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吴镇江 洪爷 1970-01-01

受到挑衅的甄安静咬牙瞪眼,想要撸起袖子,却发现自己穿的是t恤。

但她没有放弃,还是将短短的袖子撸到了肩膀上,露出了两条纤细白皙的手臂,一副“打就打”的彪悍样子。

但下一秒,沐青鱼就将她的袖子给撸了回去。

青鱼没好气地说道:“别闹了。”

甄安静气鼓鼓道:“是他先挑衅的。”

陈遇据理力争:“放屁,明明是你先惹我的。”

“你才放屁呢,是你先惹我。”

“是你!”

“是你!”

“是你是你是你!”

“是……”

“够啦。”青鱼喝止了两人,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们幼不幼稚啊?”

“哼。”

甄安静别过脑袋。

陈遇也耸了耸肩,不再斗嘴。

院子里安静下来了。

青鱼拍了拍肚子,说道:“我们还是去找个地方吃饭吧,我肚子早就饿扁了。”

陈遇点头:“行,那就去吃饭。”

他也好久没有食过人间烟火了,有些想念荤腥味。

王奕可和小哑赶紧将目光投向澹台如玉。

因为按照之前的修炼历程,她们还不能休息。

打完一百趟百炼拳后,还要与澹台如玉过招切磋,再用特殊方式舒筋活络。

总之,今天的修炼还没有结束。

所以她们就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澹台如玉,眼神中还蕴藏着几分祈求。

澹台如玉微笑道:“我本来就是陈遇离开后,代替他来锤炼你们的根基而已。现在他回来了,我自然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他比我更懂得教人,所以你们从明天开始就不用来我这里了,由他教导你们就好。”

王奕可和小哑的脸上都出现了迟疑。

澹台如玉正色道:“这是真心话。”

王奕可和小哑对视了一眼。

然后小哑松开了陈遇的手臂。

两人齐齐行礼道谢。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两人在澹台如玉的锤炼下,受益匪浅。

澹台如玉笑了笑:“希望你们不要辜负自己的天赋。”

几个女孩往别墅外面走去。

但陈遇却没有挪动脚步。

王奕可疑惑问道:“你还站着干嘛?”

陈遇摆摆手,笑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还想问个问题呢。”

“那好吧,赶紧出来哦。”

她们也没想那么多,出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陈遇和澹台如玉。

澹台如玉皱了皱眉头:“你想问什么?”

陈遇敛去了笑容,神色淡漠地问道:“我离开江南后,你们枢机院辖下的四位队长都留了下来?”

澹台如玉点头:“没错。我,老温,魏蛮和驼龙都留下来了,并且帮忙照看沐家上下以及小哑她们,以防逆龙盟的人卷土重来,对她们不利。”

陈遇问道:“怎么个照看法?”

澹台如玉如实回答道:“王奕可和小哑跟随我习练武道,所以由我来照看。甄安静一般都待在湖畔别墅那边,由老温保护。沐青鱼经常去千叶集团总部大楼,由驼龙照看。而沐家那边,则由魏蛮盯着。”

陈遇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澹台如玉问道:“怎么了吗?”

陈遇摇头:“没什么。”

澹台如玉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盯梢,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招惹了逆龙盟,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我们不照看她们的话,想必你也不会放心吧。”

陈遇笑了笑,不置可否。

澹台如玉沉声道:“既然你已经回来,那几个女孩的安全也就无需我们操心了。我会通知其他人,让他们将岗哨全部撤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