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宫女端着的酒壶掉落在地上,发出声响,这才让震惊的出神的众人回过神来。

没想到,还真是……如此啊!

在场这么多双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了千慕誉。

有幸灾乐祸的,有看笑话的,有讥讽的,还有贪婪的……

开玩笑啊,这好歹是睡了一个女帝的男人啊,不多看几眼,怎么行啊?

千慕誉则是如何想,都想不到袭白绾的身份,竟然会这么的……让他难以招架!

倘若早知道袭白绾的身份这样的高,他根本不可能娶她!

不,不是娶不娶她的问题,而是他这么多年,何苦拼了命的在朝堂上混迹?

但凡袭白绾动一根手指头,他千慕誉,也不该只是一个丞相的身份,该是……

好在千慕誉及时收回了看向龙椅的目光,一时间,这心魔,竟然连他也动摇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自然,这天底下也没有不想当皇上的男人!

他没有错,错的只是袭白绾!

骗了他这么多年……

而国师三人,却不管这丢出的消息有多棘手,反正该说的说完了。

吃也吃饱了,剩下的就不是他们的事儿了。

不顾其他人还在震惊的表情,冲着宗政永宁扔出一句,“哦,对了,听说你们离王弑君了,现在正被通缉。他死不死,我们可不管,但是身为他王妃的大皇女,我们却是要管的。”

“我们还会在白泽住上一些时候,还希望安宁王,好好帮我们将大皇女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