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91章 第 91 章
    时懿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说要给傅斯恬转生活费, 睡醒后就当真一次性给傅斯恬转了一学年的生活费。数额真的太大了, 傅斯恬心中惴惴,受之有愧, 欲言又止。

    时懿似乎看出了她有反悔之意,眉目沉了下来。“斯恬,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喜欢拖泥带水、反反复复的人。”

    她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语气淡淡的“你要是想退的话,连我一起退了吧。”‘

    傅斯恬脸色顿时发白, 什么商量的话都咽回肚子里了。“时懿……”她无措地揪时懿的袖子, 辩解“我没有。我只是在想是不是转得太多了。”

    时懿脸色稍霁,“那你可能低估了我的花钱能力。也许还需要你补贴。”

    气氛轻松了些,傅斯恬无奈“最好是这样。”

    时懿神色也回暖了,揉了一下傅斯恬的头,露出浅浅笑意。

    这件事便算这么说定了下来了。

    在时懿的明示暗示中, 傅斯恬把兼职节奏也调整了, 恢复到了大一中期那种足够充实又不会过度劳累的步调。相对的,赚的钱自然也少了。

    一开始,傅斯恬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的坦然。她努力地让自己把界限感降低, 试图更多地相信和依赖时懿,长久以来的自我保护机制却不是说放下就能马上放下的。偶尔, 不安与不自信感还是会冒出头来, 困扰着她。

    时懿不能完全理解, 但多少能察觉到一点。她没有再刻意就这件事和傅斯恬说过什么,只是在一举一动间给足了傅斯恬尊重,大到给朋友买昂贵的生日礼物、小到一起出门喝奶茶,她都故意要和傅斯恬打报告,让傅斯恬付钱,偶尔还会和她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花了不该花的钱,潜移默化中强化傅斯恬对她们共同财产的归属感与支配感。

    不得不说,这些举措很大地促进了傅斯恬心防的瓦解和她们之间亲密感的增加。

    傅斯恬从最开始地试图偷偷记账划分开两人的支出,到后来分着分着,越来越明白时懿对她的心、对她们这个“家”的心,越来越觉得,不应该。

    时懿说要给她一个家,是认真的。她这样劳神费力地要和时懿分得一清二楚,太辜负时懿了。

    不分有心理负担,分也有心理负担。但不分,时懿至少能真的快乐。傅斯恬彻底说服了自己,接受时懿在金钱上更多的付出。两人渐渐磨合得很好。日子变得依旧忙碌,却并不让人疲惫,是一种充实的、平衡的忙碌。

    傅斯恬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享受生活、享受青春时光。

    时懿让她买了辆电动车,有课的时候,她们就骑着小电炉同进同出,出双入对,没课有兼职的时候,时懿专车接送她来回,到了周末,她们便或是和简鹿和、尹繁露、陈熙竹她们一起逛街、聚餐,或是单独一起走街串巷地闲逛、看申城四处的风景,或是一起回时懿的套房,在厨房煮点好吃的,在影视室看点好看的,在卧室,做点想做的……在彼此无尽的热情中感受时间是怎样从指缝溜过。

    四月中旬,学院要举办大一大二一年一度的班歌比赛,学校也下发了关于创新创业大赛的通知。创新创业大赛是以校级为单位的,可以跨学院组队。对于时懿这种奔着保研去的人来说,这种比赛无足轻重,但对于陈熙竹和傅斯恬这种面向就业的人来说,如果能打进省赛、甚至国赛,对以后找工作来说,写进履历表里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陈熙竹有想法,想要创建一个团队,邀请傅斯恬加入,傅斯恬怕太占时间,征询时懿的意见。时懿鼓励她参加,还主动表示可以把五一出游的时间往后调整,傅斯恬便答应了下来。

    因为校赛在即,找好指导老师后,策划案要在很短时间内就敲定下来,所以时间很紧迫,课后她们全队有时间经常就是借间教室,一起头脑风暴、改策划,傅斯恬因此兼职都推了好几个,但班级这边班歌排练活动,她却一次不落,次次都参与了。

    这是班级的事,她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整个班级的荣誉;更何况她是班长,她应该以身作则。

    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觉悟。

    每次排练,总是会缺几个人。一开始几次,还只是两三个真的有事的人请假,越到后面,大家态度越散漫,到五一后再次排练,居然能有三分之一的人缺席了。

    文艺委员陶蕾是一个多才多艺、专业过硬,但性子很软的女生,根本压不住这个分班后重组起来,还零散着没有凝聚力的班级。

    她急在心头,私底下都被同学的请假态度气哭了好几次,但又无能无力,只好向班长傅斯恬求助。

    傅斯恬其实也不擅长处理这种事,但在其位,尽其责,她还是安慰了陶蕾,答应她会帮她一起做同学的思想工作。

    晚上简鹿和与尹繁露还没回宿舍,时懿洗过澡后,坐在书桌前用电脑,傅斯恬站在身后帮她吹头发,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提到了这事,时懿怕她为难,表示可以她来做这个坏人。

    傅斯恬感动地揉了揉时懿的发顶,婉拒了“时懿,让我试试。我总不能永远都躲在你后面让你保护。”

    时懿仰头看她,眸色认真道“你可以。”

    傅斯恬微愣,随即笑了起来。她挪开电吹风,低头在时懿额头印下一吻,软糯道“可我也想有一天能保护你,帮你解决问题呀。”

    时懿与她柔软的眸子对视两秒,从鼻腔里发出笑气音,默许了。

    当天睡前,她就在班群里通知了,周四下午上完课,召开一个临时班会。

    班会上,她先是传达了一下近期学院上面的各项活动和要求,接着征求了一下关于接下来班级会有的聚餐活动的意见,最后,公示近期班委手头上在忙碌的事情,让大家知道最近她们都在做什么,这个班级都在做什么。

    她从五四团支部风采竞赛切入,感慨和学委整理材料的时候发现大家真的都好优秀,去年大家拿的各个奖项,两页的t都归纳不下,把大家好一通夸奖。她人长得漂亮干净,声音温柔,说起这种话来都让人觉得格外真诚,十分受用。气氛正轻松,话题很容易地进行到下一个——正在进行的另一个活动,班歌大赛。

    她问大家对班服上面设计的班徽满意吗?

    大家当然满意。陶蕾当时设计了三个图案,现在用的这个图案是他们自己投票选出来的。

    傅斯恬便顺势说这个班徽后面的故事,陶蕾的灵感是什么,为了设计好这个班徽,陶蕾熬了好几个夜,画了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草稿。后面,陶蕾还准备请大三合唱团的学姐过来帮大家指导和声。

    她说“蕾蕾是真的非常用心地想要做好这件事。我们其他班委也是,不管是生活委员寻找合适的定制商家,软磨硬泡降低价格,还是组织委员反复剪辑调整伴奏带,大家都是觉得既然一定要参加了,时间都花了,那就努力做好。能拿奖的话,不仅有面子,对得起大家花费的时间,还能给全班同学加德育分。”

    ”但是,”她话锋一转,“最近大家对排练活动的积极性不是很高,其实让我们有一点困扰。”

    “所以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应该和大家沟通一下。”她语气依旧温和,笑意却收敛了很多。一贯温软爱笑的人,不笑了,已经足够让人感受到她的认真了“我想了解一下大家对这个比赛的想法。”

    “其实是不是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大家会不会觉得重在参与就好了?我们班委安排的这些排练活动,对你们来说是不是也是一种强迫?”

    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这种时候,谁也不想当出头鸟。

    “不会呀。”从后排传来一道女声,打破凝重。是之前被傅斯恬匿名安慰过的王汝纯“其实我们大部分人也都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也都很配合啊。”

    有人开口了,自然带动了其他意见相同的人发声“对呀,其实不去的只是一小部分的人。”

    “我们宿舍前几天还讨论过,我们班排练是不是太少了。因为宿舍里还有其他班级的,我看她们班一周都好几次,我都还有点担心,想着要不要和你们建议一下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表达着对这个活动的支持,那些有别的想法的同学根本开不了口了。

    傅斯恬适时插入,“那这样吧,我们举手表决一下,少数服从多数。觉得重在参与,走个过场就好的同学举一下手。”

    当然没人举手了。

    时懿心领神会。傅斯恬完全是借用群体压力向那些不太愿意的人施压,借力打力。这小兔子,看着温温吞吞,还是很聪明的,控场能力也不错。

    果然,傅斯恬绽放出笑“没有同学这么想?那我要当你们都同意要好好参加这个比赛了哦。”

    其实是强势的话,但由她说来,就显得有商有量,并不让人反感。

    大家都没吭声,默认了。

    傅斯恬定音“那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的,那我们就都克服一下,真的把这件事情做好好不好?也就这一次了,应该是大学最后一次班歌比赛了,以后大概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能我们全班聚在一起完成一件事。”

    “每次排练,我希望大家尽量都要来参加。我也知道大家的时间其实都很宝贵,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安排,所以我们安排的频率不算高的,每次也会争取时间短一点、效率高一点,会尽量少占用大家时间的。希望大家都能互相理解一下。可以吗?”

    大家心里是听进去了的,但习惯性沉默。

    时懿冷不丁开口”可以。”

    全班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时懿淡定地回望大家,反问“怎么了?不可以吗?”

    “……”莫名其妙的,全班人被戳中了笑神经,“可以可以……”有开朗的同学笑着附和。

    傅斯恬梨涡跟着荡漾。她想了想,补充道“因为蕾蕾太好说话了,所以以后排练请假的话,你们和我说吧。实在有事当然没问题,但能参加一定尽量都来参加,也没有多少排练时间了。”

    这次大家都很给面子,拖长声答应“好……”

    傅斯恬心满意足,恢复了平日里的温柔“那没事了,我也不占用大家时间了。今天班会就到这里,解散吧,大家去吃饭。”

    教室里的同学三三俩俩结伴走了,傅斯恬在台上拔u盘,关多媒体设备,陶蕾到她身旁和她道谢,时懿在座位上等她。

    每次拉开距离,这样看着站在台上的傅斯恬,感觉都很不一样。

    她的成长,显而易见。又或许,她本来就有很多面,你能看到哪一面,取决于她站在哪个位置、想给你看到哪一面?

    陶蕾也离开了,傅斯恬从讲台上望向时懿,眉眼弯弯,“走吧。”

    时懿起身,走向讲台,傅斯恬问她“我刚刚会不会太强硬了?”

    时懿笑“现在担心有点太迟了吧?”

    说得也是。傅斯恬低头轻笑。

    时懿牵她的手,和她一起往外走,逗她“给自己揽活前考虑过吗?你说陶蕾太好说话了,你自己不好说话?”

    傅斯恬信誓旦旦“我会学着不好说话的。”

    时懿挑眉“不怕别人不高兴、不喜欢你了?”

    傅斯恬默了两秒,轻声说“不那么害怕了。”

    时懿侧头看她,眼神里是明晃晃的惊讶。

    傅斯恬眼眸闪了闪,垂下眸小声说“她们喜不喜欢不重要了。”顿了一下,她抬眸望进时懿的眼底,羞涩又坦荡地问“你喜欢吗?”

    时懿愣了愣,目光柔和了下去。她坦白“喜欢。”

    傅斯恬眼波如水“那就够了。”

    时懿给了她做自己的底气。

    “我已经得到了我最想要的那个喜欢了。”,,网址  ,