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雷霆行动[刑侦] > 第五十二章
    “什么意思?”常斌收起执法证,有些不解的问。

    那个光着膀子的健美男人,也就是卓然也跟着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怎么,不是王仕明报的警吗?我就说嘛,他做出那么不讲义气的事情,怎么还好意思搞我。”

    “首先,今天我们的确是因为王仕明才来找你的,其次,我想眼下你应该把你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如实告知我们警方。”

    卓然隐晦的打量了他们一番,好像不是很服气“我们发生了什么那也是私事吧?警方有随意过问公民私事的权力?”

    “王仕明已经确定死亡,死亡时间是四天前,据知情人士交代,他在五天前曾与你和其余几个人计划一起出海……我想这个时候还是主动配合警方工作比较好,你说呢?”贺姝微笑“不然以你刚刚那段话我可以合理认为你们二人起过冲突,并且将你带回局里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

    “等等!”男人猛地抬起手,打断了她的话,表情看起来十足十的震惊“你说王仕明死了?!!”

    贺姝点头。

    “……”对方像是突然之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又似乎暂时不能消化掉这个消息,站着的身形晃了晃,踉跄着走到了不远处的沙滩椅上,缓缓地坐了下去。他接下来呈双手抱头的姿势好一会儿,半晌才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人“怎么会?那天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那天是哪天?”常斌问道。

    “就是……就是五天前。”卓然将手放下,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好歹慢慢的把事情诉说清楚了“我们几个人的确是一起约着想要出海来的,用的是另一位朋友jonny的游艇,还带了几个妞。原本气氛不错,可是在出发之前……我们两个因为一些事情吵了起来,结果不欢而散,他一气之下就走了,没和我们一起出海。”

    他说完之后,看到贺姝正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便夸张的把两只手立在胸前“哇哦!虽然他走了,但是我可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出海了,第二天早上才返回,随后我们几个又去酒店high了一天一夜,他们都可以替我作证的!”

    “你们二人因为什么起的冲突?据说你和他的关系非常好的不是吗?”

    卓然一提到这个话题,眼神就有些乱飘“这个问题有什么重要的?他人都已经死了,有什么矛盾恩怨也都过去了。”

    “就因为人死了才重要,你总不希望我们从别人那里了解到具体过程吧?”贺姝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最终,气氛在僵持了几秒钟之后,男人放弃了无谓的抵抗,脸上挂着无语的表情一摊手“好啊,你们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睡了我女人,ok?我的好兄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搞了我的女人,你觉得我该不该生气?”

    “我承认,那天出海之前无意中得知此事,我的确怒火冲天,十分不理智的揍了他一顿。不过难道他不该揍吗?搞谁不好,偏偏搞我的妞!”他说到这里,啐了一口。

    “被好友和女友同时背叛,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犯罪动机。”常斌略微歪了头,似是在感慨。

    这一句让卓然瞬间回了神,一下子就冒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摆手否认“嘿!我都主动交代了,你们怎么还……我没有那么生气!”

    贺姝二人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仍旧那么紧紧地盯着他看。

    他面对两个面无表情的警务工作者,怕到连话都说不清了“我是很生气,但是没有生气到要杀人的程度吧!……我的意思是,拜托,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的手足穿了你的衣服,衣服扔了就是!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当时的确怒气上头,但是出海玩了一天我就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了,左不过就是以后我也有样学样,穿他王仕明的衣服不就得了。”

    “你还真是大度。”贺姝表情意味深长,掏出一个小本扔在了对方的身上,微微扬起下巴示意“把和你一起出海的所有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都写下来。”

    卓然万般无奈,认命似的长叹了一口气,掏出自己的电话开始翻起了通讯录,拿起笔写到了一半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你们与其浪费时间去问这些和我一样满头雾水的人,不如找找那个和王仕明搞到一起的贱人,我瞧着王仕明对她还真挺认真的,竟然为了她当那么多人落了我的脸,你敢信?!”

    他提到这件事,仍然有些愤愤不平的模样,看起来真正生气的点不是好兄弟和女友搞在了一起,而是王仕明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和他彻底翻了脸。

    “我打赌,那天他被我揍了之后,没准就跑去和那个女人表忠心了,这样一来我就不是最后见到他的人了吧?!”他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盲点,以为这样一来就能把自己的嫌疑给摘清了。紧接着没有等到站在面前二人的回应,就自顾自的写下了一个名字和联系方式,随即将小本本递了回去。

    贺姝接过本子,垂眸一看,眼底是掩盖不住的诧异。

    常斌看到了她的表情,觉得有些好奇,顺手接过本子,结果露出了比她还要明显的表情。

    “葛云?”贺姝咬着这两个字,语气莫名。

    但是坐在那里的卓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听到这个名字显得愈发的气愤,脸上还挂着一丝不屑“就是这个贱女人,老子自认为对她千好万好,结果呢,背着我偷人!我呸,仗着有点姿色就到处和别的男人撩骚,老子花名在外这么多年,竟然他妈的一不小心栽在了这种女人身上!”

    “这种女人?”

    “一个只能窝在酒店负一层,整天面对着那些臭烘烘的床单和噪音巨大的机器,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单亲妈妈,就是这种女人咯。”卓然嗤笑“要不是老子宠她,她怕是这辈子都摸不到奢侈品的边吧,我可没少往她身上搭钱,结果……结果就是人家阳光高着呢,只拿我当跳板扒上更好的就飞了!”

    在他的唾骂声中,贺姝和常斌对视了一眼,将小本本给揣回了兜里。

    等到二人返回市局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接近地平线的位置,但是天色仍旧大亮着,只不过从院子里的私家车数量能够判断出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

    他们坐上电梯,却没有选择回办公室,而是停在了审讯室所在的楼层。

    刚一下电梯就看到了走廊里的长椅上,一个女人正静静的坐在那边,怀里来搂着一个小萝卜头,是个男孩儿,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模样。

    陪在她身边的一名女警在看到他们之后,出言问好“贺队,常哥,你们回来了。”

    “嗯。”贺姝走到近前应了一声,冲着看过来的女人笑了笑“葛小姐,十分感谢您能够答应过来配合我们的工作,现在麻烦您和我们进去,孩子的话会有同事帮您暂时照看。”

    葛云垂头低声和倚在自己怀里的小男孩说了两句什么,男孩儿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看着女警察伸过来的手和笑眯眯的模样,到底还是将自己的小手递了过去,乖乖的扭着屁股走向了走廊尽头的休息室。

    等到看到小男孩在休息室和女警相处和谐,葛云这才跟在二人身后走进了审讯室,她目不斜视,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怎么感兴趣。

    “有什么想要问的,你们就直接问吧,我的宝宝还没有吃晚饭,我要快些回家煮饭给他吃。”

    “只是有些细节上的东西需要葛小姐做一下补充说明。”贺姝笑吟吟的看着她,没有直接问什么,反而略显八卦的问道“我记得葛小姐好像是未婚?”

    葛云闻言眼底闪过一丝难堪,垂眸视线落在了斜下方,然后微微抿紧了双唇,两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她今天仍旧梳着样式保守的发髻,看起来既漂亮又贤惠,做出这种表情还无端的让人心生怜惜。无怪乎能让卓然和王仕明因为她而闹掰了,也许这些有钱人家的少爷们都好这口。

    “未婚生子也不是那么值得让别人惊讶吧?”末了,她小声的回应,也可以算作是反驳。

    “警方已经确定了你之前发现的那具尸体的身份,对方是一名叫王仕明的男子。”贺姝说着将一张照片推到了她的面前“你认识吗?”

    瞄了一眼那张照片上笑得灿烂的人,葛云迅速移开了视线,微微点头“认识,他是我们酒店的总经理。”

    “只是总经理?”常斌质疑道。

    “……”对此,女人沉默以对。

    常斌“我们今天联系了受害者王仕明的一些生前好友,其中一名名为卓然的男士表示,在五天前他和死者因为你起了冲突,死者和他分开之后,应该是去找了你吧?你们关系既然如此亲密,你却没有发现尸体是他?”

    “你们警察又不是没有看过当时的情况,尸体已经烂成了那个样子,骨头都裸露在外。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况且当时我吓坏了,也根本没敢仔细看。”葛云有着一瞬间、十分恰到好处的震惊,然后便飞快的回应。

    “五天前死者是不是找过你?你算是最后见过他的人,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贺姝转移了话题。

    “……”

    咚咚咚!

    常斌见她持续的沉默,便伸出手敲了敲桌面“葛小姐,我希望你能清楚目前的情况对你相当的不利,因为你同时和两个男人保持着男女关系而导致二人起了肢体上的冲突,不管卓然是不是凶手,你都脱不了干系。况且我们警方可以合理怀疑你杀了王仕明!”

    “凭什么?”葛云不解的抬起头,眼睛圆溜溜。

    “谁知道呢,或许因为这件事,卓然和你分了手,然后王仕明越想越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因为这种小事和好兄弟闹翻,所以也找到了你断绝关系。忽然之间,鸡飞蛋打,你急红了眼,于是杀人泄愤。”常斌说完,还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合理的推测吧?”

    “我没有杀人!”女人因为这无端的猜测而浑身发抖,像是气极了“我只是一个想要安然把自己孩子拉扯大的妈妈而已!”

    她突然掩面哭了起来“一个人的生活本来就已经非常艰难了,我想要的无非就是安稳度日,结果他们一个两个的都不肯放过我!”

    “你的意思是……?”贺姝皱眉。

    葛云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抬起头抽了抽鼻子,鼻间红彤彤的显得有些可爱“卓然经常过来酒店找王仕明,那次他无意中在负一层下了电梯,就遇到了我……从那次之后就开始疯狂的追求我。我一开始不想同意,因为知道这种富家公子哥招惹不起,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他不过就是图个新鲜罢了。可是后来,我避而不见,卓然就恼羞成怒,还威胁要让我失业!我是单亲妈妈,有孩子和老人要养的!我想着,他过了新鲜劲肯定很快就会腻了……于是我就……答应了。”

    “那王仕明又是怎么回事儿?”

    “在我答应卓然之后,他偶尔会强制性的带上我一起去参加一些聚会……王仕明也是通过他才认识我的,后来他又知道了我在润鑫酒店工作,便会有意无意的到洗衣房去找我。”说到这里,葛云自嘲一笑,抹了从眼角滑下来的泪。

    贺姝摸了摸下巴,颇为沉静的说道“让我猜猜,王仕明也威胁你了?”

    女人胡乱的点了点头“他们这种人都是一个德行,不过就是运用自己父辈积累下来的财富和权力去肆意的侮辱别人,在他们眼中其实我什么都不算,只是互相之间的胜负欲激着他们必须要得到罢了。五天前王仕明的确脸上带着伤找到了我,但是当天我儿子有些发烧,我没有心思应付他,他只是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你么好歹也是这种关系,这么多天都没见到他,不觉得奇怪吗?”常斌有些不信似的发问。

    “我巴不得他这辈子都别来找我!”葛云咬着牙根,看起来好像真的很讨厌对方。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贺姝转过头去就看见曾永嘉在外面勾了勾手。她给了常斌一个眼神,对方会意,在和葛云说了一声抱歉之后,二人就一前一后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贺姝没有让曾永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了审讯室旁的观察室内,透过墙上的玻璃观察着对方。

    曾永嘉跟了进来“我今天和老谢去酒店逛了一圈,询问了不少员工,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异常情况……你们这边进展如何?”

    常斌指了指玻璃“这不发现了一三角恋。”

    “有疑点?”

    贺姝摇了摇头“案件的疑点倒是称不上,但是她这个人却有很大的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柚子’的手榴弹!

    谢谢‘宓妃妃儿’的地雷!

    ——————————————————————

    友情提示葛云是发现尸体的那个人

    宝宝们520快乐!!!!啾咪!!!!!,,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