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如同沈凌所言,袭白绾不光是别国人,还是别国的女帝!

这完全……就是奸细啊!

“王爷,微臣用身家性命做担保啊,微臣的祖祖辈辈,都是白泽的人,对白泽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是敌国的奸细!”

“请王爷明察!”

他的话刚落下,国师就笑了出来,“我青鸾还用得着派奸细来你们白泽?再说了,奸细这种角色,也是我青鸾女帝当得的?你们是不是太小看我青鸾了?还是嫌我青鸾没人啊?”

千慕誉还想说什么,却被国师站起来阻止了,“行了行了,该说的,我们也都说了。”

“总之啊,鸾凤袭是我们青鸾国的现任女帝,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至于我们这一趟前来白泽,当然也有是目的得。”

总算说道目的了!

国师瞧了瞧宗政永宁,“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寻回我青鸾的大皇女,并且将她带回青鸾,继承女帝之位。”

大皇女三个字一出。

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名字——千云溪!!

既然袭白绾是女帝,那她的女儿,自然就该是皇女了……

就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宗政永宁还是不得不求证一番,“不知道这青鸾大皇女,是何人?”

“就是我家小姐,千云溪!”

这一次,枣儿抢在了国师的前头开口,那腰杆挺的前所未有的直。

什么是扬眉吐气,在枣儿看来,就今天这一句,把她这辈子扬眉吐气的力气都用完了。

话音一落下,这大殿里,要多安静有多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