家里已经把她的行李铺盖都打包送来了。

    其实在借读方面,方女士跟王父有过分歧,方女士也是个老公知,她觉得京城高再好,也比不上国外的高,孙女的成绩完全可以去国外高读书,然后再申请国外名校。

    而王父则觉得能在京城高借读,还要去什么国外读高?京城高是什么地界?能进去读书的人,不是顶尖人才,就是家里是权力通天的人物,这样的同学不说看上女儿,只要女儿能跟其几个交上知心朋友,女儿还用担心前途吗?

    再说京城高借读多麻烦,王父都没想过女儿成绩好到能让京城高允许她当借读生,毕竟王父自己都没想过让女儿去京城读高。

    王珞听说自己居然能在京城高借读时,也惊讶了许久,她很开心的搬进了郑玄给她准备的学区房,开始了久违的高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