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5(1 / 2)

放肆[娱乐圈] 玄笺 9146 字 2019-08-12

水龙头涌出的水流包裹住细白的手指,顺着指背屈起的弧度往下流。

唐若遥神经质般地在水下搓洗着自己的双手,指尖忽的抽动了一下,她换成两手撑在水池的石质边缘,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呼吸像是成了一种奢侈品,明明站在实地,却像踩在悬崖边缘,一脚踏空,身体在不断地往下坠落,窒息感像藤蔓一样慢慢地攀爬上来,分出支脉缠住心脏,收紧,再收紧。

从方才辛苦忍住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马上用手背擦去。

这里不是宣泄情绪的地方。

唐若遥仰头,齿尖将下唇咬得泛白,把盈在眼眶里的那些泪水倒逼了回去。

卫生间门口传来脚步声,一轻盈,一清脆,轻盈的是秦意浓今天搭配旗袍的平底鞋,她个子高,不穿高跟鞋也显得身段修长;清脆的自然是纪云瑶那双尖头高跟鞋。

唐若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一耳朵就能辨别来人是谁的,在脚步声响起的一刹那,她便躲进了其中一间卫生隔间。

秦意浓寡言少语,纪云瑶倒是话多得很,跟她聊新出的动画电影,还说想带一个叫宁宁的人去看,宁宁在她口中提到的频次非常之高,唐若遥只是本能地疑惑了一瞬,并没有滋生不该有的好奇。

从今往后,她对秦意浓只会有合同里协议的关系。

那两个人走了,唐若遥在隔间里再待了一会儿出来,简单补了妆,再次融入衣香鬓影的人群当中。期间接触到纪云瑶几次不怀好意的眼神,唐若遥都假装不存在。

她是没办法和纪云瑶斗,但不会任她拿捏,大不了鱼死网破。

秦意浓想将她送人,也要看她自己愿不愿意。

唐若遥嘴角挑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

纪云瑶目光玩味,再次投向在被几位宾客围在中央的俨然江家半个主人的秦意浓。

你说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心有几分是假意呢

说老实话,她对唐若遥本人没有半分兴趣。圈子里形形色色的美人,要什么没有唐若遥不过是姿色好了点,没到绝色,性格也算不上吸引人,还是个“二手货”。她是在娱乐圈大放异彩,但没有秦意浓,她什么都不是。这样一个人,只有当她和秦意浓扯上关系的时候,纪云瑶才能生出一丝丝的兴味。

秦意浓轻视的态度让她无从判断,但真的假的都无所谓了,纪云瑶正巧赶上了这趟,兴头上来了,就玩一玩。万一能让秦意浓添添堵,岂不是快哉。

纪云瑶浅浅地抿了口酒,眼角愉悦地弯起来。

她小姑最近好是春风得意,她这个做侄女的敲打敲打她,是“分内之事”。

自家人的欺负,怎么能叫欺负呢

看在宁宁的份上,有一瞬间纪云瑶是闪过一抹愧疚的,旋即她便理所应当地心想:宁宁是宁宁,秦意浓是秦意浓,关她什么事

宴会结束。

各家候在外面的秘书和助理纷纷将自家老板艺人接回去。

婉拒了江家留宿的邀请,秦意浓在江世龙的护送下到了车前。

关菡甫一过来,就闻见了秦意浓身上浓烈的酒气,心里警铃大作。

秦意浓到了现在的地位,很少再有喝得满身酒气的时候,是不是宴会上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秦姐。”关菡走到她跟前,一把搀住秦意浓的胳膊,低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秦意浓摆手。拜多年来饮酒所赐,秦意浓的酒量很好,堪称千杯不倒,她喝酒也并不上脸,若不走近,嗅到酒味,旁人看起来和常人无异。

但那只是旁人看起来,跟了秦意浓好几年的关菡怎么会迟钝到感觉不到她此时的异样,酒气还是小事,关菡感觉她搭在自己胳膊上的一只手,非常用力,用力地让关菡感觉到了疼痛。

她一定是在压抑着什么。

关菡心惊肉跳,连忙将秦意浓扶进拉开了的后车门。

司机是秦意浓惯用的那个司机,不需要任何话,便驾轻就熟地将车驶上回秦宅的路。秦意浓却突然轻声开口说:“改道,去鸿蒙公馆。”

关菡和司机同时一愣,司机答了声好,驶进漆黑的夜幕里。

鸿蒙公馆是秦意浓另一所房子所在的小区。她上次经历机场时间后,不想再让老人孩子担心自己,便叫关菡将那所空置的住宅收拾出来,方便她临时落脚,关菡动作快,早就布置好了,她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秦意浓说完这句话便望着窗外发呆。

关菡故意犯了回蠢,低声建议道:“如果想找个地方安静休息的话,遥小姐那儿倒是不错的去处,她现在在剧组拍戏,不会回去。”

话音未落,秦意浓便猛地转过头来,死死地盯住她。她眼圈灼灼地红着,仿佛被火烧过,连眼白都布满了红血丝,乍一看像是浸在了血水里,原本清透的黑色瞳仁则带着朦胧的水汽。

她眼睛瞪得很大,好像不这样,下一秒就会落下泪来。

关菡嘴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

秦意浓直直地瞪了她一会儿,不呼不吸,然后将脸扭了回去。

车内安静得近乎诡异。

司机将秦意浓送到了鸿蒙公馆,关菡陪秦意浓上去,一进门,秦意浓便找到卫生间,将自己锁在了里面。

关菡守在门口,听见里面传来的剧烈的呕吐声,伴随着强烈的咳嗽。

她在门口或站或蹲,蹲到腿都麻了,秦意浓才拉开门出来,她洗过脸和手,卸了妆,素面朝天,整个人看起来既暗淡,又苍白。

秦意浓看看地上蹲着的关菡,语气寻常地问:“饿了吗”

正拍拍腿打算站起来的关菡:“”

秦意浓居高临下,平静地重复了一遍:“饿吗”

关菡站起来和她平视,犹豫过后,道:“还好。”

秦意浓嗯声,说:“那我做自己吃的。”

她转身就走。

“那个”关菡叫住她,又说,“饿。”

秦意浓牵起唇角,回了她一个极浅的温柔笑容。

关菡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秦意浓还穿着那身大红色的旗袍,赤着双足,这所房子闲置很久没人住,灯光冷幽,没什么人气儿,她穿一身红,安静无声地踩在地上走路,无端让关菡联想起孤魂野鬼。

她从玄关的鞋柜里拿了双拖鞋,送到秦意浓脚下,秦意浓微怔,从善如流穿上,拖拖沓沓的鞋板声听在耳朵里,关菡露出了笑容。

在关菡的预计里,秦意浓应该在很久以后最起码是和唐若遥的合约结束以后,才会用到这所房子,所以她没让家政往冰箱里购置瓜果蔬菜肉类,以备主人随时到来。上层有一盒鸡蛋,两袋速冻饺子和馄饨储在冷冻层,另外,厨房的柜子里有两条挂面。

秦意浓稀松平常地趿拉着拖鞋,一手举着饺子,一手举着挂面,问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的关菡:“想吃哪个”

关菡手指点了点挂面。

秦意浓将饺子放了回去,说:“你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待会儿就好。”

关菡顺着此时的气氛回答:“好的,谢谢。”

“不客气。”秦意浓表现得像个招待客人的主人家。

关菡哪儿能真心大地在客厅看电视,她把电视机音量调到小得可以忽略不计,时不时地偏头看看厨房秦意浓忙碌的背影。

厨房里突然传来瓷碗打碎的清脆声音,关菡本能地弹身站起,拿了扫把和铲斗进去。

“秦姐,我来收拾吧。”

秦意浓正徒手捡起那些碎片,关菡生怕她金贵的手被划伤了,出声建议道。

不知是不是她心里的乌鸦嘴灵验了,秦意浓一个不小心,指尖被尖锐的豁口划开一道,殷红的血珠渗了出来。关菡跑去找医药箱,忙前忙后地给她清理伤口,贴上创可贴。

不顾秦意浓的呆愣,关菡难得态度强硬地把她赶到了一边,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

等秦意浓做好两碗面出来,已经是到家一个小时以后了。

关菡在江家吃过,其实不怎么饿,这会儿闻到面的香气,消化系统顿时加速运转,饥肠辘辘起来。她喘着一口大气,等秦意浓用筷子撩起第一根面条,放进勺子里,再慢条斯理地送进嘴巴后,才动了筷子。

秦意浓只动了几筷子便停了箸,碗里剩下大半面条,盯着对面的关菡,不知道在想什么。

关菡胃口再好,也禁不住这样的眼神,她默默地放慢了速度,但秦意浓还是看着她。

抬头对上秦意浓视线的那一刻,秦意浓喊了声她的名字。

关菡立马放下了筷子,尊敬道:“您说。”

秦意浓歪了歪头,问她:“我是不是很恶心”

关菡迷茫。

甚至怀疑自己刚刚耳朵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

秦意浓兀自接下去道:“我今天碰到了纪云瑶。”

关菡一凛。

光听纪云瑶这个名字,就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纪家的大小姐,行事肆无忌惮,关菡曾经差点着了她的道。虽然对方后来表示是个玩笑,但足够她留下心理阴影,避之唯恐不及。

秦意浓平静地叙述:“她好像打起了遥遥的主意。”

关菡耐心听着。

“我们俩聊起她,我说了一些很不好的话。”秦意浓眼圈突然有点红了,克制着哽咽。

关菡没问她到底说了什么,不过猜也能大致猜到,她出声安慰道:“权宜之计罢了,纪小姐那样的疯子,不能用常理判断,小心为上。”

“不止是她。我这么些年”秦意浓轻轻地笑了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和事,对弱者施恩挟报,对强者奴颜婢膝、曲意逢迎,不恶心吗”

把所剩无几的二两心肝藏得严严实实,对所爱之人也不敢轻易显露。

关菡抿唇,摇摇头。

夜风轻拂进窗,客厅的白纱高高地卷起,又落下。

“可我觉得恶心。”秦意浓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

关菡话堵在喉咙口说不出。

她觉得不是这样的。

弱肉强食的世界,秦意浓一脚踏了进来,不是她生吞了别人,就是别人活剥了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前的教训还不够血淋淋吗充其量只能说是自保的手段罢了。

但这世上强者如云,永远人外有人,站得再高也躲不过。

“秦姐”关菡斟酌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