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萧老太的年代之旅[快穿] > 被知青丈夫抛弃的村花9
    户口的事情估计一时半会办不好, 他们也不可能一直住招待所,萧圆就开始在省城找房子, 萧三哥陪她一起, 出去转了几天,他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小妹,城里可真好!”萧三哥觉得他眼睛都不够用了,这个觉得新鲜, 那个觉得好玩, 总之,什么都新奇无比,他现在有点理解他大哥为什么那么牛逼哄哄的了。

    “我听他们说这边好像要搞土地包产到户,咱们那边估计也快了, 你回去后, 地随便种种就行,主要还是养猪养鸡, 城里人每天都得吃肉,那玩意比种粮食挣钱,早上我不是带你看过了么,半扇肉一出来就卖个精光, 你把家里牲口养好了,肯定挣大钱。”

    这次的小世界比较麻烦,不是简单的一刀切就能了的,原主的哥哥们小的时候非常疼她,后来成家立业疏远了些, 原主的悲剧,哥哥们的因果不大。

    她没法不管他们,毕竟是原主的亲哥哥,在外人眼里是一家人,要是不管,还不知道村里人怎么骂她呢。

    相处下来,三个哥哥也还行,不是那种极品,萧圆捎带手帮一把就帮一把,不帮也不行,万一将来她日子过的好,几个哥哥混的惨兮兮,三个哥哥不说,萧母就会跟她提。

    萧三哥有些迷惑“土地包产到户?什么土地包产到户?”

    “就是分地,将生产队的地平均分给每家每户。”萧圆一边走一边想着事情,“也不知道咱们那里什么时候分,要是再晚一点,我俩孩子的户口就转走了。”分地是按人口分,婴儿也能分。

    萧三哥眼睛一亮“国家会给咱们农民分地?”

    萧圆看三哥这么激动,笑着点头“当然了!昨晚我们去公园散步的时候,不是有好多人在说这事吗,听说报纸上都写了。”

    萧三哥咧嘴笑的好开心“太好了!”

    “估计一个人就能分两亩地,大哥家应该能分不少,二哥家最吃亏。”萧大哥家四个孩子,萧二哥家里才两孩子,差了四亩地。

    萧三哥有三个孩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心里倒没什么感觉,他一想着以后分地的场景,就忍不住激动。

    萧圆看他傻笑的厉害,轻推了他一把“好了,别傻笑了,记着我刚才说的话,回去多养鸡鸭,多养猪,等挣着钱了,你们可以上县城买房,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将户口迁到城里来了。”

    其实她来之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江父耍赖不认账,她就准备买个房子落户,如今户籍松了不少,买个房子再塞点好处费差不多就能办成。

    “去县里买房?”萧三哥惊叫出声,然后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他才凑到萧圆跟前小声问道,“去县里买房,就能上户口?”

    萧圆点头“我不是经常进城吗,有一次在汽车上听人说过,后来我跟人打听了一下,是可以的,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买房,你得有钱不是。”

    萧三哥一把抓住萧圆的胳膊“那买房得多少钱?”

    “那得看房子大小,位置,新旧程度,不过最少也得千把块吧!”他们县城是个小地方,之前有的那点私房也就几百块,这两年市场放开了,才涨了不少。

    萧三哥抿着嘴笑“那我们再攒两年应该就差不多了。”

    萧圆看他那样,就在心里帮他快速算了一笔账,之前萧父分家给他们分了二百多块,后来上面又给了一笔抚恤金,听说有一千块,他们三兄弟分了,每家三百多块,克扣原主的五十块,这就六百多了。

    他们成家后,萧父每年会给零花钱,几个嫂子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那些钱攒下来也得有一百多块,外加嫂子们的嫁妆钱,确实攒两年就差不多了。

    “说不准过两年房价就涨了呢,能买还是早买,差的不多可以先问人借。”就差两百块钱,完全可以先借,国家在一步步的放开价格,什么都在涨,钱越来越不值钱。

    萧三哥若有所思,萧圆怕他打歪主意,补充了一句“你可别问大哥二哥借,要是他们知道你买房不跟他们说,以后连兄弟都做不成。”

    “没有,我琢磨着能不能从我老丈人那里借点钱!”萧三哥眼神飘忽,被自家小妹盯着浑身不自在,“我要是买了房子,我能瞒着大哥二哥吗?我肯定早十天半个月就会跟他们说的。”想瞒也瞒不住啊!

    “你回去后就把这事跟他们俩一说,听不听是他们自己的事,你跟他们说了,以后他们不会埋怨你!”萧圆也只是将知道的跟他们说,他们做不做的她不管。

    萧三哥连连点头“放心吧,我回去就跟他们说,连养鸡养鸭的事都跟他们说!”

    “就是要买房,也得等分了地再买,上面分了地,以后那地就是咱的,就是进了城也是你们的,你们不种,还可以租出去。”萧圆又提醒了一句。

    兄妹俩说着话,就到了目的地,如今没有房屋中介,找房子不是找居委会大妈,就是找房管所,萧圆找的就是房管所,房管所信息最全,省得她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跑了。

    带她看房的是刘大姐,萧圆想快点找个好房子,就给人塞了五块钱的好处费,才刚开放,公家人还是很牛气的,她要不额外塞钱,刘大姐指定是等她觉得自己空了才带他们看房,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塞了钱就不一样,刘大姐立马就对她的事情上心了不少。

    刘大姐看见他们过来,就一脸喜滋滋的迎了上来“这次的房子你一定喜欢!”几个人随即动身去按房子,刘大姐边走边介绍,

    “房主原先是个教授,前些年受了不少苦,如今身子不大好了,就想投奔儿子去,但老人家心里还有点顾忌儿媳妇什么的,你们懂的,老房子要回来就先租出去,那边跟儿子那边处好了,这房子八成得卖,不过我估摸着一时半会是不会卖,你们放心”

    萧圆一听教授的家,就来了点兴趣“租金多少钱,要是卖的话,又是多少钱?”

    “租金四十,要卖的话,怎么着也得三四千吧,那地方挺大的,还有个小院子。”刘大姐按着市场价,估了一个价格。

    萧大哥听的咋舌“我的乖乖,要三四千呢!”

    “一分钱一分货,人家光房间就好几个,里面还有单独的厕所和厨房,又带个小院子,这么好的房子,哪可能便宜?”刘大姐笑呵呵的解释道,

    “前几天的房子,你们也都看了,又破又老,租金也不便宜,现在租房的人多,单间最好租,就那种最破的筒子楼单间最低也得十块钱,这次可是独门独院,里面啥都有,比租单间不知道划算多少。”

    刘大姐带着他们看了几天,也知道人想找个好点的房子,租金方面不是问题,所以铆足的劲儿扒拉出这么一个房子来。

    几个人跟着刘大姐走了一段路,就到了一个小巷,小巷很窄,大概也就能供两个人平排走路,地上铺的是大块的石砖,两边都是高墙,一看就就点来头的地方。

    “大姐,这边房子有些来历吧?我看地上的砖头都像是过去的老砖。”

    刘大姐走在前面“那可不?听说这里以前住的都是当官的,后来不是闹革命了吗,官老爷们全跑了现在住的人就杂了,什么人都有。”

    “到了!”刘大姐突然在一家大门口停住,“张教授,在家呢吗?我是小刘啊!”

    趁着刘大姐在敲门的功夫,萧圆就站在巷子中间前后看,巷子离外面的大街有个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完全听不到街上的吵闹声,巷子里住的人家都是高墙大院的,也没有那嘴巴碎的婆娘看见一个生人就问东问西。

    就凭这两点,萧圆就很满意。

    没过一会,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头发全白,瘦骨嶙峋的老者,萧圆一看老人家这样,就知道那几年是真没少受罪,现在这样,也不知道能活几年。

    老头瞄了他们一眼,就朝刘大姐点点头“进来吧!”

    刘大姐跟他们一招手,率先进去了,萧圆他们紧随而上。

    “怎么样,挺好的吧?”从房子里出来,刘大姐就追着萧圆问。

    “好是好,就是里面有点破。”萧圆皱着眉头,之前房子里住了好几家人,院子里还有屋子里到处都是乱搭乱建后的痕迹。

    刘大姐也叹了一口气“不妨跟你说句实话,除非是单间,就是那种筒子楼没有人乱搭乱建,像这种带院子的,十有□□都是这种情况。”

    刘大姐指着两边的房子“两边都是,你别看现在这边安安静静的,你去年上半年过来看看,跟别地一样,到处闹哄哄的,去年下半年,上面才下了死命令,让这些人腾房,当时闹的动静可大了。”

    萧圆看着两边的高墙“现在这么安静是主人还没回来吗?”

    “有些回来了,有些回不来了!”刘大姐说了一句,就又抓着萧圆的胳膊劝,“我看张教授家就很好,拢共三间房,足够你们一家住的,有厕所有厨房,前面院子还能种菜,多好啊。”

    “你也别嫌弃人家家里乱,你是租啊,又不是一直住,等孩子爹攒够了钱,你们自己买一个房子不就行了嘛。”

    “不光乱,关键还啥玩意儿没有,你们都是空的,我们要是租这儿还得置办家具。”她是看出来了,张教授收回房子后,压根就没弄过,估计也是没精力弄。

    萧三哥也跟着附和“老头也太精了点,里面空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就张口要三十五块的租钱。”

    刘大姐一听萧圆他们说这个,底气才弱了点“当初为着腾房的事情闹的太厉害,那些人气不过就把家具一股脑全般走了。”

    “搬走自己的家具也就罢了,怎么连人原来的家具也般了呢,上面就不管?”现在家具可不好买,不说全部找回来,把原来屋里的床找回来也行啊,有床睡,他们就可以先搬过来。

    刘大姐犹犹豫豫的不想说,被萧圆问的没法才道出实情“也不能怪那帮人,上面让他们搬,要么不给人解决住处,要么就是解决的住处比之前的还小,可不就闹吗?”

    “都是可怜人,不说了不说了。”刘大姐提了两句,就转了话题,

    “我看这房子是真不错,没家具,你去废品回收站转转,那里面有好些旧家具,就坏了一点点,你让木匠好好修修一样用,还省钱。”

    “我回去再考虑考虑,你也帮我问问那租金是不是能少点,一个月三十五还是有点多,现在人一个月工钱才多少。”萧圆不想轻易答应,她又跟刘大姐说了两句就在路口分别。

    回到招待所,萧圆就跟萧母说了房子的事“我看着还行,有三个房间,我一间,你一间,两个孩子一间,堂屋也大的很,前面有个院子,你还能种点菜。”

    萧三哥也觉的好“里面还有茅厕,拉一下绳子就能把脏东西冲走。”城里可真好,茅厕都整的那么干净。

    萧母抱着小丫头“那很贵吧,太贵就算了,咱们家底薄,找个能住的地方就行。”

    “没事,我找江家要钱,他们家要是不给,我带着孩子住他家去!”萧圆自己现在就有钱,但那些钱的来路不好跟萧母解释。

    萧母蹙眉“能行吗?”

    “肯定能行,他们家要脸就不会不管。”萧圆看着儿子的小脸,“你就放心吧!我上次能要来钱,这次肯定也能。”

    萧三哥也跟着帮腔“娘,你就别但心了,小妹之前就跟人打过交道,心里有数着呢。”

    萧母看闺女胸有成竹,也就没再说什么,实在不行,她还有两百块钱呢,再不行,她们还可以回老家。

    后面又去了一趟,萧圆将租金还到了三十二块,签了字据,交了半年的租金,房子的事情就算是落定了。

    拿到钥匙,萧圆又开始跑旧货市场还有回收站,张教授拿回房子后,也只找回了一小小部分,他睡的床还是托老友帮忙找的,张家现在整个是家徒四壁,啥也没有。

    这也是萧圆能将租金从四十还到三十二的原因,租个房子,还得自己花钱买家具,一般嫌麻烦的就直接不租了。

    好点的家具等不到送到回收站就被人买去了,回收站里的都是缺胳膊断腿的破烂家具,就连这,也不是每天都有。

    萧圆兄妹每天都去两个市场跑,遇到好的木头,比如紫檀木桌腿,黄花梨把手,有些好木头,外表残破的不行,但一上手,就能觉出不同来。

    而且这些东西搬回去,都没有一个人怀疑,萧三哥连问都不问,默认萧圆是为了不时之需,之前他们掏了一个桌子就缺了一只腿。

    掏了一堆破烂,又请了两个木匠加班加点的修补,总算将租的房子慢慢填满。

    这天,萧圆兄妹从旧货市场买了一些碗盘,一路搬到租的房子,两个人都累的不行,头发都汗的一揪一揪的,放下东西,两个人就回招待所,这边连喝口水的地方都没有。

    连跑了好几天,萧圆身体都感觉吃不消了,今天又跑了一天,整个人都蔫蔫的,萧三哥是个男人还好点。

    萧圆走着走着,就被旁边的萧三哥连捣了好几下,

    “小妹,小妹,你看那是谁?”

    萧圆抬头望那边一瞧,原来是江潮生来了,看来户口的事情有眉目了,咦,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女的。

    萧三哥卷起袖子,就要跟人打架“狗日的,这是来示威来了?哼,真当我们乡下人好欺负的,看我不揍死他!”

    萧圆赶紧将人扯住“你别添乱!”

    “小妹,你别拦我,你没看他旁边站着的狐狸精吗?我今儿非得好好揍他一顿给你出出气!”萧三哥一把挣开萧圆的手,就朝那边冲过去。

    萧圆赶忙追,那边江潮生一看形势不对,就不停的躲“你别乱来,这里可不是你们乡下,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萧三哥老是打不着,气的指着江潮生的鼻子大骂“狗日的,你还是不是人?当初要不是我小妹,你能在乡下过的那么舒坦?你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你不跟小妹过了,你好歹把话说清楚,我们还能死赖着你不成?”

    “三哥!”萧圆连喘好几口气,“三哥,你先别激动!”

    “小妹!你还向着他?你眼睛瞎了不成,他已经找别的女人了!”萧三哥指着萧圆,浑身气的发抖。

    “我知道!”萧圆将萧三哥的胳膊放下来,“咱爹死的时候,我心里就没他了,别气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江潮生,“他今天来是想跟我做个了断的,你克制一点,别让妹子太难看!”

    萧三哥的火气这才消了点“了断了也好!”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可配不上他小妹。

    江潮生看萧三哥情绪稳定了,才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当初的事情,对不起!”他朝那边的女生招了招手,“我现在的对象,杨蕙兰,我们是初中同学。”

    萧三哥本来消下去的火气又蹭蹭的上来“你什么意思?跟我小妹了断,你至于把新对象也带过来么,你这是故意埋汰谁呢!”

    江潮生怕被萧三哥打,连连后退“听我说,你听我说啊!”

    萧圆拉住了萧三哥“你就听他说!”

    “不用他说,我来说,因为你小妹俩孩子的户口必须得我点头,听明白了吗?”杨慧兰缓步走来,“我得看你们是不是真的了断了才会帮忙!”

    萧圆去年远远见过她,原先只觉的是个长相一般但超级自信的女孩,现在近距离接触,不仅是自信,还特么的特别强势。

    “权力真是个好东西!”

    杨慧兰笑笑“有这觉悟就不错!”

    边上的萧三哥似乎也觉出一点不同来,没有再喊打喊杀,萧圆怕萧三哥坏事,就让他在去远一点的地方等着,萧三哥不想去,但实在拗不过,还是走远了一些。

    江潮生见萧三哥走远了好些,紧绷的神经才好了不少,他跟萧圆解释“我还是学生,户口的事情很麻烦,蕙兰家里刚好有点关系”

    “你不用跟我解释,只要事情办成,钱给到位,我是不会再找你的。”萧圆本来就是个讲究实际的,只要事情办成,其他都无所谓。

    杨慧兰又笑了“倒是个爽快人!”

    江潮生尴尬的笑笑“那户口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还有钱,钱是这样的,”

    “一万,我给你一万!”杨慧兰打断了江潮生,她很认真的看着萧圆,“你家的事情,潮生都跟我说了,对你父亲的遭遇,我表示遗憾!”

    “你和潮生的婚姻是时代造成的悲剧,你们两个都是受害者,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但当初我们在十几岁的年纪被下放到农村吃苦受罪就公平吗?要怪就怪这个时代吧,我们都是时代的受害者!”

    “扯远了,言归正传,一万块足够你们过的很好了,你就放过潮生吧,这样对大家都好,你说呢。”

    萧圆点点头“我没意见!”白得一万块,远离一个人渣,她有什么不愿意的。

    杨慧兰一愣“你很干脆!”

    萧圆瞥了一眼边上站着的江潮生“强扭的瓜不甜,强摘的花不香!”

    杨慧兰点点头“你想明白就好。”她低头想了一会,“我会让家里准备两个农转非的指标,到时候你拿着指标就可以办户口了,另外那一万块钱,等指标办好了,我一起带给你,正好把协议也签了。”

    萧圆没意见“一万块现金不好拿,你帮我弄个存折吧!”

    杨慧兰见多了得寸进尺的农村妇女,如今碰上萧圆这么干脆的,都有点不适应“我告诉你啊,你签了协议,要是还来找潮生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你懂我的意思吧?”

    萧圆轻笑“放心吧,我保准不找他,不过他也不准来找我,而且以后也不能找我的俩个孩子,要断,就断的干干净净,我会跟我两个孩子说他爹死了。”

    江潮生脸色微微发白,杨慧兰倒是满意的点头“我看你是个明白人,不妨再找个男人嫁了。”

    萧圆看了看天色“你们尽快吧,我已经租好了房子,到时候搬了新家,我们也就不用碰面了。”

    杨慧兰点头“三天!三天后还是这个时间,我们不见不散。”

    萧圆看着他们走远,初中同学,初恋么?

    萧三哥走过来,看萧圆看的出神,伸手晃了晃“小妹,别看了,人都走了!”

    “走吧,我们回去!”萧圆转身往招待所走。

    萧三哥好奇的问“他们说啥了?”

    “还能说啥,让我以后离江潮生远点儿呗。”

    “狗日的,我就知道!那你怎么说?”

    “人家能帮着解决我俩孩子的户口,我还能怎么办?”

    “那你答应了?”

    “不答应怎么办?我又没钱买房!”

    “那狗日的就不管你们娘三了?”

    “答应给一千块,先这么着吧,回头我再找个工作,凑活过吧,等孩子大了就好了。”

    “小妹!”

    “等会别跟咱娘说啊,她年纪大了,我怕她受不住!”

    “不说,我不说!”

    “我可以自己出钱的!”江潮生眉头紧蹙,一脸的不满。

    杨慧兰挽着他胳膊“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江大才子能挣钱,一万块对别人来说很多,但对江大才子来说,也就一两年的事情。”

    江潮生哼了一声“那你还添乱?我本来手头上还有点钱,再问人借一点,差不多就够了,哪用得着你?”

    杨慧兰很时机的赔礼“是是,是我多管闲事了。”又走了一段路,她感觉身边人没那么生气了,才又感叹,“我就是觉得她挺可怜的,本来好好的生产队队长家的闺女”

    杨慧兰叹了一口气,“你是不知道农村改朝换代多么吓人,我下乡的那个地方,原先的队长后来被人搞下去,新队长上来,对他们家那就一个打压”

    “她爹去世了可能还好些,但落差肯定非常大,以前有的那些好处都没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不然她也不会活不下去过来找你们要钱了。”

    江潮生听了跟着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听她说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我记得她爹还不到五十呢,比我爹小好几岁,唉!”

    “算了,生死有命,她爹也不是咱们害的!”杨慧兰心里有点别扭,“咱这一万块钱一掏,也就不欠她什么了。”

    江潮生心里隐隐有些痛,但面上装的若无其事“走吧,吃饭去!”

    新住处那边收拾的差不多了,萧圆估摸着时间,就让萧三哥帮忙把大件的东西搬到新住处。

    眼看这边的事情办的差不多,萧三哥就提出要回去,分地还有买房的事情,他早就心揪着了,如今小妹这边差不多安顿下来,他是一刻都待不住了。

    萧圆也没挽留,掏了钱就让他去买票。

    杨慧兰办事很麻利,说是三天办好,就三天办好,萧圆检查了存折,又盯着盖着大红章子的文件发呆“拿着这张纸就能办户口?”怎么感觉像打白条呢。

    “你放心吧,你拿着这东西去派出所办事,人派出所的保证都对你客客气气的。”杨慧兰知道她是个乡下人,也没法怪她不识货,那张纸一般是只有干部家属转户口才给开的。

    萧圆看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截止日期,于是又向她请教“上面没有截止日期,是什么时候都能办吗?”

    杨慧兰在看江潮生草拟协议,听见萧圆的话,很诧异的而看着她“你不马上转户口?”

    “这不是老家那里还没分地吗,我想等分了地再去转户口。”四亩地呢,不要白不要。

    江潮生也转过头一脸吃惊的看着她“你要地干嘛?种地又脏又累,还不挣钱。”

    杨慧兰也跟着点头“我不是才给你一万块吗!”

    萧圆胡诌“我不是有三个哥哥吗,到时候分给他们每家一亩三分多地。”

    江潮生恍然想起萧家三兄弟,当初他在萧家待的时候,几个舅子隔三差五就要提点一下他,他拍了拍杨慧兰的胳膊“有截止日期吗?”

    杨慧兰回过神“没有!随时都可以办,不过最好一年之内办好。”

    “等我们乡下分了地,我就去办!”萧圆将那张纸小心的叠好放在存折里夹着,“协议好了吗,好了,就早点签,签完,我还得送我三哥去火车站。”

    萧三哥买到的就是今天晚上的车票,新家那边的大件家具已经差不多置办齐全,她们的大多数行李也搬过去了,剩下的零碎东西,她自己可以慢慢来。

    江潮生将协议内容读了一遍“你看还有没有补充的?”

    萧圆补充了一句“江潮生放弃对俩孩子的抚养权,俩孩子以后对江潮生不承担赡养义务,以后生老病死各不相关,就这些,写吧!”

    江潮生嚅动了一下嘴唇,想说些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

    杨慧兰看了一眼江潮生,见他虽然难过,但也没说什么,心里才好受了些,她深深的看着萧圆“有必要说的这么重吗?”

    萧圆反问回去“难不成我俩孩子以后婚丧嫁娶,病残孤弱,你们两个会管?你们要是愿意管,那你们就当我刚才说的话是放屁,划掉它!”

    杨慧兰眼神飘了飘没再说话。

    江潮生低下头一个一个字的将萧圆说的那句话给写了下来,最后又誊写了一遍。

    “好了,你看看吧,没问题就签字按手印。”

    萧圆看了一遍没有问题,就将她的大名签上,又按上手印“好了,你也赶紧签吧。”

    江潮生看着协议发呆,杨慧兰轻轻推了他一下,江潮生回过神“你以前不是这样写字的!”

    萧圆看着自己一笔一划写的名字,在脑海里快速回想了一下原主是怎么写字,发现还真不一样,原主写字比她要潦草,她写的字就跟一笔一划跟小学生写的差不多。

    “哦,跳过几次河,可能是手腕碰到哪里了,如今写字的时候不大灵活。”萧圆胡诌从来都是面不改色。

    杨慧兰也想起去年学校里传的那些,眼前的这位光跳河就跳了好几次呢。

    江潮生自然也想了起来,他面色有些苍白“对不起!”

    萧圆摆摆手“算了,就像你对象说的,都是时代的错,咱们谁都没错,赶紧签吧,签完咱们就了结了,以后路归路桥归桥,碰上了也当不认识。”

    杨慧兰捣捣他“签吧,她三哥要赶火车呢。”这女人还算识相!

    江潮生轻轻叹了一口气,在协议的左下方写下了自己的大名,又按下了手印,他抽出一份交给萧圆“以后以后,你,好好的吧。”

    萧圆看了一下没有问题,就朝他们俩点头“你们结婚,大概是不会请我的,我就提前祝福你们一下吧,祝你们百年好合,幸福美满!再见!”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包厢。

    杨慧兰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要是没有你们那一出,兴许我能跟她成为很好的朋友!”这人性子爽快的很,对她胃口。

    江潮生面色恢复正常,他将协议叠好塞进包里“走吧!”

    出了国营饭店,萧圆就招了个人力车,她现在身怀巨款,不差钱,到了招待所,就见萧母一边流泪,一边叮嘱“听你小妹的话,回去就多养鸡鸭多养猪,把你小妹说的也告诉给你两个哥哥,他们要是不听,等我回去”

    这些天萧母在城里也长了不少见识,特别是知道农村要分地,别提多激动了,要不是实在放心不下小闺女,老太太自己就想回去种地,这回可是给自己种,交了公粮,剩下的全是自己的,这可是老农民一辈子的梦想!

    “要是分地的话,我们几个的地,你们三家平分,不许打架,听见没有?”

    萧圆递过去两张厕纸“娘啊,你就放心吧,哥哥们都这么大人了,不会打架的。”现在抽纸没有造出来,能买到都是厕纸,一刀一刀的卖,有好有次。

    “你懂个屁!”萧母接过纸狠狠擤了一把鼻涕,“你大嫂最是掐尖要强,她家孩子多,她肯定想多分,倒时候不就闹起来了吗。”

    萧圆想想还真是,但她可不打算惯着她“这么着,她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和两个孩子的地就不给她家分,你是大哥亲娘,你得一碗水端平,我不是啊,她要是不老实,我就一分地不分给她,我看村里谁能说我的一句不是来。”

    她现在可是城里人,城里人身上都带着光环,再说吴华平本身也不占理,到时候村里指不定全都骂她太会算计,还刻薄兄弟。

    萧母张大个嘴,愣了半晌没回过神。

    萧三哥忍不住笑“小妹,还是你厉害,我保证将你这话一说,大嫂屁都不敢放一个!”他大嫂可算是遇着对手了。

    萧母听了三儿子的话,没好气的捶了一下小闺女“就你精怪!”

    “所以你就别担心了,大嫂她不敢作妖的!”萧圆看着地上的一堆行李,“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萧三哥握紧萧母的手“娘,你好好的,等儿子挣着钱了,也上这边来。”

    萧母眼泪又流出来“你们兄弟也好好的,别老吵嘴打架。”

    萧圆又推着两个孩子“快抱抱舅舅,舅舅要回老家了。”

    两个孩子一边一个抱住了萧三哥的大腿“小舅舅,你别走。”

    萧三哥也渐渐红了眼圈“你们要乖,以后要听你娘的话!”

    萧圆看了看表,就是最便宜的那种电子表“好了,再晚就赶不上末班车了。”

    萧母忍着泪,将两个孩子抱开“走吧走吧,我们过年会回去。”

    萧三哥抹了泪,一把拎起地上的行李“你们都好好的!”说完告别的话,就大踏步出了门,萧圆拎着东西跟上,“我去送送三哥!”

    萧母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就跟萧圆摆了摆手。

    “三哥,要加油啊,争取早点进城。”萧圆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快速塞到他口袋里,又推了他一把,“走吧,车子快开了!”

    每个哥哥都给一百块,她一碗水端的很平。

    萧三哥看着几米开外的小妹,突然从心里涌起一阵心酸,那个从小跟在他们身后,不停的叫着哥哥哥哥的傻妹妹,再也找不回来了。

    “对不住!三哥对不住你!”萧三哥喊完就转过头大步向车门口走去,他没脸面对小妹!

    没过一会,列车就缓缓发动,萧圆看着火车消失在视线里,才长叹了一口气,真正对不起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出了火车站,萧圆就找了一辆人力车,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十二点了,萧母还没睡,一直在她房间等着。

    “走了?”

    “走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