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一场戏(1 / 2)

灵兆 陈原 0 字 1个月前

我其实早就想好了,在兰若寺里有一块石碑,这块石碑已经风化,加上以前经常有人和狗往石碑是滋尿,这石碑的下面都已经烂了,摇摇欲坠,由于没有碑亭,风化严重,上面的字也都剥落,这块石碑已经毫无价值。我就利用这石碑,做个局。

我要在这石碑前面挖一个坑,上面用软软的弹簧架起来,然后做一个陷阱。碑倒下来,压住我的身体,我只露着一个头和肩膀,身体被石碑压下去,陷进这个坑里。由于身下是弹簧,我不会受伤。

但是在林白看来,我肯定就压死在这里了。到时候我口吐鲜血,再弄了血宝,让鲜血从石碑周围渗出来,这林白一定吓坏了,哪里还顾得上怀疑真假,立即就会给林素素打电话,说我死了。

林素素听说我死了,即便是怀疑,总要来看看我吧。这一看,估计也会吓个半死。

我就不信她不出现。

我们连夜回来,到家之后也都累坏了,倒下就睡,一直睡到了中午,我们吃了饭之后就上了兰若寺,这块石碑有三米多高,非常厚重。

虎子说:“老陈,这太危险了吧。这要弄不好,你真的会被压死。”

我说:“不会,我会做好防护的。”

虎子仰着头看着石碑说:对对,马虎不得,这场戏必须演逼真了才行。”

接下来我们一次次试验,没有失败一次,这石碑一次次倒下,一次次被我们抬起来,下面的山羊总是完好无损。只是有点废棉花。

我们连续两天试验了一百多次之后,我说:“虎子,差不多行了,这真没事儿。”

虎子说:“到时候你能准确地趴在这沟里吗?你要是爬偏了,那可就死定了。”

我说“那就这样,我们训练这个,弄个门板过来,先用门板压我。看看我能不能准确地趴在这沟里。”

接下来半天,我们开始做这个实验,这的确需要眼力和心理素质,眼看着门板下来,我假装被门板压住,身体往前一趴,刚好就趴在了棉花堆里。一次比一次熟练,一次比一次从容,我心里有底,毕竟我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

一直到天黑之后我们才收工,这两天可是把大家都累坏了,回去之后洗了个澡,晚上我们三个坐下,我和虎子弄了几瓶啤酒喝,崔珏不喜欢喝酒,她喝可口可乐。这玩意和酱油色差不多,齤儿甜,我是不怎么喜欢喝,虎子也不得意这玩意。但是崔珏却说这东西好喝,尤其是喝完了往上返气的时候,特舒服。

啤酒还返气呢,那有啥好舒服的。主要是太甜了,我不怎么喜欢吃甜的东西。

我们这边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就连大树上的树枝都准备好了,已经锯了一半。要是林白来了,我们就说有点活要干,干完了就带她去京城。然后我们一起上兰若寺修树枝(修理树枝我们叫传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传),就让她亲眼看着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