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毒医说了当初的情况, 在轩辕桦问――阿昭还活着吗?

    毒医回答了――不知道。

    也因此,轩辕桦从神医谷离开的时候,背影孤寂, 脚步踉跄。

    轩辕桦一直念着沐书清可能救了他一命, 所以并没有对他出手, 虽然他已经和第一庄交手多次。

    从神医谷回去之后,轩辕桦又找到木头,这个时候,他的神态已经有些疯狂, 而木头这儿也没有多少信息。

    ――他们都在找沐昭。

    他们都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沐昭已经死了。

    两人打了一场, 轩辕桦又赢了, 但他依旧没有杀木头, 他当初把沐书清留在身边是为了挑拨第一庄和朝廷的关系。

    后来两边真的撕破脸了,他就没再搭理沐书清。

    只是沐书清是真的喜欢他, 没有离开魔宗, 反而想要和他在一起。

    轩辕桦回魔宗之后, 用计测出沐书清真的会武功,沐昭真的从未背叛过他。

    他杀了沐书清,而后有些走火入魔,在天下四处找沐昭。

    遇见朝廷的人就杀, 遇见第一庄的人也杀, 还去和庄主沐贤打了好几次。以前他是肯定赢不了沐贤的, 现在却是两败俱伤,谁都奈何不了谁。

    就这么兜兜转转过了一年, 所有人都说沐昭已经死了。

    但轩辕桦听不得这话,但凡听到这话, 就会如同入魔一般发疯。

    这个时候,朝廷放出消息。

    即将拿下木府这块领地,沐贤便顾不上轩辕桦,这些年所有人都在木府领地打转,却没有谁真的拿下。

    第一庄许下重利和一些江湖门派联合,也要木府领地这块地。

    轩辕桦不可能放任沐昭的家成为别人的地盘,带着魔宗也赶了过去。

    时隔多年,木府领地这块地盘,终于再次争斗起来,谁也不肯让。

    这块地盘实在有太多利益牵扯,以前想要掺一脚的大多,相互制衡,所以一直很平静。而现在,朝廷统一南北,江湖正派第一庄独大,都有了底气,自然就争了起来。

    接下来的这场戏就是沐昭归来,而这一出戏并不容易。

    至少对俞向北来说,摆在自己面前最难的就是刀法,这东西比扇子简单,但要延续一贯的帅气好看,还是要练练的。

    眼看就要杀青,管言亲自过来盯着,包了个大红包给武术老师。

    这位老师自然就更加用心,俞向北也空出时间和他学习。

    沐书清拍完杀青戏,俞向北和他们一起搓了一顿。

    虽说一个剧组,现在大家都吃到红利,但因为现在网上播到沐昭被轩辕桦打了丢出王府,大家都在疯狂心疼沐昭。

    俞向北更新个微博都要上热搜,可见这剧播完,今年的顶流都是可以想想的。

    但侯跃明虽然羡慕,却没有不平,俞向北的演技和努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

    “俞老师,以后常联系!”侯跃明端起一杯酒,敬俞向北。

    俞向北被他这个“俞老师”弄得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露出一个微笑,也端起杯子“好的,常联系,祝你前程似锦。”

    两人笑着碰杯。

    等到出来以后,管言来接他。

    “怎么样?是不是不适应?”管言声音带着笑意,仿佛知道他会面临什么。

    俞向北揉了揉脑袋“是有些不适应,感觉不自在。”

    虽说是给沐书清和另外两个戏份多的演员杀青,但基本上他们一直在围着他转。

    就连他说了个明天要早起拍戏,不便喝酒,他们立刻就给他叫茶,一点没觉得扫兴。

    管言好笑,“之前都在一个剧组里面,不太好过于讨好,而且毕竟每天都能接触。现在他们就要走了,这一次分开,以后就是未知。多个朋友多条路,你现在这个架势,开个口可能就是他们的机会,能不抓紧时间热络吗?”

    俞向北眉头松开,笑着摇摇头“一直都在拍戏,以前也没有这么红过,我一直不知道红的感受,实在是……还需要习惯习惯。”

    “没事,你莫老师以前也不习惯,他那个时候这个圈子没有现在这么可怕,名利也没有现在这么疯狂。但红了之后还是有非常大的变化,你莫老师那时候天天睡不着,忐忑得不行。”说到这儿的时候,管言笑容很温柔。

    俞向北觉得他的神态有些奇怪,但没有特别注意,反而诧异道“莫老师忐忑到睡不着?”

    “可不是。”管言扭头看向他,声音带着告诫,“他还是稳扎稳打上来的,而你这情况是属于爆红。现在天天拍戏你还感觉不到,等你出去活动的时候就知道了,好的坏的多了去了,你要放平心态。”

    “嗯!”俞向北重重点头。

    虽然俞向北心里有准备,但第二天看到侯跃明上热搜是因为他,还是非常别扭。

    侯跃明扮演的沐书清没少被骂,但至少他这张脸被人记住了,流量也非常不错了。

    昨天杀青,今天就有不少记者去采访。

    可他们问的问题,不少都是和自己有关。

    不是问题俞向北怎么怎么,就是问沐昭怎么怎么,要不就是想要剧透,反而关于侯跃明这个人的问题并不多。

    好在侯跃明心态好,回答滴水不漏,还“爆了个料”说俞向北有出戏把脑袋都磕青了,第二天化妆师擦粉的时候俞向北全在嚎,整个剧组都在笑他。

    大概因为俞向北的消息实在不多,这个采访一下子带着两人的名字就上了热搜。

    侯跃明还特意发了消息过来说对不起,他的“爆料”其实算是夸奖俞向北,所以俞向北自然就回复没关系。

    不管他是不是故意,不是对自己有害的,俞向北也不放在心上。

    这种事情,管言说以后一定不会少的。

    叶维郁还调侃俞向北现在真要成为顶流了。

    管言对俞向北管得比较紧,而且他有这个能力挡住过多对俞向北的采访。他对于顶流反而并不那么看重,他更怕俞向北被“定型”。

    他要求俞向北在拍完之前,都不要出去活动,戏最重要,这和俞向北想的差不多。所以网络上关于俞向北的报道非常有限,《一刀封疆》之后的采访也很少。

    这才导致侯跃明“爆料”直接上了热搜。

    但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俞向北的流量可怕,上热搜对艺人而言实在太重要的,很多人更是不在意黑的白的,只要能上。

    也因此,俞向北以前在综艺中的那些“兄弟们”也都冒头出来,不是他,就是说到他。

    好在水花不大,俞向北练刀练到崩溃,也没空管这些。

    几天后,剧组最大投资的一场戏开拍了。

    这是外景,也是要花费最多钱的一场戏。

    三方势力在木府城楼外会面,木府领地的人大多都逃走了,留下的也瑟瑟发抖,生怕惹到哪个恶魔,就被屠杀了。

    这一场戏光是群演就有无数,第一天俞向北他们只去看了看,主要是排群演,第二天才是正式开拍。

    除了个别演员,其他演员都要在这场戏杀青。

    三方势力在城外会首,和以前一样,拿下木府不难,就怕各方势力之间,相互牵扯。

    ――这才是木府自从木家被灭之后还依旧没人收了领地的原因。

    “轩辕桦,你们魔宗不适合生活在这儿,要这块领地没用,反而白白浪费人手,说吧,你要什么,只要你愿意放弃这儿。”沐贤开口。

    木府领地一直都是沐贤想要的地盘,这是距离第一庄最近的好地方,也是……玄刀所在之地。

    轩辕桦一双眼睛带着血红,眼中都是红色“我要你的命,你给吗?”

    沐贤顿时变了脸。

    但他隐忍了下来,视线看向朝廷方来的人――刑易。

    那个当初拦住沐昭劫狱救轩辕桦的人,一个被沐昭救过的人。

    原著中他是喜欢沐昭的,但剧中没有表现出这个,也有粉丝还是吃他们c,也磕得飞起。

    “我们三个打一场,如何?”沐贤对着刑易提议。

    刑易想了想,看向轩辕桦。

    轩辕桦直接提着剑上来,三人打了起来。

    打到一半,轩辕桦突然将所有武功用到沐贤身上去了!

    ――他的目的只有沐贤!

    轩辕桦知道相较于他们,魔宗没能力护住木府领地,所以一开始,他的目的就是借此杀了沐贤!

    反而他没有想到,刑易却也突然变了招,和沐贤联合,开始对轩辕桦出手。

    轩辕桦和沐贤打平手,再加个刑易,很快就被重伤。

    “你们……”轩辕桦吐出一口血,捂着胸口。

    沐贤大笑“你想不到,今天最重要的是杀你!木府这块领地是我的,但魔宗,是朝廷的了。”

    轩辕桦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以为今天必死无疑,而这个时候,木头出现了,和魔宗手下一起救下轩辕桦。

    “黑卫?”沐贤眯着眼睛,“你是我第一庄出去的人,现在你准备做什么?”

    木头转了个方向,他的背后就是木府城楼。

    “我替我主人护住木府。”木头声音冰冷。

    沐贤冷笑“你护得住吗?你又有什么资格护住?”

    他想要杀了木头一点也不难,也因此,他直接抬手,想要将木头收拾了。

    沐贤很生气自己第一庄出去的人,竟然这么护着他的主人,完全不管不顾第一庄,这样不忠心自己的人,自然是要直接斩杀。

    交手几下,木头重伤。

    “他没有资格,那我呢?”一个清冷熟悉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惊,而后,便看见一个人从木府城楼里面飞了出来。

    来人一袭白衣,宛如神仙公子,手握一把玄色大刀,落在木头前面,刀锋破空声音清晰。

    那人落地后,看着侵略木府领地的人――

    “木府第十二代家主,木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