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番外三(1 / 2)

“庄老师。”

“嗯?”庄笙从面前的教案里抬起头,一看,是吴老师。

吴老师一脸为难,道:“我家里有点急事儿,我得马上赶回去,下午的考试,你能不能帮我替一下监考,监考费都给你。”

庄笙一笑:“好啊,反正我也没事儿。”

吴老师感激道:“谢了啊。”

说完便匆匆拎包出了办公室。

庄笙低头继续批作业,放在手边的手机屏幕亮了下。

【楼宁之: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呀[可爱]】

庄笙看办公室没人,给她拨了电话过去。

庄笙本科毕业后又念了研究生,留校任教,打算以后往上继续念个博士。书一路读下来,顺风顺水,庄笙现在想起中学时代的叛逆心理,都会觉得好笑。谁能知道那时候连高中都念不下去的自己,即将成为某些人口中调侃的“第三类人”——女博士呢。

“你采风回来了?”庄笙一看她微|信语气就知道,楼宁之准保是回来了,或者是回来的路上。

楼宁之不缺钱,也不想被束缚,实习的工作室自然没能留下她,毕业以后就当了自由摄影师,偶尔接商业拍摄,她人虽然不靠谱,但是技术水平过硬,若是她扎扎实实地干几年,说不准现在在圈内能混出来一点儿名气。但是这些对普通人来说十分重要的东西,于她不值一提,她接单全凭心情,口碑靠主顾口口相传,有就干,没有就算,十分潇洒。大部分时候在家里闲着,庄笙要是跟剧团跑演出她就跟着出去晃悠,小部分时候会出门采风,找一找摄影的灵感。

这回便是去了云南,去了两个星期。

“没回来啊,我还在洱海。”楼宁之张口就是胡说八道,人早已迈进了学校大门。

“那你问我什么时候下班?”庄笙当然不信她,她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楼宁之从楼梯口出现。

“我在外地查一下岗还不行啊?你说,你是不是变心了?连查个岗都要问东问西的。”

“没有,随便查。”庄笙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

人怎么还没到?

楼宁之这厢已经找到了她的办公室楼层,踏进楼梯口,说话便有了回声:“有的人啊,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结果我就问一下什么时候下班,警惕得跟什么似的。”

庄笙听见回音,笑了起来:“本来是没事儿的,但是我下午要帮人监考,你早告诉我一句,我就不答应人家了。”

“啊?”

楼宁之在楼梯口露了头,庄笙朝她挥了挥手,楼宁之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一张笑脸耷拉成了驴脸:“你怎么又答应人家监考了?别人有事你就没事吗?”

庄笙搂了她回办公室,哭笑不得说:“我哪里有又?一年就答应一次,那人家求到我头上来了,我还能拒绝啊。先前你不在嘛,我回家也没事情干。”

楼宁之听了她前半句要生气,听了后半句气便消了,她霸占了庄笙的椅子,大马金刀往上一坐:“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吧?我下午干什么去?”

庄笙看表,现在临近中午饭点儿,带着假装气鼓鼓的楼宁之去吃了午饭,又带回了办公室。

下午楼宁之和她一块儿去监考,这是两人商量过后的结果。

加上另一个老师,这个考场就是三个老师。楼宁之由于经常来学校,又是学校的毕业生——当年的风云人物,学校里大部分老师都认识她,另一个老师也见怪不怪了。

开考前,三位老师依次步入教室,底下的学生见到庄笙眼前一亮,纷纷交头接耳。

名单上写的不是吴老师么,来的怎么是庄老师?庄笙平时授课灵活,尤其是貌美惊人,很受学生喜爱,当下便有胆大的起哄:“庄老师,怎么是您啊?”

庄笙微微一笑道:“吴老师有点事儿,让我来替他。”

“wow~”一阵欢呼。

楼宁之把手里密封的考试卷在讲台上一扔,声儿挺大,“嘭”的一声:“干什么呢?都肃静。”

众学生又是一懵,看向一开始一直站在庄笙身后,现在才走到前排来的另一个年轻女人,她姿容姣好,却面色不豫,眼底压着阴云。

没见过这个老师,但是一起来监考的,肯定是同事。

众人慢慢地安静了。

三人一起将考卷发下去,庄笙偏头向楼宁之看了一眼,楼宁之赠她一声冷笑。

庄笙:“……”

另一个老师很自觉地坐到了后排,留下庄笙和楼宁之在讲台,两人借着讲台的遮掩,在搞小动作。庄笙去握楼宁之手,被甩掉,再握,再甩掉。

教室里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所以两人都没有说话,殊不知她们这样的行为被台下考试的众学生收入眼底。

坐在后排的老师肃声报时:“考试已经过去半小时了,离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

她站了起来,在桌椅的过道里走动,从后走到前,到讲台的时候低声提醒二人:“你们俩,稍微注意一点儿。”

庄楼二人端正神色,监起考来。

“考试结束。”

剩余的学生纷纷交卷,楼宁之坐在椅子上看庄笙数卷子,忽然捕捉到来自己身后的一道目光,她回头望去,是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学生,那学生见她看过来,慌忙收回了眼神。

“你们班学生平时就这么调戏你的吗?”回去的路上,楼宁之倒退着走路,一只手被庄笙拉着。

“什么调戏?”庄笙皱眉道,“你又给我编造黑点。”

“你看看你们班上男生,那还不叫调戏?都敢冲你吹口哨了。”

“我严正声明,没有吹口哨。”

“不吹口哨就不算调戏了?”

“……”

庄笙站住脚,“行吧,你打算怎么惩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