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八年!(1 / 1)

阎亡、狼刀、薛苍、虎狰、海东青、魑魅魍魉、怒兰。一共八人,交代了一番之后,各自闭了生死关。对外宣称是徐逸让他们闭关,将三军大权,交由龙鸣管理。红叶和裘雨旋二人则和千素一起照顾小滚滚的同时,掌控大局,避免赤野之地出现不可控的事件。朱雀殿三十二远古凶兽则将自身麾下凶兽群全都调动,封锁了整个赤野之地,在不影响百姓们生活的情况下,围得水泄不通。宣天力等人虽然比较好奇,但却也不敢去深究,眼看阎亡等人都已经闭关,他们心里也憋着一股劲,觉得不能落后于人,所以,只要是达到九品超凡境巅峰者,纷纷闭关。龙鸣统帅三军,日夜操练,与以往没什么不同。费武主管民政,发展计划也按部就班的继续。两大军师确实不负重托,各自担起自己的责任。赤野之地像是一台精密的仪器,高速运转,无论军事还是民生,默默积蓄力量,走向欣欣向荣。时间的车轮,不知不觉走到了天龙历226年。四岁的小滚滚很喜欢坐在阁楼上发呆,圆溜溜的大眼睛里不知道为何,泛起迷茫。红叶悄悄在旁看着,心里莫名酸涩。小滚滚眉眼长得像徐逸,鼻子和小嘴则像是白衣,尽管脸蛋还是黑黑的,也显得分外可爱。可他却不像是一两岁时那么爱笑。红叶几乎寸步不离的照顾着他,但却感受得到,小滚滚似乎对她并不依赖。裘雨旋三天两头给小滚滚弄好吃的,可小滚滚也不黏裘雨旋。千素几乎将小滚滚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去呵护,依旧感觉有隔阂。小滚滚,似乎懂事得太早了。他不爱哭,也不太爱笑。没有其他四岁孩子那般调皮,也对这个世界似乎并不觉得好奇。而从徐逸和白衣被迫闭关之后,小滚滚就再也没说过想喝奶,而是乖乖的吃辅食,再到稀饭,到米饭和蔬菜、肉食等。红叶等三女不知道的是,这两年来,小滚滚每天都会在半夜醒来,伸手去抓一团只有他能看到的紫光。“滚滚。”红叶走来,蹲在滚滚身前,轻轻抚摸他的小脑袋,温柔道“阿姨给你买了新玩具,想不想去看看?”“阿姨。”滚滚侧头看红叶“我爸爸妈妈呢?”红叶立刻鼻子一酸。“你的爸爸妈妈是大英雄,去做很重要的事情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很快是多久?”“等滚滚过生日的时候就回来了。”“哦。”滚滚点头,然后继续看远方。红叶起身,转身。晶莹的泪,终于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裘雨旋悄无声息出现在红叶身旁,轻声道“滚滚该上幼儿园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嗯,让他去幼儿园吧,跟小朋友们一起玩耍,肯定会开心点。”于是,四岁的小滚滚,背着小书包,进了一所级别很高的幼儿园。“红叶阿姨,旋旋阿姨,千素阿姨,你们走吧,我不会哭的,我会乖乖上学。”隔着幼儿园的铁门,小滚滚背着书包,朝三女挥手,然后转身,朝着喧闹个不停的孩子堆里走去。几个温柔又漂亮的幼儿园老师,正在带着小朋友玩,或者安抚那些哭闹的孩子。红叶三女站在铁门外,笑容渐渐散去,转而有愁容浮现。心里涩涩的发酸,发疼。“小朋友,我们今天认字,这个字,念上,这个字,念下……”幼儿园的老师也不只是带孩子们玩,而是开始教认字了。长得黑乎乎的小滚滚,至今没有小朋友跟他玩,还嘲笑他黑。但小滚滚不在乎,他喜欢安安静静坐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一切。“徐白,你怎么不听课呀?”“对不起老师,你教的字我都会写会读。”“原来徐白这么聪明呀,老师带你去看书好不好?猪猪童话可好看啦。”“对不起老师,我已经在看龙陆编年史。”“乖孩子是不能说谎的哦……”“天地之初,有祖龙生于海,翔于天……”在小滚滚平静的开口中,那双眸子里倒映出的,是幼儿园老师那张惊骇的脸。又是三年,眨眼而过。与书为伴的小滚滚,七岁了。“祝你生日快乐……”三女唱着生日歌,小滚滚笑着许愿,然后吹熄蜡烛,调皮的将蛋糕涂在红叶等女脸上。咯咯的笑声,回荡不休。深夜里,寂静无声。“滚滚晚安。”“红叶阿姨晚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滚滚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浮现的是一抹苦涩。他熟读兵法,也偷偷练过功法,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修炼。从一本书上,他懂得了一个词先天废体。这种体制,宛如筛子,无论怎么凝聚劲气,都会漏得无影无踪,无法留存分毫。根本无解!“爸爸妈妈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要我的,紫团团,是不是因为你们?为什么我不能修炼?”滚滚将被子蒙在头上,无声的哭,泪水和鼻涕糊了一被子。天龙历232年3月15日。赤野之地震颤。阎亡出关,踏入神藏。同年三月二十日,小滚滚,十岁生日。双喜临门,南疆盛宴。“少爷生日快乐!”“恭祝少爷生日快乐……”这一天,整个赤野之地都知道了徐白的身份。南王徐牧天之子,南疆未来的王,徐白。对于这震天的祝福声,徐白完全不予理会,他怒目直视依旧年轻漂亮的红叶三女“我爸爸妈妈呢?”红叶连忙道“他们还有两年就回来了。”“你们都是骗子!”徐白泪流满面“他们根本不会回来,对不对?每一年你都说我生日的时候就会回来,可直到现在,我也没见到他们!我已经快记不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了!”以红叶等人的实力,很轻易就能够构建出徐逸和白衣的模样,栩栩如生,让徐白看得清楚。可那两道身影,在徐白看来,是那么的陌生。红叶慌了“滚滚,我保证这次一定没有骗你,再过两年,他们就回来了。”“我不信你们!”徐白哭着夺路狂奔。“你们都是骗子,所有人都在骗我!就因为我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体质,我知道,我都知道!甚至于,我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们亲生的孩子!我这么丑!我这么黑!所以他们不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